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城头变换大王旗]
非智专栏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头变换大王旗

   
   (珀斯)非智
     人们喜欢看古代故事演义,尤其那些封建诸侯兴亡的故事。兴者,一日之间成君侯,叱咤风云,不可一世;败者,一夜间为阶下囚,妻离子散,遭灭门之灾。从布衣而成秦朝大丞相的李斯,在被胡亥腰斩之时,很感慨地对他的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岂可得夫?”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再也没有牵黄狗赶狡兔的时候了。”这时的李斯,在临死之前,才悟出人生平淡的真正意义:若能同儿子清闲地溜狗逐兔,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
     可是中国人不会乐于平淡的生活的,自古功成名就,不甘寂寞的英雄理念,一直是大多数中国人的人生哲学和生活意义,就像李清照这样的婉约派诗人,也高声喊出“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豪迈之语。几千年来,人们视清静恬淡的生活,为没有理想的生活观,认为如果要过那样的日子,就只有去出家或隐居了。所以,在人人都想当英雄,想功成名就的理念影响下,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实际上也是诸侯峰起,群雄纷争,残酷屠杀,“人吃人”的历史。现代人谈起古代故事,无不津津乐道秦汉交替、三国的兴衰和唐朝的强盛,但也不会忘记大大小小的南北朝和五代十国的王国间的兴衰交替,在这诸侯兴起之期,有的历经二、三代,如北周共历三帝,二十四年而废,有的则不过几年、十几年,像后唐不过存在14年,最短的后汉,才4年之久。这些诸侯国在短短的光阴,便由盛到衰,或彻底灭亡。这荣华富贵烟云间的变化,不得不令人感叹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读史免不了观今,当今的中国进入了国家资本主义时代,已经少有那种提刀上马,驰骋战场的英雄,但是,从另方面来说,那些叱咤在国内资本市场的大鳄们,不就类似古代攻城略地的诸侯?那时,得天下成君侯,靠的是武力;现在,得市场成富豪,用的是资本,异曲同工,虽然这些现代诸侯之间也在相互撕斗拼杀,只是他们之间的拼杀不用刀子不见血罢了。

     这些现代资本诸侯,多数兴起的快,消亡的也快。他们中的很多人从一无所有,到坐拥城池,身价上亿,又转眼成了阶下囚。从王荣利所写的《2009年中国企业家犯罪报告》透视出的材料显示,2009年“49名涉案民营企业家中,身价逾亿元或者涉案金额逾亿元的‘落马富豪’多达36人以上”,“在已作出判决的21例民营企业家犯罪案件中,涉案22人中被判死刑的有7人;被判死缓的1人;被判无期的2人;被判20年徒刑的1人;被判10~15年徒刑的有7人;被判5~9年徒刑的有3人。”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曾经有过轰轰烈烈的创业,拥有荣华富贵的资本诸侯落马人数之多,也说明了不管是疆场厮杀还是市场拼搏,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在中国是颠覆不破的真理。他们的功名荣华只在烟云间,转眼就消失。故此,现在的拥有,尤其在中国,并不意味着终身拥有。一个人的现在只是他一生中的一个过程,或许有些现代的资本诸侯能将这富有的过程延长些,但能延续多长呢?谁会料到统一中国强盛无比的秦朝,只过二代并消亡。“城头变换大王旗”,有“大王”者,如曾是中国第一富豪的“资本诸侯”黄光裕,白手创业,建立了“国美电器”之帝国,但风云几年?他便轰然从城头栽下,成为价下囚。如果黄光裕能在最成功的时候退隐,或许他会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最富有的人之一,可惜,一旦他成了价下囚,他的最富有便也就消失了。这中国第一富人的旗子已变换,已不再属于黄光裕。目前,他不仅不富有,我想,这时在监狱中的他,想的应同李斯一样,能过平淡生活,自由自在的溜狗多好。 
    虽然人们总喜欢说曾经拥有便好,其实那是安慰和骗骗自己而已,曾经拥有了,一旦失去,那种痛楚比谁都厉害。历史上南唐李后主曾为一国之主,国破后,为宋所囚禁,每每思念曾经的好日子,便忧愁满怀,因此留下千古名句“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对于那些曾经荣华富贵的人而言,失去是种痛苦,是不堪回首怀念的。我们每天都在看着这世事的变化,看着在城头升上去、降下来的不同的大王旗,同时,我们也希望自己是个大王,希望看到自己的大王旗也升在城头上。人生变幻莫测,今日的大王,明日不知会是什么?而今天的小民,或许明天成了大王,谁也无法预测。不过,人生最终的追求,还是平淡为好,“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淡然而过,这是老子在几千年前就为我们所设定的生活目标,也是中国最理想时代尧舜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
(2010/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