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人主张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達瓦才仁
   

   2010/04/19 西藏之页
   
    2010年4月14日早晨,上網看新聞,卻 看到青海玉樹發生地震的消息,心裏猛然一震,熟悉的山河以及還在家鄉的親人們躍然眼前。我緊張地急著閱讀新聞,報導說發生7.1級強震,震央在地下三十公 里處。在臺灣待了兩年,我知道7.1是強震,我也知道震央若是距地面越近,造成的破壞力就越強。我安慰自己:“三十公里,很深了,應該沒有問題。”
   
    此時,接到達然薩拉辦公室的電話,他們得到的消息卻是傷亡嚴重,問我是否有相關的資訊。我一聽就愣住了,傷亡很嚴重?不會吧?我馬上打電話回玉樹結古家 裏,焦急地想聽到爸爸熟悉的聲音。電話卻一直沒人接,一絲不祥的念頭閃過腦中,馬上打電話給西寧的朋友,結果真的是頗有死傷,其中一位亡者竟是十幾天前托 我給達賴喇嘛尊者供養現金的老太太。老太太供養的收據還在我的辦公室抽屜裏,收據上寫著“噶瓦老太太卓噶秋吉,為了給一切眾生祈福,供養五千元人民幣,以 一美元兌6.82元人民幣計算,收到735美元整。”我不知道這個收據該交給誰,其實她不需要收據,“眾生為母,任何的善業都要回向給所有眾生。”——這 是虔誠信佛的父親經常教導我的話。父親那一代藏人,不論祈禱或將積蓄供養出來,目的都是為了利益一切眾生——不論藏人、漢人或是牛羊飛蟲,將一切眾生都視 若母親。
   
    我馬上翻找記事本,找到同鄉一個朋友的手機號碼後打過去結古,幸而聯繫上了。他告訴我,他現在正在幫忙救人。他說:“家鄉的房屋都已經倒塌了,只有少數幾 間新房子還聳立在那裏,同鄉傷亡很多。”我問沒有人幫忙嗎?軍隊呢?他說:“寺院裏的僧人來了不少,聽說週邊的寺院已經派人了。漢人的軍隊和消防也在救 人,去年和前年,來了那麼多漢人軍隊,滿街都是,但去年底撤走了,現在只有幾百人,現在他們正在鎮上的機關、學校和商場救人。那些藏人集中的地方,只有僧 人和我們這些人在搶救。”然後他又急急忙忙地告訴我,剛剛他碰到我的一個妹妹,得知我的老父親和其他幾個弟弟妹妹都活著,叫我不要擔心,然後他說他還要救 人,不便多說,便掛了電話。
   
    隨後接獲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為西藏境內家鄉地震祈福,以及達蘭薩拉的流亡藏人停止辦公和營業為地震災民祈福的訊息。我知道能得到我們西藏人心中的觀世 音菩薩:達賴喇嘛尊者祈福的消息,對那些痛失親人者的重要意義。所以,我馬上打電話給另一個朋友,並得知他剛剛挖出家人屍體的噩耗。當我告訴他達賴喇嘛尊者為死難者祈福的消息後,他很平靜地說:“家人死亡的事實,讓我不知所措,只能想這些都是我們的業報,現在死者得到達賴喇嘛尊者的祈福,在已經去世的情況 下,這是最好的結果了。以前,達賴喇嘛尊者、薩迦法王、噶瑪巴等高僧都在西藏,每一個死者都可以得到尊嚴和必要的超度,現在卻只能從遙遠的地方祈福,這也 是我們的福報不夠,但和1958年以後比起來,那時死人就像死一條狗一樣,沒有任何法事度亡,現在已經很好了。”最後,他還感謝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他。我知 道他講的就是我們家鄉很多失去親人者的心聲。
   
    其後的三天,我都在焦急中度過,不停地打電話給所有找得到電話號碼的家鄉親友們,我從其他渠道得知姨娘一家有八口人死亡,我因此擔心家人對我隱瞞,或報喜 不報憂,也掛念還在生死在線掙扎的家鄉父老,但是,大部分在西藏境內結古家鄉的親友都聯繫不上。部分能聯繫到的親友同鄉則不斷地告訴我死傷的情況,我告訴 他們中國政府報導的死亡人數,幾乎所有人都告訴我不可能,死傷的人數遠遠超過這個數位。地震後的第二天,一個喇嘛告訴我,在結古寺山腳平時舉行宗教集會之 處,堆積的屍體就遠超過政府報導的死亡數位,而在廣場和路邊的屍體也很多,還有更多埋在廢墟中還沒挖到,據他目測所看到的遺體,推估死亡人數最少超過四千 人。
   
    類似無法證實的消息接踵而來,不止一個人對我說,中國政府在家鄉著名的聖山噶堆覺臥旁修建了一個電廠和很多建築物,對外聲稱是在開挖金礦,據說實際是在挖 掘製造核武器的材料,由於破壞了聖山,才導致這次的地震。巧合的是,臺灣電視臺評論節目也在說這次的地震跟青海的核設施有關。有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我曾 談到這些事情,但是當時就有朋友問我:一些人質疑這種說法是陰謀論,是否如此?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除了西藏人,“破壞聖山會導致地震等自然災害”的 說法恐怕不會被接受。
   
    很多在西藏境內的家人親友同鄉還告訴我:“由於傳言在禪古寺附近的水庫會潰堤,在地震後的第一時間,很多人都跑到山上而未能救援。”那個水庫是我離開家鄉 以後修建的,我對此水庫沒有記憶,以前我在那裏放馬,一個人帶著帳篷和一群馬長住在山坳裏的平原,用皮帶扣住馬的下巴作為?繩,騎在沒有馬鞍的光背馬上, 從很陡的山上一溜衝撞跑下山就是在那裏學會的招術。
   
    接獲的消息中,令人欣慰的是:這次的地震中,西藏家鄉各寺院的僧人第一時間趕去救災,附近地區的寺院也組織大量的僧人和救援物資前往災區救援,以實際行動 做到“藏人同甘共苦”。而中國溫家寶總理親自到災區也是令人意外,更出乎意外的是,他竟然真的公開讚揚藏僧們的救援行動。在此之前,中國政府主流媒體從不 報導或禁止報導這些內容,而且就當局習慣於把喪事辦成喜事、把災難變成黨和政府關懷人民之大合唱的樣板慣例而言,感到意外也就不奇怪了。
   
    每當夜深人靜,我都在悲傷中反覆地回憶家鄉的一切。我的家鄉玉樹,在西藏傳統的區域劃分中,屬於康區,我是康巴藏人。玉樹,是藏語“遺址”的意思,因長江 源頭一帶被認為是西藏史詩《格薩爾王傳》中的王妃珠牡之家鄉遺址而得名。其實在一般的藏人的說法中,我們的家鄉被稱為“噶”地方。噶,是西藏民族原始六氏 族之一,在贊普吐蕃時代,屬於松波如。十三世紀,八思巴建立薩迦王朝時,封當地的一個地方官員為“囊索謙波”,後來統稱“囊謙王”,統治16個直轄部落 (大約現玉樹州囊謙縣)和25個外部落(大約現玉樹州的其他五個縣),簡稱囊謙25族。囊謙王室統治這塊2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一直到中共入侵為止。最後 一代囊謙王是在文革中被批鬥而死。
   
    囊謙王也是西藏康區最大的兩王之一,(另一個是德格王,轄土包括現四川省的德格縣、石渠縣、白玉縣和劃並西藏自治區的江達縣)。歷代國王的襲任皆經過西藏政府的批准和認證,為了安全,他們偶爾也會尋求中國統治者的認可。因此一些史料中也有此類記載。
   
    國民黨袁世凱時期,藏中衝突,甘肅和四川的中國軍隊各自佔領該地區的一部分,並同時向袁世凱政府要求將佔領地劃入該省。當時甘肅方面向中央所陳報的佔領化 外的玉樹25族,而四川方面則稱佔領化外的囊謙25族,中國政府馬上批准:囊謙25族劃歸四川,玉樹25族劃歸甘肅。但是玉樹25族和囊謙25族是同樣的 地方啊!結果甘川軍隊在玉樹發生衝突,川軍戰敗。國民黨政府得知弄錯後,就宣佈劃歸甘肅。藏中停戰後,中國軍隊撤出,1929年,國民黨宣佈在原屬甘肅的 八縣成立青海省時,其中並不包括玉樹地區,當時青海省的地域,大約目前青海省的海東地區、西寧市和海南州的部分地區。1930年,中藏軍事衝突,西藏軍隊 戰敗,國民黨軍隊完全佔領玉樹地方,並設立玉樹縣和囊謙縣等,玉樹從此歸屬青海省。由於青海省除玉樹地區而外都是安多人,因此很多人誤認玉樹也屬於安多。
   
    十幾年前,我曾和現任西藏議會議員的沛傑卓瑪交談,當時她剛從大學畢業,她說她回自己在安多的家鄉,竟發現村裏已成為漢人的移民地,大部分人口都已經變成 是漢人了。她哀傷地說:“等到有一天西藏自由了,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裡。”卓瑪由於人為原因失去了家,而我,流亡異域後,每當回憶家鄉時,浮現在眼前的 畫面並不是我自幼生長的結古鎮,而是我牧馬的那片草原。那時我想,如果我不幸客死異鄉,心識縈繞的地方肯定是那片草原。現在,我生長的家鄉已經被地震摧 毀,我魂牽夢縈的那片放牧草原已經被水庫淹沒,我要到哪裡去尋找我熟悉的家鄉?
   
    西藏的山河與文化,在外來者的摧殘下已是面目全非;我所熟悉的家鄉,也被天災折磨得慘不忍睹;父親或老媽媽等為一切眾生祈福的老一代西藏人,也已是日薄西 山。西藏,只剩下殘破的山河,以及我們這一代接受過“現代教育”、因而更懂得珍惜自己、也只會為自己和家人祈福的人,甚至一群不幸失去信仰而只會追逐私利 的後人時,西藏的明天會怎樣?西藏還有明天嗎?
   
   2010年4月17日晚11時,於臺北
(2010/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