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藏人主张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面孔识别技术迅速发展 利弊各有评说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靈聖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纽约时报: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文章摘要: 一名叫Ga Sai的喇嘛称:“在我们工作时,你根本就看不到那些摄像机。”一听说玉树发生了地震,在四川的Ga Sai就和其他约200名喇嘛从四川火速赶来救援。“我们就是想救人。他们却把这个惨剧视为歌功颂德的机会。”

   
   
   作者 :
   
   
   發表時間:4/18/2010
   
   
   西藏僧侣们把屍体运送到結古鎮(Jiegu)附近的一个土丘火葬
   
   
   
   
   【看中国记者王燕编译】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 》4月17日报道: 一群喇嘛站在一所倒塌了的职业学校废墟上,艰难地用铁铲和双手搬开混凝土板。突然,在废墟中发现一只手臂,一只已毫无生命力的手臂。
   
   就在喇嘛们把尸体挖出来前,一群在学校操场上休息的士兵迅速采取了行动。他们戴上军帽,朝喇嘛们挥挥手,叫他们走开。之后这些士兵拿出摄像机,并迅速挖掘出这具女孩的遗体。
   
   喇嘛们强忍着愤怒站在远处,口里喃喃地为死者诵经。
   
   其中一名叫Ga Sai的喇嘛称:“在我们工作时,你根本就看不到那些摄像机。”一听说玉树发生了地震,在四川的Ga Sai就和其他约200名喇嘛从四川火速赶来救援。“我们就是想救人。他们却把这个惨剧视为歌功颂德的机会。”
   
   上周三(4月14日)在青海玉树发生的地震,几乎将这个以藏民为主的地区夷为平地,造成至少1400人罹难。中国官方媒体重点报道了灾区藏民们收到食物及帐篷后的感激之情,及救援队努力搜寻幸存者及他们如何克服高原反应的故事。
   
   当局在救灾中做出的努力确是令人印象深刻。但本次地震亦揭示出长期以来北京当局与藏民间的紧张关系。
   
   自从玉树发生地震后,有数千名喇嘛赶到当地救援,其中一些来自西藏边远地区及邻近三省,开了两天车才赶到。
   
   就是这些穿着藏红色僧袍的喇嘛们率先在倒塌的房屋中把人拉出来。在4月17日(周六)黄昏,救援队早已停止了当日的搜救工作,而在废墟中仍能看到喇嘛的身影。
   
   57岁的藏民Oh Zhu Tsai Jia称,“这些喇嘛对我们来说就是一切。”他打开车后盖,让一群年轻的喇嘛为他罹难的妻子诵经。
   
   4月17日(周六)早,喇嘛们将堆放在市区主要大寺庙内的1400具尸体搬运至一个能俯瞰城市的高地上焚烧。
   
   在举行集体火葬时,数百名哀悼的藏民默默地在山坡上靠近喇嘛们坐下,喇嘛们则在高声地诵经,或是默默地撵动手中的佛珠。火葬期间,汉族官员及警察均不见踪影。
   
   掌管寺院的喇嘛称,没有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将这些死者人数纳入统计。喇嘛们称,在玉树第3小学,他们已从废墟中挖出了50具尸体,而当一位政府官员走来问死 亡人数时,警察只上报了一半人数。23岁的喇嘛Gen Ga Ja Ba说:“我想他们是害怕让全世界知道这场地震有多惨。”
   
   藏民对官方救援的一个不满是很多官方救援工作集中在城市大的建筑,而忽略了土砖造的民房。另外,在喇嘛中普遍听到的抱怨是在地震发生之后的头几天,士兵们阻挠喇嘛参与救援。
   
   一位叫Tsairen的喇嘛说,头一晚,他和其他一些喇嘛在一座倒塌了的酒店与士兵发生了摩擦。他说“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参加救援,他们不回答。”
   
   之后,他与100多名喇嘛赶到一座职业学校,在那里,当时仍能从倒塌的学校宿舍的废墟中听到被困女学生的声音。
   
   喇嘛们说:士兵们阻止他们上前。他们寺庙的住持Ga Tsai与其中一个看上去象头头的人发生了冲突。Ga Tsai说:“那人抓着我的僧袍,把我从街上拽出来。”
   
   当晚在士兵撤离现场后,喇嘛们开始工作,他们挖出了超过12具尸体。
   
   4月17日(周六),在这所职业学校的废墟上,一辆挖土机及一辆铲车在忙碌地工作。16岁的女学生Gong Jin Ba Ji站在一旁观看。
   
   她说,前一天,挖土机将她一个同学的尸体分成了两半。她正在等待看救援队能否发现她姐姐的尸体。
   
   她小声说:“我希望他们挖掘时能小心一点。也许他们也不在意这些,因为我们只是藏人。”
   
   (译文有删节,原文链接:http://www.nytimes.com/2010/04/18/world/asia/18quake.html)
(2010/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