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藏人主张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中国民主大革命(特别推荐二)
·论革命和改良
·改良還是革命
·改良还是革命完整版
·必由之路(罕见评论)
·中国呼唤大政变
·中国民主大革命政治行动纲要
· 中共少數民族和香港政策的失敗
·《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李光耀的光亮与阴影
·令完成能否成为国际情报界宠儿?
·美國智庫預測中共將垮台
·羊年拍蒼蠅可能暗示反腐將適可而止 
·尼日利亚大选令中国人羞愧
·习近平政府发明了“胡子狱”
·中國大舉招攬「婉君」伸出魔爪染紅校園
·中共地方債務的變臉戲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安乐业: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毋庸置疑,藏东玉树地震伴随藏人命运登上了国际舞台,并对整个人类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号,即援助是否会掩盖政府的失职?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4/17/2010《自由圣火》
   
   
   周三上午,笔者接到了达珍女士的短信,短信告知藏东玉树地震,因上课而未能及时查阅报道以及相关信息。当下课后回到宿舍上网查阅相关信息, 但是,一下子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写下来,等到今天才开始一些想法诉诸笔端,希望与读者一起探讨。
   
   第一, 为何地震 震级上发生了说法不一的现象?比如,中国媒体坚称“玉树地震震级为7.1级”的时候,美国之音等许多媒体报道为“玉 树地震震级为6.9级”。从这个角度看,这不是笔误或猜想,应当是各自国家检测地震震级的结 果。因此,藏东玉树传出“青海地震局上报北京后,北京政府的答复中提高了震级”值得研究,因为,这是否全面坍塌校学建筑物和牧人集中化建筑物有关?据一些知情人士讲,青海官场有句不公开的笑话, “吃了青海,再回头想吃全国”,是即将调往公安部部长的现任青海省委书记强 卫的总结。当然,这仅仅是地方官员搜刮当地资源的缩影,“提高震级”又拉出来了更深层的许多问题。
   
   第二,据中国媒 体,“玉树县境内在北京时间5时39分和7时49分分别发生 两次地震... ... 第一次地震强度为4.7级,震源深度6公里。第二次地震7.1级,震源深度33公里”,那么,既 然能够检测出地震强度和震源深度的前提下,为什么从5时39分和7时49之间的两个小时十分钟内没有警报?这是否与消除或转移视线对关注尖锐的官民对立和社会矛盾有关联?真 的是“据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研究员孙士鋐分析,从2009年7月15日至今的9个月来,全球发生7级以上地震共24次,平均每月2.6次,7.7级以上地震百年来平均值为每年2次,而最近9个月内全球发生了6次,‘这说明全球地震活动已进入高活跃 期’。”?
   
   第三, 据BBC报道,“根据青海省星期五(4月16日)最新统计,截至当天上午8时,玉树地震已经造成791人死亡,另外仍有294人下落不明。死者中包括103名当地中小学生。另外地震还造成将近1.15万人受伤,其中超过近1200人重伤。”但是,《西藏时 报》(藏文)引述玉树当地透露的消息报道,“地震中死了一万多人,仅仅玉树当地的一个寺庙里停放着一千多尸体,还有送往天 葬的尸体,医院里停放的尸体和正在死亡的,还有至今还没有挖出来的尸体等等”。从玉树地震的强度之大,深度面之广看,伤亡人数可能比官方公开的还要高,因为,青海牧区和农 业区的房屋大部分为土墙盖起来的,没有如墙内放去钢筋等防护措施,少部分为土木结构(即砖瓦和木头)。只要地震一来就会坍塌,只要人在室内睡觉就会压死。尤其是地震发生在人们在熟睡期间,死亡的人应当更多。
   
   第四,解放军派往灾区帮助灾民行为是政府的行为,政府是向人民群众服务的机构,没有地震警报又是政府的失职行为,因此,当地藏人全面感动的可能性极小,即便会出现一些藏人感动的镜头,那也是一种炒作罢了。同时,政府失职行为是否对官民对立开启了不太乐观的侧门?
   
   第五,虽然北京政府已经部署了对藏东玉树地震善后事宜,但是,“全 面坍塌校学建筑物和牧人集中化建筑物”是个典型的法律议题,它牵涉到赔偿和责任两方面,当地藏人如何去面对这个法律赋予的权利?对此 北京政府怎样应付?国际社会对此持何种态度?
   
   
   
   总之,藏东玉树地震牵动了整个世界,尤其是国际政界和宗教界。其中,最为突出的一方为当天西藏流亡政府率先发布了“慰问声明”,与此同时,达赖喇嘛发表“哀悼声明”和主持了祈福法会。另一方为北京政府,“新华网巴西利亚4月15日电由于我国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严重地震灾害,造成重大人员伤 亡,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出席核安全峰会和“金砖四国”领导人第二次会晤并对巴西进行访问后,推迟对委内瑞拉和智利访问,将提前回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推迟原定于4月22日至25日对文莱、印尼和缅甸的正式访问。”同时,“新华网北京4月16日 电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的消息牵动着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的心。班禅日前致电慰问青海省 各族同胞并捐赠10万元善款。” 毋庸置疑,藏东玉树地震伴随藏人命运登上了国际舞台,并对整个人类提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号,即援助是否会掩盖政府的失职?
   
   2010年4月16日晚于悉尼。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4/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