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藏人主张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安乐业:西藏文人面临危机——追踪透视拘捕知名母语作家铁让和雪君事件
   (首发稿)
   
   
   文章摘要: 2010年4月6日11点半,16名国家安全人员到西北民族大学搜查藏学系本科学生宿舍以及床底,衣服,藏文书籍,手机和电脑,并拿走了所 有物品(包括学习工具)和拘捕了铁让(扎西拉布丹)和雪君(周洛)。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4/7/2010 《自由圣火》
   
   
   
   据《沃卡藏文网》报道,2010年4月6日11点半,16名国家安全人员到西北民族大学搜查藏学系本科学生宿舍以及床底,衣服,藏文书籍,手机和电脑,并拿走了所 有物品(包括学习工具)和拘捕了铁让(扎西拉布丹)和雪君(周洛)。很多学生对此产生了反感,他们扬言说,“不允许国家任意拘捕无罪人士,任意践踏个人隐私。如果国家不尊重行动自由,集会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个人隐私而任意搜查的话,我们将会举行示威。”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知名母语作家铁让
   
   这个事件继安多玛曲县藏族中学,那曲地区的一所学校和循化县藏中等展开和平示威游行而遭到镇压 后的又一个清洗行动,因为,与藏学有关的地方始终在 当局安全部门的监视和行动目标,而且,铁让(扎西拉布丹)和雪君(周洛)是甘肃省兰州市西北民族大学藏语言文学学院大学四年级学生,又是藏内外公认的知名第三代母语作家。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知名母语作家雪君
   
   如同雪君先生所言,“我叫周洛(Druklo),笔名为雪君(Shog-jang),生长于安多拉卜楞之北的甘加部落。依靠母亲之恩从 小踏进了校门,于2006年胜利地进入西北民族大学。因为通过网络讲 述自己想说的一切而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我认为这是自己人生的一大转折点,同时也它视为一个灿烂的时期。”
   
   扎西拉布丹(Tashi Rabten),笔名为铁让(Te’urang),是阿坝州若尔盖县唐各尔乡人,西北民族大学著名学院刊物《夏东日》的编辑之一。去年(2009)七月份,因他出版《血书》(《Written in Blood》 又称《零八血书》)而遭到当局的秘密拘押,但是,国际媒体及时报道而得到了释放。
   
   可以说这是网络造就的一代人,也是通过网络敢于表达自己想法的一代人的缩影。但是,这不成立于必须投入监狱或全面清洗的理由,大家一起去阅读以上两位作家代表性的诗歌。
   
    黑暗内外
    铁让/文
   
    ------献给岗尼和岗尼们
    季节在开花
    但这里仍旧无法跨越冬季之山
    居民们犹如季节在古老的帐篷里
   聆听寒冷的岁月
    黑暗内外 有许多耳朵在窥探黑帐篷的故事
    外面吹来的不只是风沙
    还有伸延帐内的小草
    对妻儿悄悄私语也怕窃听而担忧
    周围布满了黑暗和恐怖
    小心翼翼地关闭好自己的思想
    四周窥视眈眈
    用思维和勇气擦亮生命之光
    朋友,黑暗内外,要时刻小心自己的亲信
    2009.3.25
   
   注:听说岗尼“失踪”的消息时心情无法平静,就写下此诗献给对他的担忧及正在“失踪”和面临“失踪”的兄弟们。切忌时刻注意自己的周围。 (吉姆措译)
   
   
   一位姑娘在哭泣
   雪君/文
   在风中一位姑娘在哭泣
   无序的刮风
   吹动了姑娘愣乱的黑发
   
   若是大海为一楼光线
   哭泣的姑娘是否刻在帆船上的一幅图画?
   
   火说那位姑娘是水
   地说那位姑娘是木
   如何去判断才是呢?
   
   风的怀抱中沉睡的那朵花儿
   为何类似于姑娘脸颊上滴落的泪珠
   我是那个任意不想得失的人吗?
   
   2009年10月21日。(东赛译)
   
   鲜花背后的布达拉
   ——在拉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的观感。
   雪君/文
   
   今天我目睹了布达拉
   目睹了鲜花背后的布达拉
   我在手上捧着鲜花?
   还是布达拉在鲜花之中?
   
   群鸟灵魂降落似的布达拉
   今天布达拉藏在一朵鲜花的背后
   古老的布达拉又呈现于太阳的脸庞
   千万个酥油灯生命搀扶的布达拉
   多种鲜花背后隐藏的布达拉
   布达拉——我的布达拉!
   布达拉——今天的布达拉!
   
   红山瀑布似的生命的维系
   雄伟古城的唯一支柱
   我的布达拉——昨日的布达拉!
   今天隐藏在鲜花背后的布达拉`
   可否我的布达拉还是昨日的布达拉?
   或是维护天下福祉的布达拉?
   
   在夜里睁大黑色双眼
   恰似黄昏之影般的远处的灵魂
   没有瞧见阳光下站立的布达拉
   又没有看到风马似飘动的布达拉
   今天的布达拉是鲜花背后的布达拉
   隐藏在红色花朵背后的布达拉
   青藏铁路拴在雪原的布达拉
   又是我无法解读的布达拉!
   
   2009年9月29日。
   (东赛译)
   
   从这些角度看,北京对藏政策偏离了轨道,驶回“反右运动”的轨道。这也是部分北京幕僚过分地强调“精英主导论”的结果。当然,对于反右运动,改革开放后,中共承认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北京政府给大批“错划右派”予以“纠正”,未被纠正的右派“维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其实,“反右运动” 是名副其实的敌视“提倡在文学艺术工作和科学研究工作中有独立思考的自由,有辩论的自由,有创作和批评的自由,有发表自己 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和保留自己的意见的自由”的运动。真如毛泽东所言:“秦始皇算是么,才杀了八十个儒,我们比他强千万倍。”(大意)因此,这个幽灵六十多年后重现社会,至少能够说明以下几个问题。
   
   · 北京一直自己标榜为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灌输飘入水面,人民逐渐不吃历史选择 了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套。
   
   · 在这个大前提下,制造假象敌人,广大人民的视线引向“反分裂”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又是操纵“大汉族主义情绪”的唯一出路。如《九评》所言:“民族主义的情绪一次又一次因空穴来风般的原因被煽动起来。中国人可以由政府组织到美国驻中国大使 馆去扔石头,放火烧美国国旗。要么当‘顺民’要么当‘暴民’,就是不能做有人权保证的‘公民’。”
   
   · 近几年,中共力图在国际上塑造一个正面、开明的形象,然而近年来对藏人,维吾尔人,甚至中国人的迫害与非理性之扩大化说明中共即将走进了历史的终点。也许“十八大”将会成为敦促一党专政走完历史终点的催眠药,因为,据博讯报道:“薄熙来 在一次和自己亲信的聚会上说,以前说‘人在干天在看’,我看,现在是‘人在干老百姓在看’,我就不相信,老百姓没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们重庆今年就要实行阳光政策,中央迟迟不行动,我们自己制定,一定要弄出来,弄好后就执行,然后让老百姓来评判。”
   
   · 如此北京悄悄针对达赖喇嘛即将制定的“八十岁后回家转世政策”也将成为泡影或转化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契机。如此“诺尔贝和平奖”一定会等待着那位改写历史的中国人。
   
   
   
   
    2010年4月7日于悉尼。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4/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