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藏人主张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伍凡評中共經濟重大危機
·伍凡評川習會
·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美国人讨论中国社会的断层线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2010/04/19 西藏之页
   

   
   
    記者/安迪‧雅各布(ANDREW JACOBS)
   
    Published: April 17, 2010
   
    譯者:臺灣懸鉤子
   
    中國結古電/佛教僧人們站在一所職業學校凹突不平的廢墟上,奮力地用鏟子與雙手搬動混凝土板。突然間,傳出來一個人的聲音:一隻手,顯已奄奄一息,從石塊堆中探出來。
   
    然而在僧人們可以完成他們救援的工作之前,一群本來在操場上休息的中國士兵突然開始行動了。他們帶上軍帽,揮手叫僧人們走開,在他們單位的攝像機鏡頭前,很快地從石堆中救出一個小女孩的屍體。
   
    僧人們壓抑著他們的憤怒,並站在石堆旁邊,喃喃念誦著為死者超度的經文。
   
    〝我們在幹活的時候,你看不到攝像機,〞一個名為嘎才的僧人說。他是跟著其他兩百位僧人,一聽到地震發生的消息,立刻就從四川的佛寺趕過來。
   
    〝我們只想救人。可他們把這次悲劇看成宣傳的大好機會。〞
   
    星期三的致命大地震把這個絕大多數都是藏人居住的城市幾乎夷為平地,死亡人數已達1400人,中國的領導班子把這次的地震當成雙重的緊急事件──在海拔幾乎3英哩高、偏遠青海省份的一個人道救援事件,以及中共能否有辦法壓住不安藏人的異議之聲的新考驗。
   
    國家主席胡錦濤縮短了巴西的訪問行程,飛回國內監督救災工作,總理溫家寶推遲他訪問印度尼西亞的行程,跑到震災現場,承諾中國的多數民族——漢族會盡一切可能地幫助藏族。
   
    官方的媒體以極大的篇幅報導著感激涕零的藏人得到食物與帳篷,而搜索救援專家一面忍受著高原反應,一面努力尋找生還者的感人故事。
   
    救援的行動確實令人印象深刻。星期六,成千上萬的士兵與裝滿了數量卡車的食物擠在結古的街道,挖掘機械開始在城中心移除已經倒塌的建築物殘骸。超過六百位傷勢嚴重的人已經被送往500英哩之外的省府醫院治療。最近幾天,上面寫著民政部標誌的藍色帳篷也在城裏四處搭起。
   
    然 而不管政府表面上顯示它是如何慷慨、注重族群團結,地震暴露了北京與藏人之間難以去除的緊張關係,許多藏人努力想在一個漢族佔優勢的國家裏保持自己的自治 以及文化認同。2008年西藏各地廣泛地暴動,對於漢人統治的抗議,嚴重地阻斷了北京計劃舉辦夏季奧運的計劃,而自那時候以來,中國也對西藏自治區與藏人 居住的地區施加嚴密的警戒與軍事管制。
   
    自1959年以來未曾踏足中國的西藏領袖達賴喇嘛,已經向中國發出了一個正式的請求,表明想到災區拜訪的心願。這個請求肯定會遭到拒絕。
   
    自從星期三一大清早的地震發生以來,成千上萬的僧人來到了此地,一些僧人甚至是從橫跨三個省份藏地的遙遠角落,開了兩天的車才抵達。
   
    而首先開始把壓在建築物底下的人救出來的,也是穿著絳紅色袈裟的僧人。到星期六的傍晚時分,在救援專家早就歇手不幹時,他們仍然在瓦礫碎塊中繼續努力。
   
    〝他們是我們的一切,〞57歲的歐珠才嘉打開了他的後車廂,好讓年輕的僧人們可以為他妻子的遺體進行念經的法事。
   
    星期六早上,僧人從城中的主要寺院裏搬運了(至少)1400具屍體,到城邊一處塵土飛揚的山丘上。
   
    在那裏,在兩道填滿廢木材的溝渠裏,他們把死者的遺體安放其上,並點火舉行火葬儀式。 v當天,火焰持續燃燒了好久,數百位哀悼者默默地坐在山坡上。在他們身邊,僧人們或高聲誦念經文,或靜靜地數著紅珊瑚和綠松石的念珠。
   
    警察或漢人官員卻刺眼地不在場。 v寺院裏的領袖們,雖然很小心地不說出任何批評的話,卻還是指出地方政府裏沒有人把他們的往生者包括在官方的統計數位裏。然而,許多年輕的僧人卻不像他們那樣有保留。
   
    在第三完全小學,僧人說他們從倒塌的教室下找出了50個學生,然而當一個官員來現場,問死了多少人時,警察卻只報了一半的數位。〝我想,他們害怕讓世界知道這次地震有多嚴重,〞更嘎嘉巴,一位23歲的僧人這樣說。
   
    然而,最常聽到的抱怨是,官方的救援工作許多都是集中在城中的主要建築物,而不去管許多用泥磚蓋的房子,這些房子除了幾間未倒,是以成千上百的數量大批地坍塌。其他人講到跟警察為了屍體而發生爭執,然而這樣的事是沒有辦法證實的。
   
    另一個只要僧人們聚在一起就會聽到更令人氣憤的批評,是士兵們在地震發生後的頭幾天裏,阻止僧人們為救援而出力。
   
    僧人才讓,講起第一天晚上,他跟大約一二十位僧人在一家倒塌的旅館旁和軍人們爭執的經過。〝我們問為什麼他們不讓我們幫忙,他們根本不理我們,〞才讓說,他也像一些藏人一樣只用單名。
   
    稍後,他和其他一百多位僧人前往前面提到的職業學校,被困女生的呼救聲仍然可以從倒塌的宿舍廢墟下聽得到。
   
    他們說士兵們阻止他們接近石塊堆,而稍後,他們寺院的住持嘎才,跟一位他們說是縣長的人扭在一起。
   
    〝他抓著我的僧袍,並把我拖到街上去,〞嘎才說。
   
    而在士兵離開現場的暮色裏,他們繼續工作,最後終於又找出超過十幾具的遺體。
   
    不論是否誇大,這樣的故事只會損及政府爭取藏人民心的努力。
   
    近日,政府已經信誓旦旦重建結古,中文名字稱為玉樹的地方,承諾會全力撥款。可是,儘管許多藏人對於救援工作表示感激,而官方也大力表示關懷,其他人卻不那麼感銘在心。
   
    星期六,就在一輛挖掘機與一輛推土機清理職業學校宿舍的廢墟時,貢金巴吉,一位16歲的學生站在一旁看著。
   
    她說,前一天,機器不經意地把一位同班同學的屍體截斷了。而她仍然在等他們把姐組的遺體挖出來。
   
    〝我希望他們會更小心一點,〞她表情麻木地說。〝也許他們不在乎那麼多,我們只是藏人。〞
   
    (江子昂協助研究工作。)
(2010/04/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