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文/东方安澜

   我娘跟我爷吵了架,我娘就叽歪叭叫闹着要上吊喝农药,我娘寻死弄得全世界知道,就差一个新华社的通稿,我爷知道她的套路,就假装去抢农药瓶或者假装把棉索绳藏起来。我娘表面上哭哭滴滴,心里那个欢喜啊。爷摸准了娘的脾气,还要劝娘,“东方娘,你别死,活着么多看看山海景,你看,一会毛主席,一会邓矮子,一会江泽民,世道象走马灯,几呼好看”。我娘就不闹了,哭相里面暗藏喜色。

   今年开两会——我现在打“两会”这两字,心里有点馁怯,不知是是养猪生产动员大会呢还是部署春耕生产的大会,反正新闻里说北京在开什么会,挺热闹的,动静也大,电视里还能看到奇装异服喜气洋洋的面孔。特别是我看见了我以前一直对着打手枪的倪萍杨澜还有宋啥啥的,我一时脑筋短路也叫不上来,感觉挺温馨的。

   我业余喜欢弄弄笔头,大概弄弄笔头,又不成器的人都有一个通病,内心膨胀,以为自己是作家,老头老脑看不惯就批评。我大概也有点被传染,幸亏自己有自知之明,及早把红本本还给了常熟市作家协会。我本来是二流子,没进取心,不做作家以后,我就不关心什么作协不作协。

   我喜欢郑渊洁,郑渊洁最近发牢骚:“任何事物存在只需要一个理由。需要一万个理由才能证明其存在合理的事情,离寿终正寝不远了”,才知道中国作协在重庆开会的盛况。我起初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郑渊洁早已退出了北京市作家协会。我搜索了这话的对象,发现郑是对中国作协铁凝的回应。铁凝原话是,“作家协会发展到今天也是与时俱进的,中国作家协会有一万个存在的理由”。

   郑渊洁这么抨击,我就有点不喜欢他,在心里偷偷为他减分。在我把铁凝读成铁疑,还不会码字那会,铁凝就已经是我的偶像了。起先我夜里偷偷摸摸对着宋啥啥打手枪,后来我发现铁姐更美,更有气质,我在头脑里就把宋替换成铁姐,而且铁姐用的时间更长,更爽。路过的朋友,这是我的隐私,可千万不能告诉我老婆的啊,不然回去跪了马桶盖我找你算账。

   郑渊洁抨击了我的梦中情人,我鄙视他。再说,你不退出作家协会了吗,还管那档子事干嘛呢。你不愿意奔走权门做走卒,那也不能挡别人的道呀。吴用他们劫了生辰纲,不也没你什么事吗?人家用不要脸换来的光彩,你眼热啥呢?梁山上的坐地分赃跟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一样,都没你什么事。踩一坨烂屎,不怕脏了鞋?没意思!靠边站的人,瞧热闹更好。

   新闻上说“2000多元一桌的宴席,吃尽数万名小学生的捐款”,我跟你打赌,赌这2000远一桌、奥迪车来来去去的开销,如果不被这些名作家花,就会用到那些贫困小学生身上了?怕是这些钱被贪官挪到海外,可能性更大吧。花在重庆,毕竟还刺激了重庆的GDP吗。

   这个会那个会,你还别说,会里的美女熟女个个美丽有气质,我就喜欢看。郑渊洁一牢骚一抨击,现在,我决定,对他的好感度,减10分!

                                10/4/5

(2010/04/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