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文集
·从《约伯记》与许霆案来看文化的社会塑造
·民主社会的开启者——反对派人士——答朱厚泽先生
·《零八宪章》与方法论--给公安的讲解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
公民意识与立场
·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3号)
· "六四"改变了我 也将改变中国
·思想是无法被没收的--访贵州人权研讨会联系人申有连
·“公民揭短运动”的建议书
·就"世界人权日"在中国贵州被定性为"非法"一事的声明
·“六四”抗暴回顾——“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的成立
·民主宪政,贵在争取
·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关注3 月25 日香港特首选举
·贵阳见证“六 . 四”
·我是民主党人
·防止对手在博弈之中犯罪
·一位福建偷渡客的信——用脚投票
·沦陷的上海——中共的玩物
·“信仰的力量”——永远的法轮功
·退党声明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与当地公安对话
·给不受制约的国家权力设立界限的人们
·在国保机关为《民主论坛》辩护
·法治社会的拦路虎“敌情”
·拍案而起,参加绝食
·署名准则:给杭州市公安局的证词
·促使中国贵州贵阳市成为“瑞士日内瓦第二”《建议书》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国庆节
·陈西:在贵阳民主沙龙第31次的主题演讲:人类以人权立世 国家以人权立国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城管将配“谈判专家” 提高处置突发事件能力
·我“被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思考
·贵州纪念“六四”21周年进行曲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大纪元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顾晓华采访综合报导)青海玉树地震已经过去了7天多,目前灾区仍非常缺乏食物、帐篷及药品等救灾物资。截至4月21日17时,官方称地震造成2183遇难,但当地民间统计遇难约有一万多人。
   
   

   发生如此大的灾难,牵动全中国、海外民众的心,各地民众如感同身受,纷纷捐款、捐物,对玉树地震中的灾民、遇难同胞及其家人表示哀悼和问候,并深深地给予祝福。
   此次地震造成震央“玉树县”几乎全毁,大多数校舍坍塌,学生被埋,豆腐渣工程再被关注;官媒大力宣传“党”领导救灾,民众批勿“丧事”当“喜事”办。21日,北京决定全国下半旗哀悼,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分析人士表示,哀悼不能取代追究人祸,也不可能压制民间问责的呼声。
   中国民众感同身受 给予灾区民众祝福
   广东民众唐先生说:“这是件很悲痛的事情,我家在四川汶川地震区域,对玉树的遇难同胞的死亡和家人的伤痛感同身受,特表示真切的哀悼,致以诚挚的问候。我想告诉他们“坚持!挺住!”全世界都在关注玉树民众,但愿这种真切的关怀化为心灵电波传达给还在危险中的他们。”
   浙江民主党成员朱虞夫表示,藏族是一个非常憨厚、有着非常传统的精神和宗教传统的民族,为他们遭遇这样的灾难深深地感到痛心。“对这次地震我心里感到非常地痛苦,也爱莫能助,只能表示一下自己感情上的慰问。”
   
   (AFP/Getty Images)
   (AFP/Getty Images)
   北京民众白东平先生表示,向遇难者同胞表示切身哀悼,中国人的传统团结互助精神在大灾面前,天灾无情,人有情,也预祝他们早日恢复家园,从悲伤中走出来。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表示,对于这场灾难,只能对大自然产生一种敬畏。同时对死难者表示哀悼,希望他们在天之灵能够得到平安,对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属,也希望他们尽快抹平心里的创伤,鼓起生活的风帆,继续站立起来。
   
   (AFP/Getty Images)
   (AFP/Getty Images)
   
   (http://www.dajiyuan.com)
   中共设“哀悼日”网民批形式主义
   21日,北京决定全国下半旗哀悼,停止公共娱乐活动。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北京当局没有透露为何选择该日举行全国哀悼,但有舆论指,上海世博会日近,中共当局不希望地震悲剧气氛蔓延到5月1日世博会开幕。
   中共文化部发布紧急通知,下令全国文化场所今日停止一切娱乐活动。同时,从21日零时开始,央视所有频道将并机转入CCTV-新闻频道信号,开始24小时特别报导。届时,央视频道原有的节目全部停播。
   网民批当局做表面功夫,大搞形式主义:“尊重死者是在心里而不是在表面做功夫,天朝太会做表面功夫了!”“做点实际的比哀悼一天有用。既然知道生命的重要性,这么多活着的民众你们怎么不好好对待?民意集体被强奸让人很不舒服! ”
   网友guoxintao表示,早晨上班前看了一眼CCTV,自然是为救灾歌功颂德,坏事变好事──恶心得不行。校舍问题,汶川的时候还可推诿成重视不够。之后,没有全国性的校舍品质检查,没有任何问责,追查此事的人却被送进监狱。这纯粹就是人祸。如此哀悼日,我想给烂透了的中共送终。
   上海民众艾先生表示,对地震的老百姓感到非常地悲伤,怪来怪去还要怪政府,没有把老百姓的生命当回事。电视新闻都是作秀,看了感到不舒服,救一个小孩十几人去抬,一个小孩一个人就可以抱得起来,这就是欺骗老百姓。老百姓都压死了,你再去关心不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吗?这是做假呀。
   青海地震被专家准确预测 当局不理
   在全国民众关注灾区救援的同时,也有媒体陆续披露,像汶川大地震一样,这次青海玉树地震前,一些地震专家已经准确预测并上报中国地震局。当局未予重视,未发出预警,而是于3月9日发布“我国大陆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的消息。
   山西省地震局侯马地震台工程师余向红、河南郸城县地震预报员张德亮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们事前已将预测报告呈交国家地震局、各级政府机构,但都未收到任何正式回函,也未引起重视。两位专家对玉树地震惨况表示“非常痛心”、“欲哭无泪”、“无奈之至”。
   白东平表示,对这个地震有提前预测出来,但政府没有及时地告诉大家,不知他们是为了什么目的,是因为“维稳”或者是所谓的“和谐”?
   “人的生命应该重于一切,当局根本就不在乎老百姓的生命。”他说。
   
   (AFP/Getty Images)
   (AFP/Getty Images)
   “豆腐渣”问题再引关注
   在这次玉树地震中,70%的学校发生了垮塌,大量学生被埋在废墟下。当地官员透露,玉树县有7成学校的校舍倒塌,学生的死伤人数暂时无法统计。“豆腐渣”问题又一次引起了外界的关注,舆论和学者怒斥当局没从汶川地震吸取教训。
   玉树第三完全小学副校长文明表示,拥有3,000余名学生的玉树县第三完全小学,18间平房教室全部倒塌了,几乎占了全部教室的80%。校长尼玛江才说,至15日下午,200多个被埋孩子中,挖出被确认死亡的已有67人。
   一位当地救灾人员对大纪元说: “校舍的质量太差了。说是准备今年筹资给我们学校拨钱的,做的规划是今年要把房子要从新建的,现在还没实施就出现这种事情。”
   拒绝外援 驱赶志愿者和喇嘛
   玉树地震发生后、美国、日本、台湾等国家,对青海地震的受害者表达慰问与哀悼的同时,纷纷表示愿意全力协助灾后救援。但中共拒绝国际社会的援助。
   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10年4月15日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中中共民政部救灾司司长邹铭说,中共救援的力量能够基本覆盖。
   实质上,救援的力量远远不够。据民众透露,救灾速度非常迟缓。因为缺乏大型救灾器材,大部份救援人员徒手挖掘。由于中共投入的力量不够,加上当地地处高原,道路运输不便,当地居民,特别是来自玉树附近和外地喇嘛庙的僧侣,成为此次地震中最主要和最及时的救援力量。
   中共一边设立全国哀悼日,同时驱赶亲赴灾区救援的志愿者和僧人,结古镇罗松喇嘛周二表示,大约四万名从青海附近地方、四川及西藏来协助救援及运送物资的僧人,政府下令他们今、明两天离开灾区,有的被要求下午四时前离开,但僧人并不愿意放下救援工作。
   但当地志愿者告诉记者,现在救援告一段落,再找活人希望不是很大。目前仍有还有很多的灾民得不到有效的物资救助,灾区非常缺食物和帐篷及药品等物资。
   朱虞夫表示,当局在封锁和隔离当地的老百姓和外界的联系,他们害怕外地人知道当地人的生活状况、精神状况及宗教信仰等等状况。
   白东平表示,看到一些报导那些喇嘛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救助,现被驱赶走了,他们担心什么呢?害怕什么呢?还有达赖喇嘛想回国慰问一些灾民,以这个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拒绝回国内慰问灾民,感到莫名其妙。
   
   (AFP/Getty Images)
   (AFP/Getty Images)
   港媒:哀悼日不能取代追究人祸
   苹果日报评论文章称,哀悼日的设立,不可能抑制民间要求追究地震中人祸问题的呼声。哀悼更不能取代追究人祸。文章称,民间的质疑集中在三点:其一,震前预报被扣压。在地震之前多位专家曾正式向中国地震局发出玉树周边地区有强烈地震预警的报告,但一份份报告都消失在“维稳”的政治原则中,让震区民众错过防范、逃生的机会。如此人祸,岂能不追究?
   其二,灾区的豆腐渣工程。其三,救灾中的迟缓。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声称:“境外敌对势力也企图对抗震救灾工作进行干扰破坏。”文章称,这种赤裸裸的意识形态喊话,才是影响灾区救援的因素。
   网民们除了对地震预报工作曾经进行大量讨论之外,也更关注政府的作为和问责。
   唐先生表示,政府总是这样的,从唐山地震到汶川地震,都是要隐瞒不报的,他们不顾百姓死活,只担心自已的江山会怎么样,现在民众都知道,只要政府辟谣,肯定就要有地震发生。这个政府能准确测出不地震,就是测不出要地震,你说奇不奇怪。
   “中国大陆啥玩意都是豆腐渣,学校的校舍首当其冲,孩子死的最多,政府没把百姓的命当命,这个国家哪有人民。让救援队进去,他们许多见不得人的事,就会被曝光。这些人为人祸老百姓一定要问责的。”
   
   美东时间: 2010-04-22 03:14:46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22/n2885080.htm
(2010/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