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文集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在西方民主社会,建立一个反对党、在野党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有了十几个会员,在网上一注册,只要名字不重复即刻就批下来了,其简单的程度和买一张彩票差不多,党的成员到了五十一百个会员时,就可以向政府申请经费进行执政竞选了。但是在中国因着中共的一党专政,还有待时日,当然这个时日不是等待,而是争取。
   
   1998年,浙江一批敢于打破中共一党专政的志士仁人,筹备组建“中国民主党”他们到民政部门去登记注册,开始了全国性的组党运动,虽然合法,合情合理,结果导致镇压,组党人士遭受牢狱之灾,有的直到现在还在狱中受难。12年后的今天,一批来自国内的民主党人士,和海外各路民运精英,怀抱民主理念,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精神境界,在美国纽约召开特别会议,正式成立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党纲明确指出中国民主党是中国的一个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任务就是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打造出一个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前景,让中国人民看到,结束中国共产党糜烂执政的局面并不会让国家走向崩溃和毁灭,而是可以让中国民族可以平稳地过渡到全面发展的这样一个发展模式上”。一句话中国民主党让中国人民对于自己的利益和国家的前途有了一个可供选择的对象。打破了如果共产党垮台了,中国怎么办,由谁替代共产党的政治迷雾。

   
   中国成立反对党已经是势在必行,首先共产党无力对日趋严重的腐败进行有效的遏制,大家都看到三十年来中共反腐是越反越腐。一个贪官倒下去了,千万个贪官站起来了,今日的官场几乎是无官不贪。中国现行体制中合法性的腐败是“三公”公车、公费旅行、公费吃喝,另加公费买春包二奶。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让官员去做,想也不敢想,今天晚上开着公车携着二奶去吃饭,明天就被反对派张榜公布了。共产党反腐没有成效,就好象医生无法为自己开刀割掉身上的毒瘤一样。只有反对党才能成为执政党的外科医生,一刀割除毫不犹豫。
   
   中国目前疯狂的圈地开发,大多数工程不但侵犯了当地民众的利益,而且工程本身的效益和对环境的影响也都没有很好的论证,只要对主政者有利就立即开工上马,结果很多工程因主政者的好大喜功,成了害民祸国工程。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完全不可能发生,反对党不但为了赢得民心,会以民众的利益向执政党提出反对的意见,并提出替代的方案,供民众选择。这样工程进行有效论证,上马的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但工程的弊病却会减少,于民于国都有利。如果工程上出现贪污行贿,找到官员的不是纪委,而是法院,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官再大也一样判刑。
   
   一党专政之下,媒体由执政党控制,民众只能听到对执政党的歌功颂德,共产党执政六十年好象从来都没有做过错事,中国老百姓给共产党一顶帽子“伟、光、正”,但事实并非如此,中共建政六十年对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所带来的是灾难性的“政绩”,但是这些灾难不但被掩盖了,而且还被粉刷。如果有了反对党,这样的事就不可能发生了,对于执政党来说他们每做一件事,都难以逃过反对党的虎视耽耽。执政党做事如履薄冰,只能是尽公尽职,哪里能象现在这样随心所欲,想干就干。
   
   现在中共八千万党员和他庞大的机构,是靠老百姓的税款国库供养的,如果有了反对党,反对党就不会允许,他会精确地算出来每一个纳税人每年要为这个党担负多少钱,他会告诉人民,人民有义务为政府的运作交税,但没有义务供养一个党。因此,有了反对党的监督党库通国库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存在,执政党要想在国库里拿一分钱都做不到,这样人民就减轻了负担,增加了福利。
   
   一个社会只要有了反对党,老百姓就可以比较安心了,反对党监督执政党,反过来反对党成了执政党也被监督。反对党以职业的视角来监督执政党,它比老百姓自己监督执政党更专业,更有效。英国历史学家约翰、阿克顿曾断言∶“绝对的权力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这是一条被一再证明的社会公理。而反对党是遏制权力腐败最有效的组织力量。
   
   中国现在有八大民主党,时称“花瓶党”,花瓶党“靠中共供养,可以说是共产党在政治上包的二奶,这就决定了他不可能起到监督中共的作用,只能与中共一起共享腐败。有人说得好:“现代宪政文明靠一个政党的自我监督,犹如自己拔着头发离开地球一样,不是不为也,是难为也”。因此,反对党只能在中共体制外,由一批与中共体制没有任何利益牵连瓜葛的人士组成。这批人不但要有现代的民主思想,而且与中共利益集团完全没有关系,享受不到这个利益集团的任何好处,只有这样的人士才能成为坚定的反对派,中国民主党就是这样一批人士。但是中共是不允许这样的人士组成反对党的,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明确写着,人民有结社的自由。 最近中央统战部秘书长兼民主党派工作局局长游洛屏在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问,在中国有一些人士想组织新的政党是允许的吗?游洛屏回答称,“如果说要成立旨在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政党,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是不允许的,也是违背中国人民意志的”。游局长的讲话,既表明中共对反对党的立场,更表明中共视宪法为一纸空文的态度,及劫持民意的无赖相。
   
   “民主是个好东西”,中共有识之士也认识到这一点,但是民主要成为好东西的根本一条就是要有反对党,没有反对党,那种小打小闹的民主最后都会成为民主秀。民主是世界的普世价值,是普世价值只要是人类社会都是适用的,如果以中国国情不同,不适合实行民主制,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自我贬低。宋教仁是提倡政党政治的先贤,他说:“政党政治是民主的最基本形式,两大政党通过合 法手段进行竞争,或“进而组织政府,即成志同道合之政党内阁,以其所信之政见,举而措之裕如 ;退而在野,则使他党执政,而已处于监督地位”。然而,宋教仁先生这一终身的政治抱负,随着被暗杀而使中国专制政治又是百年绵延,让人扼腕痛惜。好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已经实现了宋教仁先生这一政治遗愿。当年蒋经国先生在世界民主的大势之下,终于认识到一党独裁为当代文明社会所不容,也难以维持不下去了,痛定思痛,下定决心,为民进党开了放便之门,使台湾走上了政党轮替的民主不归路。虽走来彼不容易,经历成长的阵痛期,但已迈向成熟的坦途。但是中共至今仍然畏民主宪政如虎,拒绝政党政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成立,是继承宋教仁等民主先烈政治遗愿,以先贤的精神圭臬在中国大陆开创民主政治。希望中共领导集团,识时务,识大体,认识到时代的趋势,以中华民族计,以国家计,也以中共的前途计,开放党禁,以成政党政治。在现代社会,一个政党上台下台,政党轮替,不再是成王败寇,是政治常态,那种打天下坐天下,那种革命的江山千秋万代的思想,既不付合马列主义的历史观,也违背现代政治思想,即使以中国文化传承来看,翻开历史看看,哪里有千秋万代,做得好的几百年,做得不好的几十年,但每一次朝代的更替,都是一次灾难。海峡对岸的台湾已作出了榜样,政党轮替没有什么可怕的,今天失民心下了台,明天有了民心,可以再上台执政。可怕的是坚持一党独裁,最后失守崩溃,不但党尸骨无存,还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
   
   亡党不会亡国,无论那个党上台,中国还是中国,政党轮替是中华民族的必由之路。
(2010/04/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