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陈破空文集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来源:RFA
    中国西南大旱,已经持续半年之久,至今无缓解迹象。这场被称为“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受灾人口超过六千万,殃及耕地一亿多亩,经济损失超过二百亿(仅官方数据)。旱情还正向全国各地纵深发展,湖南、广东、甘肃、河北、山西、宁夏、西藏等省区,均呈现日益加重的旱象。
   大旱,缺水,导致南方发电能力剧降。广西,九成水电“瘫痪”;四川,部分电厂库存量已低于七天警戒线;全国范围,六成水电告急。旱区民众,生计维艰。号称“水资源居全国第三”的云南,竟沦落到连饮用水都告急的地步。
   中共总理温家宝再赴旱区表演“亲民秀”,并间接承认天灾背后的人祸:基础建设滞后,工程性缺水。温某提出要“痛定思痛”, 却不是针对中央政府,而是指向地方政府、甚至民间。
   在民主国家,遇天灾人祸,总是民间责备政府,地方政府又责备中央政府,由下而上;但在中国,情形往往相反:总是中央政府责备地方政府,甚至责备民间、指责国民,由上而下。温某的振振有词,把中央政府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仿佛,中共“中央政府”,只有训斥地方和教训民众的资格,绝无治国保民的责任。

   然而,退休的前中共水利部长钱正英,却道出了“中央政府”的历史罪责:“进入九十年代,黄河开始断流……我们一直强调治河、用水,没想到居然使黄河水断流了。后来问题越来越严重,塔里木河、黑河等内陆河流也出现断流。我逐渐认识到,过去的水利工作存在着一个问题:粗放管理,过度开发。”钱某虽然自责说“这不是现任水利部长的责任,是当年我当部长时的责任。”但毫无疑问,这是整个中共“中央政府”的责任。种种“天灾”,都是来自中南海的慢性人祸。
   据知,文革后期,唯一的经济建设,是农村水利建设。但到了八十年代初,邓小平为了从华国锋手中夺权,竟污指华“把水利建设战线拉得太长”。邓将华赶下台后,大幅削减资金,让众多水利工程下马,导致全国各地水利工程老化失修,北方水资源紧缺,全国再现粮食危机,才由赵紫阳等人重提水利规划。
   到了江泽民、胡锦涛时代,所谓“水利建设”,竟又是一窝蜂的乱上胡干,密集拦江建坝。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环境浩劫型的“中国模式”,引发重重灾难。仅说旱灾,进入二十一世纪,日益严重。2004年,中国南方遭受“五十三年来的罕见大旱”;2005年,云南出现“近五十年来少见的严重初春旱”;同年,华南地区出现“严重秋冬春连旱”;2006年,重庆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旱”;2007年,中国22个省区出现旱情;2008年,云南连续三个月大旱;2009年,15个省市发生严重干旱;延至2010年,西南五省市遭遇“百年一遇的特大旱灾”……
   钱正英提到备受争议的三峡大坝,仅一笔带过。但无可回避的事实却是,作为中共“政治工程”的三峡大坝,建成封顶(2006年)后,西南地区,高温大旱,就连年不息。到这次大旱,长江上游出现罕见枯水位,怵目惊心。
   破坏性的“中国崛起”模式,甚至殃及邻国。就在中国西南地区爆发特大旱灾之际,紧邻中国的东南亚国家也出现严重旱情。湄公河四国,即泰国、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纷纷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谴责“中国人祸”,它们指控:中方在湄公河上游,即中国境内的澜沧江,乱建水坝,导致湄公河水位严重下降,达到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点。
   中共方面,照例狡辩,不承认任何责任。但当近期,湄公河四国为此举行峰会时,中共当局还是同意派出代表,前往“对话”,实际上是前去“解释”、“挨批”。
   温家宝批评地方、训斥民间,不妨自我反思:对待环境,中南海为何不能像部署其自身政权的“安全保卫工作”那样,年年做到严丝密缝、滴水不漏?为何不能将天灾人祸,像对付“社会不稳定因素”那样,“消灭于萌芽状态”?身为“暴发户”的中共腐败集团,究竟把浩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精力,都用到了什么地方?值得国人追问和深究。
(2010/04/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