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策论
[主页]->[新会员区]->[策论]->[兴衰之论]
策论
·开篇
·宪法的实施是需要保障的
·红衫军的自由、正义和秩序(一)
·红衫军的自由、正义、秩序(二)
·红衫军的自由、正义、秩序(三)
·一则笑话
·美国要人民币升值怎么办?
·一则谚语
·兴衰之论
·从独立日到2012
·中国赔偿法修改后赔偿原则的变化
·制宪权、制宪主体、制宪机关、宪法起草机构
·中国近代宪法及宪法性文件简介
·《大日本帝国宪法》与《钦定宪法大纲》之比较
·美国宪法关于扩权的修正案简介
·法的执行
·中国大陆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法律依据
·中国大陆赔偿法修改后赔偿程序的变化之一——确认的取消
·中国大陆法治简介
·对比美国宪法与中国宪法关于财产征收的规定
·从五刑的演进看法律的传统
·常用的法律推理——演绎
·刑法修正案七扩大了受贿罪的犯罪主体
·中国大陆赔偿法修改后赔偿程序的变化
·偶读有感
·常用的法律推理——归纳
·中国大陆新颁布的《自然灾害救助条例》透露出的信息公开新动向
·中国大陆律师会见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不被监听的新规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之核心依法治国的批判
·依中国大陆法律对刘晓波案如何进行司法救济
·中国大陆实体法如何对刘晓波进行司法救济
·大陆法律从执行层面如何对刘晓波进行司法救济
·漫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中国大陆政权也认为权力制约是依法治国的关键环节
·1996年是中国行政法史上的一件大事
·中国大陆刑法修正案(八)“禁止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接触特定的人”的出处
·“矝老恤幼”思想在刑法修正案(八)中的体现
·就利比亚两个决议解读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的程序
·大陆《物权法》第64条对《民法通则》75条的修正——“财产所有权的主体扩大”
·由芙蓉镇到观音山
·有感于孙中山与严复的对话
·有感于孙中山与严复的对话
·写在中国特色法律体系建成之际
·中国的汉奸文化
·大陆刑法修正案八新增“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
· 从拉萨到乌鲁木齐再到锡林郭勒中国大陆民族自治制度之失在哪里
·大陆的法律需要总理亲自开会落实
·大陆九年司法考试的收获是什么?
·中国大陆特有的人民陪审员制度
·中国大陆对选举权争议诉讼程序的规定
·大陆个人所得税修正案尘埃落定
·大陆土地纠纷及其解决途径
·中国大陆对破坏环境的多头管理
·大陆社会保险法建立的社会保障制度并不是西方普惠制的社会保险制度
·中国的批评都是否定式批评
·简析大陆裁员(解除劳动合同)事由及程序
·大陆动车赔偿数额是如何确定的
·大陆公民申请公开高速铁路事故的依据
·大陆新增八个重罪
·大陆新增八个重罪
·对高铁调查的新解读
·写在十月十日之前
·为什么国民如此暴戾
·李承鹏的选举意味着什么
·从郭美美到若小安
·简评大陆行政强制法
·这两个司法解释能否杜绝下一个赵作海的产生
·刑不上大夫在大陆贪污赂贿类犯罪的体现
·评大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一)
·评大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二)
·最好的社会政策即最好的刑事政策
·评大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兴衰之论

   同治六年六月二十日,即公历1867年7月21日晚,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与赵烈文聊天时忧心忡忡地对赵说:“京中来人云:‘都门气象甚恶,明火执仗之案时出,而市肆乞丐成群,甚至妇女亦祼身无袴。’民穷财尽,恐有异变,奈何?”赵烈文回答说:“天下治安一统久矣,势必驯至分剖。然主威素重,风气未开,若非抽心一烂,则土崩瓦解之局不成。以烈度之,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就是说,现在“天下”统一已经很久了,势必会渐渐分裂,不过由于皇上一直很有权威,而且中央政府没有先烂掉,所以现在不会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但据他估计,今后的大祸是中央政府会先垮台,然后出现各自为政、割据分裂的局面;他进一步判断,大概不出五十年就会发生这种灾祸。听了赵烈文这番话,曾国藩立刻眉头紧锁,沉思半天才说:“然则当南迁乎?”他认为清王朝并不会完全被推翻,有可能与中国历史上多次出现的政权南迁、南北分治、维持“半壁江山”的王朝一样。对此,赵烈文明确回答说:“恐遂陆沉,未必能效晋、宋也。”他认为,清政府已不可能像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偏安一隅,恐将彻底灭亡。曾国藩反驳说:“本朝君德正,或不至此。”赵烈文立即回答道:“君德正矣,而国势之隆,食报已不为不厚。国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所以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赵认为明亡于李闯,吴三桂红颜一怒大开城门,清军得以入关,所以“创业太易”;入关后为震慑人数远远多于自己的汉人而大开杀戒,如“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所以“诛戮太重”,而清王朝后来的君王康、乾、嘉的“君德”故然十分纯正,但善与恶并不互相掩盖弥补,何况“天道”已给他们带来了文治武功的“盛世”作为十分丰厚的报答,因此这些后来君主们的“德泽”并不能抵消清王朝“开国”时的无道,仍不足补偿其统治的合法性匮缺。曾国藩并未反驳,沉默很久后才颇为无奈地说:“吾日夜望死,忧见宗祏之陨。”祏是宗庙中藏神主的石屋,宗祏之陨即指王朝覆灭,曾国藩也预感到清王朝正面临灭顶之灾。
   呜呼,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1945年7月,在杨家岭的窑洞里,黄炎培向毛泽东提出了自己长期思索而没有能够解答出来的一个问题。他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面对黄炎培的忧思,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嗟夫,大厦将顷,民主能支否?
(2010/04/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