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BURMA-缅甸风云
·貌强:缅甸的“无声杀戮场”
·貌强:Burma's Silent Killing Fields
·貌强: 中国边民遭缅军射杀
·貌强:Poor Border Chinese Shot Dead by Burma Army
·貌强:“人民”“人民”,缅甸将军假汝名而独裁!
·貌强:The Fascist Generals using “ people’s name ” to oppress people
·貌强 :第七届旅欧缅甸人民论坛
·貌强:The 7th. Burmese Forum In Europe
·貌强:棒喝缅甸将军们要以史为鉴
·貌强:Military Dictatorship vs. Colonialism
·貌强:翻开2006年新一页!
·貌强:Turning A New Page/Enter 2006!
·貌强: Mong Tai Army’s Surrender & Restoration of Shan State
·掸邦军重建掸邦的成败得失
·貌强:Arch Usurper of State Power and People's Wealth
·缅甸窃国大盗
·奉劝缅甸将军们:诸恶莫犯,诸善奉行
·貌强:Good Deeds Will Be Rewarded and Evil Punished
·欧洲决续慈善捐助缅甸艾滋病患民
·貌强:European Plans to Re-donors AIDS Help to Burma
·貌强:Only Democracy & Real Federalism Can Rescue Burma!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五年前我参加云南瑞丽傣族文化交流会。当时我写了‘傣族广大地区与上座部佛教’,不少与会学者与读者希望我也写写上座部佛教(Theravada Buddhism)在缅族(Burmans)孟族(Mons)伊勒瓦底江流域的传播与影响。我欣然答应。但东奔西跑,时间却一直挤不出。最近有闲空,就趁机断断续续、拉拉杂杂写出来,唯望大家多多指教。

史学家 盛博士 达赖喇嘛

   我们读书时,时常听缅甸老师提及蒲甘王朝前期盛行的阿利(Ari)教、阿利僧。

   我问过大学历史专科毕业的侄女有关阿利僧、阿利教与佛教的关系。

   侄女以正统史学家的口气,一口咬定:“您认为阿利教跟佛教有关联?哎哟妈妈!阿利教是蒲甘(Pagan)一带邪教!!”,略思片刻后,只见她双手猛摇,语气坚定,连说两次:“跟佛教风马牛不相及!跟佛教风马牛不相及!”。

   多年前我到捷克布拉格拜访老朋友盛博士,我俩把酒言欢。老友怕我坚守酒戒,说他的低酒精度捷克老啤不算酒。接着他就兴致勃勃地谈及他多荣幸地拜见过佛教泰斗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

   “我幸福地聆听达赖喇嘛讲经,如沐春雨”,盛博士说,好像天上仙女还在撒花,全身上下佛光犹存。

台湾民主‘旺得福’

   我说:

   **我们缅甸联邦昵称中国人为‘瑞苗胞波’(Swe Myo Paut Pao)即同胞兄弟。达赖喇嘛出生中国青海,是‘瑞苗胞波’ 藏传佛教的喇嘛教主;同时跟我们非暴力民主斗士昂山素姬一样,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所以缅甸人对他特别感到亲切。

   **藏传佛教徒说达赖喇嘛是观世音菩萨 Avalokitevara化身——他们藏传佛教称之为Chenrezig。74岁德高望重的Chenrezig达赖,被主张台湾独立的民进党力邀,去年8月底到台湾南部地震重灾区替往生者诵经超度,为生还者祈福平安。当地中国和平统一团体要他滚回去,台湾原住民高喊不要达赖政治,抗议声沸沸扬扬——但达赖始终微笑以对,还盛赞台湾民主‘旺得福’(wonderful)。

吐蕃 妙香国 欢喜佛

   我突然记起老友盛博士以前经常‘阿利邪教’长‘阿利邪僧’短,还记得他对婆罗门占星术很感兴趣,于是半开玩笑地问他:

   **缅甸北部就是喜马拉雅山雪域西藏——知否唐音吐蕃(Tubo),英文就是Tibet?

   **知否吐蕃鼎盛时期,曾封云南南诏国为妙香Gandala国,还一度占领过它?——而Gandala 妙香国正是我们缅甸古时对‘瑞苗胞波’中国的称呼。

   **知否当时唐朝老大哥(618-907年)也敬畏吐蕃,唐老大连忙远嫁文成公主给当时的吐蕃王松贊干布(604-649年)和亲——藏传佛教徒说松贊干布是观世音菩萨化身,出生三十二種相好,頭上更有一尊阿弥陀佛像。

   **知否吐蕃喇嘛教密教、印度大乘佛教跟蒲甘阿利教有千丝万缕关系?

   **你在东欧性开放的花花世界住久了,是否想研究密教与阿利教男女裸身相抱的‘欢喜佛’?或想弄清新婚夜欢送出嫁处女到阿利主僧处,究竟是初夜权还是性教育?或想探讨缅甸王室婆罗门大国师如何对Siva湿婆神与男性阳具Linga顶礼膜拜?

   盛博士面色大变:“哎哟妈妈!Ayi Gyi(阿利教)与Tibet喇嘛教密教或缅甸王室国师有内在关系???”.

   他诚惶诚恐好久好久,才恢复知觉似地定定神,然后双手猛摇——跟我那正统史学家侄女一样样。他猛摇头连说三次,声音接近沙哑: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跟阿利教一定风马牛不相及!一定风马牛不相及!!一定风马牛不相及!!!”

从蒲甘王朝阿利教说起

   风马牛不相及?好!现在就让我从蒲甘王朝阿利教说起吧。

   缅甸人常说:“阿义基(Ayi Gyi)善骗人——曾藏文幼树内,待树长大,聚众取之,骗说是神谕。但千真万确——阿义基懂神咒,有神秘力量”。

   哈哈!缅甸人满口阿义基长、阿义基短的:

    *缅文阿义(Ayi),古音读Ari(阿利)——阿利是巴利文,也写为Arya(阿利亚),意即尊者或圣人或大师。

    *缅文R读音现代转念为Y,所以Ari阿利也就改读为Ayi阿义——我童年在缅甸寺院受启蒙时R音就已在发Y音了!

    *Gyi是缅语,代表‘大’.

    *缅甸人口口声声Ayi Gyi长、Ayi Gyi短,其实他们不自知地不断在高呼:

   阿利大高僧! 阿利大圣人! 阿利大师傅!

琉璃宫史抄袭缅甸大史

   虽然史学家侄女与盛博士辈份相差1-2代,空间距离天南地北各在一方,但他们俩万里迢迢却异口同声:

   **阿利教与佛教无关!阿利僧实属蒲甘王朝阿努律陀时期的缅甸民间邪教邪僧!

   **‘缅甸大史’与‘琉璃宫历史’都一致指出:阿努律陀登王位时,蒲甘大麻地(Thamahti)村有30名Ari Gyi邪教主,阿利邪教徒6000多,个个酷爱骑术武术,纵酒食肉,口中念念有词——但不是我们的佛经,而是咒语!阿利教崇拜‘欢喜佛’——凡处女出嫁,都必须先和阿利教主渡过初夜春宵!

   史学家与盛博士还不忘同时补充一句:“这在缅甸老一辈都家誉户晓”。

   他们俩言外之意——阿利教与佛教风马牛不相及,不容争辩!!!

   哈哈!真有意思——真的不容争辩吗?

   少安毋躁!且让我貌强慢慢道来:

   **你们说 ‘缅甸大史’是不朽巨著,对!它是缅甸东乌王朝时期历史学家吴格拉(U Kala)在1714-1733年,花19年撰写的;你们说缅甸编年史‘琉璃宫历史’(Glass Palace Chronicle)更是难得杰作,没错!它是1829年缅甸贡榜王朝国王巴基道(Ba Gyi Daw),令法师Monywei Zeidawin、高僧、学者、文官等齐聚王城琉璃宫,花3年合编的。你们又说西方众多缅甸史学家都着重参考这两本权威书籍——基本上的确如此!

   然而,

   **知否西方权威史学家久已发现并多方证实该两大巨著后一个抄袭前一个?而前一个对蒲甘前期历史——尤其对阿利教不求甚解,一口咬定阿利僧是11世纪初叶蒲甘出现的邪僧邪教——因而造成后世史学家犯下巨大谬误?

   **知否蒲甘的后期碑铭指出——阿利教早在蒲甘王朝前期就已经非常盛行,开山鼻祖可追溯为 Mahakatthapa。

   **请别忘记:缅文总把梵文、巴利文、僧伽罗文、孟文的s音,一律改为th——如斯里兰卡、阿萨姆、西哈努克、僧伽、三摩地(三昧)、萨尔温江等的原s音,缅文都用th改写为迪里兰卡、阿达姆、迪哈努克、当伽、当摩地、达尔温江。以此进行科学推论——如果Mahakatthapa 就是Mahakasyapa摩诃迦叶,那阿利教的开山鼻祖就是大迦叶了!要知道古印度婆罗门摩诃迦叶即大迦叶,乃佛祖释迦牟尼的10大弟子之一,还是佛教第一结集的召集人呢!

小乘 大乘 金刚乘

   **请别忘记:佛祖按听道者(国王、大臣、贵族、富商、地主、农夫、工匠、贱民等)的文化水平高低与领会力,把同样的佛理佛法,对不同的听众对象,用不同的说理说法,在不同的时间与地方进行演说与传播——因此后世人发现佛教前期后期一些说法不一致,有些地方模棱两可。………所以,我们不能说:前期的佛法——比如上座部与大众部佛教是佛祖真言实语,最原始最可靠!当然也不该像大乘佛教、金刚乘喇嘛教密教等,说佛祖的阅历、经验、认识、智慧,在后期加深加厚了,再经过无数大师、尊者、高足们不断实践与发扬光大——因此后期佛教比前期层次更深遂、更博大、更成熟。君不见金刚乘与大乘教派贬低前期佛教是阿罗汉小乘小船?力证后期佛教博大精深,乃普渡众生的大乘巨轮?

   **其实,上座部与大众部奉行的是佛祖早期所传的佛教,印度大乘佛教是佛教蓬勃发展后的一大支派;佛教北传中国、朝鲜、日本后,逐渐演变为汉传大乘佛教;而吐蕃金刚乘密教是藏传佛教,俗称喇嘛教,是更后期佛教。

僧伽饮酒食肉练武

   **知否饮酒、食肉、骑马、练武等,是东印度大乘佛教与吐蕃金刚乘密教(Mahayana/Tantrism)的某些野林与雪域之特殊习俗——跟恶劣气候、特殊山野风土人情有密切关系吗?

   **请别忘记佛祖禁酒主要目的是防止酒精乱性。但要知道酒精能祛风湿、通关节、行气活血——凡瘟疫、湿冷、山地、蛮荒地区都用酒精来驱寒暖身、治病保健。知否中世纪前后的欧洲,啤酒、葡萄酒、果酒、香料酒、保健酒的最佳酿造者,是修道院僧侣?至于食肉——上座部僧伽不是食肉不吃斋吗?

   **诧异阿利僧骑马练武?试问住深山野林的少林武僧,不是日日练拳舞棍吗?天下武功,少林第一呢!少林武僧还救过唐太宗李世民——证明和尚练武也可救国救民救君呢!

   **你讥笑少林和尚苦练功夫而不务正业;他们就告诉你‘瑞苗胞波’中国寺院多处于野兽与盗贼出没的深山野林中,所以要靠少林拳术、棍法、硬气功、软气功等来对抗野兽与防敌自卫。但他们信誓旦旦:少林和尚绝对不使用刀、剑、枪、戟、匕首、飞镖、毒箭等杀人凶器。你愤愤不平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明明离佛祖言行一个比一个远,却胆敢指责小乘不吃斋,终生吃飞禽、走兽、鱼虾、海产——胡说跟阿利僧五十步笑一百步。他们就要你知道少林和尚严禁杀生并一生吃斋,并举例:印度大乘佛教高僧达摩东来少林寺面壁参禅十年,心如止水,终生不杀生不食肉。你回辩你虽吃荤,但没亲手杀生因而无罪;他们则反问“杀给你吃的凡夫俗子因杀生而要下地狱,你不会内疚吗”?你辩说你并没叫人杀给你吃,却见他们声色俱厉曰:“你不吃,人家就不用杀了”!

吐蕃密教

   请让我貌强继续说下去:

   **密教(Tantrism)由古印度大乘佛教的部分教派和婆罗门教混合而成,具有高度组织化的咒术、仪礼、民俗、信仰等。西藏吐蕃王赤松德赞(742-797年)联合印度‘因德罗部底’密教传承人莲花生(Padmasambhava)与尼泊尔印度教莲花戒,跟当地吐蕃苯(Bon)教与唐僧大乘‘摩诃衍那’禅宗顿门派不断较量——既斗争也妥协,遂形成了吐蕃佛教密宗。

   **知否该吐蕃佛教密宗在8世纪直接由吐蕃并通过云南南诏妙香国传入缅甸阿萨姆(Assam)、马尼布尔(Manipur)、大公(Tagaung)、卑谬(Pyi Myo)、阿瓦(Awa)、蒲甘一带吗?那时这些地区广拜佛祖、神龙(Naga)、毗湿奴(Vishnu 缅名Beitthano)、萨蒂女神( Sakti)、湿婆(Siva)、释帝天(Sakra-devanam Indra)等,因此双方似曾相识——原来300年前是一家呢!于是很快就磨合而成阿利新教派了——蒲甘王良乌苏罗汉(Nyaung U Saw Rahan,931-964年)时期发展到最高峰。请别忘记:在印尼爪哇婆罗浮屠、巴厘岛、柬埔寨吴哥窟、泰国古庙宇等,密教礼仪由8世纪至今仍然风行哟!

神咒加A——法力反向

   **知否:

    *大乘佛教/藏传佛教密教(Mahayana/Tantrism)的咒语叫做陀罗尼(Dharani)俗称神咒、密咒或真言?它由重复押韵的梵语短音短句组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