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程十髮——“右派情踪”(66)]
素子文集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牡丹亭》劇中柳夢梅赴臨安之水路
·倪匡:田園書屋的好書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五)
·收藏軼事——潘天壽與《睡烏圖》
·琴人瑣憶
·李家楨——“右派情踪”(32)
·李峰——“右派情踪”(61)
·洛地——“右派情踪”(6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十髮——“右派情踪”(66)

   程十髮是我哥周昌穀的同時代人,大約生於一九二五年左右,五○年代間在畫界即負盛名。他是松江人,是上海最古老的華亭縣世家子,松江古稱“雲間”,他在畫上常署“雲間程十髮”。他的人物畫以線條流暢著稱,著色甚簡,擺脫艷俗,但仍不失世家書卷氣,書法自宋徽宗瘦金體脫胎,然而自如揮灑,嫵媚超逸。
   
   我認識程十髮是在一九七三年的文革時期。經過“文革”的殘酷鬥爭,凡為名畫家者都早收拾紙筆,被迫下鄉勞動了。畫壇寂寞、萬馬齊喑。我哥昌穀由於他的《兩個羊羔》曾獲一九五五年國際金質獎,“文革”中劃為“三名三高”的“反動學術權威”,幾經抄家,沒收字畫,剃陰陽頭、掛牌、遊街,然後關押牛棚三年之久,受盡折磨,在肉體精神上都極受創傷,以致於一九七一年始,患有肝病,經常住院治療。一九七三年程十髮偕夫人來杭,我哥正住九溪屏風山療養院,一為養病,一為慣常用的躲避政治鬥爭方法。程十髮與我哥既非浙江美院同事,又非老友,僅在畫壇上互相知名,並不相熟。程十髮的政治遭遇,似比我哥更為嚴酷,他曾被兩度開除出黨。第一次是一九五七年劃為右派後開除出黨,後“摘帽”恢復黨籍,“文革”開始打為“牛、鬼、蛇、神”,再度開除黨籍。此次趁政治運動的難得間歇中,程十髮與夫人來杭作短期偷閒,住在杭州東坡劇院後樓的陋室內,是由浙江戲曲研究所的沈某安排接待的,行蹤甚密,不為外界所知,大約還含有以防別人求畫之意。
   
   我哥原住韶華巷五十五號,經抄家、患病後,全家暫住浙江美院內僻處待拆建之破敗食堂裡。食堂空曠,門窗俱無,於是用磚瓦草率堵塞,由我建搭爐竃,大有先民“篤公劉”攜民“周原”的情況。沈某到破食堂找尋我哥昌穀,商談程十髮意欲拜會我哥一事。時我哥住院未在家,適我從杭郊進城探母,遂與沈某相遇。遂約定於次日赴杭郊屏風山療養院探訪我哥。程十髮當時應該四十七、八歲,他幽默詼諧,一路上妙語聯珠,令人發噱,若干年的政治磨難並未能使他氣短。但那日屏風山療養院內兩個知名畫家的歷史性會見卻出乎意料的淡漠!我哥平時熱情好客,談笑風生,可是那一天對遠道而來並專程到醫院看望的程十髮,雖態度坦然,卻沒有多話,彼此也未涉及繪事,只是普通的噓寒問暖而已。作為畫家,藝術不被承認,而隨時會失去作畫的環境與條件。可能是彼此都觸景生情,狐兔之感油然而生吧?

   
   數日後,我到東坡劇院後樓代我哥向程十髮作回訪,在臨時的後樓居室中,居然鋪有臨時搭拼的大畫桌,略陳文房四寶。其時程十髮為我當面作了一幅畫,畫的是一個少數民族少女,頭頂水罐,其右邊側立三頭卷角綿羊:一為頭部正面,一為頭部側面,一為頭部背面,當寓“三陽開泰”美意。上題“素子同志法家大教”,下署“癸丑初夏雲間程十髮率寫”。據他說,此畫所用宣紙,是一張他珍藏多年的舊宣。
   
   七○年代中,錢君匋為我向滬上諸畫家求畫,既求得來楚生、朱屺瞻、豐子愷、申石伽諸人畫之後,當這本畫冊轉到程十髮手中時,他家又值“批黑畫”運動而被抄家,連同我的這本畫冊亦被抄走,此後石沉大海, “落實政策”以後,也未見發還。抄家時程十髮家的情況,他的心情如何我就無從得知了。我哥昌穀當時被“批判”的一幅畫為《荔枝熟了》,他畫的是傣族少女肩挑荔枝和香蕉花,設色艷麗。批他有印象派畫風且勿論,竟稱他為“賣國賊”,正是匪夷所思。至於一九七三年程十髮送我的此件“三陽開泰”則幸存篋中。
(2010/03/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