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吳藕汀——“右派情踪”(65) ]
素子文集
·书架的周游
·“木瓜之役”与夏震武先生
·柳的思念------記念柳堂
·西湖賦
·沙孟海先生逝世十一周年纪念
·衣食____老家的回忆
·西域探監記
·杭州三墓隨筆
·記當代才女張允和
·雷峰塔雜憶
·《爱俪园梦影录》与其作者李恩绩——兼悼柯灵先生
·浙江藏书楼札记(一)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上)
·浙江藏书楼札记(二) 天一阁(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三) 嘉业堂(下)
·浙江藏书楼札记(四) 玉海楼
·芷阁与九录斋
·尋找古剡溪
·記吳鷺山先生
·纪念朱畅中先生
· 方軫文——“右派情踪”(1)
·張郁——“右派情踪”(2)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吳藕汀——“右派情踪”(65)

   當代有關詞學的書籍,既富學術價值而又簡明、實用的並不多見,其中以龍榆生的《唐宋詞格律》和吳藕汀的《詞名索引》最為學者所推崇。龍榆生是南京大學教授,久享盛名,人多知之;而吳藕汀,在八○年代前則知者甚少,凡報章雜誌,迄未有過對他的生平事跡有所介紹。我們最初也只是在友人處獲得點滴音訊,知道他生性高潔,鄉居。《詞名索引》之能夠問世,是由於施蟄存教授的賞識而推薦給中華書局的,謂此書出版後甚受日本學界的重視,作為彼邦大學文科教材云。我們對吳藕汀先生心儀,非止一日。
   
   一九八六年三月,春寒料峭,我和陳朗有浙北湖州、南潯、桐鄉、嘉興之行。於湖州,曾叩鐵佛寺,謁譚建丞先生;於青、烏鎮(屬桐鄉),尋南宋詞人陳與義“簡齋讀書處”並“三友亭”舊址;於南潯,再訪嘉業堂藏書樓(我曾於一九八五年初訪此樓)……。在南潯時,文友陸雲於偶然間提及有吳藕汀老先生蟄居南潯,著書自誤,但曲高和寡,連他本人也無緣結識云云。南潯不愧為名鎮,真乃藏龍臥虎之鄉!可惜我和陳朗匆匆間即將離別南潯,亦無由貿然拜見,失之交臂,悵然而返。
   
   兩年多之後,一九八八年秋,在桐鄉好友葉瑜蓀的提議和相邀之下,我和陳朗再度訪南潯,主要目的為拜望吳藕汀先生。到達南潯正是傍晚,下榻嘉業堂旁之小蓮莊。不想吳藕汀先生聞說我們之來,竟先下訪於小蓮莊之雙桂樓,從而得見先生神韻,作傾蓋之談!

   
   小蓮莊為南潯鎮十六名園之首,座落於鎮南鷓鴣溪上,經清劉錦藻父子三代經營,曾盛極一時,庭園內有宋代“掛瓢池”,有亭臺樓閣,遊廊軒館,牆間嵌列名家書法刻石。曾經琴棋書畫雅聚,兼極人間富麗之所。現建築數百間尚存,而內容全空,顯得冷落。有石門(屬桐鄉)人吳蓬父子寄寓於此,闢有畫室,父子二人皆為畫家。我們是作為吳氏父子之客人而來借宿的。左近即為嘉業堂藏書樓,書香氤氳,時時襲來,此時此刻親聆先生之音,真是大快平生!藕汀先生體態豐碩,操吳語,無迂腐氣,無俗氣,爽朗從容,識見高卓。次日我們即到先生南東街寓所回訪。自此拜識後,即與先生通信不絕,並在數年間,三訪藕汀先生於南潯古鎮。
   
   南潯古鎮屬湖州,有八百年歷史,地處杭嘉湖平原北隅,太湖南岸,大運河由此過境,東西苕溪匯合於此,水網密布,古時以水路交通為主,因之北接中原、南通八閩。原來有“七十二橋”,有“開門走橋、推窗見河”之謂,有“七里一相國,十里一閣老”的歷史。鎮上原有的私家花園多處,雖經廢圯,但枯藤老樹,頹榭傾廊,仍能想見當年繁華。從明代起,特別到清代,此地商家財力雄厚,以刻書而求留名,有多家藏書樓所刻書均精刻、精校,給南潯的文明推向一個高潮。其中小蓮莊莊主劉錦藻於光緒甲午年後,在莊西興建藏書樓,拓地二十畝,糜銀十二萬兩,歷時二十年,購書六十萬卷,曾藏有宋刻七十七種、元刻七十八種、方志一千二百種、叢書二百二十餘種;並明刻本、抄本、稿本,及大量清人文集、各種詩集等。
   
   辛亥革命以後,劉錦藻之子劉承幹曾捐巨款為光緒帝陵墓植樹,遜帝溥儀為其藏書樓題贈“欽若嘉業”之金匾,所以這一私家藏書樓才稱為“嘉業堂”。劉承幹博學能文,禮賢下士,賞鑒亦高,常在家供養朝野名流,為之擬定刻書之目,並任審核校本之職,有如張元濟、林琴南等等。並禮遇前來訪書之人,供給膳宿。魯迅也曾至此訪書。《四部叢刊》初編時,嘉業堂曾出借宋刻二種、元刻一種、明刻五種,對“海內孤本”,絕無鄙吝之心,實在難得。嘉業堂 於一九三三年後沒落,一九五○年後歸公,由浙江圖書館古藉部接管。等到吳藕汀先生在嘉業堂整理、編纂圖書時,嘉業堂尚存有二十餘萬卷書籍,大多為清刻及鈔本了。
   
   吳藕汀先生浙江嘉興人,家學淵源,學養富贍,性格不求聞達,浙江圖書館接管嘉業堂後,先生特受張宗祥館長之托,遂住入嘉業堂內,專事編輯書目,窮年矻矻,無分晝夜,為時將及八年,直至一九五七年後被迫離去。他即在鎮之南東街賃屋索居,一住三十多年。先生從未再入書樓,也從不與人談書樓的事。而嘉業堂藏書樓因為遠離省城,此後曾派有多人前來管理編目,均不堪其寂,也無此功力,屢屢更換人員 ,藏書也陸續調往杭州孤山省圖書館古籍部,大有盛世難再,人去樓空之概!
   
   吳藕汀先生在南潯鎮南東街所住,蝸居狹窄,即於園內梧桐樹下,葺平屋一間,僅十多平方米,先生名其室為“畫牛閣”。先生生肖屬牛?推崇牛之只知耕耘不問收獲的精神?似老牛反芻回顧平生?先生雖善畫,山水、花卉、草蟲不論,但似不以畫牛專擅。到底這齋名的來歷、內涵為何,惜未及請教。室外階前,種蘭十餘盆,室內圖書插架,一榻、一桌,案頭置細菖蒲一甌,茂盛、油綠。西牆上懸匾“畫牛閣”三字,為王蘧常先生手筆,署年“戊子”,戊子為一九四八年,距我們訪問已四十年了。床頭壁間懸故妻放大玉照一幀,飾以黑鏡框。夫人於何時仙逝,不得而知。照中但見體態微豐,穿旗袍,絨線外套,立於窗前花下,秀髮微曲,似三○年代仕女裝束,雍容淑靜,一室母範。玉照下方先生自題有“青衫濕透”四字。先生此時年近八十,猶老淚闌干!聯繫“畫牛閣”匾,我們後來似有所悟:是否在運用“牛衣對泣”之典?想來先生中年夫婦定有一段非常辛酸的經歷,以致遺恨到今,我們更不便多問了。
   
   夫人嘉興王氏,出身舊大家,父親王邁常,叔父王蘧常,均是當代極有名望和成就的文史學者,王蘧常且為書法大家,章草成就,當代無人能企及,被號稱第一家。
   
   藕汀先生於詞學外,於詞創作、書法、繪畫均有極深造詣,在畫上,山水如石濤、石溪而簡率過之,花卉介乎虛谷、趙之謙之間。書法從篆入草,任筆點染,然天趣獨具。無論書畫,格調高古,陽春白雪。先生能七弦琴,然久不彈此調,已將所藏古琴贈與後學石門吳醜禪,醜禪珍之、寶之,遂將其齋名“落花滿枕室”改為“眠琴堂”!
   
   藕汀先生先後贈我們山水大小幅與扇面多件,更有裝裱成冊山水冊頁十幅。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先生先曾特為陳朗作《西海填詞圖》,並以詞代序書寫[霓裳中序第一]見寄;後又為我之《周素子詩詞鈔》作《素子女史填詞圖》,畫面為一枯樹下,茅舍中,有高髻寬服之二人對坐,出之簡筆,蕭疏有致。更以詞代序,題[玉樓春]一闋,詞曰:、
   絕塞苦吟西海道。博涉莊騷深窈窕。多風多雨不知愁,伉儷情濃同管趙。
   披錦爛如飛鳳藻。萬里浪遊存此稿。儘教遣此有涯生,喜見新聲留木棗。
   詞後署“吳藕汀拜題時年八十有一”。“管趙”(管夫人道昇、趙孟頫)實不敢克當,不過趙孟頫為湖州人,今湖州有他的“蓮莊”遺址,劉錦藻正是企慕趙孟頫而給自己的園起名為小蓮莊的,這倒有點本地色彩,且可回贈吳先生伉儷。“有涯生”,用清代詞人項蓮生“不為無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語。
   
   二○○○年九月,我和陳朗由紐西蘭返國,又專程訪藕汀先生於嘉興。是日瑜蓀自桐鄉驅車來杭州相接,我們再偕同陳朗之弟陳詒,再約會乍浦顧國華兄,在藕汀先生的新居書房相會。先生幼子小汀亦在座,敘談別後種種,攝影留念。不料此次竟與先生成永別。
   
   藕汀先生幼子小汀,奉父至孝,工作之餘,趨庭問字,積若干年功力,自成一家。近日接顧國華信,報告文壇訊息,謂吳氏父子於“畫牛閣”中著成《詞調名辭典》一書,正謀出版中,國華兄譽此書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傑作。(按《詞調名辭典》已於二○○五年九月由上海書店出版社出版。吳藕汀先生猶於嘉興新寓彌留之際得見此書之樣本。)
    附
   寄吳藕汀先生南林並乞畫四首  一九八七年 陳朗
   
   陳跡原堪入畫圖。前朝人物貌清癯。潯溪水與姚江水,啼遍當時兩鷓鴣。(南潯董說若雨,號鷓鴣生﹔餘姚黃宗炎晦木,人稱鷓鴣先生。二人皆明遺民。又南潯有鷓鴣溪遺跡可尋。)
   
   筆墨相看似石溪。落題字更見清奇。(藕老曾為友人文韻作《花山題壁圖》,自題[邁陂塘]詞於上,字畫皆精妙。)新安大賈今多少,擬向庵前問董斯。(董若雨《楝花磯隨筆》謂“先借庵先生每品題翰墨,提著‘新安大賈’四字作書苑傖父目”。按借庵先生乃若雨父斯張也。)
   
   花山圖至起沉痾,追念先時樂事多。為問小蓮庄畔客,眼前可肯寫新荷。
   
   豐草庵前草不磨。邇來詞客意如何。頻年我亦西溪客,猶憶春時踏雨過。(若雨詩多有涉西溪客者。頗疑此一西溪客,即黃晦木。予有說。西溪在杭州西湖之西北。豐草庵為若雨為僧後屏跡之所。)
   
   夜宿南林小蓮庄於吳氏父子蓬醜禪所寓雙桂樓與諸友傾談吳藕汀先生聞訊先下訪次日為吳氏父子書此 一九八七年 陳朗
   
   昨夜桂華趁瓦流。滿階黃葉聽餘秋。欣逢野士留雙斧,難得高朋共一樓。人物品題多不忌,故書扃閉況無求。感他瓢響先移屐,幽閣先生善畫牛。(小蓮莊有掛瓢池。吳藕老南東街寓齋題“畫牛閣”三字,匾乃戊子年王蘧常先生所書。)
(2010/03/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