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琴人瑣憶]
素子文集
·阮文濤——“右派情踪”(3)
·唐湜——“右派情踪”(4)
·戴再民——“右派情踪”(5)
·杜高——“右派情踪”(6)
·李訶——“右派情踪”(7)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琴人瑣憶


   七絃琴是我國漢民族的古樂器,不似「胡琴」、「羌笛」等為外來樂器,它在本土已流傳了千年以上,因為其製作技藝的難度,音量的限制,近代以來逐漸式微。但古琴是文化、情懷的象徵,是文人高境界的寄托,它在各個階段,形成過燦爛的文化,以「劍膽琴心」比喻完美的性情象徵。在文學、戲曲中,以琴傳遞崇高、優美的情操,例如[高山流水]表達鍾子期的知音並報以性命,以[鳳求凰]表現對卓文君的真情傾慕,嵇康在絕命之時還彈奏[廣陵散]以謝世。又有多少人物在困厄之中以琴相伴,獲得生存的力量。
   
   現在我處於天涯島國,回想國內的幾個琴人朋友,我仍在他們身上感受到那股柔弱、纏綿的琴聲力量,這一股悠然的琴聲,原來也是我生命的泉源。
   

   徐元白
   
   徐元白,生於一八九三年,是我父執一輩人,我雖沒有親見他,但他是我的好友徐曉英的故琴師,他的兒子徐匡華也是我所熟悉的,凡杭州現代學習古琴的人,都將他奉為祖師,故耳熟能詳。
   
   元白先生為古琴浙派的名家,桃李遍天下,成就很高,他使古琴藝術得到提高、推廣。但他出身並非古琴世家。父親徐月秋,浙江海門漁村人,以販賣海産為業,卻是當地一位彈琵琶高手,且擅書法,善繪畫,是一位業餘民間藝術家。元白先生自小即在一個藝術環境中生長,深受熏陶。他愛好文藝,有音樂天賦。少年時讀完私塾,受當時思潮的影響,曾偕弟文鏡同赴廣州,參加辛亥革命,追隨孫中山先生。從此,告別漁村。北伐以後,在河南一帶任職於政法部門。但是先生於政治實非其志向,對古琴的熱愛卻與日俱增,於是離職南返,在蘇州拜浙派名家大休和尚為師,專心琴藝,勤學苦練,幾年以來,盡得浙派的奧秘,而且有所創新。
   
   徐元白先生廣交遊,與各派琴家交流切磋,到各省琴社訪問聯絡,將那一時期的古琴藝術推向繁榮,從中他博採眾長,豐富了自己的琴藝,成為一代名家。那時他所結識的有:山東諸城王魯賓,稱「諸城派」或「梅庵派」;四川重慶李子昭,稱「山林派」;湖南寧遠楊宗稷,稱「九嶷派」;江蘇儀徵張益昌,稱「廣陵派」;江蘇江陰吳韜,稱「虞山派」。在如此的藝術氛圍中,徐元白先生成為一代名家是自然成章之舉。人們還稱揚徐元白先生不但琴藝高超,而且富性格魅力,說他剛柔相濟,儒雅任俠。
   
   浙江一地的古琴,在歷史上曾經幾度輝煌,尤其在元白先生一代,琴家曾薈萃杭州、永嘉、金華、寧波等歷史文化名城,琴家如馬公愚、張怡真、高絡園等等。但到上世紀的五十年代,中共執政,琴家大多遭遇悲慘,從此「廣陵絕響」。徐元白先生的晚年也遭受囚禁,受盡折磨而死。他晚年的悲慘故事,其關門弟子鄭雲飛,曾為我口述一、二,他曾為關押中的琴師送過食物云云。
   
   早在抗戰時期,元白先生為上海百代公司灌製過琴曲[瀟湘水雲]、[漁樵問答]、[高山流水]、[普庵咒]等琴曲,流傳一時。在一九五六年先生仙逝前,北京的古琴研究會與民族音樂研究所曾經邀請他北上,錄製過他的[高山]、[墨子悲絲]、[西泠話雨]、[秋江夜泊]、[漁歌]、[思賢操]等約十多個樂曲,曾由許健先生整理翻譯為五線譜發表在《古琴曲集》中。其中的[西泠話雨]、[海水天風操]是徐先生的創作。目前流傳各地的[思賢操] 是經元白先生定拍改編而成的,原來琴曲單調粗糙,先生予以豐富音域,用高、中、低音分為三段複奏表達了孔子思念顏淵的悲愴效果,並以琴簫合奏,更以簫聲的悲咽之聲渲染感情。這支改編曲,發表於當時的《今虞琴刊》,為各地琴家所樂奏,至今先生仙逝半個多世紀,此曲仍然為琴家所遵循、所樂奏。
   
   徐元白先生不但奏琴,他還製琴。古琴的製藝要求很高,取材也特別講究,元白先生以為這也是妨礙古琴發展的一大障礙,他遂進行改造。他以為古琴取材並非桐、梓不可,可以破格,只需質鬆少節,儲存在百年之上不黴不蛀之木,都是製琴的良材。先生加以實地試驗,曾於浙江海寧某大族在拆房時,得一數百年舊杉木樑,乃以此木製成古琴十四張。果然每一張都發音清亮,試驗成功,功德無量。目前浙江許多琴人均以老木製琴,不局限於桐、梓,是先生之創舉。
   
   先生還改製琴形。他將琴面木板的厚度改為「右一指、左一紙」,將琴面的七弦右出「嶽山」、左入「龍齦」,改變那種過高礙指,過低則損音的情況。這是他多年撫琴的心得,這是前人琴譜中從未提及的創造。
   
   製琴者必能修琴。他的東陽琴友何竟明擁有明代古琴,金徽玉軫,形制雖高貴典雅,但發聲沉悶。他的滬上琴友吳寄霞所藏琴,也是發聲黯啞。這兩張琴經先生修理後,均成為良琴,人們稱呼先生為「琴中良醫」。先生曾經收藏古琴三十多張。擁有唐、宋、元、明、清各代所製作者。
   
   先生自製琴以「仲尼」式為多,都是中矩中規極具規範者。先生常以琴相贈友人、學子,現在外界流傳的無名古琴,形製高古、發聲清亮者,人們都說是徐家之物。
   
   徐元白先生除鍾情古琴外,亦善書畫,抗戰時期曾在重慶開過畫展。且喜登山,足跡遍及名山大川。一九三七年遊嵩山,有《嵩山吟草》存世。遊西嶽太華山,登臨絕頂,盤坐撫琴,並勒石「浙東徐元白撫琴於此」 。其豪情瀟灑,可以想見。此摩崖勒刻未知尚存否。
   
   由於元白先生的琴技與為人德望,各地來求教的弟子數以百計,除大江南北的學子外,更有來自台灣及海外諸地者。他的學生中有荷蘭駐華大使高羅佩,還有馮玉祥將軍。先生還以他的琴藝影響了他的家人,其弟徐文鏡早年即移居香港,亦以琴聞名於世。夫人黃雪輝,在先生逝後續先生之志繼續授琴。
   
   其子徐匡華,終生從事教學事業,退休後專心琴藝。
   
   先生逝於一九五六年冬,終年六十五歲,營墓於西郊龍駒塢,以一琴二杖殉葬。由清平山人衢州徐映璞撰「墓銘」,海寧張宗祥手書。銘文曰:「雲山蒼莽兮君遠遊。泉石峭潔兮君歸休。懷才抱器兮無忮求。人琴俱杳兮思悠悠。」
   
   徐匡華
   
   為徐元白之子,我因好友徐曉英而與他相識。約在一九八○年前後,他又是我杭州武林路閣樓近鄰王紹舜家的常客,故經常見面。徐匡華原先並不習琴,他只是在一個藝術氣氛濃郁的家庭中生活而得以耳濡目染,在退休以後專心於琴藝,因屬深厚根底,就自然的斐然成家了。
   
   徐匡華是一名普通中學教師,所教何科我不清楚。他退休後,父母親均已亡故,他自己也將近六十歲,但他卻一心習琴,並且擅製古琴,所有技藝均得之徐元白先生的經驗。他也以古木作為材料,並不只取材於桐、梓。
   
   一九九三年秋冬間,我由鄭雲飛陪同,曾到清波門勾山里徐宅購琴。當時徐宅有匡華自製琴三、五張,鄭雲飛為我挑選了一張聲音含蓄、上鑲翡翠玉徽者抱歸。至今我清楚記得當時匡華表情。他不無遺憾地說,這是一張好琴果然被行家挑走了!並讚美鄭雲飛不愧是行家。這張琴他本意是要自己珍藏的云云。此琴現已攜來奧克蘭朗素園。
   
   匡華所居清波門勾山里為清一代私家花園,是清代《再生緣》彈詞作者陳端生故居所在。此處依清波門、柳浪聞鶯勝處,緊靠西湖。匡華尚能保留這一住處真是大幸。
   
   匡華不但自己學琴,其子君耀也習琴,且是元白先生女學生徐曉英門徒,大約是易子而教吧。我在曉英家時見過君耀。父子二人均瘦削,中等個子。大約元白先生是如此模樣了。
   
   近年名導演張藝謀有武打片《英雄》問世,內有李連傑主演在秦宮中鬥打一幕,那位白髮白衣坐於庭中的鼓琴老人,即為徐匡華所扮演。據說張藝謀曾親至杭州物色彈琴老人,經人推薦到徐匡華府中請其介紹。不料見到徐匡華後,覺得匡華本人再合適不過,就請他親自出演此位老人了。當時匡華已年近八十了。劇中的徐匡華真不辱沒此一角色,清奇古怪,亦武功高強,混蹟於兩位武打演員之間,毫不遜色牽強。
   
   我住杭州武林村閣樓期間,徐匡華每週必來與王紹舜合奏。那時「文革」剛結束,人們尚未從文革的殘酷鬥爭中甦醒過來,尚不諳古琴的妙處,可是兩位老人已經陶醉其中了。徐匡華來時偕一女友,是杭州梅王閣高絡園子侄遺孀,我忘其姓名。他們三人在閣樓東間(我住西間亦是過路間)王紹舜居處能盤桓整日,飲茶、彈琴,切磋琴藝,笑聲朗朗,時聞室外。可見古琴給他們帶來的快樂!
   
   時來合奏的還有簫王宋景濂。徐匡華與宋景濂的琴簫合奏,在八十年代中,已聯袂到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演奏。一九八二年且曾到香港等地公演,其中[思賢操]一闋,為其父徐元白先生改編定拍,為其首創。
   
   徐匡華即專門演奏此曲,他從徘徊、躊躇的「悲念」韻律中,體會孔子哀悼學生顏淵的早逝,表現孔子在斜陽迷草的惶惶征途中,踽踽獨行,悄然哀歎的情景。
   
   徐匡華彈來更並不一味渲染悲慼,孔子是大思想家,它給人們悲壯的「君子憂道」高尚情懷,使人聽來節奏明淨,感情厚重。徐匡華能表達這一層,不愧為徐元白之子。
   
   [思賢操] 易操易學,既為初學者所喜奏,技高者亦可發揮臻美。徐匡華將此曲送交中央廣播電台,請其轉交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经專家選定後,由科教文組織正式出版,向全球推廣。這首由徐元白以琵琶曲改編定拍的古琴曲,由浙東海陬走向世界,這又是徐元白所不能完成的創舉。父子二人於古琴都是功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