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郑义作品选编]->[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郑义作品选编
广西吃人狂潮真相
·猜一猜八年后北京奥运的环境
·向院士们扔一只白手套
·迫害法轮功的同谋者
·中国医生走私非洲象牙算怎么回事?
·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另类种族歧视
·山西为何荣获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共将大开杀戒?
·遥祭中华之子黄万里
·又一场偷袭珍珠港式的战争──世贸大厦五角大楼被袭有感
·奇文共欣赏: 新浪网帖子摘评/如果他们是中国人,那我就不是中国人!
·仁者无敌
·这一代基本上没救了----论“青年法西斯”
·论“不要脸”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来源:纵览中国
   光阴荏苒,不知觉间,已是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忌日。
   我们身处的赤色世道善于遗忘、鼓励遗忘,强迫遗忘。不过才四十年,年轻的几代人已经不知遇罗克系何人了。就是文化革命之亲历者,也有太多的人淡忘了那些血腥的日子,感恩戴德地融入“千年盛世”。说“善于遗忘”,可能是说轻了,准确地说,那遗忘并非出于失忆,而是出于怯懦。林昭被杀死了,遇罗克被杀死了,刘文辉被杀死了,陆洪恩被杀死了,张志新被杀死了……一切胆敢反抗暴政的人都被杀死了——想要活下去吗,想要活下去又不受良心谴责吗?别无他途,唯有蒙蔽良心,唯有遗忘。辨识不义与残暴,其实不需要高深的学问和睿智的思辨而仅需常识,但反抗却需要生死由之的勇气。我们没有那份勇气,我们唯有耻辱地选择遗忘。
   遇罗克被人们称为“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仰望星空的人”、“中国的马丁·路德·金”,自然是名副其实的。但是,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就我的感受而言,遇罗克真正的永恒的遗产乃是舍生取义的勇气。在当时就洞悉了文革真相的人不能算少,仰望星空的人更多,然而冒死把真理呼喊出来的,则实在是凤毛麟角了。真正令人感佩而羞愧的,是遇罗克那种勇气。
   我是一个“出身不好”的人。我永远无法忘记四十年前那些血腥恐怖的日子!

   让我们回到文革“红八月”的北京——
   每一所中小学都在斗争“宣扬封资修”的老师、校长……
   每一条胡同都在抄家,都在掘地三尺寻找“变天账”和黄金,都在毒打被视为“阶级异己份子”的街坊老人、妇女……
   每一处闹市都有杀气腾腾挥动皮带的“老红卫兵”在聚众狂呼“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每一个街角都有剃了“阴阳头”的贱民在扫地示众……
   随便在西单、东四、崇文门、大栅栏、鼓楼、西什库这一圈最为繁华的内城区走走,你必定会看到一队又一队被折磨得步履蹒跚的“阶级敌人历史反革命逃亡地主妓女破鞋……”敲着脸盆铁锅沿街游行,血迹斑斑的浅色衬衫上,写满了侮辱性言辞……
   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拥挤着被逐出“红色首都”的“阶级敌人”,挎着仅剩的几个包袱,在“红卫兵纠察队”的看管下面带死色,噤若寒蝉……
   道有遗尸。火葬场堆满尸体,烟囱浓烟滚滚,昼夜不息……
   如同希特勒的冲锋队凭借街头血腥建立了使犹太人心胆俱裂的恐怖统治,“毛主席的红卫兵”,这些青年法西斯也凭借抄家杀人营造了红色恐怖。也和纳粹屠杀犹太人一样,在北京在全中国没有人敢于反抗。因为在这些疯狂残忍的年轻人背后,是共产社会全部的开足马力的宣传机器和冷血的国家暴力。
   当时我们都还年轻,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超出限度的不必要的恐怖。早在中共席卷大陆之初,前政府人员、前军警人员便已经被处死、关押尽净。至文革时期,天下一统,“毛主席挥手我前进”,已是红透的铁打江山了。直到又经历了八九六四那场动用坦克装甲车的“超限”屠杀之后,我才领悟到统治者隐秘的心机:杀二十万人,保持二十年“稳定”。无产阶级专政的缔造者列宁曾多次发出滥杀指令:“……趁此机会……杀掉一批……越多越好……使他们在几十年内连任何反抗都不敢想。”“我们必须……残暴镇压他们的一切抵抗,以致他们几十年内都不会忘记。”“枪毙的……的数量越多越好……使得他们在几十年内都不敢梦想任何形式的抵抗。”就连反抗饥饿政策和杀戮政策的自己人,列宁的回答仍然是一个字“杀“,要杀得党内异见者“几十年里不敢再打反对派的念头。”——这种牛刀杀鸡式的狂屠滥杀,其目的就是要摧毁被压迫者的意志,打断他们的脊梁,砸碎他们的腿骨,使他们永世不敢站起来争取自由,连想都不敢想!
   在这样的无所不在无可抗御的血腥恐怖中站立起来的,就是人杰,就是义士,就是值得万世颂扬的英雄。
   遇罗克、林昭、刘文辉、陆洪恩、张自新、李九莲、王申酉等先贤,正是这样的英雄。他们在我们全民族被杀得匍伏在地的耻辱时刻,用自己的生命呼喊出真理。有后来者酷评他们当年的理论尚不够高明,批判尚不够彻底,看上去也有几分道理,但他们用全部生命来呼喊之壮举,胜过不敢出口的深刻一万倍!无产阶级专政并非建立於高深思辨之上,它血淋淋的基座十分简单,不过就是谎言和恐怖。暴君们想杀得我们几十年不敢起而反抗,不敢追求自由,连想都不敢想。遇罗克们远远超出我们这些庸众之处,正是他们直接冲击了暴政之基座——谎言与恐怖。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中国的遇罗克们超过了马丁·路德·金——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争取宪法明载的人权,远不需以生命为祭品。(马丁·路德·金被极端种族主义份子刺杀,不能算作国家行为。)——在争取自由与人权的伟大历程中,他们是我们民族的光荣和骄傲!
   我对遇罗克满怀感激之情。
   我永远不能忘记他那些燃烧的语言曾如何温暖我绝望的心。
   星转斗移,中国已高视阔步地进入了嘲笑英雄践踏英雄的新时代。
   用今天这个“后英雄时代”的话来说,我属于“搭便车者”。正因此,我不能忘恩负义,为掩饰自己被杀怕了杀服了的卑怯而对那些舍生取义的英雄大加挞伐。不,不能再杀死他们一遍!
   在那些酷刑与死亡如雷霆压顶的岁月,是遇罗克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人人生而平等”是多么高深的思想吗?问题在于你有没有登高一呼的勇气!我怯懦地保持沉默,生怕说出这句显而易见的真理被青年法西斯当场打死。遇罗克恰相反,利用当权者短暂的失控,义无反顾地高举起真理的旗帜。四十年前我的记忆中,遇罗克就是一个“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英雄形象。这个如巨石如山峰不可摧毁的形象,一直令我羞愧,鼓舞我洗雪耻辱,守死善道。
   有一些细节无比美好:狱吏宣布遇罗克将被处决,问留给家人的遗言是什么。他不动声色地说“我想要一支牙膏。”还有,在临刑前夜,遇罗克跟死牢里的难友们“举办”了一次特殊的“晚会”,各自在单人牢房里,唱起了自己喜爱的歌,有合唱也有独唱,唱了整整一夜,互道珍重。遇罗克曾要求自己记住两件事:“一、死不低头;二、开始坚强最后还坚强。”他完完全全地做到了。
   他被凶残地杀死了。
   我坚信,他和那些杀身成仁的先贤,必将融化在中华民族的绵延血脉之中,成为我们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
   2010年3月4日
   遇罗克就义40周年忌日前夜
(2010/03/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