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化诗文钞
[主页]->[人生感怀]->[张化诗文钞]->[祖父三年祭]
张化诗文钞
【 我的中國心】
·新月.海峽.雪
——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我的中國心】(完整附錄版)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大陸人的鄉愁】
·大陸人的鄉愁
——
·題記
* * *
·寫給創世紀
* * *
·愛的哲學
·愛的箴言
·自由,愛情
·海和天
·帆和風
·雨中
·愛和荊冠
·
·別十四行
·假如能夠選擇
* * *
·洪水時代
·竹林
·暴風雨
·雕像
·瀑布
·小草
·野花
·我不是……
·我願
·海葬
* * *
·雨霽
·
·我是一匹马
·悲雪
·五弦琴操
·長久沉默之後
·海峽
·冬天降臨
·飄水花
·嫦娥奔月
* * *
·道路、橋、窄門
【慎終追遠】
·紀念屈原
·紀念苏东坡
·拜謁中山陵
·溪口行吟
·祖父三年祭
·哭 亡 父
【詩雜編年】
·他沒有名字
·月下放歌
·小溪
·人生哲學
·顛倒奇想
·無題
·我的墓誌銘
·?感
·夢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父三年祭

    (一)
   
   祖父啊,我們相別已經三年,
   難道我們真是隔了黃泉?!
   日長夜也長,總是把你想念,

   夜夜夢見你慈祥的容顏。
   
   您依然穿著件灰舊的長衫,
   遮住兩眼把我仔細端凝,
   反反復複地叮嚀不停,
   幽淡的月色照著你光光的頭頂。
   
    (二)
   
   祖父啊,你的一生奔波勞碌,
   張張頁頁全是血和淚的詩篇。
   你十五、六歲就開始跑腳經商,
   在車禍、船禍里九死一生。
   
   你的生活也是過於儉省,
   一條扁擔也可當個客店,
   你一生唯好的是幾口白酒,
   幾粒蠶豆賽過海味山珍。
   
   夜渡長湖你把船艙讓給別人,
   自己睡在艙外任受蚊蟲咬叮。
   你對待自己也是過於“殘忍”,
   連你的女婿也說你自輕自賤。
   
   你把兒女看成無價的寶珍,
   那些土匪豪強借此進行詐騙,
   於是綁票,抽丁,頻頻降臨,
   你全靠左借騰挪撐持著鋪面。
   
   國難時節,你被倒吊拷打,
   北風吹寒,你被掃地出門,
   世間最苦,老來喪子老來苦,
   世間最慘,白髮人送黑髮人!
   
   你是接連地失去了撐門的樑柱,
   你把他們緊捆在腳跟,適得其反;
   過於的鍾愛,反而種下了禍根,
   虧你承受啊,這雷劈的猛轟!
   
   祖母癱瘓床上足足一年,
   你耐心地服侍,毫無怨言,
   你的一生東奔西走,辛勤勞苦,
   倒落個老境凄涼,不如孤人!
   
   冬天裏別人相聚,烤著火盆,
   你卻一腰夾褲,聊以抵禦寒冷。
   金錢的壓力好是石塊千斤,
   你雖說愛酒,何處弄來酒錢?!
   
   我們都在遭難,被迫四散逃生,
   致使你的晚年也不能得到安寧。
   你經常是起早摸黑地趕路,
   一顛一跌地一直走到天明。
   
   我們都期盼著未來的轉變,
   有了飯碗讓你歡度晚年。
   誰知這倒成了無情的揶揄,
   你竟不明不白地蒸發在人間!
   
   你的二弟不能操家成器,
   他的晚年卻交上了好運。
   我要詛咒這蒼天的不明,
   竟讓慈悲的長者野死荒原!
   
   我只得對著四荒八面,
   終身長恨地永遠祭奠,
   我們縱使嚎天慟哭地祭奠,
   也哭不破啊,哭不破這昏蒙的蒼天!
   
    (三)
   
   祖父啊,你真的和我們死分,
   我們之間何等悲苦啊,竟無一言。
   最大的痛苦不知你葬身何處?
   你現在是否瞑目安神?!
   
   我曾經幻想過闖蕩崑崙,
   你總想談個家把我鎖緊。
   為了這,你連夜摸到潛城,
   對於你啊,我真是無法贖身!
   
   你瞇縫著雙眼沒有睡眠,
   我知道你最是惦念子孫,
   惦念浩浩,怕他遭了湯淋,
   惦念鳳生,是否安了家園?
   
   浩浩長大了,家中還添了新人,
   鳳生現在雖說未理家業,
   但也不必幻想遠游疆原,
   你啊,完全可以放心長眠!
   
   祖父啊,你到底葬身何處?
   到底怎麼樣啊,得到音信?
   我們什麽時候了却這彌天的遺恨?
   在這雲天阻隔之下祝你安息長眠!
   
   祖父啊,你為何來得匆匆,去得匆匆?
   似乎怕過多地驚擾了我的睡眠,
   我倒愿長夜失眠地把你等待,
   為何越是不眠越是不能見面?!
   
   對於那科學的論證,我忽然生出了憎恨,
   正是它啊,震破了我心中的美夢,
   即使地獄、天堂只是一時的幻影,
   它也稍可療慰我磔腸寸斷的心情!
   
   祖父啊,你依舊穿著那件灰舊的長衫,
   微微口吃地把我反反復複地叮嚀,
   你站在面前,我伸出手來,原來是夢!
   夢醒後的心情,好似這清幽的月影……
   
    1969年11月
   
   
   
   
   
   

此文于2010年03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