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化诗文钞
[主页]->[人生感怀]->[张化诗文钞]->[反 省——新 生 命 的 开 始(二稿)]
张化诗文钞
·扉頁題詞
·致今天和明天的读者
【 我的中國心】
·新月.海峽.雪
——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我的中國心】(完整附錄版)
·新月.中國
·讀《蜀人贈扇記》
·雪落無聲
【大陸人的鄉愁】
·大陸人的鄉愁
——
·題記
* * *
·寫給創世紀
* * *
·愛的哲學
·愛的箴言
·自由,愛情
·海和天
·帆和風
·雨中
·愛和荊冠
·
·別十四行
·假如能夠選擇
* * *
·洪水時代
·竹林
·暴風雨
·雕像
·瀑布
·小草
·野花
·我不是……
·我願
·海葬
* * *
·雨霽
·
·我是一匹马
·悲雪
·五弦琴操
·長久沉默之後
·海峽
·冬天降臨
·飄水花
·嫦娥奔月
* * *
·道路、橋、窄門
【慎終追遠】
·紀念屈原
·紀念苏东坡
·拜謁中山陵
·溪口行吟
·祖父三年祭
·哭 亡 父
【詩雜編年】
·他沒有名字
·月下放歌
·小溪
·人生哲學
·顛倒奇想
·無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 省——新 生 命 的 开 始(二稿)

反 省——新 生 命 的 开 始
   
   
    ——从殷海光想到顾准想到梁启超想到中国之命运
   

    1
   
    殷海光生前自拟墓志铭,自许为一个“自由思想者”,盖棺论定,这是名符其实的。而顾准,据我的观察,在骨子里,仍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和晚年陈独秀的思想较为接近。这里我绝对没有贬损顾准贬损陈独秀的意思,社会主义形形色色,超过七十种之多,其中也不乏某些可取的东西,何况民主社会主义,总比封建法西斯专政的社会主义要好点吧!
   
    其实,在四十年代末和五十年代初,殷海光也有一段短暂的时间,“病笃乱投医”,相信过民主社会主义,特别是初到台湾,费边社的思想就是他和他的朋友们爱讨论的主题之一,直到一九五三年他阅读并翻译了海耶克《通往奴役之路》,才从中摆脱出来。
   
    民主社会主义是以“政治自由”和“经济平等”为内容,特别是其中的“经济平等”不仅很迷惑人,而且传统有自:如孔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朱明时期的“中人之家,大抵皆破”;而其登峰造极的杰作当推毛时期的“一大二公”“割资本主义尾巴”了。
    可喜的是,殷海光终于从那个旷古骗局里,从那个思想误区里,彻底地走了出来;而且更加目标明确,论证坚实,有理有据。
   
    他说:
   
    在一个完全社会主义化的国邦里,雇用权完全被政府独占,政府是唯一的雇主,并且 控制着所有工具。这样一来,政府就一手拿着摩罕默德之剑,一手拿着千万人的饭碗。所以,千万人非听命不可。这种盛况是古代帝王所不能梦想的。
   
    他又说:
   
    私有财产权是自由实现的佳壤。
   
    彼等在“消灭私有财产及实现经济平等”的口号下,没收个人财富,将所有人众的生产资料劫归一个组织掌管。于是,政治势力堂堂皇皇流入各人胃部,所有人都必须仰其鼻息以求生存,个人的独立存在实际上完全消失,沦为统计表上一个无关宏旨的小数点。……
   
    同时,他还进一步指出:
   
    苏俄实现统制经济,事事须由“中央管制”,这样一来,权力欲和支配欲是得到了高度满足,可是,却窒息了经济的正常发展,以致生产低落。……
   
    而且他确信:
   
    经济上的解除统制而向着自由经济的道路走去,这一趋势与所带来的概念,可以扩大到观念、思想、和言论层次。由此延伸,又可能扩大到政治层次,……一切拂逆众好以成就少数人之私的建制,终会烟消云散。
   
    殷海光实践了“是什么就说什么”,“自由的伦理基础有而且只有一个:把人当人”,成为了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他说的是真言;也是寓言,预言,仿佛置身于疯狂年代记录片的蒙太奇中,那野蛮,那血腥,那“极权统治的暴虐”和“群众专政的暴虐”,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修正后的衰落和腐朽……惨像,岂只使人目不忍睹!罪恶,岂只使人耳不忍闻!
   
    2
   
    让镜头摇动,定格:定格那个伟大英明正确比皇帝还皇帝“绞肉机”“红海洋”最最光明的时代定格那个生灵涂炭史无前例卑鄙下流没有天良没有良知没有良心没有人性的时代定格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被整肃的上千万反右被戴帽的五十五万风调雨顺的三年被活活饿死的四千万文革被伤亡祸及的一亿定格北京“红八月”大兴县杀人湖南也是“红八月”道县杀人放“卫星”广西后来居上群起杀人群起吃人肉定格因思想“罪”被强奸轮奸被割断喉管被枪杀被枪杀后还被割去乳房被奸尸被枪杀后还被收取5分钱子弹费被枪杀后还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张志新、李九莲、林昭、遇罗克……定格两次被打成“右派”挨整批斗劳动改造妻子绝望地自杀子女宣布与他断绝亲缘关系同往京城近在咫尺的母子终身不能见面的顾准定格在地狱里思考隧道里掘进猛回头的顾准,且听他带血的声音:
   
    我也是这样相信过来的。然而,当今天人们以烈士的名义,把革命的理想主义变成保守的反动的专制主义的时候,我坚决走上彻底经验主义,多元主义的立场,要为反对这种专制主义而奋斗到底!
   
    顾准从乌托邦的堡垒中反戈一击,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这是准备被杀头的勇气啊!
    顾准以一个反叛者的巨人形象,向极权统治制度举起了投枪,顾准思想的宝贵价值,就在于他把一个“生存,还是毁灭”的逼人问题,抛到了所有中国人面前,那就是:
   
    娜拉走后怎样?
   
    顾淮的结论是:
   
    ……革命的目的是要在地上建立天国——……地上不可能建立天国,天国是彻底的幻想……没有什么终极目的……
   
    民主是与不断进步相联结着的,而不是和某个目的相联结着的。
   
    要确立科学与民主,必须彻底批判中国的传统思想。
   
    民主不能靠恩赐,民主是争来的。要有笔杆子,要有鲜血作墨水的笔杆子。
   
    干脆采用华盛顿的办法……后来苏联发生的一切弊害大半倒反而是可以避免的。
   
    但是顾准的反叛是否真正彻底?顾准的认识是否完全觉醒?我的回答是:否!我钦佩顾准;但我并不能为顾准讳言。
    顾准说他是“一个‘倾心’西方文明的人”。但顾准的思想肯定有过反复,也确实经历过一个马鞍形。顾准受过潘序伦主持的立信自由思想熏陶,心灵里埋下过五四的种子;但顾准更是革命的儿子,不可能不留下革命的胎记,他有关民主的论述,主要着眼点似乎还是“社会主义两党制”,也称“共产主义两党制”。不仅很少涉及个人权利和自由的问题;而且更使人不解的是,顾准作为一个经济学者,在“大民主”和“计划经济”已把人异化成非人,把整个中国变成集中营、屠宰场、活地狱,把整个国家经济拖到崩溃边缘的年代他却写道:
   
    那么我反对社会主义吗?我不,私有财产终归是要消灭的,我们消灭了私有财产,这很好!
   
    私有财产权在全世界的知识界都是遭到鄙弃的,不幸,保有私有财产权的西方,工人生活得比苏联好些。------
   
    前者,表现了顾准的坚定;后者,表现了顾准的矛盾,但顾准仍陷在“消灭私有制”的陷井中,仍陷在“经济平等”的误区里,这却是毫无疑义的。面对顾准思想的这一盲点,坦率地说,我初读时,感到非常震惊,也感到无限惋惜,所以我在《顾准文集》上曾写下批语:“顾准从茧壳里蜕出了半个身子;但还有半个身子留在茧壳内。”
   
    这个困惑直到一九九七年,我在上海采访了王元化,采访了顾准的弟弟陈敏之,看到了顾准翻译的熊彼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主义》才解开了这个谜团。再更进一步,反观四十年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在经济问题上几乎清一色的是民社派。顾准是从赤色革命的教条里走出来的,是从自由主义资源匮乏殆尽中走出来的,所以我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只是想问一句:政治民主能够建立在“消灭私有制”的荒原之上吗?“议会清谈馆”能够建立在统制经济的旷野之上吗?“娜拉走后怎样”?我不知道顾准读过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没有?顾准如果还活着,以他那样的智者,我相信他会从头思考的。
   
    3
   
    一九六六年,“打到一切,全面内战”的文革浩劫刚刚开始,五四的儿子殷海光从头思考,如何应对“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的挑战?
    殷海光说:
   
    本来有三条可能走的路摆在中国人面前:第一条是英国人的道路,英国式的道路是和平的、渐进的、自由生长的、及自发演变的。第二条道路是法国大革命式的,这种途径是一种[武断式的理性主义]的,它把一个预先设想的型模强迫加诸他人。这种办法稍一不慎,就变成恐怖统治。第三条道路是以苏俄的极权统治为蓝本,俄国革命可以看作法国大革命之世界性的延续和推广。但是,俄国革命在法国大革命的型模上加了马克思及列宁的权力技术。这样一来,它的猛烈性、独断性、权变性更远甚法国大革命。
   
    但不幸的是,无论如何应该极力避免的充满了“激情、血腥、阴森、恐怖”的“惨厉之路”,苦难的中华民族终未能避免。殷海光的反思岂只是沉痛的!
   
    一九七三年,“九一三”事件大爆炸,林彪的“五七一工程纪要 ”批判传达之后,革命的浪子顾准从头思考,他分析了两股潮流,特别是提出革命胜利了,可是“娜拉走后怎样?”的重大问题。
   
    1917—1967,整整50年,历史永远在提出新问题。这50年提出了以下这些问题:
    1.革命取得胜利的途径找到了,胜利了,可是“娜拉走后怎样”?
    2.1789年、1870年、1917年,这一股潮流,走了它自己的路,可是还有另股潮流,两股潮流在交叉吗?怎样交叉的?它们的成果可以比较吗?前景如何?
    3. 1789年、1870年、1917年,设定了一个终极目的。要不要从头思考一下这个终极目的?
   
    他这里说的1789、1870、1917是指这三个历史年份中发生的重大事件: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和二十世纪苏联十月革命。与此对位而立的,是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和1775年美国革命。
    在一个完全隔绝的环境中,顾准根本不可能知道殷海光,可居然达到了和殷海光基本相同的结论;而且似乎清理得更为简洁、精炼、完整,虽说他用的语言不能那么显明。在一个“万马齐喑”的年代,我们有顾准,总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的闪光,这也是“慰情聊胜无”吧!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我们以“血如水流水流不尽不尽滔滔滔滔是……是热血是碧血是白雪……”的高昂代价换得的又是什么呢?
    重复前人的痛苦,重复前人的努力,整个民族智慧,就消耗在一代一代的重复中。
    无怪龙应台不免生气,要骂一声:他妈的……
   
    我却骂不起来。长歌当哭,应在痛定之后。我却是欲哭无泪!读;还是不读?和血忍泪读任公,真是“吟罢低眉无写处”!
   
    4
   
    我是一个有“梁启超情结”的人。梁启超是五四前期人物,而且五四的发生还与梁启超有莫大之关系呢!我是在文革后期才读到梁启超,以后进而读完《饮冰室合集》,并通过独立思考,认识梁启超,,进而崇敬梁启超的。
   
    在近百年的历史上,梁任公的贡献和影响之大,衣被了几代人。梁启超是“新文化的战士”,一个超越时代的人物,一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他是“责任伦理”的典范,他时时以今日之我攻往日之我,始终跟着时代的前进而前进。借用当今时髦的语言,梁启超是护国战争的“总设计师”,两次再造“共和”的英雄。他万变不离其中,倾其一生都在为“新民”,为中国的民主宪政,经济自由和文化复兴而斗争。晚年还提出过“宗教救国”的根本问题,并不是如毛所说的“虎头蛇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