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曾节明文集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曾节明: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發表時間:3/28/2010
   

   大概从江泽民统治后期开始,就有人预测中共政权将因经济危机崩溃:美籍华人章家敦先生于1998年在他的《中国即将崩溃》一书中,直 指中共将因经济危机,将于2006年垮台;网上知名异议经济评论者草庵居士在2002年也写出长篇分析文章,断言中共国经济将因为银 行坏账和政府财政破产,在2008年全面崩溃,并断言,随着经济的崩溃,中共在2010年亡党;博讯网上活跃的异议政论者 周亚辉先生也于最近宣布:中共很快就要垮台了,你准备好了吗?他的理由是,积重难返的银行坏账、各级政府的巨量负债会很快拖垮金融系 统,如果中共当局印钞,将导致恶性通货膨胀,最终引发全民大起义。
   章家敦先生和草庵居士的话都落了空:中共政权不仅存在至今,而 且倒行逆施比他们作预言的时候更加疯狂。
   章家敦和草庵居士预判中共政权崩溃之所以落空,是因为经济危机并不能自动终结一党专制。不 过,章家敦、草庵居士预测中国经济危机却所言不虚——经济危机确实发生了,并且继续发生着:
   实际上从江泽民统治后期开始,中 共国经济就逐渐陷入某种危机当中。江后期,随着大量国企的破产,中共国银行的坏账率就已经超过百分之五十——这样高的坏账比率,在西 方国家早就破产了,同时各级政府负债沉重,濒临财政破产边缘;胡温上台后,中共当局大力强化对土地的垄断,党中央、国务院 鼓励各级政府大炒地皮、主使开发商疯狂强拆圈地,掀起自“土改”后第二次制度性大抢劫的高潮…中共政权虽然靠卖地一度缓解了财政危 机,但房地产的过度开发、房价的一再疯长,导致空前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如今银行的坏账率,早已超过百分之七十,各级政府负债状况如 何?由于当局的极权倒退,已经成了国家机密。至少,随着公安“国保”、城管、计生、网管、居委等“公务员”队伍的一再扩编,财 政赤字的缺口只有加速扩大。
   共产党政权就象恶性肿瘤,胡锦涛的极权倒退路线,刺激专制政府向癌细胞扩散一样急剧扩张,各级 政权为维持代价高昂的存在而愈发横征暴敛,税费一加再加,民营企业生存维艰;计划生育的恶果又开始显现出来,劳动力急骤短缺…这些,终 于使经济危机的症状自2007年年末全面爆发出来:物价飞涨、出口锐减、企业倒闭潮涌现、能源紧缺(燃油和电力供应紧张)…种种迹象 表明:这样的危机状况至今不仅没得到真正的缓解,还在继续深化当中……
   这种恶劣的状况,换到大多数别的国家,政权一定垮台了,但 中共中央不仅至今稳坐中南海,而且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
   至此,应该可以看出:光凭经济危机,并不足以终结中共一党专制。
   这是为什 么?我以为,这固然有中国人普遍奴性较重的民族劣根性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在中共国的经济体制,以及中共统治集团的特别厚黑无耻。
   首先,中共国的经济体制根本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它的市场经济性质,甚至连权贵资本主义色彩较重的俄罗斯都远不如。徐文立、王军涛等资深民运人士和许多知识分子,因为邓小平的“南巡”,就以为中共国已经变成资本主义国家,这是大错,因为总体而言,中国迄今仍 然是一个共产国家,而且随着胡锦涛的上台,中共国经济中的共产性质再次处于强化当中。中共国经济的共产性质,表现于以下方面:
   第一,土地、矿藏这样的决定性恒产依然牢牢地掌握在“国家”(即共产党政权)手中,三十年经改中最具突破性的“不问姓资姓社”南巡 “邓旋风”,也丝毫没有触及土地、矿山的共产(即“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属性:城镇土地依旧属于“国有”,农村土地仍然属于“集体 所有”(即共产党农村政权)所有。
   土地是财富之母,也是一切创业的根基,因此土地的所有制是经济所有制的基础,它对其他经 济所有制拥有决定性的影响力。土地所有制如果保持公有制不变,依托于土地上的一切经济所有制都无法摆脱公有制的性质。
   邓小 平“南巡”以来,中共当局虽然搞了住房私有化改革、允许开办私企…但因为土地公有,依托于土地的私房和私企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私房和 私企,而是公有制的附属体,比如,受制于土地公有制,中共国私房业主的产权(所有权)折损大半,所有权接近于租赁权,由于 房屋是土地的附属物,所以花大钱购房的中国人实际上仍然是租户,而不是真正的房主。在土地公有制的钳制下,私有经济体实际上只是大大 小小的承租者,而无能成为完全的资产者。
   因为土地牢牢掌握在国家手里,所以当局可以凭借对土地的垄断,象吸血鬼一样持续汲取私人大量利润,这就是中共国房产等交易税费沉重的根源;而且,当局可以在需要的时候,轻而易举地剥夺私有财产:例如,中 共当局借口“城市改造”、“发展经济”,大规模地强拆征地,残酷掠夺私人房产和所承包的土地(这种掠夺还在愈演愈烈),“土地公有 制”就是这种最高“法理依据”;胡锦涛上台以来,厉行“国进民退”新政,陕西、陕西当局大举没收民营矿企,其法理根据也是土地公有制 ——即“矿藏是国家的”。
   因为土地公有制依旧,所以不管经济改革怎么花样翻新(现在连花样也不翻新了),中共国的私有经济都是从属于共产(公有制)经济的经济成分,起不了主导作用。
   第二,金融牢牢掌握在国家手里。中共国现有的四大银行——工行、农行、建 行、中行,都是是国有银行,中共通过四大银行操纵金融系统,拒不遵守市场经济规则:它一直实行外汇管制、操控人民币汇率、不 公正地扶持国企和房地产…它一切为维护党专制服务,并不以经济效益为目的。
   为了保权,中共一直拒绝金融私有化改革,决不容许民营金融业存在,胡锦涛上台以来,更是以“金融安全”为由,撕毁世贸协定,坚拒金融改革,强化金融国家垄断及金融信息管制。
   中共国的金融不是市场经济国家的金融,而是“特色”金融,保留了共产经济之魂。金融是经济的显示器,试问:一个信息不透明、汇兑不自 由、货币汇率由行政制定的经济,算什么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第三,国企仍然控制着经济命脉。虽然民营企业所占税收比重,在2001年时已达到百分之五十一,但国民经济命脉,如电力、燃油、矿 藏等能源,钢铁、船舶、汽车等重工,以及军工和高科技产业,清一色由国企垄断,胡锦涛上台以来,大搞“国进民退”,更加强了这种垄断。
   因此,经济命脉牢牢掌握在最高统治集团(国家)手中,国家通过控制命脉产业操控经济,为政权需要服务,并不按市场规律办事,比如,以国家财政扶持的方式挤垮民营产业、击退外国竞争者,为统治者捞取战略能源等等…这样的权力经济,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 经济是格格不入的。
   第四,国家牢牢掌控媒体经济,堵死民营业媒体出版业的生长空间。中共深知,民营媒体业和出版业是滋生新闻出版自由的土壤,因此即使 在经改风最劲的九十年代中期,也决不允许民营媒体存在;胡锦涛上台以来,不仅立即扼杀江泽民后期出现的民营出版业萌芽,还对官方媒体 实施三十年来未有的高压管制和整肃。
   在胡锦涛治下,不仅政治领域绝无言论信息自由,连邓江时期经济领域的言论信息自由也大为萎缩,现 在经济方面的信息越来越象毛共时代回归,数字造假又向“放卫星”时代挺进。
   一个连经济信息的流通自由都没有、处处假大空的经济体,怎 么算得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经济呢?
   中共国经济以上四点征性,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不仅没有弱化,还有所增强:现在胡锦涛当局正以“破除私有化迷信”为名,不动声色地重新扩张公有制经济、加强国企垄断……中共国距资本主义不是更近了、而是更远了。
   因为公有制(共产)经济的主导性优势,中共政权有很强的经济调控能力,很能够化解经济危机的冲击:
   其一,土地公有制成为中共政权长盛不衰的财税源泉,它令政府重复炒地成为可 能,通过炒地——征地(强拆)-再炒地的循环,中共各级政府获得了充足财力,以应对经济危机,强化执政(镇压)能力。
   其二,中共当局可以通过垄断命脉经济的国企,干预市场、平抑物价…缓冲经济危机的压力。比如,它可以以财政扶持国企,以低价优势挤垮投 机商;它可以迅速集中全国的财力物力填堵经济体系中的崩塌处…这些“救市”的措施,是西方国家不可能采用的。
   因为强大的经济危机冲击力,如果被缓冲分散到十三亿人头上,就微不足道了。中共通过国企垄断,就能做到这一点,把任何不合理经济行为的开支一并划到纳税人的账单上。中共当局凭借国企垄断抵挡经济危机,固然造成劣胜优汰,固然会对国民经济造成长远损害,但却能极为有效 地缓解经济危机冲击对政权的压力。这就够了,因为对中共当权集团来说,党专制的政权是纲,其他都是目。
   其三,由于金融牢牢掌握在国家 手里,中共国也就没有受累于国际金融危机的风险。对外汇的管制,使得索罗斯等国际金融投机家无隙可乘,也对资本的进出设置 了障碍,人民币汇率拒绝市场定价、绑定美元的流氓手段,让中共国在对美、对欧贸易上占尽便宜,一直维持着高额的外贸顺差,这 也令中国产品占据了不公平的价格优势…总之,因为金融的国家垄断,中共国基本不受国际投机资本和金融投机的影响,也不会被 国际金融危机殃及,具有很强的抵御外来经济危机冲击的能力。
   虽然中共当局一再宣称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了近年的经济滑坡,那不过是在转移视线而已。中国经济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当局造成的(包括房地产泡沫在内),因为在公有制主导的体制下,私人没有能力祸害中国经济体,只有当局有这个能力。但是,中共当局不断制造的经济问题,却被它借助公有制和专制政治,转移至纳税人的账单上,遮蔽起来。
   其四,由于国家严密控制所有的传媒经济,中共当局在经济信息上捂盖子、扯谎、过滤、煽情的能力超强,极为有效地化解了(并继续化解 着)经济危机带来的心理冲击:当局严密封锁银行的坏账信息——要是老百姓得知国有银行坏账率已超过百分之七十,“和谐社会”早 被挤兑穿底了;中共通过媒体每日释放各种虚假的“利好消息”,诱骗老百姓投资股市,以让自己圈钱;中共虚报房市信息,动用御用“专 家”释放似是而非的各类“分析”,哄骗老百姓高价买房;中共还大肆吹嘘二点四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炫耀“盛世”国力…不能不说,中共当 局的信息控制,极为有效地稳住了老百姓的心理,使其身陷经济危机而浑然不觉,反以为经济形势大好,而争先恐后地高价买房、买股票、买 基金…唯恐分不到“经济成长的大蛋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