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曾节明文集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曾节明: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3/12/2010
   
   笔者在拙作《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一文中判断:乘火车实名制政策的试行,并非铁道部的初衷,而是中共胡锦涛中央的决定,目的是进一步收紧社会控制;我还在文中断言,火车实名制的试行,会引发强烈反弹、加深中共当局的内部裂痕。
   
   我的这一判断已基本为事实印证。元月二十一日,首张实名制火车票售出,当天,在国务院新闻办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出人意料地对“实名制”当头泼以冷水——王勇平冷淡地说1:
   
   “试行实名制能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还是一个问号。
   
   这是不加隐晦的质疑态度。
   
   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高晓兵则总结性地表态说2:
   
   “一票难求”的根本原因,在于铁路运输能力供求之间的矛盾。当前,铁路系统还没有足够的运力来满足社会需求。实名制不能解决买票难的问题,铁路的运力才是问题所在。
   
   高晓兵的表态,否定“实名制”的意思十分明显。
   
   继高晓兵之后,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在会上则以专业的方式力挺铁路政委,他拿出一组数据说3:
   
   “...以北京西站为例,高峰时每五分钟就要发一列车出去。按每列车2000名旅客计算,现在30分钟旅客就可以全部验票上车,如果层层检验身份证,则需要再延长1个小时的时间,可能会发生旅客赶不上车的现象,或局部旅客高度聚集,引发很多不安全的因素...”
   
   张曙光在以专家的方式公开否定“实名制”。
   
   稍有头脑和了解市场经济的人都知道:铁道部的党棍和官僚,这次在新闻发布会上讲了真话;一贯以来满嘴谎言的中共当局中高级党棍官僚,突然公开讲真话,在理想主义激情早已死亡的今天,本身就是一大蹊跷;更蹊跷的是:铁道部自身的官员,怎么会公开反对本部门正在试行的乘火车实名制?这岂不是乱了套?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截然不同,现在的中共官僚,尤其是中高级官僚,有理想激情和道德勇气者凤毛麟角,几乎清一色都是庸碌的混世之辈;铁道部的高级官僚,都是些脑满肠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决不会为了真理而与上司对着干,因此可以肯定:高晓兵、张曙光公开否定乘火车实名制的发言,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授意,它强烈体现着铁路系统利益集团的意志。
   
   这也反证了“实名制”的试行,不是铁道部的本意。实际上,铁道部也无权拍板“实名制”这样的政策:了解中共政权的人都知道,铁路部门是关系到中共稳定大局的拳头部门之一,象乘车实名制这样铁路部门的重大政策调整,决不是铁路部门自己决定得了的事,必须经过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批准。由此完全可以看出:乘火车实名制的试行,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意思,这次“实名制”的试行,是铁道部是在上级压力下,牢骚满腹勉强行为。
   
   事实也佐证了这一点:据报道,铁道部抵制乘火车实名制从2003就开始,直到去年(2009)年春运,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还在坚持:“实名制并不能增加一张票、解决运力紧张的问题;可能给旅客增加更多的时间成本、增加了麻烦;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可以彻底消除黄牛党。”
   
   铁道部抵制乘火车实名制的态度溢于言表。
   
   从上也可以看出:早在2003年胡锦涛上台之初,中共中央当局就有一股政治势力要推行乘火车实名制,经过七年的较劲,这股政治势力终于强大至迫使极不情愿的铁道部,硬着头皮试行这一政策。铁道部是国务院系统的大部,要迫使铁道部门就范,非得有政治局和国务院的最高权力不可。除了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胡锦涛,谁能有那样大的能量,能够迫使铁道部做自己极不情愿做的事情呢?
   
   胡锦涛想通过乘火车实名制剥夺“不和谐”群体的旅行、迁徙自由,把访民和异议分子远远地封堵在北京之外...以加快建设类朝鲜的“和谐社会”,但是铁道部为什么不愿干呢?因为铁道部长刘志军的利益跟胡锦涛的利益不一致:胡锦涛想做中国的金正日,刘志军却只想“闷声大发财”(反正刘部长这辈子与中共国接班人的位置八竿子打不着);胡锦涛为保共产专制不惜经济代价(区区一个铁路部门的利益当然在所不惜),刘志军却要拼力维护铁路集团既得利益不容割舍——刘志军一伙既要“讲经济”,当然得一定程度地尊重市场规律、按市场规则行事,不能象胡锦涛一伙一样不顾市场地胡说、胡来......
   
   因此,这次铁道部的党干官僚,会令人大跌眼镜地在新闻发布会上集体讲真话。
   
   胡锦涛对刘志军,显然早有不满,对之欲向对陈良宇一样,收监而后快:据了解,胡锦涛亲信何勇操控的中纪委,早已在搜集刘志军的贪腐罪证。但刘志军却比陈良宇技高一筹,居然施展权术手段反制中纪委:与大众的想当然大不一样,在中共黑箱体制中,最腐败的部门其实是反腐败的部门——作为无法无天的“反腐”部门,中纪委之腐败实际上惊世骇俗、无出其右;据闻,刘志军抓住了中纪委的纰漏,与列车上设立监控摄像头,拍摄了大量中纪委办案大员玩女人的视频,作为反制中纪委的 “腐败证据”...刘志军至今危而不坠,看来中纪委大员在列车上的腐败不是空穴来风。
   
   今年春节期间,刘志军亲赴上海密会上海一把手俞正声,两人之密谈,连贴身秘书都不能与闻,可见其敏感和重要程度——刘志军显然是在找靠山,他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比起陈良宇要厉害得多。
   
   对于铁道部公开抵制“实名制”,胡锦涛不会善罢甘休,按其阴狠的性格,一定会秋后算账;另一方面,刘志军也决不甘束手待毙,他一定会拼力串联、寻找靠山。这次有关“实名制”的表态,铁道部官员敢于、而且能够在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否定“实名制”,这反映出铁道部的态度得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支持,围绕“实名制”,中共政权内部加深的裂痕隐隐若若地显露出来。
   
   胡锦涛远没有毛泽东的淫威,也不具有毛时代的条件,却一门心思地搞极权倒退,这势必严重损害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激化中共政权的内部矛盾,催生出难以预测乱局来。
   
   
   附:
   注1、2、3: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下午15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人民网刊载
   
   
   曾节明 写于 二〇一〇年二月二十三日 于曼谷家中
   
   
(2010/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