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曾节明文集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曾节明: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3/12/2010
   
   笔者在拙作《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一文中判断:乘火车实名制政策的试行,并非铁道部的初衷,而是中共胡锦涛中央的决定,目的是进一步收紧社会控制;我还在文中断言,火车实名制的试行,会引发强烈反弹、加深中共当局的内部裂痕。
   
   我的这一判断已基本为事实印证。元月二十一日,首张实名制火车票售出,当天,在国务院新闻办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出人意料地对“实名制”当头泼以冷水——王勇平冷淡地说1:
   
   “试行实名制能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黄牛党炒票的问题,还是一个问号。
   
   这是不加隐晦的质疑态度。
   
   铁道部政治部主任高晓兵则总结性地表态说2:
   
   “一票难求”的根本原因,在于铁路运输能力供求之间的矛盾。当前,铁路系统还没有足够的运力来满足社会需求。实名制不能解决买票难的问题,铁路的运力才是问题所在。
   
   高晓兵的表态,否定“实名制”的意思十分明显。
   
   继高晓兵之后,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兼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在会上则以专业的方式力挺铁路政委,他拿出一组数据说3:
   
   “...以北京西站为例,高峰时每五分钟就要发一列车出去。按每列车2000名旅客计算,现在30分钟旅客就可以全部验票上车,如果层层检验身份证,则需要再延长1个小时的时间,可能会发生旅客赶不上车的现象,或局部旅客高度聚集,引发很多不安全的因素...”
   
   张曙光在以专家的方式公开否定“实名制”。
   
   稍有头脑和了解市场经济的人都知道:铁道部的党棍和官僚,这次在新闻发布会上讲了真话;一贯以来满嘴谎言的中共当局中高级党棍官僚,突然公开讲真话,在理想主义激情早已死亡的今天,本身就是一大蹊跷;更蹊跷的是:铁道部自身的官员,怎么会公开反对本部门正在试行的乘火车实名制?这岂不是乱了套?
   
   与上世纪八十年代截然不同,现在的中共官僚,尤其是中高级官僚,有理想激情和道德勇气者凤毛麟角,几乎清一色都是庸碌的混世之辈;铁道部的高级官僚,都是些脑满肠肥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决不会为了真理而与上司对着干,因此可以肯定:高晓兵、张曙光公开否定乘火车实名制的发言,是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授意,它强烈体现着铁路系统利益集团的意志。
   
   这也反证了“实名制”的试行,不是铁道部的本意。实际上,铁道部也无权拍板“实名制”这样的政策:了解中共政权的人都知道,铁路部门是关系到中共稳定大局的拳头部门之一,象乘车实名制这样铁路部门的重大政策调整,决不是铁路部门自己决定得了的事,必须经过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批准。由此完全可以看出:乘火车实名制的试行,是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意思,这次“实名制”的试行,是铁道部是在上级压力下,牢骚满腹勉强行为。
   
   事实也佐证了这一点:据报道,铁道部抵制乘火车实名制从2003就开始,直到去年(2009)年春运,铁道部发言人王勇平还在坚持:“实名制并不能增加一张票、解决运力紧张的问题;可能给旅客增加更多的时间成本、增加了麻烦;可能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可以彻底消除黄牛党。”
   
   铁道部抵制乘火车实名制的态度溢于言表。
   
   从上也可以看出:早在2003年胡锦涛上台之初,中共中央当局就有一股政治势力要推行乘火车实名制,经过七年的较劲,这股政治势力终于强大至迫使极不情愿的铁道部,硬着头皮试行这一政策。铁道部是国务院系统的大部,要迫使铁道部门就范,非得有政治局和国务院的最高权力不可。除了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胡锦涛,谁能有那样大的能量,能够迫使铁道部做自己极不情愿做的事情呢?
   
   胡锦涛想通过乘火车实名制剥夺“不和谐”群体的旅行、迁徙自由,把访民和异议分子远远地封堵在北京之外...以加快建设类朝鲜的“和谐社会”,但是铁道部为什么不愿干呢?因为铁道部长刘志军的利益跟胡锦涛的利益不一致:胡锦涛想做中国的金正日,刘志军却只想“闷声大发财”(反正刘部长这辈子与中共国接班人的位置八竿子打不着);胡锦涛为保共产专制不惜经济代价(区区一个铁路部门的利益当然在所不惜),刘志军却要拼力维护铁路集团既得利益不容割舍——刘志军一伙既要“讲经济”,当然得一定程度地尊重市场规律、按市场规则行事,不能象胡锦涛一伙一样不顾市场地胡说、胡来......
   
   因此,这次铁道部的党干官僚,会令人大跌眼镜地在新闻发布会上集体讲真话。
   
   胡锦涛对刘志军,显然早有不满,对之欲向对陈良宇一样,收监而后快:据了解,胡锦涛亲信何勇操控的中纪委,早已在搜集刘志军的贪腐罪证。但刘志军却比陈良宇技高一筹,居然施展权术手段反制中纪委:与大众的想当然大不一样,在中共黑箱体制中,最腐败的部门其实是反腐败的部门——作为无法无天的“反腐”部门,中纪委之腐败实际上惊世骇俗、无出其右;据闻,刘志军抓住了中纪委的纰漏,与列车上设立监控摄像头,拍摄了大量中纪委办案大员玩女人的视频,作为反制中纪委的 “腐败证据”...刘志军至今危而不坠,看来中纪委大员在列车上的腐败不是空穴来风。
   
   今年春节期间,刘志军亲赴上海密会上海一把手俞正声,两人之密谈,连贴身秘书都不能与闻,可见其敏感和重要程度——刘志军显然是在找靠山,他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比起陈良宇要厉害得多。
   
   对于铁道部公开抵制“实名制”,胡锦涛不会善罢甘休,按其阴狠的性格,一定会秋后算账;另一方面,刘志军也决不甘束手待毙,他一定会拼力串联、寻找靠山。这次有关“实名制”的表态,铁道部官员敢于、而且能够在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否定“实名制”,这反映出铁道部的态度得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支持,围绕“实名制”,中共政权内部加深的裂痕隐隐若若地显露出来。
   
   胡锦涛远没有毛泽东的淫威,也不具有毛时代的条件,却一门心思地搞极权倒退,这势必严重损害权贵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激化中共政权的内部矛盾,催生出难以预测乱局来。
   
   
   附:
   注1、2、3: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下午15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的发言——人民网刊载
   
   
   曾节明 写于 二〇一〇年二月二十三日 于曼谷家中
   
   
(2010/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