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严家祺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
《首脑論》(1986)《三种政体》(1979)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①
·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②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③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④
·连载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⑤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动向》月刊2010-3-15


严家祺


   “六四”一声枪响,把马克思主义送出了中国。从毛泽东时期以来,“十一”的天安门广场总挂着马恩列斯巨幅画像,去年“十一”,马恩列斯在天安门广场消失了,这也可以说是“马克思主义送出中国”一个官方“标志”。毛泽东的“阶级斗争为纲”,也因为胡锦涛提倡“和谐社会”,被官方丢进了“历史垃圾箱”。在中国处于“意识形态真空”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居然找不到其他替代品,不得不把孔老夫子请了出来,企图用孔老夫子来维护中国日益混乱的社会秩序,挽救中国共产党的政权。现在,尊孔尊儒正在成为一种热潮。
   在这一热潮中,最近网路上流传一篇驳斥《08宪章》的文章《西方文明与西方民主之反思:为什么人类正在走向毁灭?》。这篇文章说:西方文明患了绝症,西方文明“寄生于并且愈益消耗外部世界乃至全球之生态。”“现代中国之问题之实质,并非是像欧美人士和西化文人所主张的如何实现‘民主宪章’与‘普世价值’,而是中华民族怎样幸存于西方的致命重压,进而怎样承担儒家的终极使命,实现世界大同,以扭转由西方文化所造成的人类自毁的势头。”这篇文章声言要发挥儒家之“救世功效”,“使中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从而承担儒家所指派的‘平天下’和‘大一统’(世界大同)的终极使命”。

尊孔的名义和尊孔的实质


   这篇文章,虽然没有多大的代表性,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尊孔”热潮中的一种“自我中心”、“自以为是”、“自我夸大”的情绪。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批林批孔”,把周恩来当作“大儒”,实际上是用“批林批孔”的名义“倒周”。毛泽东“批孔”,同“五四时期”的“批孔”,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在今天,对共产党来说,同样是,尊孔的名义比尊孔的实质更重要。余英时说,中国现在尊孔,并没有按孔子一套来做。“如果真的是尊敬他,自己首先要遵守孔子所指出的一些大教训。孔子第一就是讲仁。孔子是有两件事情最重要的,在里面精神上是要有仁,仁就是爱人,能够爱人,爱一切的人;另外一个就是外面要有礼貌,那就是文明。所以仁跟礼内外都有了,那就是一个最理想的文明的人。这是孔子的理想。”事实上,中国共产党要的是在“尊孔”的名义下,要“想把孔子的道德来约束年轻人、下一代,要他们规规矩矩做人,不要犯上作乱之类的。”而《西方文明与西方民主之反思》一文,反映了中国“尊孔”热潮中——希望中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以拯救全世界的自我夸大的情绪。
   在毛泽东、邓小平时代,天安门广场上摆放着马恩列斯的巨幅画像,也没有完全按照“马克思一套”来做。现在说中国共产党并没有真正照孔老夫子的教导来做,就像当年有人批判毛泽东没有按照马克思一套做一样,不是实质性的问题。从历史长河来看,毛泽东不是孔老夫子的“传人”,而是秦始皇加上马克思的“传人”。现在,中国“尊孔”,就像在秦始皇之后出现的“儒家复兴”一样,除了共产党提倡外,还有中国历史传统因素起作用。

孔老夫子的精华和糟粕


   在中国历史上,从秦始皇到毛泽东,没有一个人的影响超过孔老夫子。就是在世界历史上,只有孔老夫子可以和摩西、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相比。一个中国人处在中国亿万人群中,不会感觉到孔老夫子对自己的影响,但当这个中国人,来到国外,处在白人、西班牙语裔人、黑人、阿拉伯人、印度人中间时,他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立即显现出孔老夫子的一套,就是“台独”主张者、中国共产党官僚,他处理“人际关系”的方式,也不会与一个阿拉伯人或白人一样。一个人的“政治观点”是难于代代相传,而孔老夫子的影响可以代代相传。我在2007年3月的一篇文章《孔老夫子佛教基督教三分中国天下》中说;“儒家学说中作为中华文化的精华的那一部分,就像基因一样,存在於每一个中国人的细胞中,这是中华文明长期绵延的根本原因。‘文明’是一个人觉得有‘归属感’的文化中最大的‘我们’”。
   为了说明孔老夫子和儒家的思想,我在这里不引述孔子、孟子、朱熹和儒家学说的大段经典,而用今天中国人熟悉的语言来说话。可以说,孔老夫子思想的精华是在“非政治领域”中处理人际关系的典范。西方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中都带有更多“神”的因素,关心天堂地狱、关心来世,而孔老夫子关心的是人的今生、关心的是处理“人际关系”的伦理标准,是一种没有宗教色彩的“人际关系”学说。孔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具有“普世价值”。但孔子的“正名”、“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人际关系”规范,在政治领域,就成了维护专制政治的根本原则,这正是孔老夫子和儒家思想的糟粕。在儒家认为,只要依靠“有完美人性的明君贤臣”推行“仁政”,就可以“以德治国”。毛泽东不喜欢孔老夫子,但他的“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理论,是典型的不要“法治”理论。他要求各级“贤臣”正确地划分“两类矛盾”、妥当地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其後果,则是“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以德治国”在一个短时期内可以做得到,然而,没有一个皇帝可以一直保持“德治”。中国几千年专制政治的历史以无可辩驳的事实表明,不受制约的权力少有“仁政”,在更多的情况下则是“暴政”。

中国的首要问题是要走出“王朝循环”


   孟子发展了孔子的政治理论,孟子认为,一个君王,如果言行举止不配做一个君王,按照孔子“正名”的看法,他就失去了做君王的资格。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人”,如果只顾及自己的所谓形象、自私自利、不讲正义、不问是非、不关心民众疾苦,就是按照儒家的看法,这种人就不配当“国家最高领导人”。在有二千年儒家传统的中国,孔孟这种思想深入人心。面对“暴君”,人民就有起来“革命”的权利。然而,由于孔子和儒家没有“用权力制约权力”的思想,“革命”的结果仍然建立的是新的王朝。所以,孔孟之道,提倡“仁政”、反对“暴政”,不能使中国走出“王朝循环”。
   对孔老夫子来说,没有什么“人权”、“民权”,只要君王实行“仁政”,臣民百姓各安其位,忠于君王,不“犯上作乱”,就有好日子过。
   孔老夫子不维护“暴政”,但维护“君臣百姓”各安其位的“王朝体制”。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一家一姓”的“家天下”王朝,而迎来的是“一党专政”的“党天下”王朝。毛泽东为强化“王权”而消灭派系殊杀功臣、和今日中国“王权”衰弱情况下的官场派系倾轧和普遍贪污腐败,这些“共产党王朝”现象与明王朝、清王朝同出一辙。要想改变中国的官场派系倾轧和普遍贪污腐败,求助于孔老夫子和儒家的“仁政”,是没有出路的,唯一的出路是走全人类共同的民主宪政的道路。
   孔老夫子“仁政”思想,是维护专制政治的思想,并不是“普世价值”,而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思想与自由民主思想一样具有“普世价值”。

孔老夫子救不了全世界


   孔老夫子的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发生冲突的今天,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孔老夫子的思想和儒家文明确实可以起一种调和、缓冲、桥梁的作用。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中庸之道”在全世界的传播,有助于世界和平。但是,夸大孔老夫子思想的作用,认为未来的中国将能成为全世界的“中央王国”,儒家思想可以拯救全世界,这就太不自量力了。
   中国的问题不是“儒家拯救世界”,而是提倡孔老夫子旧的一套救不了中国。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已经到了在中国最终结束“王朝循环”的时候了。100年前的辛亥革命消灭了“家天下”的王朝,辛亥革命100年後的今天,已经到了最终结束“党天下”王朝的时候了。

“打倒孔家店”,还是“打扫孔家店”?


   近100年前的五四时期,提出“打倒孔家店”的口号,100年後的今天,不需要“打倒孔家店”,但需要“打扫孔家店”,彻底清除”孔家店”中形形色色的专制主义——“仁政”、“忠君”、“以德治国”、“盼望明君清官”等封建垃圾。“文化大革命”结束後,因为毛泽东如帝王一般终身在位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中国1982年宪法已经明文规定,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不得两次连任(但留了一个“军委主席”连任的尾巴)。这一“限任制”的宪法规定,加上《08宪章》和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在中国大地上的广泛传播,任何形式的“王朝”都不可能在中国存在下去。只有在民主中国,孔老夫子的“己所勿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以及儒家思想中的种种精华(如“中庸之道”)才能更加发扬光大。一个接受了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的儒家文明,将对世界和平和人类其他文明有更多贡献。(2010-2-25)
(2010/03/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