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严家祺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严家祺


(香港《前哨》2010-3)


胡温时代的“常态”


   在海外的许多中国人,觉得北京在处理中国许多国内问题上已经完全不顾“国际形象”,不好理解。对维权人士的打压迫害、对访民苦难的置若罔闻、禁止有合法身份的公民回国,不论全世界的媒体有多少不利中国国际形象的报道,中国政府都不作反应,不予解释。一个有合法身份的冯正虎,不要求停留日本而要求回国,居然在日本机场滞留了三个月。对一些在全世界广为人知的“维权人士”的迫害,当他们的家属要求知道他们是否活着时,都不予说明。这种现象,在毛邓时代是不可能出现的,现在竟成了胡温时代的“常态”。在毛泽东时代,信阳事件、对林昭、张志新惨无人道的虐杀,当时并不为外界所知,加上新闻封锁,使灾难深重的中国穿上了一件“新中国”的外衣,维持着一种“革命”的“国际形象”。现在“胡温时代”的中国,不论出了多么难堪的事,无论是外交部,还是全国人大,都找不到一个“发言人”来为中国政府如此丢面子的事作出解释和说明。

专制政治的新形态


   “讲面子”与维持一个人的“人格尊严”有关,并非中国人特有,人都要有尊严,但通常不“死要面子”,而“儒家传统”使许多中国人往往过分“讲面子”,维持一种虚假的“尊严”。对他人的批评指责,总要解释或驳斥。“强词夺理”也是一种解释。有人批评毛泽东迫害知识分子、焚书坑儒,是秦始皇,毛泽东的回答是就是要“焚书坑儒”,而且要比秦始皇还要厉害一百倍。一贯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毛泽东要见尼克松,总要说出一些道理,说“右派”比“左派”好,他就是“喜欢与右派交朋友”。
   “国家”的“人格”,体现在“最高国家行政权”的“统一”上,一个国家,无论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都像一个人一样,要有前后一致的“人格”,对外界的批评、指责或攻击,总要作出反应。或者作出合理解释,或者作出有力反驳。
   胡温当政,在“人权”问题上,对国际舆论的批评指责除了强词夺理外,就是不作反应,连国家的“面子”也不要。这种情况说明,现在中国的专制政治,已不是通常有一个人“大权独揽”的形态,而成了“多头专制”,最高权力圈内的人在许多问题上各行其是,出现了“人格分裂”。
   在民主政治下,最高国家行政权(包括武装力量统帅权)通常有一个人掌握,但存在“分权制衡”,没有一个人或一个机构能掌握全部最高权力。在个别民主国家,最高国家行政权也可以由一个“委员会”掌握,这与专制政治下的“多头专制”、使国家出现“人格分裂”现象完全不是一回事。
   要让一个“人格分裂”的人“讲面子”、“有尊严”,纯粹是缘木求鱼。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


   “专制政治”有多种形态,毛泽东的专制政治不同于崇祯皇帝和光绪皇帝的专制政治,更不同于路易十四时代的专制政治。“多头专制”不同于“一人独裁”,也不同于“藩镇割据”或“军阀割据”,“多头专制”是仍然维持着“统一”的外部形象、专制权力“多头化”的现象。
   中国今天出现“多头专制”,是邓小平“强人政治”衰败後出现的现象,其所以出现,与胡锦涛个人的性格特征有密切关系。
   中国历史上的专制政治,有一套相对完备的“皇位继承”制度,这使“皇位继承人”能力最差、个性最弱,都不易自卑。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IQEQ与众不同,没有自卑感,但胡锦涛在曾庆红、习近平面前,总觉得矮了一头。辛亥革命虽然没有消灭中国顽固的专制制度,但摧毁了有几千年历史的“皇位继承制度”。当胡锦涛接任大位时,他自卑胆怯。因为没有“太子党”血统,他以朝拜“革命圣地”的方式,以增加自己的“革命血统”;他没有军人气质,却要摆出“统帅”姿态。他愈这样做,愈使“太子党”看到他内心的怯懦。胡锦涛权力的主要挑战者不是民主派和法轮功,而是“太子党”。
   胡锦涛能“出口成章”,也就是“出口”成“书面文章”,但他不会自然而然地与人交谈,他的语言中缺乏人类的温情和口语的随意性,他不是“喜怒不形于色”,而是由于长期的压抑和忍耐使自己丧失了“自然流露人类感情”的能力。二十多年前,胡锦涛任全国青联主席,我任“常委”,我开始时被他彬彬有礼的态度和有条不紊的讲话所折服,但与他共事的人,很快会发现他的性格弱点,他并非有多深的“城府”,而是因胆怯和忍耐而常常不敢直言自己的想法,不敢对许多事表态。领导如此一个大国,胡锦涛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在电视报刊上的“形象”,自己的决定是否会受到政治局的反对,是否会影响自己的权力地位,而不是想到人民的苦难,要实地一个一个解决民众的问题。他丝毫没有毛泽东、邓小平的“霸气”,当他拿掉陈良宇、挤走曾庆红、疏远习近平後,“上海帮”和“太子党”都看到了他的“三无”——“无情”、“无义”、“无能”的一面。他提倡“人本主义”,就是因为他既缺乏“人性”,又不会讲“人话”,因而在“最高权力圈”内“无朋”、“无友”、“无真正同盟者”。正因为他这些性格弱点,被与他共事的“太子党”看透了,因此,敢于向他的“最高权力”挑战。
   胡锦涛在“国庆大阅兵”、“新年电视讲话”中的表现,呆若木鸡、如同“机器人”一般。“冯正虎回国”问题,不是上海的问题,而是中国的“国际形象”问题,三个月来胡锦涛竟然可以不公开作出反应。从国际上看,胡锦涛如此麻木不仁,也象一个“机器人”一般。如果说,邓小平的专制政治是“强人政治”,那么,可以说,江泽民是“庸人政治”,而胡锦涛是名副其实的“非人政治”——不会流露人类喜怒哀乐情感的“机器人政治”。

中国今天为什么出现了“多头专制”?


   专制制度通常在体制上有三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最后集中于一人之手,不容许任何人、任何机构分割。这个人不一定就是“皇帝”,可以是权臣、宦官或“太上皇”。第二是集中在个人手中的最高权力不容转让。专制政体的第三个特征是最高权力继承的非程序性。在历史上,那些国王、皇帝、元首们,曾一次又一次定下皇位的继承人,一旦继承人的权力稍为扩张,改变继承人就成了一件无法避免的事。争夺皇位继承权的斗争,也使最高权力的继承无法有预定的程序。
   “多头专制”不是专制政治的常态,而是“多头”为争夺“最高权力”过程中的现象。在辛亥革命前,每一个封建王朝争夺“最高权力”通常发生在一家一姓内部。而在今日“共产党王朝”,争夺“最高权力”发生在“一党”内部。在“共产党王朝”,按宪法规定,掌握“最高权力”的应是“全国人大”,但实际上“最高权力圈”是“政治局”。在中国历史上,由于有明确的皇位继承制度,封建王朝争夺最高权力并不是经常性现象,而在“共产党王朝”,“争夺最高权力”是经常性现象。上世纪三十年代苏联的“大清洗”、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和“六四大屠杀”,是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为杜绝最高权力争夺、消灭“党内异己”而发动的。赫鲁晓夫的权力开始时受到莫洛托夫、卡岗诺维奇的挑战、胡锦涛的权力受到“太子党”的挑战,因而出现了“多头专制”现象。中国今日出现“多头专制”最主要的原因是胡锦涛的性格弱点造成的。朱元璋死後,明王朝的“最高权力”由“皇太孙”朱允炆继承,由于朱允炆的性格弱点,朱允炆的叔叔都不看重他。在朱允炆削藩前,实际上中国处于“多头专制”状态。“多头专制”是一种“过渡状态”,或者“大清洗”、“大削藩”成功、消灭“最高权力争夺者”,或者丧失最高权力,如同华国锋的权力为邓小平所夺取、朱允炆的皇位为他的叔父朱棣所夺取。
   在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前夕,我们将会看到,在一个“无情”、“无义”、“无能”的人充当专制制度的“首脑”时,“太子党”内部、“太子党”与胡锦涛的“团派”如何争夺最高权力,“多头专制”会有怎样的表演。
(2010/03/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