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王藏文集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0日 转载)

   
    来源:维权网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2010年3月9日,人大、政协两会正酣,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政法委书记叶刚带领1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来到该乡大坝井村村民李毫美刚被强拆的房屋废墟上,当众高喊:“打!给我打!”
   
    李毫美是一位残疾人,与丈夫在伤残前即已离异,带着正读书的女儿。为了生计,她拼搏多年利用积蓄和银行贷款开了一家石材厂,不但自己有了生活来源,还解决了近20名待业者的工作,日子步入小康。乡邻里无不称羡。
   
    但厄运突降。政府要在其厂附近修建“国宾大道”,令其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带头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政府某些官员得寸见尺,后又称其厂房在大道旁影响美观,为达成显而易见的私利,不顾国家法律和被拆人任何权益,一纸加“公章”强行宣布其建厂时依法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等等合法手续无效,要强拆李家其余2700平方米厂房。这一宣布对李家如五雷轰顶,是灭顶之灾。李据理力争,陈述政府无权单方面宣布她依法在政府相关部门办理的建厂手续无效。
   
    但其是一名四级残疾人,哪是政府工作人员对手。李的前夫是一名刑侦警察,在他们离婚后,李因意外致残,又带着他们的女儿,故就一直未娶,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
   
    这位情离责未弃的人民警察在此时也帮着向相关部门陈情,说明其前妻的工厂是其合法财产,其经营也依法办理了相关的工商、税务登记手续,依法纳税,自食其力,一名四级残疾的妇女,不但要供女儿读书,还有老母要养,恳请政府依法办事。
   
    但一切无果,无法无天的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终于今年1月26日,不与被强拆人谈一丝一毫的补赔偿问题,用野蛮的暴力强行将李家2700平方米的厂房和含在其中的住房转瞬夷为平地。李毫美两次要跳楼自杀,均因被其前夫和未成年正在上学的女儿发现,苦苦哀求其放弃自杀念头,才在废墟边用废料遮挡拼凑,一家人权且住了下来。
   
    3月8日上午,为表抗议,李毫美在废墟上挂了几幅标语。
   
    3月8日中午,党武乡政府伙同当地警察来威胁警告,要其放弃标语抗议,一无所有的李毫美不从。尽管当天还有乔装打扮的某些人企图偷走标语,她仍在废墟之上,苦苦以残躯守看护着横标。
   
    3月9日中午1点多,政法委书记叶刚,吆喝一伙妇女工作者和打手,拿着做伪证的摄像机耀武扬威,冲着这些抗议的标语而来。
   
    李毫美当时正在做饭,这伙人到来后冲进小屋抢走李手里切菜的菜刀,随后高声叫嚷着要烧掉“非法标语”。李就和其年迈的老母亲出来阻拦,尽力保护。
   
    政法委书记叶刚当众高喊:“打!给我打!”
   
    打着政府旗号的官员打手们仗势欺人,李母脸部、胸部多处遭到拳击。这两母女一个残疾一个年老,哪是他们对手,结果标语被抢去就地烧成灰烬,两人不同程度受伤,在打手们嚣张的气焰中呜呜痛哭。李家附近的村民皆目击到这伙暴徒们对这对弱势母女的非法举动。
   
    两会期间政府人员大打出手,口出狂言,蔑视法律,确实给两会增色不小,不知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代表”们有何感想?莫非依然只会对暴徒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继续与国家法律和人的权利与尊严为敌,干些“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政绩工程”呢?
   
    花溪区党武乡党委书记 杨桂林 手机 13885046129
   
    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 叶刚 手机 13985047318
   
    花溪区党武乡乡长 王春风 办公室 0851-3790000
   
    附件: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片)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3月10日 星期三
   

此文于2010年03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