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李天一案水很深“拼爹”拼输了
·希望之声:中共抓新疆鄯善17人示官威
·希望之声:民众:和谐横幅是共党的末路叫嚣
·希望之声:民众总要说话无惧打压
·希望之声:中秋节民众做反共月饼表心愿
·新唐人电视台:岳父冤死4年 诗人王藏携友灌南讨公道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忽如一夜標語滿街 恍如重回文革?
·留念。与RFA记者,大美女 心[email protected]
·宋庄。栗宪庭先生现场买夏俊峰儿子强强的书。抱着我女儿,合影留念
·沈阳张晶、独立导演胡力夫 、自由诗人王藏 在一起烧烤给来参加夏健强画册发
·那天,胡佳@hu_jia 与@沈阳张晶 。胡佳冲破阻碍赶来现场。大家一起听@胡力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大陆独立电影〝被杀〞 自由思想不自由
·王藏行为艺术【再说一遍:校长,放过小学生!开房找我!】
·美联社:Chinese against sex abuse: Sleep with me, not kids
·南华早报:内地将严惩儿童性侵犯
·自由亚洲电台: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自由亚洲电台:宋庄艺术家王藏遭逼迁 当局打压行为艺术
·新唐人电视台:在京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宋庄 呼吁联合抗争
·希望之声:大陆诗人王藏被国保逼出北京宋庄
·维权网:李焕君会见律师讲述被抓捕、抄家的过程(图)
·维权网:“漩涡”公民艺术视觉展在北京举行(图)
·[父女声援释放郭飞雄]王藏与10个月女儿一起呼吁:释放郭飞雄!停止政治迫害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参与: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自由亚洲电台:司法不公官民待遇迥异 废除死刑民间再度热议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再有亲人遇车祸 友质疑背后动机
·博讯:郭飞雄(杨茂东)案公民观察团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希望之声:夏俊峰之死再掀中共活摘器官质疑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


——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 王 藏


   
   

缘起:一封书信字字带血 流泪呈送市委书记


   
   官商勾结为了权贵阶层的私利强取豪夺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对底层弱势群体采取非法暴力手段的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罄竹难书,愈演愈烈,对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势力违背《宪法》和《物权法》的公开恶行进行正义合法抗争的行动因此从未间断,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重庆“钉子户”吴萍坚守孤楼、上海潘蓉扔燃烧瓶抵抗强拆、成都唐福珍以血肉之躯自焚抗议、河南农民夫妇服毒抗议、武汉老人抱汽油桶自保、贵阳马玲丽十七年蒙冤受害时遭暴力、七旬老人被强拆队活埋致死……这些都只是政府一手导演的悲剧的沧海一粟。无数被强拆人纷纷自焚自杀上吊、死无葬身之处、狠遭毒打、被逼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家园被扫荡洗劫一空、因强拆事件“非法上访”被关黑监狱、频遭地方恶势力死亡威胁、被强拆人和家属意外失踪……等等,我们从无数的强拆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苦难究竟有多深,中国底层民众的处境有多凄凉。
   
   2010年1月27日,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吴文燕写了一封信,名为《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信中讲述了她家赖以为生的厂房和住房被花溪区党武乡非法暴力强拆的事实和经过:
   
   “我是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我的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夜晚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家房屋里的生产工具、猪油、现金、全部生活用品及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
   
   我真想一死了之……”
   
   听着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走投无路后的凄凄哭诉,看着她们靠艰苦的劳动得来的赖以为生的合法私有财产成为一片废墟之后,我和莫建刚、吴玉琴、廖双元、申有连、徐国庆、陈西等贵州人权捍卫者决定,尽我们的一切努力为这对可怜的母女申张正义,寻求公道,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其争取实际的补赔偿。
   

精心谋划私吞厂房 政府威逼作出假证


   
   通过深入了解,及与吴文燕和她的母亲李毫美在强拆之后的家园废墟上的交谈,我们得知一些基本情况:
   
   2006年建厂时李毫美用了一生艰苦奋斗而来的积蓄和党武乡农村合作银行30万元的建房贷款,经营时依法办理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经营时依法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逐年交清税收,不仅自食其力为“新农村建设”积极努力,还为20多名待业者解决了就业问题,减轻了本地的就业压力;
   
   政府在花溪区于石材厂附近新修“国宾大道”时,令石材厂房主人李毫美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积极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因此,李毫美的合法私有财产石材厂房最终为2700平方米;
   
   李毫美于2007年11月18日夜间在家门口走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击18米远,因此“交通事故”导致“运动性失语损伤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
   
   李毫美前夫吴永林是奋战在中国刑侦事业上的一名优秀警察,在刑侦事业上立过功得过政府表彰,还受到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报道。他们虽然因计划生育问题离了婚,但在李毫美交通事故受重伤后,他竭尽全力抢救李毫美,使李毫美在头部多处骨折、颅内出血、脑损伤手术开颅两次抢救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直未娶且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和负责着女儿的生活学习。
   
   开发商为了在李毫美修建厂房处搞酒店开发,而其又害怕赔偿李毫美的损失,就要求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政府出面给花溪区党武乡政府施压。于是,2009年11月26日,一份盖着“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公章”的《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就出台了。《决定书》上称李毫美依法建设的2700平方米建筑物“未办理有关合法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1月29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花溪区党武乡政府考虑到2006年12月18日确实是给李毫美颁发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许可证上发证机关处 “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的红章也不假,于是“研究决定”,于 2009年12月16日给李毫美又下发了一份名为《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毫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决定》上称:“根据花溪规划分局关于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工艺石材厂(李毫美户石材加工房)有关规划手续问题的意见,你户原于2006年12月18日取得的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在办理中存在违规审批办理行为……撤销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
   
   此《决定》炮制以后,花溪区政府纪委找到了曾经给李毫美办理《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政府工作人员,此工作人员被纪委领导强逼要挟几天几夜,要其认定“李毫美办证时给了他红包”,此乡政府工作人员只得在区政府领导的威逼下作了伪证。
   
   之后,李毫美前夫吴永林也被花溪区纪委找去谈话,被软禁三天两夜,不准睡觉,领导们轮番谈话,直至胃病发作导致剧烈呕吐也不放过,加之持续用“纪律”和“工作”做威胁。最终,“小小民警”被“击破征服”,为了解脱这难以忍受的处境,在纪委领导的诱供下,他不得不在身心疲惫中“承认”李毫美当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假证”的“事实”。
   
   此手段后,党武乡政府再次于2009年12月23日向李毫美下达了《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决定书》依然称“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2月26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暴力强拆厂成废墟 一无所有身心交瘁


   
   无奈的李毫美只得向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09年12月29日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向李毫美下达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一)[2009花府行复受字第03号],决定予以受理。
   
   但是,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自此《通知书》下发以后“受理”不了了之。党武乡政府也自始至终回避对李毫美户的拆迁安置和补赔偿问题。
   
   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花溪区政府和党武乡政府动用数百城管、警察、公务员和社会人员将李毫美的厂房团团包围,将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老母亲等家人强行绑架上车拉往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实施非法羁押和监控。残疾人李毫美头部的颅骨是缺损的,头部大部分只有一层头皮保护着大脑,只要稍不留神碰撞到,就会引发生命危险,可这伙凶相毕露肆无忌惮的“政府工作者”不管这些。吴文燕后来和我说:“当看着自己的残疾母亲被那些强盗们粗暴对待时,我的心碎了,我也被几个大男人死死控制着,只得眼睁睁看着妈妈昏倒两次……要是妈妈被他们弄死了,我肯定也不活了……”
   
   22时左右,当李毫美和吴文燕及家人被非法羁押9个小时放出后,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好端端的厂房和住房已成一片废墟,房屋里的所有东西全部被埋废墟下。
   
   一无所有的她们,只能无助地流泪走在阴冷的国宾大道人行道上,此时李毫美仍处半昏迷状态,被女儿吴文燕无力地小心搀扶着。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极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片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四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吴文燕在致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的书信中这样写道。
   
   “我恳请尊敬的国家相关领导人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以弱女子的生存,政府不能因为要搞开发,就回避开发商的赔偿,就剥夺了我的生存权。我的厂房是按照相关规定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在上级政府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的压力下就违法剥夺了我的生存权啊!!!在我们国家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倡导新农村建设的今天,恳请您们关心我——一个西部农村无依无靠的残疾弱女子的生存,我终日期盼您们的回音,我将泣跪感谢!!!”李毫美在呈送贵州省人大的《控告状》中如此写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