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王藏文集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希望之声:浙渔船日海域失火 中共拒援引民愤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近期更新 .诗行合一2013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


——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 王 藏


   
   

缘起:一封书信字字带血 流泪呈送市委书记


   
   官商勾结为了权贵阶层的私利强取豪夺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对底层弱势群体采取非法暴力手段的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罄竹难书,愈演愈烈,对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势力违背《宪法》和《物权法》的公开恶行进行正义合法抗争的行动因此从未间断,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重庆“钉子户”吴萍坚守孤楼、上海潘蓉扔燃烧瓶抵抗强拆、成都唐福珍以血肉之躯自焚抗议、河南农民夫妇服毒抗议、武汉老人抱汽油桶自保、贵阳马玲丽十七年蒙冤受害时遭暴力、七旬老人被强拆队活埋致死……这些都只是政府一手导演的悲剧的沧海一粟。无数被强拆人纷纷自焚自杀上吊、死无葬身之处、狠遭毒打、被逼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家园被扫荡洗劫一空、因强拆事件“非法上访”被关黑监狱、频遭地方恶势力死亡威胁、被强拆人和家属意外失踪……等等,我们从无数的强拆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苦难究竟有多深,中国底层民众的处境有多凄凉。
   
   2010年1月27日,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吴文燕写了一封信,名为《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信中讲述了她家赖以为生的厂房和住房被花溪区党武乡非法暴力强拆的事实和经过:
   
   “我是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我的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夜晚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家房屋里的生产工具、猪油、现金、全部生活用品及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
   
   我真想一死了之……”
   
   听着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走投无路后的凄凄哭诉,看着她们靠艰苦的劳动得来的赖以为生的合法私有财产成为一片废墟之后,我和莫建刚、吴玉琴、廖双元、申有连、徐国庆、陈西等贵州人权捍卫者决定,尽我们的一切努力为这对可怜的母女申张正义,寻求公道,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其争取实际的补赔偿。
   

精心谋划私吞厂房 政府威逼作出假证


   
   通过深入了解,及与吴文燕和她的母亲李毫美在强拆之后的家园废墟上的交谈,我们得知一些基本情况:
   
   2006年建厂时李毫美用了一生艰苦奋斗而来的积蓄和党武乡农村合作银行30万元的建房贷款,经营时依法办理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经营时依法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逐年交清税收,不仅自食其力为“新农村建设”积极努力,还为20多名待业者解决了就业问题,减轻了本地的就业压力;
   
   政府在花溪区于石材厂附近新修“国宾大道”时,令石材厂房主人李毫美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积极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因此,李毫美的合法私有财产石材厂房最终为2700平方米;
   
   李毫美于2007年11月18日夜间在家门口走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击18米远,因此“交通事故”导致“运动性失语损伤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
   
   李毫美前夫吴永林是奋战在中国刑侦事业上的一名优秀警察,在刑侦事业上立过功得过政府表彰,还受到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报道。他们虽然因计划生育问题离了婚,但在李毫美交通事故受重伤后,他竭尽全力抢救李毫美,使李毫美在头部多处骨折、颅内出血、脑损伤手术开颅两次抢救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直未娶且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和负责着女儿的生活学习。
   
   开发商为了在李毫美修建厂房处搞酒店开发,而其又害怕赔偿李毫美的损失,就要求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政府出面给花溪区党武乡政府施压。于是,2009年11月26日,一份盖着“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公章”的《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就出台了。《决定书》上称李毫美依法建设的2700平方米建筑物“未办理有关合法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1月29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花溪区党武乡政府考虑到2006年12月18日确实是给李毫美颁发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许可证上发证机关处 “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的红章也不假,于是“研究决定”,于 2009年12月16日给李毫美又下发了一份名为《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毫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决定》上称:“根据花溪规划分局关于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工艺石材厂(李毫美户石材加工房)有关规划手续问题的意见,你户原于2006年12月18日取得的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在办理中存在违规审批办理行为……撤销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
   
   此《决定》炮制以后,花溪区政府纪委找到了曾经给李毫美办理《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政府工作人员,此工作人员被纪委领导强逼要挟几天几夜,要其认定“李毫美办证时给了他红包”,此乡政府工作人员只得在区政府领导的威逼下作了伪证。
   
   之后,李毫美前夫吴永林也被花溪区纪委找去谈话,被软禁三天两夜,不准睡觉,领导们轮番谈话,直至胃病发作导致剧烈呕吐也不放过,加之持续用“纪律”和“工作”做威胁。最终,“小小民警”被“击破征服”,为了解脱这难以忍受的处境,在纪委领导的诱供下,他不得不在身心疲惫中“承认”李毫美当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假证”的“事实”。
   
   此手段后,党武乡政府再次于2009年12月23日向李毫美下达了《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决定书》依然称“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2月26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暴力强拆厂成废墟 一无所有身心交瘁


   
   无奈的李毫美只得向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09年12月29日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向李毫美下达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一)[2009花府行复受字第03号],决定予以受理。
   
   但是,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自此《通知书》下发以后“受理”不了了之。党武乡政府也自始至终回避对李毫美户的拆迁安置和补赔偿问题。
   
   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花溪区政府和党武乡政府动用数百城管、警察、公务员和社会人员将李毫美的厂房团团包围,将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老母亲等家人强行绑架上车拉往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实施非法羁押和监控。残疾人李毫美头部的颅骨是缺损的,头部大部分只有一层头皮保护着大脑,只要稍不留神碰撞到,就会引发生命危险,可这伙凶相毕露肆无忌惮的“政府工作者”不管这些。吴文燕后来和我说:“当看着自己的残疾母亲被那些强盗们粗暴对待时,我的心碎了,我也被几个大男人死死控制着,只得眼睁睁看着妈妈昏倒两次……要是妈妈被他们弄死了,我肯定也不活了……”
   
   22时左右,当李毫美和吴文燕及家人被非法羁押9个小时放出后,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好端端的厂房和住房已成一片废墟,房屋里的所有东西全部被埋废墟下。
   
   一无所有的她们,只能无助地流泪走在阴冷的国宾大道人行道上,此时李毫美仍处半昏迷状态,被女儿吴文燕无力地小心搀扶着。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极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片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四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吴文燕在致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的书信中这样写道。
   
   “我恳请尊敬的国家相关领导人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以弱女子的生存,政府不能因为要搞开发,就回避开发商的赔偿,就剥夺了我的生存权。我的厂房是按照相关规定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在上级政府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的压力下就违法剥夺了我的生存权啊!!!在我们国家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倡导新农村建设的今天,恳请您们关心我——一个西部农村无依无靠的残疾弱女子的生存,我终日期盼您们的回音,我将泣跪感谢!!!”李毫美在呈送贵州省人大的《控告状》中如此写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