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王藏文集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


——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 王 藏


   
   

缘起:一封书信字字带血 流泪呈送市委书记


   
   官商勾结为了权贵阶层的私利强取豪夺公民合法私有财产、对底层弱势群体采取非法暴力手段的事件在中国屡见不鲜,罄竹难书,愈演愈烈,对政府、开发商和黑社会势力违背《宪法》和《物权法》的公开恶行进行正义合法抗争的行动因此从未间断,层出不穷,数不胜数。
   
   重庆“钉子户”吴萍坚守孤楼、上海潘蓉扔燃烧瓶抵抗强拆、成都唐福珍以血肉之躯自焚抗议、河南农民夫妇服毒抗议、武汉老人抱汽油桶自保、贵阳马玲丽十七年蒙冤受害时遭暴力、七旬老人被强拆队活埋致死……这些都只是政府一手导演的悲剧的沧海一粟。无数被强拆人纷纷自焚自杀上吊、死无葬身之处、狠遭毒打、被逼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家园被扫荡洗劫一空、因强拆事件“非法上访”被关黑监狱、频遭地方恶势力死亡威胁、被强拆人和家属意外失踪……等等,我们从无数的强拆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苦难究竟有多深,中国底层民众的处境有多凄凉。
   
   2010年1月27日,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吴文燕写了一封信,名为《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中国贵州一位中学生的请求书》,信中讲述了她家赖以为生的厂房和住房被花溪区党武乡非法暴力强拆的事实和经过:
   
   “我是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第一中学初二(1)班学生,我叫吴文燕,女,汉族,1994年9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9409282427,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四组。
       
    今天我怀着十分沉重的心情挥泪给您写这封信,在您繁忙之中打扰您,敬请谅解。恳请您看完一个中学生的请求书信后,并请关心中国西部农村(贵州省)我的残疾弱势母亲及其女儿的合法权益。
       
   我母亲叫李毫美,汉族,1971年11月8日出生。身份证号:520111197111082466,是一个从事石材加工销售的个体工商户,系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村四组村民。
   
   不幸的遭遇让我们失去了生存的欲望,同时也让我失去了求学的信心。这一不幸的事件出现在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和辛勤劳动所创建的厂房,被当地政府实施了没有出示法律依据的暴力强拆。
       
    在事先预谋好的情况下,当地政府派人到我们家里,说要和我们谈一下房屋拆迁赔偿的问题。但是,当他们进入了我们的房屋后,便突然改变成一副凶恶的嘴脸。他们强行地切断了我们家里的水和电,将我和母亲以及家人横蛮地抬上汽车,把我们拉到了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将我和母亲及其家人全部软禁并进行严密的监控。就连吃喝拉撒,都被跟着,就像坐监狱一样的使人难受和愤怒。
       
    直至我们的住房和厂房被全部暴力拆除后,到夜晚22点左右,我们才被释放回家。长达9个小时的人生非法羁押,让我们疲惫不堪。我的母亲在非法羁押的的过程中,由于身体虚弱和愤怒数次昏倒。我们回到家后,住房和厂房已经是一遍废墟!!!我家房屋里的生产工具、猪油、现金、全部生活用品及我所有的学习资料、学习用具还有全部的书籍和课本都被掩埋在废墟下面。我的母亲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我们泪流满面踉踉跄跄走在那条国宾大道的人行道上,没有去处,无家可归。
   
   我真想一死了之……”
   
   听着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走投无路后的凄凄哭诉,看着她们靠艰苦的劳动得来的赖以为生的合法私有财产成为一片废墟之后,我和莫建刚、吴玉琴、廖双元、申有连、徐国庆、陈西等贵州人权捍卫者决定,尽我们的一切努力为这对可怜的母女申张正义,寻求公道,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其争取实际的补赔偿。
   

精心谋划私吞厂房 政府威逼作出假证


   
   通过深入了解,及与吴文燕和她的母亲李毫美在强拆之后的家园废墟上的交谈,我们得知一些基本情况:
   
   2006年建厂时李毫美用了一生艰苦奋斗而来的积蓄和党武乡农村合作银行30万元的建房贷款,经营时依法办理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经营时依法办理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逐年交清税收,不仅自食其力为“新农村建设”积极努力,还为20多名待业者解决了就业问题,减轻了本地的就业压力;
   
   政府在花溪区于石材厂附近新修“国宾大道”时,令石材厂房主人李毫美拆除红线内建筑,李毫美积极配合,不争条件,积极拆除道路规划占线建筑,因此,李毫美的合法私有财产石材厂房最终为2700平方米;
   
   李毫美于2007年11月18日夜间在家门口走路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击18米远,因此“交通事故”导致“运动性失语损伤四级残疾和颅骨缺损十级残疾”;
   
   李毫美前夫吴永林是奋战在中国刑侦事业上的一名优秀警察,在刑侦事业上立过功得过政府表彰,还受到中央电视台法制频道的报道。他们虽然因计划生育问题离了婚,但在李毫美交通事故受重伤后,他竭尽全力抢救李毫美,使李毫美在头部多处骨折、颅内出血、脑损伤手术开颅两次抢救后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一直未娶且多年来一直帮扶着这个残破的家和负责着女儿的生活学习。
   
   开发商为了在李毫美修建厂房处搞酒店开发,而其又害怕赔偿李毫美的损失,就要求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政府出面给花溪区党武乡政府施压。于是,2009年11月26日,一份盖着“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公章”的《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1号)就出台了。《决定书》上称李毫美依法建设的2700平方米建筑物“未办理有关合法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1月29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花溪区党武乡政府考虑到2006年12月18日确实是给李毫美颁发了《贵州省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许可证上发证机关处 “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的红章也不假,于是“研究决定”,于 2009年12月16日给李毫美又下发了一份名为《党武乡人民政府关于撤销李毫美户工艺石材厂<村镇建设规划许可证>的决定》。《决定》上称:“根据花溪规划分局关于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工艺石材厂(李毫美户石材加工房)有关规划手续问题的意见,你户原于2006年12月18日取得的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在办理中存在违规审批办理行为……撤销2006年015号《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
   
   此《决定》炮制以后,花溪区政府纪委找到了曾经给李毫美办理《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的政府工作人员,此工作人员被纪委领导强逼要挟几天几夜,要其认定“李毫美办证时给了他红包”,此乡政府工作人员只得在区政府领导的威逼下作了伪证。
   
   之后,李毫美前夫吴永林也被花溪区纪委找去谈话,被软禁三天两夜,不准睡觉,领导们轮番谈话,直至胃病发作导致剧烈呕吐也不放过,加之持续用“纪律”和“工作”做威胁。最终,“小小民警”被“击破征服”,为了解脱这难以忍受的处境,在纪委领导的诱供下,他不得不在身心疲惫中“承认”李毫美当时办理的《村镇规划建设许可证》是“假证”的“事实”。
   
   此手段后,党武乡政府再次于2009年12月23日向李毫美下达了《党武乡人民政府限期拆除决定书》(限决字[2009]第05号),《决定书》依然称“未办理有关合法准建手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之规定,责令你户(单位)于2009年12月26日前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将依法予以强制拆除,所需费用由你户(单位)承担或者以料抵工。”
   

暴力强拆厂成废墟 一无所有身心交瘁


   
   无奈的李毫美只得向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09年12月29日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向李毫美下达了《行政复议案件受理通知书》(一)[2009花府行复受字第03号],决定予以受理。
   
   但是,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自此《通知书》下发以后“受理”不了了之。党武乡政府也自始至终回避对李毫美户的拆迁安置和补赔偿问题。
   
   2010年1月26日13时左右,花溪区政府和党武乡政府动用数百城管、警察、公务员和社会人员将李毫美的厂房团团包围,将李毫美及其女儿吴文燕、老母亲等家人强行绑架上车拉往花溪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房间实施非法羁押和监控。残疾人李毫美头部的颅骨是缺损的,头部大部分只有一层头皮保护着大脑,只要稍不留神碰撞到,就会引发生命危险,可这伙凶相毕露肆无忌惮的“政府工作者”不管这些。吴文燕后来和我说:“当看着自己的残疾母亲被那些强盗们粗暴对待时,我的心碎了,我也被几个大男人死死控制着,只得眼睁睁看着妈妈昏倒两次……要是妈妈被他们弄死了,我肯定也不活了……”
   
   22时左右,当李毫美和吴文燕及家人被非法羁押9个小时放出后,摆在她们眼前的是:好端端的厂房和住房已成一片废墟,房屋里的所有东西全部被埋废墟下。
   
   一无所有的她们,只能无助地流泪走在阴冷的国宾大道人行道上,此时李毫美仍处半昏迷状态,被女儿吴文燕无力地小心搀扶着。
   
   “在深夜的寒风中,同村好心的邻居,把我们叫到他家暂时的住了下来。到第二天我和母亲到党武乡人民政府去讨一个公正的说法,但是他们却不理不睬。寒冬腊月我们居无定所,只好住在乡政府的值班室里,生活条件差,这些乡政府的领导也不闻不问!?在寒冷的值班室里我和母亲因受风寒而患严重的感冒。因母亲残废柔弱,我必须照顾她的身体不再使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到了第三天我母亲的病情已经不能再拖延。于是,在我们的一再要求和抗议下,乡政府的领导,才极不情愿的派人送我的母亲到乡卫生院作了简单的住院治疗。
       
   苍天啊!我们家的住房和赖以生存的工作厂房已经被非法暴力拆除,面对一片家园的废墟,我们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为此,我写信给您,希望您能够依法对这一事件进行严肃的协调。也能为我和四级残废的母亲做主,请拯救我们的生命!!!请让我能安心读书!!!” 吴文燕在致贵阳市委书记李军的书信中这样写道。
   
   “我恳请尊敬的国家相关领导人关心一个中国西部农村以弱女子的生存,政府不能因为要搞开发,就回避开发商的赔偿,就剥夺了我的生存权。我的厂房是按照相关规定经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批准建设的,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人民政府在上级政府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政府的压力下就违法剥夺了我的生存权啊!!!在我们国家倡导和谐社会的今天,倡导新农村建设的今天,恳请您们关心我——一个西部农村无依无靠的残疾弱女子的生存,我终日期盼您们的回音,我将泣跪感谢!!!”李毫美在呈送贵州省人大的《控告状》中如此写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