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许之远
·围堵中国、箭靶中国下胡锦涛访美
·「人民最大」的实现
·諍言有据的自述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蒋介石日记》公开,拨开歷史的迷雾
·馬英九勝選對台灣、大陸與世局的影響與展望
·刘晓明大使:中国不是个共產党国家?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林书豪冒起的模式及联想
·香港选特首成春秋争霸的局面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从这次特首选举检验香港回归后的管治成败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致两会:请留一个能生存空间给我们的后代子孙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总理遗憾、人民遗难;总理无憾、人民无难
·傷心泪話人頭稅
·薄熙来的殞落:《子產论伊何维政》的现代版
·李登辉的今日与钓鱼臺的明日祸害
·身在江海之上,心在魏闕之下
·对马总统连任的忠告:为政不吃存粮
·韓寒的旋風比《太平洋的風》更感動台灣
·台、港旅中咏怀
·曾荫权的堕落是本质、诱因还是惩罚?
· 当郝柏村与施明德坐在一起 【联合报╱张作锦】
·曾荫权治港七年的总检验:香港向内地行近
·香港贪污风暴已从特首刮起!
·梁振英初任特首的忠告
·马英九的烦恼:包揽全部政治责任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良心能改变香港的命运麼?
·香港人对国民教育的疑惧又走上街头
·方宽烈对香港文学最后的贡献
·从个人的生死体悟到人类集体的取向
·书法家张顺华虚芜释法的錯误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实施肃贪是法治的基本準则
·《书法、书道精要》的〈前言〉
·中国政府对钓鱼台应有的认识和决断
·国画的进程
·欧巴马VS罗穆尼 第一场辩论及其影响
·面对日本,中国人自救之道
·香港从黯淡到沦落的成因
·欧巴马连任所见、所思
·莫言生死疲劳惯,丰乳高粱酒国蛙
·习近平应以务实掌握十年契机
·近日即事
·法治体制改革第一步:被告无罪推定论
·莫言领奖后的致词与演讲的评论
·习近平的选择:拨乱或沉沦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半由人事半由天的2013年
·南周、炎黄事件对习近平的关键考核
·中国人对大凶年(2013)的因应
·从豺狼之国的口中抢回钓鱼岛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一个默默实践民主政治的马英九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虽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李安又得大奖,华裔还有甚麽不可能?
·香港今年:《宜慎小人、凡事不利》
·马英九女儿结婚,民进党也有可駡
·习近平要打破传统政治现状成为全民领袖
·权力来源的差异影响舆论的取向
·中、港、台劳工关心的最低工资与立法
·蒋经国的失误带给林洋一生的遗憾
·雅安地震的赈灾、救灾与检讨
·香港法治最后的防线:廉政公署崩溃?
·母亲节:让我们向天下的母亲致敬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东南到处有啼痕》一一〈五四运动、端午节〉感言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奥巴马VS习近平、霸王与崛起的鸿门宴
·沙叶新為艾晓明教授半裸的感触而哭
·台独渠魁、大鱷李登辉的狠毒
·徐志摩当年的杂文和语录对民族性格、社会风气的质疑
·郝柏村出版:《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
·美国底特律(Detroit)破產与斯诺登(E。Snowden)出走
·香港人為什麼常走上街头
·香港病了!
·香港现状、成因诊断与感言
·香港必須拒絶《黑金政治》
·哀乱(并序) 许之远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关於李嘉诚:《不要上了美国和日本的当》和它的按语
·2017年香港普选特首会兑现吗?
·马英九VS王金平、黄世铭VS柯建铭
·莫言访臺演讲的异议
·《令人憂慮,不閱讀的中國人》 :一位印度工程師的感語
·從王維基事件看普選
·三中全会的前夕、《争朝夕》與《循序渐进》
·国民党第十九届全会、中央评议会及建议
·骆家辉辞职之谜及出路
·美国经济学家:美国会向中国还债么?怎樣还?
·向人类领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致敬
·金正恩杀张成泽:权不过三代确定
·世界对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期许
·资讯发达是啟动人類進步的動力
·台湾今年七合一选举,政党再轮替前哨战?
·毁坏香港、中国不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在21世纪来临的当年,过气的列强如英、法等相继喊出:〈21世纪是中国人的!〉国人对这句话是好、歹意都很少追查;或者想:打个折扣也是好事,还沿著这个思路,把它转变有中国特色:〈和平崛起〉、〈汉唐盛世〉,国產转外销。今年的例行两会,在金融海啸后期的今天、各国尚严肃注意演变之际,表现出空前和谐;代表、委员面露笑容,一片汉唐盛世听不到盛世危言;和平崛起而见不到民怨崛起。也的确,以今日之中国人力、财力、智力,如果两会要处理民间疾苦,是完全有能力的,真如〈为长者折肢〉这般容易;不是〈挟泰山以超北海〉的困难。其不处理或未处理:〈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中国还在衰败的次殖民地的时代,许多列强已崛起,到现在实际上也还有多少国家比我们先进;那些先进经验,已经实验过可行,那些缺点可避,都摆在我们的面前。过去还侷困在〈凡是敌人说好的,我们要反对!〉这些人类生存过程中的经验,是人类进化时付出过代价而成共同资產;不是那个可专利。除非我们还残存着顽劣的愚民意识,没有不可学的;来减少我们在进程中的困难和代价。
   
    〈为农民兄弟说几句话〉
    上一篇同样为两会召开而写的博文,有些读者质疑:最重要而广大的、最贫苦、生活极待改善的族群:〈把农民兄弟漏写;应该为他们说几句公道话。〉除了少数特权阶层,广大的基层族群都有不同的苦痛;你想想百份之九十五的财富,控制在千份之二的人的手上就可知道:只有小贫和赤贫;小康的中產阶级还不多;所以还成不了气候。我们说中国两极就只有贫富,我用〈人民〉来作概括性的基层族群而论述,没有细分族群而已。兹择要补上:中共建政主力是农民,开放后出口成品能抢佔世界市场,主要还是仰赖农民工低薄的工资。工资在先进国家生產中,是成本中最大部分或主要部分。我在这裡举一个例:加拿大最低工资每小时十元(加拿大币,伸算约现值七十二、三元人民币);这是全无技术、气力可言的,眼见即能上手的简单工作,如没有气力的妇女在餐馆洗碗、在酒店扫地之类;大规模的企业便有工会组织,即使如上述的工作,自有工会为这些工人出头作集体谈判,就决不会最低工资了!有气力的工人,如为街车倒垃圾的,论年资每小时二、三十元是常见的。我所了解的中国农民工的工资,真值得我们同声一哭。我们的企业家的良心何在!美国阿拉斯加发现石油矿,政府出面和企业家达成恊议,以当时豋记的省民,每人佔一股。从第一年开始,按一股分红,就有一千美元,一直根据恊谱议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终止。如果我们官员没有帮着企业家徵收农民土地就不错了,会和农民分享资源吗?听说广东东莞也有一地区,当地村民卖地,存款以后足够全村子弟读博士五十年。今天我们外匯存款二点四兆;有多少成数是农民工的血汗钱?拨一部分(如一兆)为广大农民脱贫,不但民怨全解,还为内需创造一个全世界无可比拟的市场,我们还需要向欧美列强打躬作揖求订单、求解禁、求自由贸易吗?比钱交到当地官僚、国企手上建楼房炒地、生產过剩要好多少?这个就是〈为与不为〉而不是〈能与不能〉的问题!
   

    选举法修正了吗?
    两会年年有修正案,修了六次;应该修好了吧!但一读黑龙江人大代表、又是律师的迟夙生对记者的分析,就知道还是拖下去。迟的分析,让记者广为报导,用一个有法律的专业知识的代表,自然多些公信力,在这种重大问题上,他的发言,绝不是偶然性的。他怎样说词:〈农民工的生活地区和工作行业都是变动的,有时地区和行业的利益及要求不一样甚至矛盾的。这样,这个农民工就不可能真为这个选区而投票。〉唉吔!可真要感谢出了这麼一个律师代表,这麼用心为人民是否为选区真正利益而投票!他糊没有选举知识和经验的农民工可以,否则真令人绝倒。作为地方选举的选票也好,作为功能选举的选票也罢;投票人能在自由心证下,才算是真正的选举。选举制度无从规定选民为那种是真正利益而投票,《神圣一票》是指选民能完全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投下的选票。即使出现矛盾,只要是自由心证,没有人能干涉选民的自由选择,这才是真正的神圣选举。这个律师只适合做人大代表,不适合做选举法的律师,有了迟夙生代表,选举法就《迟夙生》了。任何一个在欧美实施民主选举地区生活过的中国人,对选举制度一听就懂,也没有出现投票有困扰、矛盾,主要是无人敢干涉。为甚麼在大陆有这种种困惑、困难?至於农民工、上访者的流动人口未作明确的规定,也成为选举法无法定案的理由。那一个国家没有流动人口?这些国家就没有选举吗?真不可思议。解决方式多的是:可以提早投、通讯投、向政府公告设定为不在籍选民的地点投。难道我们不能借镜有选举经验的国家吗?要有心来解决,能难倒十三亿人的智慧吗?也是〈不为〉而不是〈不能〉。只有贱视选举才不能解决问题,目前实行的村级直选,在香港各报报导:〈有关规定笼统,亦无操作细则,为买票、卖票、村干部控制选举提供了空间。〉〈周先生说:别说流动人口,固定人口有真正选举就不错了。他今年40嵗还没有选过一次,连选票什麼样的都没有见过。香港特区人民都不能选特首,何况我们!〉〈安徽王先生说:上级召集村里党员指定选谁,新村长就是他了。村民连一声也省了,不知新村长是谁!〉(见三月九日香港明报A15中国专页)邓小平对香港基本法也指示过:宜寛不宜紧。原来笼统易操控。
   
    观念的改革更重要?
    经过多少年有意无意的误导,许多原本浅易的道理,在私见私利当头,初尚内咎神明,渐渐积非成是,连始作俑者自己都忘记了是非。我们看到的明明是歪理,但说歪理的人却理直气壮十足;就知道这个社会病了!有心人就想医好它、才能改变它。社会学家都知道,改变硬体容易,改变软体的观念最难。例如过去把温情当做封建遗毒而不是自然的人性表现。十八嵗为中国在冬奥争得三面金牌的周洋,第一次说出感谢父母的辛苦裁培,希望有能力改善他们的生活,立即受到指责,认为第一要感谢国家。谁是国家呀!为国家争得三个金牌,不是为国家争得了光荣吗?不是感谢了吗?依此公之论,如果争不到金牌,何以感谢国家?是否要自杀以谢罪国家?但他的指责,还是有人缓脸,这种官官相护,我们的社会还有公义吗?又如某将军提倡〈军事崛起〉,这种穷兵赎武的思想,那里是现代军人!徒以人好战的藉口!又如桂局长韩峰的性爱日记外洩,也还有人出来辩护:半年内只贪了六万和一个情妇!实在还是个〈好官〉!
   
    后话
    很多海外媒体把两会当成娱乐化报导,网民也有这种倾向,在我看来是值得两会检讨的。有一些不必要的作为是两会自动娱乐化,例如挑选年青漂亮的小姐做接待员,身裁一律穠纤适度,巧笑倩兮,究竟和这严肃的国家议政有什麼关係?还有那些出主意操控的人,何必向记者传话:那些不能炒作、那些不能发问,都成为小道消息的来源。投票器加盖等没有水準的发言不少,以人对代表、委员的质素懐疑。我赶在散会之前提出本文,祸枣灾梨,如能有些匡补,已是意外的收穫!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