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徐水良文集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2010-3-9


   
   
   看好戏:胡耀邦和刘晓波,徐水良喜欢谁,仇恨谁?(所跟贴文内内容略,下同)

   
   作者:徐水良:胡耀邦刘晓波对照:
   
   胡耀邦不赞成四个坚持,要求释放我这个写《批判四个坚持》的,引得邓少平大为生气,下令不准释放。
   
   胡耀邦死了还引来伟大的89民运。了不起。
   
   刘晓波投共作典型,为64屠杀谎言背书,鼓吹没有敌人,反对杨佳抗暴。
   
   而且楼下我和王希哲辩论,王希哲已经承认从双十宣言起,王、刘属共产党阵营。(见附)
   
   
   谁对民主有贡献?谁可疑?
   
   
   附:与王希哲论战帖:
   
   (注:树犹如此,王希哲化名)
   
   我怎么写是我自由。劝你还是认真想想与刘晓波双十宣言后的一切 -徐水良
   
   离题胡说八道引人纠缠,是心虚败逃的表现。当然是你的“自由” -树犹如此
   
   你才心虚,双十宣言是谁的意图?从双十宣言起你属于哪个阵营? -徐水良
   
   属共产党阵营!如何?不纠缠,老实回答胡平问题。 -树犹如此
   
   承认了就好。回答不回答谁,是我的自由。何况我已经回答。 -徐水良
   
   从来承认!光明磊落。你有挑战他人自由,当然有心虚败逃的自由 -树犹如此
   
   你现在承认,过去承认了?说不定哪一天你又翻案,现在承认不算数 -徐水良
   
   老王高兴反共就反共,高兴拥共就拥共,只看酒喝得多不多,与-树犹如此
   
   你和刘晓波都是竹筒倒豆子类型,拥共反共,由不得你。最多撒娇
   要更好价钱而已。-徐水良
   
   ---------
   
   树犹如此:共产党的总书记会“特别关照”“暴力革命推翻共产党”的徐水良!
   
   徐水良:胡耀邦看我的《批判四个坚持》等材料,就是多次要求放人。
   
   因为胡耀邦关心,北京来人,我在监狱待遇也比你好。另外还有阎明复以及其他人关照。你没人关照,你不服去找胡耀邦阎明复和其他人算账。
   
   而且你造谣也没用。我主张革命,革命有暴力,有和平,取决于客观实际情况。我什么时候主张只用暴力革命推翻共产党,反对和平革命了?你把我的原话找出来!
   
   --------
   
   树犹如此:徐水良要吹牛皮自己与共产党头目的亲爱关系时,就忘了他“暴力
   
   徐水良:你自己造谣捏造我的话,就说我造谣。你还是交代怎么到共产党阵营。
   
   
   你自吹光明正大,但什么事总是承认后又抵赖。
   
   我的话都有依据。胡平闭眼说我国内不主张有敌人。我搬出我的国内文章作证。这些文章,国内很多朋友传,给许良英,林牧,胡绩伟,王若水,和很多民运朋友。而且大多又是我在南京时,由香港民主大学出版。少数是我传真到海外发表。怎么就不是国内证据?
   
   我主张革命,但我什么时候只主张“暴力革命推翻共产党”,反对和平革命了。你把我的话找出来。否则就是一再造谣。
   
   ----------------------------
   
   徐水良:答王希哲:徐水良国内论革命等 2010-03-09 10:25:13
   
   
   我那监狱里写的文章是服刑时偷偷带出,后来托人带到香港的部分文章
   
   
   我从来坚决不屈服不认罪,从没有老老实实交代改造。
   
   你自称竹筒倒豆子,老老实实改造,出狱后还一再写第二十几次申诉,吹嘘在监狱里认真改造和立功表现。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文章带出来。你刚出狱时要我帮你呼吁发你的那些第二十几次申诉,我劝你千万别发,因为那一发,大大有损你的声誉。你当时还不高兴,但如果发了,现在必然变成损害你的东西。
   
   你有门路我没门路。我连1974年《战斗宣言》,和1981判我刑的那篇主要文章,找了多少人,迄今都没有找到。出国时,规定我不准带任何文章出国,偷偷带的七十多篇文章,全部被没收。
   
   我的文章,尽管都是理论文章,不是一般评论。但我引用的,已多处讲到敌人。你大概没仔细看。
   
   你如要我论革命的,我没时间找,给你摘录《中国改革简纲》一节和《变革之路》前4节):
   
   们希望我们的祖国走稳妥的渐变的道路,但这需要有中共愿意改革,愿意实现多党民主制,并且愿意满足全国人民及客观规律对改革时间速度的必需要求为前提。我们希望走和平的渐变的道路,但客观实际并不一定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我们不可能像“告别革命”的朋友们那样,捏造历史规律,不顾一切客观条件而强行“告别革命”。(在想象和现实上实现?不知他们怎样“告别”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
   
   ——摘自1997年《中国改革简纲》
   
   
   
   变革之路(前4节)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于南京
   
   
   一,大变革的前夜
   
   当前的中国,正处在大变动的前夜,这一点,是多数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感到了的。目前的国内,腐败盛行,其严重程度,在中国和人类历史上,都是少有的,甚至是空前的。专制制度和专制政府不得人心,遭到了几乎全体中国人的愤恨和反对,以致许多共产党员纷纷告诉笔者,已经没有几个共产党员不反对共产党了。各地民变蜂起,突发事件层出不究,老百姓纷纷用干柴烈火,火药桶和导火索来形容目前的中国的局势。出雨欲来风满楼,巨大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日益迫近,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对此有所准备。
   
   二、两条道路
   
   我们正在继续努力,竭尽全力,争取走和平的渐变的平稳转轨的道路,希望这条道路有利于减轻我们民族的损失和苦难。但是客观情况并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一方面中共当局坚持其一专制的专制主义立场,迟迟不愿实行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以迅速实行社会生活的广泛的自由化以及政治上的多党民主制,而这种迅速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又是防止大规模动荡,走渐变的平稳转轨道路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另一方面,广大老百姓又变得越来越不耐烦。因此走突变的,革命道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三、如果走革命道路,它将是什么样的道路
   
   告别革命的理论,捏造客观历史,杜撰历史规律,只承认渐变的改良道路,否认突变的,革命的道路,造成了很大的无知,混乱、胆怯和无能,它的错误和危害性是显而易见的。但因为它的水平低下,思想幼稚,明显不符合历史及客观规律,一旦对它进行批判,不难解决。困难的是真正把握历史和现实,通过艰苦研究,真正搞清楚如果走革命道路,未来的道路将是什么样的,这种革命将是什么革命,而我们期望和需要的,又是什么样的革命。
   
   许多人一想到革命,马上想到的是毛泽东,孙中山时期的革命概念,马上要搞毛泽东和孙中山式的革命。我们的研究认为,中国未来的道路,将会重复苏联和东欧的道路模式,可能是匈牙利式的接近渐变的道路,可能是其它国家的突变的革命道路,但决不是毛泽东式或孙中山式的,更不是格瓦拉式的。
   
   还有少数人,把革命与恐怖活动等同起来,这是非常错误的,非常有害的。民运必须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把恐怖主义当作最大的敌人之一。
   
   
   四、和平还是流血
   
   根据我们的研究,我们认为,即使未来中国走突变的革命道路,这种革命也将是和平的和比较和平的,即使带有暴力,它附带的暴力也将较少。它不大可能像罗马尼亚那样带有较多暴力。我们认为,六四的血不会白流,如果没有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有了流血的六四,未来流血的可能性就相当小。六四教育了全国人民,并且使专制主义者自己震惊。将像五六年的匈牙利事件教育了匈牙利各方面一样。在未来的突发事件中,即使有少数专制主义者,他们也不可能再像邓小平那样疯狂,那样发疯,而且也不可能再有这种疯狂和发疯的能力,也不再会有那样多追随者和胁从者。邓小平在六四,已经费尽了吃奶的力气,他的后继人即使花出更多的吃奶的力气,也已经不可能得逞,甚至不可能有很大的作用。而在人民这方面来说,不会再像六四那样,以学生为主,工人农民很少参与,而是以工人农民为主力,不会再像六四那样软弱幼稚,不敢推翻中共。目前的不满情绪,农民最甚,工人其次,知识分子排在最后。此外,在未来的大变动中,武装力量的士兵,作为老百姓的子女,有可能站在人民一边,至少不大可能再像六四那样,对人民进行大规模镇压。不过,对他们的工作,目前是非常非常薄弱的,亟待加强。由于力量对比与六四大不一样,这就决定未来的突变是较为和平的。
   
   --------------------------------
   
   
   驳胡平:徐水良国内谈特权官僚专制敌人的部分论述
   
   
   胡平你真会闭眼睛胡说,这是我国内论对手共产主义专制敌人部分相关论述:
   
   
   我的起诉书:
   
   在此期间,被告人徐水良还书写了反动文章《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诬蔑我国社会制度,妄图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
   
   ——南京市检察院1982年《起诉书》
   
   (注:其中主张革命,是我国内的一贯主张,有好多文章论述。就是主张走革命道路,推翻特权官僚专制统治,并且一再论述苏联也许可以走改良道路,但在中国,基本不可能。不是敌人,怎么要推翻,要革命?其中提及的《中国的民主运动》和《革命的四项原则》两文,写于1979年。)
   
   
   而由于官僚专制主义(官僚专制制度)的存在,再加上“坚持”的作用,这双重作用,使少数“坚持”者本身,变成骑在人民头上的官老爷,凌驾于人民之上的极权官僚,及至像苏联那样,成为与全体人民(这时全体人民已基本上变成工业和农业无产阶级)相对立的阶级和阶层。
   
   
   把专政矛头指向革命人民和革命者,(当然尤其要指向反对这种“坚持”及坚持论者专制主义、要求民主自由的人),必然导致法西斯专制及恐怖主义,必然要把他们看不顺眼的大量正常社会现象说成是“阶级敌人破坏”,而专政则被变成少数“坚持”者的法西斯独裁专制。
   
   ——摘自1982年监狱中写的《批判四个坚持》
   
   
   把人权降低为简单的生存权,从而把人与被保护动物等同起来,这也是这种忽视人的经济唯物主义的表现之一。另外还有“反自由化”之类反对人的本性的做法,也无不与经济唯物主义有关。人的最低目标是生存,最高目标是自由、自由化“化”得越彻底,越好,反自由化就是反全人类,做人类公敌,尤其是反对人类的未来。
   
   ——摘自1993年所写《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
   
   
   自由也是人类不断追求的目标。"自由化","化"得越彻底,越好,反自由化就是反全人类,尤其是反对人类的未来,就是做人类公敌。只有极端的权威主义者,专制主义者,国家(民族)社会主义者,法西斯主义者,才公然反对自由化。
   
   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尤其是列宁和毛泽东的理论,则污蔑、贬低和攻击民主,赞扬专政,赞扬专政制度即专制制度,这是一种反动的“主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