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徐水良文集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徐水良


   

2010-3-8


   

   
   我过去说的西方意识科学,其实是指全球过去的旧意识科学。
   
   这些日子,我在《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一文,以及过去文章中,一再提到西方意识科学,有朋友产生误解,以为这仅仅是指西方意识科学。其实,这是因为意识科学的好些片断学科,如心理学,语言学等等,从西方产生,中国和东方,自己并没有创造出自己的类似学科,只能照搬西方同类学科。所以我才把它称为西方意识科学。
   
   因为中国和东方,过去并没有自己的意识科学,只能搬西方。而且,又因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接受了西方意识科学的传统思想,例如语言是思维基础等等思想,以及研究思维,自然而然只是研究语言符号抽象思维,不研究形象思维等其他思维的传统,苏联和中国的学术界,如心理学界,语言学界,就比西方更加彻底地主张和坚持西方意识科学的这些传统错误。过去苏联和中国的心理学等类似学科,几乎全部是在这些传统错误的基础上,进行论述和发挥。
   
   马克思,恩格斯虽然没有用专门的心理学语言学著作来论述相关意识科学问题,但他们的著作中,不时接受和论述这些传统错误。斯大林则写过一本被列为经典的《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本小书。斯大林正确地否定了苏联极左派主张语言有阶级性,是上层建筑等等荒唐谬论;但他的全部思想,仍然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决定论,辩证唯物主义即实践唯物主义,以及西方意识科学的传统错误基础之上。他说:
   
   “不论人的头脑中会产生什么样的思想,以及这些思想什么时候产生,它们只有在语言材料的基础上、在语言的词和句的基础上才能产生和存在。没有语言材料、没有语言的‘自然物质’的赤裸裸的思想,是不存在的。‘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马克思)思想的实在性表现在语言之中。只有唯心主义者才能谈到同语言的‘自然物质’不相联系的思维,才能谈到没有语言的思维。”
   
   这种说法,就是传统意识科学错误的典型。同时,他又在聋哑人问题上大搞诡辩。斯大林和传统意识科学家,传统心理学家语言学家一样,只知道抽象语言符号思维,不懂语言符号思维之外的其他更加重要的思维。他根本不知道聋哑人等问题,实际上反映了思维的更加复杂的情况,反映了语言思维和抽象思维之外,还有非语言的更加基础更加根本的其他思维,尤其是基础性的形象思维。他不知道这形象思维,就像在头脑中放电影,放动画,比抽象的语言思维包含更加多得多的具体信息,抽象语言思维不过是读文字,最多是放录音,信息量要少得多。形象思维可以单独存在,单独进行。抽象语言思维却不能单独进行,语言和语言思维代表形象和形象思维,以形象和形象思维为基础,才有意义。没有陪伴的形象和形象思维,语言,就只是没有意义的语言符号。
   
   抽象符号当然也可以在舍弃其具体意义的情况下,单独进行逻辑推理或运算。单独用作数理化公式,但那是在抽象学科中进行的符号逻辑运算。符号本身的含义,最终仍然要回到与具体形象相联系的概念,才能为人们所理解、所掌握。
   
   
   附: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徐水良
   
                2010-02-28
   
   
   只谈一个实质内容,其它与实质内容无关的,不谈了。
   
   这个实质内容,就是: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根据我的理论,这是从概念到判断的实际顺序:
   
   1、形象思维经过简化,固定化,产生概念。
   
   2、从概念开始,产生抽象思维。抽象思维以概念为基础。
   
   3、概念符号化。产生符号思维。符号思维逐步成为抽象思维的主干。并以符号为基础,产生逻辑思维。
   
   4、符号,在实际抽象思维中,对于绝大部分人,主要是与过去输入的,在表述和传播交流过程中产生的,对每个人说来,就是从小时候开始学习语言时得到的语言符号相结合,变成语言符号。
   
   但对于没有语言的聋哑人,可以有1、2步思维。初级的第3步思维。无法达到这第4步语言符号思维阶段。
   
   西方意识科学(心理学语言学等)说语言是思维的基础,没有语言就没有思维,那么。其结论,必定是没有语言的聋哑人没有思维。这显然是不符合客观事实的胡说,是反科学的,站不住脚的。事实上,没有语言的聋哑人有人的思维,只是没有语言思维。
   
   5、从符号思维开始,抽象思维范畴内开始产生逻辑思维。判断产生于上述第3步逻辑思维的开始。
   
   6、判断,是逻辑思维的基本组成部分和基础。判断,无论是单称判断、特称判断、全称判断;也无论肯定判断,还是否定判断,都表示的是两个概念或几个概念之间的关系。
   
   因此,判断以概念为基础,概念先于判断,没有概念,就没有判断。
   
   例如,“他是人”。这个判断,先有“他”和“人”两个概念存在,然后才能联系起来,变成“他是人”,成为判断。说明“他”和“人”之间的关系。而且,这个联系,“是”,“不是”,本身也都是概念。没有他、人、是、不是等等概念,哪有判断?没有概念,那判断只能是0-0-0。这0,便是没有内容,0-0-0,什么也不是,什么判断也没有。
   
   所以,孙丰兄说法:“我在04年说到判断在先,概念就是判断的成果,你至少有三次在我的文前加按语批评,我已告诉你:邓时代后国内大学教材已逐渐改了这一成见。人不作出判断,哪来的概念?概念就是判断的成果,这是十八世纪古典哲学的一个划时代的贡献,是理性批判所以为理性批判的一个重要方面”,如果其中关于大学教科书这个说法为真,那么这种说法,完全是闭着眼睛把大学教材当作金科玉律的教条。而大学教材,又是搬用西方说语言是思维的基础那种意识科学的荒唐谬误。这实际上是连最简单最基本的逻辑学也不懂的瞎说,但却被崇洋、崇大学教科书的人如老孙,当作不容否定的真理。
   
   孙丰兄的这种心理,与胡平推崇“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的两个笑话,一样心理。不过胡平是推崇的是一个西方教授的荒谬错误。孙丰兄推崇西方意识科学的长期的很多学者的传统错误。
   
   上面我说了西方意识科学,其实,迄今为止,西方学术界的西方意识科学仍然是意识科学的分散的片断学科,如心理学,语言学等等。西方意识科学没有形成像自然科学、社会科学那样类似的意识科学的系统体系。我们的意识科学,把意识分成八个过程,即四个基本过程,四个后继过程,每个过程又分成非常详细的更小过程,才使意识科学成为一个意识科学的有机体系。
(2010/03/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