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徐水良文集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短评]再谈左右概念和专政等问题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徐水良


   

2010-3-1日


   
   
   左右政治概念,混乱不堪。
   
   左右原本是方位词,以观察者立足时身体左右为标准。只要转个身,左立刻变成右,右立刻变成左。全凭参照物和方向不同而不同。
   
   借用到政治上,也是同样。共产党。历史上习惯是极左。可是有人换个标准,以是否搞政治改革和接近工农下层民众为左,则现在的共产党立刻是极右。同一个人同一篇文章,标准都可以反复。一会儿这是左,一会儿这是右。更不用说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领域了。
   
   所以,这个从左右方位词借用来的政治词汇,本来就是法国大革命偶然性借用词汇,后来共产党和其他左派把这个词汇和左右划分教条化,变成完全是简单化线性思维的代表,是线性教条思维的典型,完全违背现代立体和多维运动思维的要求,不仅几乎毫无意义,而且成为政治理论领域的教条样板。
   
   例如,新人本主义、马列主义、自由主义,三足鼎立,根本不适合左右线性化划分,最多是马列和自由主义作左右,新人本主义与它们是前后。新人本主义是前,是进步,马列和自由主义是后,是反动。
   
   这三足鼎立,再加上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构成上下一维,加上时间变化,就构成立体的随时间运动的立体的运动思维。左右线性思维,根本无法解释立体运动过程。
   
   看看当代中国左右划分的文章,绝大部分都是混乱而可笑的陈旧教条。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到这种陈旧教条范围去,以教条对教条。
   
   再说专政思维。认为国家是搞专政的,也完全是马列主义国家学说的谬论,是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思维。搞自由民主,就是要反对马列国家学说的谬论。专政,也即专制,在英语里是一个意思,就是没有民主的一种制度,即专制制度。只有不懂装懂的毛泽东,和现在的毛派信徒,才搞来搞去搞不清楚,才创造出“人民民主专政”这类可笑的怪物概念。还把民主和专制(专政),与许多东西混淆起来,例如把它们与国家的教育职能镇压职能混淆起来,把民主制度与听取不同意见的个人开明态度混淆起来,把它们与分散和集中混淆起来,搞不伦不类的反科学反民主的“民主集中制”,如此等等,笑话满世界。
   
   至于断言未来民主社会左派专政还是右派专政,是完全违背民主社会本质的信口开河。不仅因为这种教条划分在民主社会不存在,而且因为民主社会,是多数决定,搞自由民主,不可能由极端派决定,搞违反自由民主的专政制度,专制制度。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再说一遍,既然是民主社会,就不是专制社会即专政社会。就不存在这些人说的某派专政制度。
   
   至于把“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的两个笑话,即之一“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和之二“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当真,依据这种根本不存在的理论笑话来作论证,得出右派专政或其他结论,那就不过是新的笑话,是“胡平-普里泽沃斯基”两个笑话的衍生笑话而已。
   
   
   

中国民主化会右派专政?


   

张三一言


   
   
   
   [一]、王希哲左派是甚么?
   
   
   王希哲说:『左派意见呢?左派说,“共产党有功无罪”。左派温和派说,“共产党有功无罪,但也曾有错”。』这个左派何所指?这个左派就有中国政治现实中的“乌有派”,就是意图还魂毛泽东思想回归毛泽东时代的愤青愤中愤老总集合,还公开成立了两个极左党。这个派有两个特点。一是,有被现当权派奉作神和作为正统合法招牌的毛泽东作庇护。二是,它是半体制派,不但有体制内有人好造势(可结党),还有体制内人公开撑腰。
   
   基于上述两点,它在中国大陆有充分生存发展空间,所以就俨然成为一以代表民众左面目出现的所谓左派;而且是唯一的派。在民主化后的中国,若共产党还合法存在,这派与共产党合而为一,若思想仍贯,最后沦为类似印度毛派那样的极端组织。若放弃僵化思想,向民主社会主义转化,应占有中国左派位置。若民主化后的中国没有共产党存在,乌有派就树倒猢狲散,若存在也是三K党式的。这是因为“乌有派”完全没有了生存空间,成了没有根基的唯意识型态派,到时就名副其实应验地成为乌有派了。
   
   
   [二]、钦定左中右派
   
   王布哲反复谈论左右派平衡、右派专政的假大空话。其中有一条预设,就是:民主化后的中国“乌有派”是必然的左派;没有他心中最爱“乌有派”的中国就必定变为右派专政的中国。也就是说中国民主的必要条件是把中国左派位置预留给现在的乌有派。否则中国不但建不成民主家,相反必然搞出一个右派专政的国家。
   
   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有权力或权利指定,或否定未来民主中国的左中右派是现显中的哪一个派,或者还没有出现的派。全世界由非民主进入民主的国家,其政治版图都是由适应民主制度的派别充任的。现有的政治派别能否在其中担任角色,决定于自身的民主适应性和生存、竞争能力。民主中国的政治现实就是由这些有生存能力和有竞争能力的政治势力组构。当然,现有的乌有派完全有权利进入未来的民主中国,这就要看他们的能耐了。想在今天自己当旺之际,给自己政治生命买保险,要人确保其占据未来民主中国的左派地位这是妄想,是不自量力,狂妄霸道思想作怪。
   
   乌有派能否进入民主中国?
   
   我想,大概有两种情况。如果共产党在它还能控制局势的今天,实行自由开放可以让民众自行表达意志和结社,到进入民主时候如果共产党还存在,乌有派也与共产党同样存在,但作用有限,若不与共产党合二为一,只能淡出政治舞台。若与共产党合流,这时,就是由民主一方与共产党争夺民众。共产党是一个极右的掠夺利益集团,决无法与民主一方竞争。最终结局就是被边缘化。到时候如果没有共产党,乌有派就树倒猢狲散。中下层民众是民主阵营中天然的左派、中上层是中派,社会顶上层是右派(这个派与王希哲说的自由左中右派吻合)。不论是争取民主阶段还是民主社会中,都必然存在左中右(及其过度)派,都不会出现某一派专政;只有王希哲危言耸听的中国民主社会才会有右派独大右派专政的神话。
   
   统观现有的成熟的民主国家,少见中极左派占据政治版图的左派位置。它们多数由王希哲所说的温和派、中间派、极右派(中间派与极右派间的右派呢?把右派冠上“极”是欲力之罪)组成。
   
   [三]、右派专政是胡言
   
   王希哲的“右派专政”有两个基石。王希哲的右派专政论的一个基石是,民意选票是铁板一块的。这有可能吗?两(几)股力平衡是民主之所以可行的必不可少条件,是民主的普遍事实和有其必然性。在王希哲小说化的话语下,把中国实现民主描述成必定没有对立力量,必定铁钣一块,民意选票必定选极右派上台。右派上台就是右派专政,要消解右派专政;唯一办法就是让现存的乌有派制衡。现今民主国家绝大部分极左派不成气候,可是,选民并没有铁板一块地都选出右派,选出极右派的更少见。
   
   王希哲的“右派专政”的另一基是,右派上台必定清算共产党;右派执政=右派专政。我说王希哲的右派专政是胡言是有无法否定、推翻的事实作证据的。现今世界十万人以上的国家共有179个,其中,133个是民主国家。请王希哲在这133个国家有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你所说的右派专政的国家?我就不明白,全世界建立民主国家都没有出现过右派专政,为甚么偏偏在中国就要出现右派专政这种怪事?
   
   凡民主国家都必定以民主精神和程序建立,这就是民主国家必定是多数决定,保护少数;民主国家的政治型态必定是多元的,是互相制衡的,请问,民主国家怎么可以出现右派专政?用“鸟笼”来控制民主,是用民主词语包装起来的帝王意识。
   
   可见,所谓民主国家右派专政不论是从事实上讲还是从理论上讲都是不可能的。一个全无事实根据的判断、一个经不起事实验证的判断就是胡言。
   
   
   [四]、如何才能不被清算?
   
   现在请清算是无的放矢,因为现在民众完全没有清算能力,反而是民众每时每刻都在被清算中。不过作为对未来民主中国厘清一下思路还是无妨的。
   
   必须首先肯定,清算罪行是应该的,是正义的。不清算是作为当权者放弃权力的妥协。妥协若成交,一般是共政府与民间妥协派的交易,不会成为共产党与全民的交易。这个交易当然不能保证共产党绝对不会遭受到清算,因为主张清算的派别有上台实行清算的可能。右派专政之说是伪说,但是,不论从事实上或理论上讲,民主化后,清算并不是必然的肯定的,也不是必然的否定的。
   
   共产当若想自己犯了的罪行不被清算有很多办法是可以做到安全程度极高的,被清算可能性接近零。以下提供一些意见。
   
   其一,主动稳步实行放权的民主政改──越早启动越效果越好。
   其二,提出交换不清算的放权时间表和路线图,让全民表决。
   其三,对过往罪行向人民作真诚深刻的忏悔,得到人民谅解后实行全民普选民主政府。
   
   以上三点,点点可行,不过也是点点幻想,因为共产党绝不会考虑。
   
   共产党不放权的代价是永远潜在被清算的威胁,最终无法不被清算;放权则可能现实被清算。积极理性的做法是放权,并力争把被清算的可能性降得最低。
   
   20100301
   
   参考文章
   王希哲:胡平是大有进步,还是自我暴露?http://news.boxun.com/forum/201002/boxun2010/118670.shtml
   
   (作者来稿)

此文于2010年03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