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小龙女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作者:辜树仁 文章来源:《天下》杂志第443期 更新时间:2010-3-27 4:59:06
   
   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在上海有两位市长,一位是有政治力量的市长韩正,另一位是有言论力量的叛逆作家韩寒,他不仅是读者最多的部落客和通俗小说家,也是赛车手,正因为拥有超人气的媒体魅力,所以有人说他是上海的地下市长。
   
   如果你不认识韩寒,以及他掀起的“韩寒现象”,就很难认识极度复杂的中国和中国的未来。
   
   来自上海,一九八二年出生,二十八岁不到,外貌酷似影星梁朝伟的韩寒,是中国新一代的明星作家。天下杂志独家专访内容如下:
   
   问:有人说文学的东西是很苦闷的,但你似乎一点都不苦闷,你的文章点阅率都很高,你对文学的定义有没有一些新的诠释?
   
   韩寒(以下简称韩):我认为现在(大陆的)文学还在产生当中,因为之前在很多政治运动当中被摧毁了。一些好的作家,都很难逃过以前那些政治运动的冲击。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说香港是个文化沙漠,我特别的不赞同,说上海是个文化沙漠,我还认同。
   
   在建国前后,基本上很多戏曲,电影,文学都出自上海,上海那时是真正的文化中心,但不知为什么,上海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是因为上海只是许多想要到中央的官员的跳板,认为只要管好上海,就可以管好中国,因此到了上海的官员或领导,做事都特别,特别的谨慎,像上海的报纸,尺度是非常,非常,非常的紧的。
   
   事实已经证明,在这样一个紧的尺度下,而且生活压力这么大的环境之下,是没有办法有特别好的文艺作品的。并不是说每个人写东西都一定要写一些反政府的事,而是在写作的过程中,你得制造一些矛盾,总有一些对立……像现在的状况是,市长可以是坏人,但市委书记不可以是坏人,这已经是台面上的规则,你看所有的电视剧,一看就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而不是到最后才知道。
   
   你把很多事情都规范化了之后,就变的没有意思了。最关键的是,上海生活压力很大,如果在中国的大城市当中,哪一个是文化沙漠,那就是上海,百分之百是上海。
   
   你想上海这个地方,有什么可以给人家开眼界的吗?有什么作家吗?除了余秋雨,结果余秋雨还是被大家唾弃的。上海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电影导演没有,作家没有,艺术家也没有,基本上都没有,就这么一个城市,拿钱堆一堆,我也能堆啊!拿钱堆出一个城市,很简单,然后房价搞那么高。如果我是上海市长,我会很不好意思,请大家先别来,我先搞一搞再来。我觉得这个城市对现在的中国来说,是一个耻辱……现今的上海,其实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
   
   如果不把台湾算进去,因为情况完全不同,整个中国的文化中心,我认为是香港。香港和台湾相对上来说,文化受到的摧残比较少,这两个地方才是延续中国文化的地方。
   
   很多人认为香港人整天想要挣钱,走路也走的特别快,没有文化,我觉得完全是错的,不一定写东西才是文化,电影也是文化,而且是文化当中相当大的一个类别,香港的电影在全世界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肯定比大陆的电影有影响力,你怎么可以说一个电影这么发达的地方,没有文化呢!就像你怎么可以说好莱坞没有文化呢!
   
   但上海也不能说是一无是处的地方,例如说治安虽然没有好到什么地方,但在全国来说,是不错的。上海也有一些五百强的公司在,但作为一个大城市,我觉得那是最最基础的,上海的硬件,可以说已经达标,但他的软件,可以说是差很远的。
   
   上海世博会,肯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人喜欢清静,有人觉得挺好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这么两批人,但在上海就只有一批人,就是大家要欢欣鼓舞地来搞世博会。但没有另外一批人吗?完全有,只是那批人完全都被“和谐掉了”,这样一个城市是没有资格成为一个国际大都市的。
   
   问:所以上海这个城市对你来说,如果要伟大,就不会只是一个国际化的空壳,金钱堆起来的外表。
   
   韩:你要看一个城市是不是伟大,不是看他的楼有多高,中国人不要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还有中东人啊!他们用石油赚来的钱,可以搞的更野。其实中国的城市发展是很野路子的,就是很多外国人不敢用的东西,中国人都敢用,包括车子也是,像奥迪答6,外国年轻人都不太开,因为觉得太前卫了,在中国居然是当官的人在开。
   
   因为中国人没有美学,从小没有美学的课,不知道什么颜色搭在一起会好看,都胡来,领导人也胡来。他们会说你太保守了,要与时俱进,要激进一点,这被他们当作一种进步的标志,他们不会去为文化人创造一个更好的氛围,因为那种东西第一眼看不出来,等你有效果了,官员可能就离任了。
   
   如果盖一栋楼,马上会有效果,盖一栋像狗屎的楼,肯定很激进,在市中心就有一堆狗屎。他们很奇怪,就会接受一些很激进的东西,我觉得我已经个很开放的人,但有时候看了都会觉得……啊……好诧异。有些人会觉得我是不是与时代脱节了,与年轻人脱节了,网路化时代我落伍了,所以他们会去做些很前卫的事情,用在城市规划上,把城市弄得很难看。
   
   就像过去有许多中国人有美国梦一样,现在中国比较落后城市的人,会有上海梦,做文化的人,会有北京梦,经济方面,就有上海梦,这挺正常的……但上海没有大家想像中的好,这个城市完全没有准备好。
   
   问:没有做好怎么样的准备?
   
   韩:没有做好一个作为真正意义上的……一个特别好的城市的准备。事实上,在上海的人,生活压力非常,非常,非常的大,我可能没有这么大的感觉,以我的收入,只要不买房子,完完全全可以在上海这个地方生存,但如果要在上海买房子的话,生活压力也会很大,更何况对别人来说,这是全中国生活压力最大的城市,物价非常的高,包括交通成本,居住的成本,吃喝玩乐的成本。
   
   以前我有一个演讲也“被和谐了”,大意就是上海这个城市。上海是一个冒险家的乐园,但冒险家的乐园百分之百就是人民的地狱。但是冒险家是不存在有乐园的,因为冒险家有成功,有失败,如果你能确保这些人百分之百都是成功的,那说明很多本来属于人民的钱,都用于投资回报了,会让上海的人民生活非常,非常的痛苦。当然那种痛苦,可能都是私底下的痛苦,镜头对着他们,突然就说上海很好。这不能说是好面子,而是一种自尊心,就是自己可以说它不好,但外面的人不行。
   
   韩寒:中国人用人权和尊严交换工作
   
   问:从上海市中心到你的办公室,看到很多冲突的景象,看到贫富的落差,你已经游历了很多中国的城市,乡镇,你觉得真实中国的面貌是什么样子?
   
   韩:真实中国的状况,我很难用几句话来形容,这个问题问的很大,我觉得整个中国都被所谓的国内生产总值压的很沉重,因为我们特别大,好面子,在金融危机时都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率,在这样的政府之下,完全可以这么做,可以把房价弄得很不可思议,完全可以保证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但却给大家的生活带来特别,特别大的压力。
   
   你国家说一句8%,但这8%,却会带给底下的老百姓很大,很大的压力,我觉得这可以完全由统计局来贡献,你说是几,就是几嘛!事实上我们可以说是三,从长远的角度来讲,对我们的发展更好,统计局就统计八%,我们都容许统计局造假,因为统计局就在造假嘛!
   
   在大城市,大家都期许一个未来,但大家的压力都特别大,长远来说,没有人知道期许中的未来会不会到来。中国人的社会地位提高的方式也非常的奇怪,大家的生活压力都挺大的,可能有那么几个人会来剥削我们,每个人剥削一万人,当然我们都非常恨那些剥削我们钱的人,正要打他们时,那些人可能突然跑到国外的车展,买一量非常昂贵的车子,买一艘游艇,别人就会觉得,哇,中国人真有钱!然后被剥削的一万人就会觉得很自豪,认为这代表我们中国人的荣誉。
   
   现在整个中国的心态就是这样,大部分的人生活压力都很大,只有少部分人通过官商勾结,或是真的靠自己本事做出来,获得了非常巨额的财富,可以让外国人感到震惊的财富,可以去洗劫路易威登(LV)号店,但这绝对不能代表真正的中国市民的真正生活情况,这还仅仅是大城市的人民,更不用去提农民工或是居住在偏远地区的人民。
   
   问:现实的市民和网路的市民会是很断裂的吗?
   
   韩:但网路的市民到现实生活中就会很守规矩,不是因为他们就是那样,而是生活压力真的很大。这很可能也是短期内,政府聪明的地方,你可能觉得他们很蠢,实际上很聪明,他们把房价弄这么高,但中国人很贱,非得买,因为结婚时,女方就会要求你有房子,男方倾家荡产也得买房子,买了房子之后就必须还月供(付房贷),最后导致了你不能失业,你一失业三,四个月之后,月供就还不上了,所以就没种。
   
   在大陆的环境下,不允许你失业,哪怕只有一,两个月,这样月供就会断了,所以人就变的没种,就是拿自己的人权和尊严去交换。如果有一批人不在乎,那很好,可是在中国,尤其是大城市,大家都很在乎工作,所以只能在网路上泄愤。
   
   问:你现在可以不用看老板脸色,会不会觉得有责任要替大家说话,就像其他媒体赋予你的角色一样?
   
   韩:事实上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但我只是个充气娃娃而已,我只能让大家爽一下,就像你说的,能让人爽一下就不错了,但我不奢望能改变什么,或是有人看了我的文章,就对老板拍桌子说我不干了,一方面我害了他,一方面如果你没有能力,中国的社会保障不好,还是干着吧。
   
   这几年可能因为经济的发展,达到了这样的规模,我并不认为这值得骄傲,因为有这么多地可以卖,有这么多廉价劳工可以用,资源太多了,这样的条件下做到现在的成绩,我觉得没有什么好骄傲的,这并不代表他们的政策有多么牛乙(厉害,了不起),只是没有走弯路,以前就是走了太多弯路,现在他们可能想明白了,还是挣钱重要,那就挣钱吧!劳力那么多,别的国家都需要你廉价的劳动力,加工东西。
   
   政府没钱了就卖土地,土地又归政府所有,把人家赶走,强拆了人家房子,几百亿,几百亿的赚,开发房地产,还可以带动建筑业,钢筋水泥业和银行业,然后老百姓吃苦吧,反正他们无所谓,老百姓买贵一点的房子啰!用差一点的东西啰!我们的老百姓都接受,那这样的经济发展很正常啰!
   
   韩寒: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问:上海一直都是中国政治,经济的前沿,从上海来看中国未来的发展,会是很有趣的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