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接到“共和国”起诉书之后——看守所里的蓄须抗议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
    2001年12月10日,我被“共和国”因言治罪,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再次提审了。在提审室里,等待我的是青岛市中级法院法官王东。他约有30多岁的样子,圆脸,不高的个头,戴了副白边近视镜,挺文静。
   
   
    王东见我走进提审室,先自我介绍说是青岛中级法院的,此来是依照程序送达起诉书的,说着他便让我在送达文书上签字。这意味着我的案子已进入了最后程序,审判在即。谢天谢地,我终算挺进法院的大门了。我不失时机地问王东何时开庭?他说很快,一般不会超过半个月。我听了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狱中在押人员,除了有可能被放了的那种,最大的愿望,当属走向法庭,拿到判决了。有了那张盖着“共和国”国徽的“文凭”,就可以去劳改队服役。我已在难狱之下被苦苦折磨了那么久,心想再不会有什么理由拖延下去了吧,至多再有半个月,我就将走向法庭——决战的时刻到了。

   
    我事先分折,他们为保证开庭顺利,一定会庭前提审,侦查我的思路和答辩动向。但王东却说,开庭前不会再见我了。他问我有什么话说?我故意试探他:公安预审与审查起诉阶段都受权力干扰,应付了事,不给我辩解的机会,法院呢?
   
    王东断然说:我们与他们不一样,依法办事。
   
    我说:那好,为什么到今天还不让会见律师?
   
    王东说:法院才受理此案,我们会依法让你见的。我回去后马上通知你的律师。
   
    当时直觉告诉我,王东不像骗人的样子,显然比检察院的人要坦率、认真得多。所以我认为不久就能见到律师,里外的情况便会有个大致了解。于是,我不再说什么,拿了起诉书由他们送回监室。回来后,我展开起诉书一字一句地嚼读起来,内容很简短,不过是指控我“指使燕鹏”发表了8篇文章:《中共“四个坚持”下的意识形态——一台不断加工政治敌人的思想机器》、《“社会主义制度”中无产者沦为无饭者——中共及其政府应依法承担法律责任》、《难博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走出“中国特色”的政治笑话——解读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通往不平等竞争的腐败路线》、《“一国两制”的悲哀——社会主义能统一中国吗?》、《中共精神支柱已经坍塌——新文明变革理论呼之欲来》、《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80周年“献礼”》。看完起诉书后,我哑然失笑。我所批判的这“中国特色的政治笑话”,还就不断地在验证我的观点,继续加工着政治敌人。21世纪的中国,已沦落到再搞“文字狱”,“审思想犯”的可悲境地。在如此“共和国”国度里,还谈什么法制、人权,不是政治笑话,又是什么?而关押、审判我的过程,不正是在论证我的论断切中时弊吗?
   
    这之后,我的精神状态振奋了许多,就像一个即将濒临决战的斗士,擦拳摩掌,跃跃欲试。我心想:只要法庭上我有机会说法,一定要痛痛快快地高扬我的批判性立场,即使判我到劳改服刑,也总比封闭在此久押不决状态中轻松。
   
    然而,我比起一种拥有几千年专制政治经验的权力生命来说,毕竟还是太幼嫩了。我们“共和国”的执法者们太深谙 一二三,再二三地消解对手的锐气之道了。本案诉讼过程,至此仅仅是闪了一个光点,很快便消灭了,一切又都回归到静止、凝固、死寂的状态中。我在日想夜盼中消耗了半个多月的斗志,不仅没有任何开庭的音讯,且也不见律师的踪影。我正在心急如焚地等待之时,一位管教带班,向我悄声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我家大哥(律师)与另一名律师持法庭开据的手续来所会见,被市检察院住看守所检察室一个所谓负责人拦截在外,而且竟堂而皇之地以“共和国”“执法监督”为名,导致看守所内部干警们都私下颇有微词。我闻知此讯,气的浑身发抖,是谁给这些人违法越权注了低气,竟敢公然挑战国家法律,置法院批准会见手续于不顾,并干扰看守所的正常管理,一定要剥夺律师与当事人会见的权利?且不论我大哥是唯一一个代表山东省律师界的省政协常委,即使以被告亲属名义担任辩护人会见当事人,经办案单位批准,也是允许的。对此,《诉讼法》有明确规定,更何况还有另一位同所律师,协同办案。青岛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室的那位矮个子主任,竟敢非法妄为到丧失人性的地步。我至今未弄清,那是市检察院的领导意志,还是他们个人发坏所为。据我在看守的观察,青岛市检察院驻市第二看守所检察室的所谓执法监督,就是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对所里屡见不鲜的违法、违规行为熟视无睹,反而狂妄到公然凌驾于法院、看守所,甚至国家法律之上,阻拦远方来访的律师办案,实再令人不可理喻。
   
    我深知大哥情性刚烈,大半生驰骋司法沙场,吃不得这种气。他若大的岁数,废寝忘食,不避政治风险,亲自担任我的辩护人,竟又虎落平川被犬欺。后经看守所管教们证实,那天他们的确吵得厉害,我听后心里十分难受,但又无能为力。从那天开始,我公开声称蓄须以抗议:一是抗议市检察院驻所检察室明目张胆的非法侵权行为;二是抗议法院迟迟不予开庭。我在看守所里,独一无二地留起长长的满腮胡子,如狮子一般,十分扎眼,无论什么人来所检查,我都依然故我。由于看守所里俄干警上下都对那三个不干正事的检察人员看不惯,又知道我多半是对检察室的,故都不予干涉。那三个检察室的人,气得发疯似的找所领导,说我违反狱规,不理胡须。但看守所管事的就是不尿他们那把壶,他们只好赤膊上阵,亲自跑上楼来,把我提到管教室,威胁我再不理胡子,他们要“依法处理”。我当时正好有气没处发,当着看守所干警的面,声色俱厉地谴责他们无法无天,还配谈什么“依法”。
   
    我指着他们的鼻子吼:我正想领教、领教你们是怎么个“依法处理”法?能不能断了我的脊梁?我的厉声呵斥,在整个楼廊里轰响,检察室的人尴尬得无地自容,在干警及每个监室嫌犯众目睽睽之下,灰溜溜地走了,他们终于领教了什么是“政治犯”。后来我每次出来放风或提审,他们总是回避我蔑视他们的目光。我在看守所披发蓄须的形象,成为他们下通下达的一块“心病”。
   
    月转星移,时钟的指针很快摆向了2002年元月,眼见法院受理此案已超过了一个月的正常期限,法院仍不开庭,而律师来所会见,又被检察室的人拦了回去。这天下午,我突然被提到对面谈话室,于副所长拿出一封信说,是律师写来的,让我看后写封回信。我打开那信一看,是烟台盛信律师事务所郝律师寄来的“授权委托书”和询问案情的信。我看完信后,仰面长叹,仅仅是一墙之隔,律师就是走不进来,连签委托授权手续,都要用信函寄进来,如此中国法制,如此社会主义制度中的律师,如此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子民,还会有什么希望?更为令人义愤的是,他们之所以能把律师询问案情的信转给我,并让我回信答复,完全是基于办案的需要——他们是要窥探律师出庭的角度和我的辩护思路。我出狱后才知,我的信根本没转,反倒成为他们卷宗的参考资料。他们不仅剥夺了我会见律师的权利,同时也剥夺了我与律师通信的权利——全面的、彻底的、毫不掩饰的非法剥夺。
   
    不过,我并不怀疑法官王东的那次谈话的坦诚。我敢断言,他初接手案子时,对如此共产文化背景下审理政治案件的复杂性毫无心理准备,对权力意识会如此“和尚打伞”认识不足。这时,我已对法庭会遵守诉讼程序不再抱有希望。
   
    果然,法院受理期限一个半月期满的那天,也就是2002年元月24日,青岛市检察院向法庭第一次建议延期审理,为法院制造了期限届满未履行开庭义务,但又貌似合法的理由。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法院应在受理10日后就可以开庭,而不是等到整个审理、判决期限届满时的最后一天,再让检察院制造个理由。由此可见,在权力意志的统一操纵下,对仅仅8篇文章,一再拖延的目的只有一个——消耗我的战斗力。这之后,检察院为达此目的,费尽心机,多次玩弄规避法律的拙劣手法,竟然在没有任何事实与证据变化的情况下,非法动用撤诉再起诉程序,并四次要求法院延期审理,让我的案件,仅仅在法院挂牌就高达8个月之久,相当于在正常诉讼程序中,两个在押犯人从预审到判刑的期限。此时我已十分清醒地意识到,这并非是哪个部门或个人的意思,而是那台要彻底封杀我那支不屈从权力意志的笔的政治机器,不停止地运行使然。为此,当时我就想,我必须保全一个韧性战斗的自我,一个能挻直腰杆,清清楚楚地走向法庭表达的自我,一个能冲破桎梏,依然用手中的笔,奔驰在思想沙场上的自我。
   
    这一天,我在狱中不顾一切地含着满目的愤怒,大吼了几声。管教们都知我的怨情,也不干涉我,任我发泄。发泄后我又格外轻松与冷静。
   
    那之后,正是天寒地冻的三九天,我时常望着窗玻璃上厚厚的冰花,剥光了身子,钻进玻璃隔断的厕所,用冷水自上而下的灌浇。我浑身打着哆嗦,牙咬得咯吱吱地响,接下来身子就发木了,像穿了层厚厚的铁甲。我用毛巾全身搓擦,体内的热量,全都蒸发出来,雾气糊满了窗玻璃,不多会儿,皮肤便呼呼地发起热来。那感觉,真是透心凉后的爽,爽得很!我在三九天里成功地洗过凉水浴的瞬间,也尝试着战胜自我的快感。
   
   
    2002年9月11日这天中午1点30分,在令人窒息的狭窄牢房里,超期羁押了一年又一月的我,终于在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法院迫于舆论压力,仓促开庭。但法庭上,公诉人(市检察院为邀功受赏的某新提处长)在辩论中理屈词穷,尴尬出丑,竟然以“这是社会主义法庭”为由,要求审判长剥夺申诉人正常行使辩护权,正如一个输不起棋子的劣等棋手,掀了棋盘说棋盘是他的一样滑稽可笑。而法庭在公诉人极左面目的操纵下,不仅回避就本案是否具有煽动行为的关键事实进行审理,且非法剥夺了申诉人的辩护权和申请证人到庭的权利,致使这一以审判文章观点为主题的法庭,再现了欧洲中世纪异端审判所的场景。在“共和国”法槌落下的时候,我仅因撰写了8篇批判阶级斗争意识形态及传统社会主义错误实践的理论文章,被冠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判刑3年,剥权5年,沦为21世纪中国经典思想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