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謝田文集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图:中南海权贵在自己享受时,舍不得让中国百姓富裕起来。为富不仁的结果,是从 豪夺而来,被巧取而去。图为北京的钓鱼台国宾馆。

   承蒙一对中国老教授夫妇的推荐,读了辛子陵的《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接触过自由社会关于中共及其领导人的书籍,比如张戎的《毛,不为人知 的故事》的人们,对辛氏这样体制内人士的呐喊,有种复杂的情感。一则人们惊叹于作者高超的打擦边球、拿捏分寸的能力;二则我们也感慨墙内人小心平衡、敏感 异常的苦心。

   *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最近,辛子陵“必须大规模让利于民才能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 (让利)一文,据说是他新年期间在上海与朋友的谈话录,提出了中共“舍不得让老百姓富起来” 的命题。这是个很好的命题,也是非常准确的社会观察。

   在 “为人民服务” 和“让少数人先富起来” 的背景下,思考如何让中国百姓全面富裕,需要有超越虎口拔牙、或与虎谋皮的勇气。人们或许会问,这为什么就怎么难呢?如果它把财富就略微微的“舍” 弃一些,分给百姓一点,按今天中国人的善良本性和容易满足的特性,他们一定会感激涕零、感恩戴德的。

   “让利”一文从经济的角度看,非常难 得。它揭露的中共阴暗面,即使是对中共有许多了解的人,也觉得骇人听闻。虽然辛子陵称他是为了救党,帮助党走出改革共识破裂、社会危机加深、执政合法性丧 失的困局;但读后人们不得不做出另外的结论,就是这个党实在是谁也救不得、谁也救不了了。

   *政府和人民谁在崛起

   辛 文指出,中国经济近年发展的结果,是政府崛起,但人民没有崛起。人民非但没有崛起,反而空前的下落。中国的发展如辛子陵所揭示,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 而是资本主义救了社会主义。辛的处方,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出路,是让农民富起来。

   透过辛子陵的近距离观察,我们知道中国刺激经济的巨额投 资,都进入了重复浪费的基本建设和过剩产能的培植。我们知道安徽阜阳修了飞机场,但没有客流和飞机起落,白养一大批职工不能长久,只好关了这个赔钱货;湖 南长沙为利用中央拨款,居然拆除2英里的跑道重建,这当然也算在湖南的GDP之内;内蒙古新建了鄂尔多斯城,但目前仍然是一座空城。

   这个号 称“人民共和国” 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奇怪的地方。一方面全国商品房空置率高达 60%,面积2亿平米,一方面蜗居难求的呼声不绝于耳。辛子陵估计,2013年中国将有6500~7500万人失业,三亿人口要靠救济生活。

   辛 子陵认为,中国需要出现美国总统罗斯福那样的领导人,才能使国家走出危机。这当然是不够的。即使空降一个罗斯福到中南海,他的“新政” 也施展不开,我们必须同时空投一部宪法、一个三权分立的政府、一批自由的媒体、一个真正的法律体系,才能指望奇迹发生。如果真有奇迹发生,第32任总统罗 斯福当然有功劳,但更高明的,是罗斯福的继任者、美国第33任总统杜鲁门,后者预言了中国会怎么改变颜色。

   *权贵集团的四个阶段

   辛子陵最中肯的观察,是中共从毛时代开始,就“舍不得让老百姓富起来”。“老百姓手里有点钱了,政府就想办法叫你交出来。” 他劝中国政府未雨绸缪,留点后备,留点钱应对两三年后的可能出现的大萧条。

   中国权贵集团的形成和发展,按辛的划分,可分为四个时期:官倒时 期从80年代开始,权贵们利用“双轨制” 、卖出口批文、“空手套白狼” ;大型工程包揽时期从90年代中期开始,包揽大型工程,虚报成本,收取回扣,非法牟利。

   这里我们听到,国家和省级工程中,40~60%的工 程款流进权贵的口袋。中国建高速公路每公里国家支付1亿多元,实际仅需7000万,权贵们每公里攫取3200万元。16000公里的高速公路,承包的权贵 就掠夺5120亿。国企改制时期从中共十五大开始,改制中的股权配置,是直接把国企转入私人之手。而最后的买官卖官时期,是权贵集团恶性发展的顶峰。

   辛 子陵发现,清末卖官最大是候补道、属地司一级,仅仅是社会身份,且无俸禄;巡抚一级的官是花多少银子也买不到的。今天中国卖的官是实职,3000万买市 长、省长居然也做成了。“共产党的天下,腐败是没有底线的。”

   *如何解决权贵集团

   令人遗憾的是,辛子陵认为 “权贵集团”是问题的根本,是党国的掘墓人。所以,他提出的方略,是用经济和法制手段解决权贵集团。但是,只清理权贵集团就够了吗?谁是权贵的后台,并一 直致力于维护这个犯罪的集团呢?

   辛子陵的“救党三策”,即还地于民、提高社会保障、和国企实名股份制,看来很难行得通。辛的谈话发表后,左 派人士反应激烈,拚命反击。顽固的党徒认为,辛虽然指出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危机,但病因诊断不对,药方则是“剧毒“,辛应“自动退党”。他们认为辛的文章是 极右派向党中央宣战的战表,是发动 “颜色革命”的集结号。

   中共为什么“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呢?外界知悉的中国群体事件,是每年七、八万起。按辛的统计,现已达到每年12万起!一个月一万起,怪不得当局要轮训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呢。这几千万人如 果“富裕起来”,能量就更不一般了。

   为富不仁之果,是从豪夺而来,被巧取而去;从尘土中来,再到尘土中去。也许,辛子陵真的应该像左派人士 建议的那样,选择“自动退党”。先生若允诺在海外网站声明,不管用笔名或真名,笔者当可代劳。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65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42http://www.epochtimes.com/gb/10/3/20/n2851127.htm

(2010/03/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