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謝田文集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图:世事繁累,人们喜欢做、能够做、和应该做的事,往往不尽相同。丰田社长丰田 章男的故事就是一个例子。图为丰田的概念车“PM”

   丰田汽车全球召回开始后,惋惜之余,觉得有些怪怪的,想着自家的丰田是否受到影响。自从1 9 9 2年买了第一辆丰田佳美之后,前前后后一共买了四辆丰田汽车、这种美国中产阶级人士最喜欢的车型,包括两辆轿车、两辆面包。

   四辆车加起来,也跑了 四、五十万英里了,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按丰田多年的商誉看,这次召回还真有点匪夷所思。是哪个丰田供应商捣鬼,把丰田给拖累了?还是丰田自满自大,开始走下坡路,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丰田社长丰田章男在美国、日本、中国穷于应付,倒是引发了管理学上的探讨。媒体评价丰田章男时说,是他的命不好,他的不幸是由于这个丰田家族的后人还没准备好,就匆忙上阵、成了世界级汽车公司的领头人。

   丰田案涉及至少两个问 题,一是公司的总裁是否有回天之力,能独自影响企业的命运;再一个是如果人们在喜欢做什么和不得不做什么之间挣扎时,所带来的公司管理上的难题,应该怎样去解决?

   明星的公司执行长

   对前一个问题,哈里斯*科林伍德(Harris Collingwood)去年六月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撰文,探讨了这个有趣的话题,就是“公司的总执行长(CEOs)还管不管用?” 。

   科林伍德用苹果电脑乔布斯(Steve Jobs)的例子,来说明公司的最高经理人和公司的关系。一个公司的总裁或总执行长(CEO),即便是像乔布斯那样聪明能干并富有远见,是否就是企业成败的关键?许多管理学者越来越怀疑这样一个“超级英雄” 角色的作用,而最新的研究表明,虽然有些总执行长确实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许多其他的总执行长,则只不过是企业庞大机器上一颗最显眼的齿轮而已。

   自从2004年乔布斯因罹患胰腺癌做手术时,他的健康状况就成了苹果股东、分析师、和粉丝最关注的事。分析师说,如果乔布斯辞世,苹果的市值会立即降低四分 之一。科林伍德甚至开玩笑说,乔布斯的医生应该把苹果的股票K线图放到他的病历中去,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和股市起落吻合的太紧密了。

   更滑稽的 是,去年一月苹果软件开发员举行年度会议时,主持者的网络现场讯息传输被骇客攻破,骇客在屏幕上打出“乔布斯刚刚去世” 的字样,引起一片轰动。网络日志的真正主人立即更改了这条错误讯息。但三分钟后,骇客再次得手,又打出“噢,等一等,对不起。乔布斯真的去世了” 的字样,结果主持者不得不切断了讯息的实时传输。

   把经理人的杰出和公司的荣衰联系在一起,按科林伍德的说法,要从1979年李*亚科卡 (Lee Iacocca)开始。亚科卡受命于危难之中,拯救了克莱斯勒,当然,被拯救了的克莱斯勒也没维持太久。从那以后,江山迭有人才出,从奇异(GE)的杰 克*威尔甚(Jack Welch)到微软的比尔*盖茨(Bill Gates) ,到伯克夏*哈撒唯的巴菲特(Warren Buffett), 这些超级明星般的经理人似乎都有神秘的回天之力,让公司股票一路飙升。

   乐观的人们不愿面对许多首席执行长的丑闻,也不愿承认这些经理人能让公司发达,也会使公司走向毁灭。恩隆(Enron)的史基凌(Jeffrey Skilling)是这样的,美国国际集团(AIG) 的格林博格( Maurice “Hank” Greenberg)也是同样。

   七十年来,美国商学院的管理学者们都在探讨这件事,现在大多数人认为,美国民众对坐在金字塔尖上的这个人的迷恋,看来有点过头。杰克*威尔甚(Jack Welch)和他的继承人都承认,是时势造英雄,9 0年代时谁都会把奇异管理好,“一条德国牧羊犬都能行。”斯坦福的费弗(Jeffrey Pfeffer)教授说得好,“好的领导者会带来小的正面影响;坏的领导者会带来大的负面影响。”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丰田章男勉为其难,在历练不丰之时接手丰田,而在面对国际社会的非难时穷于应付,是管理学上的另一个问题。如果人们在喜欢做什么和不得不做什么之间挣扎的时 候,所带来的管理上的难题,该怎样解决?

   企业管理的难题之一,就是人人争位子,争名份,争带窗户的办公室,争预定的停车位。一方面,我们看到准备不足的经理人匆忙上阵,难于应付;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许多自以为准备充足、能够胜任的人,苦苦相斗,拚命争权夺利,把公司的资源消耗在内斗和摩擦之中。按佛家的道理讲,人类之苦,在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应该恰如其分的做自己喜欢做、能够做、或应该做的事;当人们的愿望得不到满足时,嫉妒、不合作、 甚至怠工、拆台,都姗姗而来。

   怎么办呢?如果经理人知晓佛法的真理,自己首先顺其自然,然后以正法门的理教化人心,训练员工,内部的摩擦和纷争自然会减少,主动性、凝聚力会增加,企业的生产力、生产效率一定会大幅增长。以佛法开智增慧,员工的创造力、原创力也会增加,会带动技术的革新和升级。做到这一点,人们就会各司其职,各安其心。哪怕十分之一的人能够这样做,也会带动其他的人,会带来一种全新的、清新的风气,会有“佛光普照、礼仪圆 明” 般的、焕然一新的新气象。

   准备迈入新纪元的经理人,对此不可不察。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164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341http://www.epochtimes.com/gb/10/3/13/n2844112.htm

(2010/03/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