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
魏紫丹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正名的意义
   

   武宜三先生就着张允若先生的来信(简称“来信”),称:
   
   “最近浙江大学张允若老师提出为‘右派’ 正名等问题,虽然我主张不争论,但是大家在茶余饭后一起来研究研究,也未尝不可。
   
   1、右派到底怎么正名,非常难哦。
   
   a、叫“民主战士”,有失偏頗。因为有的本来是“左”派打手,即使现在,不是还有几个右派分子在那里为虎作伥、甚至张牙舞爪吗?有的是迷迷糊糊当了的(如四川、安徽的中小教师右派是用“是非题”画+、—号画出来的);有的是因为出身、成分、历史问题、派系斗争、株连等等;有的是被湊數的;有的因为老婆或者女朋友漂亮的......
   
   b、叫“受难者”(我的叫法),有歧义,也不准确;
   
   c、加引号?则不胜其烦。丁抒、宋永毅的《反右派文库》据说有两千万字,我的《名录》已经有11000个案,超过600万字了。起码我个人不会为引号来浪费我的时间。”
   
   反右派运动专门针对知识分子进行迫害,从中国历史到世界历史,从规模之广到程度之烈,都是空前、估计也是绝后的。研究和记忆这个运动,首当其冲的问题便是正名问题。正名对于历史或现实,都有绝对的必要性:从事实上说,可达到“名副其实”,保持历史真相;从意义上说,可达到“评价正确”,深刻汲取历史教训。
   
   二、就叫右派,不挂引号
   
   来信说:“因为右派这个恶名是专制政权强加的,是完全不正确的也是我们决不接受的。只能说这是所谓的右派,即打了引号的“右派”,实际上我们决不是右派,而是站在历史前沿的民主派、改革派。我们决不能自称右派,否则,我们的诉求还有什么意义?我们还有什么道理要求当局彻底平反并道歉赔偿? ”
   
   请问:“站在历史前沿的民主派、改革派”--如果按着政治上左中右来划分,该是什么派?如果不言左、中、右而言他,就叫做“民主派”吧!民主,不论在历史上还是就现实讲,都属于资产阶级政治范畴。所谓高出资产阶级民主千百倍的“无产阶级民主”或“社会主义民主”,它的实质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即你说的“专制政权”。这绝不是当年右派所追求的“民主”。所以就只能正名为“资产阶级民主派”--这个名字正好是文革中对走资派的命名。因为走资派是毛泽东加给他们的恶名,所以没有一个人愿意当走资派。事实上,例如刘少奇、邓小平、邓子恢等,他们推行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不就实实在在是资本主义嘛!不仅那时候“走资派还在走”,而且现在“走资派走得更厉害”。人家“毛派”在这一点上攻击得他们无招架之力。魏巍临死一声吼:“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他在阳间可以胡说八道,但现在他已到了阴曹地府,恐怕那里大跃进中的三、四千万饿死鬼,会对它进行批斗。在批斗他的大会上,照例是:“首先让我们宣读一条最高指示:‘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这里也有一个正名的问题,必须把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认识到毛泽东思想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灾难之源。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不仅坑国害民,连你们胡温政权也难以摆脱动辄被毛派揪住小辫子的窘境。
   
   走资派为什么自感理亏呢?这是因为人们灌进脑子里的“社会主义”是美名、“资本主义”是恶名。岂不知社会主义,往好处说是乌托邦,实质上是坑国家、害人民、灭种族之毒蛇猛兽也。当年右派林希翎就大声疾呼、大加斥责过这种“封建社会主义”!刘少奇批过“农业社会主义”!事实已无可反驳,比起毛泽东走资派是正确的,以毛为头子的走社派是造成灾难的罪魁祸首,是罪恶滔天的。对这样明明白白的事实,谁能否认掉?就算毛派,能否认掉吗?
   
   至于右派的恶名,无非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放了最臭的臭屁、最毒的毒草(毛泽东语)。现在已清楚明白,反一党专政、反封建社会主义,是唯一正确的。你翻出右派言论看一看,毫不夸张地说,那就是一部中国真正现代化的初稿。比起时过半世纪之后的“零八宪章”,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于说“平反”、“赔偿道歉”,那是轻的。他们对右派处理,从道义到法律、从程序到内容,都是伤天害理的,全是违法的,理应置于历史法庭被告席接受审判,追究其法律责任。
   
   信中说:“有人认为‘右派’一词已经由贬义转为褒义的了,不必介意。这种说法是虚妄的。这个词的含义是二百多年来国内外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已经定型了的,不是少数人的自我感觉所能改变的。至于有人以此为荣,愿意继续自称右派,那是他自己的事,即使自称反动派、反革命分子、坏分子,‘颠覆一切旧概念’,这都悉听尊便。但不能强加于其他人。”
   
   当年章伯钧的女儿问爸爸:“爸,人当了右派,怎么别人就不理睬了?日子也难过了?”问话使父亲激愤起来,他忿忿地说:“只有在中国当右派才是这个样子。小愚,你哪里晓得--在西方,右派也是很体面、很神气的呀!议会里,还有他们的席位呢,与左派的区别仅仅是政见不同罢了。议论国家大事的时候,左派、右派、中间派各自发表看法,陈述主张,申明立场。因为各派所持立场、主张、看法不同,他们之间势必要有激烈的辩论、争执以及相互攻击。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政治现象,并受法律保障。西方国家的官方政策,往往也要经过这些辩论、争执和攻击的考验或矫正,现在,老毛把右派定性为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还划了个资产阶级成分。那么,左派与右派便不属于思想差异,而成为革命与反动的政治对立了。在我们这个国度,谁一旦成为统治者的政治对头或被看做思想异端,日子就很难过了。国家、权力、舆论、党派、社会、朋友、甚至家庭,都会纠合成为一股力量,不断地打击、迫害、除灭这个对头和异端。”(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第153-154页,时报出版)
   
   的确如此,“这个词的含义是二百多年来国内外政治生活社会生活中已经定型了的,不是少数人的自我感觉所能改变的。”
   
   三、结论
   
   我总是自信“右派是为民请命的,人民内心是赞成右派、反对左派的。” 我在劳动教养期间,有一次接触到农民,谈话间我亮明身分,说:“我是右派来劳动教养的。”农民说:“比作虫鸟,右派是益虫益鸟,左派是害虫害鸟。右派就是友派,你们是农民的朋友。”农民亲身体会、内心知道,右派、右倾机会主义是维护他们利益的。左派大装积极,是不顾他们死活、专门为上面拉套的。
   
   认真研究一下中国现代史,左派、右派,谁在开历史的倒车,危害人民利益,因而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谁是站在历史发展的正确方面,作出了重大牺牲,因而推动了历史向前进?史实照汗青。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March 03, 2010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2010/03/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