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100329]
孙文广文集
·孙文广简历
* * * * * *
*孙文广最新著作*
* * * * * *
《参选纪实》201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参选纪实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100329

孙文广:状告济南公安局不作为
   2010年3月28日我以特快专递向法院递交了诉状,状告济南公安局,对去年清明我在英雄山烈士陵园被打断四根肋骨一案的不作为,以求司法正义,并附五件,现公布如下:
   
   
   行政起诉状

   原告:孙文广,男,汉族,1934年8月26日出生,山东大学退休教授,住址:济南市历城区山大南路20号8楼2104号;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被告:济南市公安局
   
   诉讼请求:
   1. 判决确认被告阻止原告到英雄山进行悼念活动违法;
   2. 判决确认被告跟踪原告到英雄山进行悼念活动违法;
   3. 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未依法履行法定职责。原告09年4月向市局报案:当年清明,在济南公共活动场所,在公安监控下,被殴打打断四根肋骨一案,至今未依法作出书面答复。
   事实和理由:
   
    2009年清明前, 4月1日起,公安人员对原告进行昼夜监控,阻止原告外出悼念。
    同年4月3号,清明前一天,原告在校园张贴悼念赵紫阳的宣传材料时,被告下属郑习之在没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令原告打开手提包检查。
   
    同年4月4号9点,原告出门去英雄悼念英烈,被告下属郑习之等公安人员在宿舍门口阻挡,并将与原告同行的大学生拦住。原告打的到英雄山,被告下属郑习之等驾车一路尾随盯梢。九点半许,原告到达英雄山烈士陵园西南门,进入陵园大门约50米处,便遭身份不明的彪形大汉拖至路边殴打,经路人报警,由救护车送进齐鲁医院,急诊确认断了三根肋骨(后又查出一根)。
   
   原告向被告举报(报案信附后),请求查处肇事者,但至今杳无音信。
   
   原告认为,被告下属的违法行为应当由被告承担法律责任。
   
   被告下属阻止原告到英雄山悼念赵紫阳并跟踪原告的行为缺乏法律依据,应依法确认其违法;被告下属对原告一路监视,就应当履行保护原告不受伤害的义务,但被告下属视而不见,属于未履行法定职责;被告对原告的举报置之不理,也属于未履行法定职责。
   
   请你院查明事实,依法判决,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
   
   此致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
   
   原告 孙文广2010年3月29日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附件一:报案信
   附件二:四里山派出所现场记录
   附件三:孙文广 齐鲁医院病案
   附件四:孙文广 暴力断我四根肋骨
   ******************************************
   附件一:报案信
   报案人:孙文广,男,汉族,75岁,山东大学退休教授。
   住址;山大南路20号8号楼2104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接报机关:
   济南市公安局
   
   报案事实和要求:
   1、 查处2009年4月4日(清明节)英雄山袭击案策划者,行凶者;
   2、 赔偿受害人损失;
   
   事实和理由:
   2009年4月4日(清明节),举报人孙文广去济南市英雄山烈士陵园,,上山途中遭暴徒袭击,造成重伤,打断四根肋骨。
   出门之前,举报人遭到济南市公安局工作人员阻拦,举报人坚持前行,济南市公安人员一直跟踪,举报人一直没有脱离警方视线。
   同时,查处恶性事件,维护社会稳定与和谐,也是公安部门的基本职责和义务。
   基于以上事实和理由,举报人认为;公安机关有查处的真相和真凶。
   举报人孙文广2009年4月14日
   
   
   *************************************************
   附件四:
   孙文广 暴力断我四根肋骨 ——暴力见证于清明
    新疆7.5暴力事件后,大家谴责暴力,要求追查预谋、组织者。三个月前我遭遇毒打,折断四根肋骨,我也憎恨暴力,更要查清真相。现在我把遭毒打的前因后果等写出来,希望找出策划者,并想为找寻国内众多暴力的源头,提供些启发。
   
   清明遭打后,很多朋友建议我写出过程,为何拖到今天?原因是我年迈75,伤后体力不支,近来虽有恢复,但还有更重要的事,我不得不先写点文字。我遭毒打后,海外自由世界,很多媒体作了报道,如纽约时报、美联社、台湾联合报、自由时报、中央社还有美国之音、自由亚洲、BBC、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广播、澳大利亚、西班牙广播等电台,既然他们已经做了报道,我本想不必多写了。
   
    现在看来,清明毒打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情节,也缺少深层分析,我应该提供更多背景资料,让人们了解事件的幕前幕后,由此出发,也可深入认识大陆的黑色暴力。
   
   (一)2005年我开始清明悼念
    2005赵紫阳逝世,从那年开始,每年我都要去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悼念赵紫阳等英烈,这些悼念活动和照片都已经发在网上,警方为了阻止我的悼念活动,多次找过我和我的家人进行劝阻和警告。
   
   今年清明前,从4月1日开始,公安对我进行24小时昼夜监控,楼下停着警车,我每有外出他们都会紧紧跟随或坐他们的车。
   
    4月3号,清明前一天,管院党委两位书记,两次找我谈话,要我明天不要去英雄山,我的回答是,没有法律根据,我的
   
   人身自由权利不应该受到限制,这一天,我还在校园张贴悼念赵紫阳专栏(附照片),济南公安国保郑习之到场,查看我的手提包。
   
   (二) 清明凌晨有人张贴散发侮辱诽谤我的标语传单
    清明节我遭毒打前的凌晨黑暗中,有些人在我的住所门道,张贴了很多不干胶的标语,内容包括:
   
   “孙文广是一条媚外!无耻!流氓!汉奸!集于一身的老狗”;“孙文广这个混蛋,打着民主的幌子,干着卖国的勾当”;“孙文广狗汉奸,拿了美金骂爹娘”;“道貌岸然的孙文广,人前满嘴民主、自由。背后与人通奸,干着禽兽的勾当”;“孙文广大混蛋!赖着别人的房子不搬,是一条贪财、无赖的狗”;“孙文广无耻、垃圾、大流氓”等(见照片)。
   
   他们把这些不干胶印刷品贴到了我家的防盗门上、门前的栏杆上、走廊上及我的自行车上(黑暗中他们竟能在十几辆车中认出我的车),还有一些传单散发到宿舍大院。好心的邻居把它们从墙上撕下来,对我说:“真是胡闹,太缺德。”这些标语和去年在我家门前用油漆喷的“卖国强奸犯孙文广”同出一致。当时我也报了警,但是没有看到官方的认真调查。
   
   我在打的去英雄山的路上打110电话报警,事后没有任何人来查证,不了了之。
   
    几个小时后,我在英雄山脚下被毒打后路人报了警,警官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有没有仇人?”我对他说:“我没有私仇。”
   
   (三)清明上山途中遭毒打
    4月4日清明节,我要去英雄山,刚出门在过道中即遭包括郑习之在内的众多公安阻拦,准备陪我上山的大学生被拦下,
    (我独自一人上山给他们留下了机会)我离开山大宿舍,打的前往英雄山,后面济南公安郑习之等乘警车一直尾随监视在后,路经十公里,约九点半,到达英雄山烈士陵园西南门,警车一直跟随,进入陵园大门约50米,遭几个着黑色便衣的彪形大汉架起摔倒在路崖之下,拳打脚踢,瘫倒在地,路人报警,送进医院,急诊查出断了三根肋骨(后又查出一根)。
   
   (四)城管的“教材”和暴力
    不久前,网上曝光了城管实施暴力的 “教材”,由正规出版社印刷。
    这个“教材”在网上流传,德国的《世界报》网站作了报道(见《参考消息》09年4月25日)。现摘录如下:
    “有人在中国的‘天涯’网络社区揭露说,北京的城管执法局从2006年开始使用一本教材,教授其执法人员如何在不引起注意的情况下对反抗者采取果断措施,‘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阻止动作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使用上’”。
    对照对我清明毒打,几乎完全是按“教材”行事,脸不见血,身不见伤,打倒在路崖之下,上面有树挡着,很难看到,短短几分钟使用了他们所有力量,断了我四根肋骨,看来这是按“教材”行事,是有预谋、有组织的有“教材”暴力行为。
    综观清明毒打的前后过程,能够比较清楚的看到官方(或官方某部门)的策划组织过程,他们事先找我家人谈话,三天后就开始派公安24小时监控,当天是贴标语后有警员紧跟尾随,事后报案的不处理,都说明是官方某个部门的组织指挥了这次毒打。
   
   (五)黑色暴力打压维权者,制造黑色恐怖
    我所经历的清明暴力和我所见闻的其他暴力很多出现在公共场合,行凶者多数穿着黑色的衣服、不带任何标识,他们施暴对象是那些维护公民权利的人,制造黑色恐怖。
   
    清明暴力就是要剥夺我人身自由权利(去济南英雄山)、表达权利(表达我对英雄的悼念),我认为我有人身自由权利,我有悼念我心目中的英烈的权利,随后就出现了黑色暴力,有的朋友对我说你不去英雄山就没事了,我回他,为什么我要放弃权利,为什么我只能要做个忍气吞声、看人脸色行事的人?
   
    我认为面对中国现在出现的黑色暴力行为,最重要的不是惩罚行凶者,他们中很多人是按上面的命令行事或为生计所迫,对于有预谋的暴力最重要的是追究幕后的策划者、组织者,追究谁在预谋。
   
    7.5事件后新疆某个领导人扬言要严惩行凶者,要实行“极刑”,而且说要从严从快,我想“极刑”还是从缓吧,先去追查真相,重要的是查究有真凭实据的预谋者、组织者,最重要的是: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
   
   (六)抹黑太老调,很多人不相信
    清明暴力之前,某些人造了大量舆论,在我家防盗门上、过道上、骑的自行车都贴上标语,把我说成是“汉奸”、“流氓”、“与人通奸”,暴力之后又去网上发文说我被打是自编自演的闹剧,说我不是悼念赵紫阳是去悼念蒋介石,重复“卖国”、“汉奸”的老调,但是很多人不相信这些造谣抹黑,我遭毒打后躺在齐鲁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山东大学的一些老师、大学生、济南的一些市民纷纷前去看望,送去了鲜花,鲜花太多病房里放不下只得摆在走廊上,有人还送来了水果和亲手制做的可口的饭菜,这些民意的表达,使我感动,使我受到鼓舞,某些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人造的谎言难于掩盖强权的暴行。
   
    (七)官方策划暴力,胆大妄为,出乎常人想象
    这几年,我常准备接受打击,坐牢是一,本人两次坐牢,我把七年刑期坐到了底,没什么希罕,被押到派出所去传唤也有多次经历,这次去英雄山,事先准备可能押到某个地方,关几天,或者拘留逮捕,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我这样一个75岁的老人,会在那种公共场合,施以毒打折断四根肋骨。
   
    那天是清明节,是一年一度悼念故人的节日,那天是国务院实施清明公共假日一周年,在四年以前,我给全国人大写信建议把清明定为公共假日,后来美梦成真,我很珍惜这个假日,济南的英雄山烈士陵园是全省最大的烈士陵园,是全省的祭奠中心,这一天来祭奠的人数,官方报道有五万人,这天,四个入口都停着带标志的警车,英雄山路上人潮如涌,风和日丽艳阳天,人头攒动如闹市,就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我在进入大门后五十米处被几个彪形大汉架到路旁,摔倒在路崖之下拳打脚踢,造成重伤。这次暴力的策划者胆大妄为,超出常人想象。很多我的朋友看到这个消息后都觉得难以设想,怎么可能在全年唯一的祭奠节日里,在孔孟之乡省城的祭奠中心,放手毒打一个来祭奠的老人。但这是事实,有公安四里村派出所接到110报警后到现场查问的记录(附照片),有齐鲁医院的急诊和住院的记录(附照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