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汨罗天空
·易尧:仇恨——为你我而鸣的丧钟
·易尧:希拉克,屠杀平民的帮凶
·易尧:不要脸往往是天怒民怨的祸端
·易尧:红旗落地,我们失去的只是锁链
·易尧:党报党刊,强售其奸
·易尧:一元化的陷阱:受伤总是难免的
·易尧:师涛——在自由的言论中清醒地受难
·易尧:与党奴作战
·
·易尧:毛害不除,流毒无穷
·易尧:长城祸国,金盾殃民
·易尧:世间书尽自无儒
·易尧:悼念紫阳,痛定思痛
·易尧:专制祭坛上的羔羊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文章摘要: 对于奴役,文明社会一直是口诛笔伐的。但在监狱中却是司空见惯,且名正言顺的。

   作者 : 易尧,

   發表時間:6/10/2007

   这是一个司法腐败,丑闻迭出,名声扫地的时代。刑事司法不会对一切非法活动提出起诉,为了做到这一点,它就要用警察当助手,用监狱作为惩罚工具,强制性贯彻劳改或劳教。经济扣除是它进行规训化的首要目的。虽然它本身同样是在犯罪,但不留下任何痕迹。监狱对犯人钱财和时间的榨取,以及抗拒或达成一致与检察机关合谋的惯性力量,都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不再是什么新奇的现象。

   看守所在押人员行为规范第六章规定:(一)在押人员参加生产劳动,必须态度端正,必须服从看守所安排,听从管理人员指挥,保质保量完成各项劳动任务,不得消极怠工。(二)劳动时,必须注意安全,遵守劳动纪律,严格执行操作规程。(三)爱护劳动工具,生产设备和生产原材料、产品,不准用原材料制作其他物品。(四)劳动中不准喧哗、嬉笑打闹;不准把自己应完成的任务强加他人去完成;不准擅自离开劳动场地;不准携带违禁品和与劳动无关的物品进去劳动场所。(五)因劳动出入监区时,不得与其他在押人员攀谈、传递口信、条子及其他物品。(六)劳动结束时要清点劳动工具,并按规定摆放整齐;不准将工具、原料、产品等带回监室或隐藏;工具丢失要立即报告并进行查找。附则明确,本规范中的"在押人员"是指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罪犯。

   鉴于以上规定,任何人一进牢门,就已经是看守所的一名新的工人。去年6月初,侯副所长在例会上动员:"今天起,监内开始组织生产,这次的任务是插做彩灯。搞生产劳动第一是要保安定。劳动工具钳子、电线、试电笔、钉书机等都要保管好。"才进看守所时,在收押室里,身上的皮带、皮鞋都要脱掉。衣服上的金属拉链和纽扣也不放过,要拧掉。不让危险物品进监是非常严格的,有次清监,我读的一本《古文观止》被侯副所长拿到手里掂了掂,被说成像窑砖一样,是危险物品,要没收。幸亏管教担保才给留了下来。但搞生产却可以例外,玻璃、金属、电线随处可见。尤为可笑的是,替看守所做事挣钱,可买工具的钱却是从各监房的帐上扣除。长时间插灯泡的手指容易起泡,需要包胶布。在发放胶布时,干部称买胶布花费成本太高,因为插做一盒彩灯才赚五毛钱的加工费,而每人每天十盒的任务需要从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十一二点就寝之间除吃饭外不间断才能完成。

   当然,牢头和管事的打手一般是不生产的,他们只负责监督其他人做事,他们的任务摊在其他人的头上。这是不成文的规矩。生产时,狭小的监房里到处堆放着产品的零部件和半成品,乱七八糟的。一日,看守所接到通知,说省人大副主任要来视察调研。一阵紧张忙乱,干部先是要求各监房装模作样搞学习,又觉得搞学习跟零散的半成品不相协调,就又要求全部集中坐在床板上,整齐分作两排,毕恭毕敬地干活。为了显示规训和改造是多么的出色,管教特别安排牢头,由牢头组织,只要领导的头部在楼上的窗口出现,就由一个管事的带头喊"起立——立正"。然后全部齐声高喊:"领导好,领导辛苦了"。一个僵化而肉麻的口号进行了反复的练习后。快中午时分,一群人马才姗姗来到,大摇大摆巡视一圈后就离开了,如同一个农场主路过他的庄园。

   牢头是管教的得力助手。比如在替一些判刑了的牢头申报减刑材料时,立功一项往往会写上"该犯积极充当监内干部耳目,维护秩序"作为减刑理由。但是,每逢检查,管教总是要反复交代,统一口径,那就是监子里从来就没有牢头,大家都是轮流值日的。谁值日,谁管事。在生产劳动的时候,牢头的权力可以达到极至而恣意妄为。他不仅可以任意拟下许多吃喝拉撒等方面以牢头优先为原则的规矩,还可以按个人的交往喜好分派生产任务。对于这些朝令夕改厚此薄 彼的规则我称之为牢房政治。规矩的好坏固然跟牢头的品性相关,但一般而言,能成为牢头就意味着具有善于整人或踩人的本性,即使原先没有,但为了维护和巩固自身在监内的地位,他除了要以贿赂的方式密切与看守的关系外,还必须拥有或表现有一种最坏的品性出来,否则就无法在众多犯人中立足和树威,也无法按质按量地完成看守所下达的生产任务。

   在动物圈中,兽王拥有优先的交配权,这主要是由其体格和力量所决定的,但在犯人的竞争中,体格和力量不是主要的了,它跟那些专制政府的内斗一样,首先依仗的是阴谋。既要保证自己吃香喝辣的优越,又能享受不劳动和奴役的闲适,在监内就必定要奴役和欺压他人。于是制造阴谋便应运而生,这串灯泡怎么不亮或那些材料怎么报废了的一些常见问题便从牢头的质疑中出来了。管事的,打手们心领神会,便会揪住其中一个做事不卖力或消极怠工者。直观地表现是围攻。每次围攻的策划都是由牢头和几个打手合议完成的。当确定某一对象做靶子时,种种籍口和刁难就出笼了。这个时候最堂皇的理由就是你违反了监规和行为规范。监规和行为规范是看守所规定的,挨打也就是替看守所行道。所以说,监规和行为规范虽是一纸空文,却是整人时一个极佳的棒子,它有效地促成了血汗劳动的继续。

   对于奴役,文明社会一直是口诛笔伐的。但在监狱中却是司空见惯,且名正言顺的。若想轻松一点,交一定数额的钱就可以到监室外做余刑。无偿为看守所劳动,创造了价值却还要付钱,这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听起来都应该是匪夷所思的。因为这种余刑的劳动已不具有任何教养改造的性质,所以成为许多家境宽裕的犯人争相向看守索求的美差。如果说还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原则的话,最要紧的是发现监狱在如何通过经济渠道膨胀、扩大和肆虐于世。金钱、关系和权力巧妙地结合起来,相互勾结和相互促进。被夸耀为和谐盛世的社会,无业的人员却是越来越多,他们被排挤到社会的边缘,进了看守所,也同样被排挤在监狱的边缘,没有了正常劳动就业的机会,也逐渐失去了生存的权利和空间,更被剥夺了人格和尊严。他们虽然还保留着肉体的生命,但实际上已经从社会中消失掉了。社会的监狱化和监狱的社会化,使得越来越多的地方成为"死亡角落",然后就像臭水滋生的蓝藻一样生机勃勃,四面八方地包围着这个愈加专制和奴化的统治中心。

   2007.6.8

(2010/03/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