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汨罗天空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自由圣火(首发稿)

   文章摘要: 中国的司法就是这样的,从刑事拘留的那一天起,就不管有罪无罪,冤枉与否,一概都做犯人对待。看守所不断地消化着犯人,同时也不断的制造着形形色色的犯人。总之,进过监子的人比没进过监子的人更有可能重新犯事受到打击。累犯可以说是看守所一件最出色的产品。作者 : 易尧,

   發表時間:6/7/2007

   我在看守所被关了一年,专做监内会议记录,这是年底时管教安排监内生活的讲话:"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现在监内在押人员也不多,只有十三个人。大家从明天起,吃饭就在一起吃,也有一个团圆的气氛。晚上睡觉都挤一挤,全部睡到床上,地上就不要睡人了。春节期间如果发现发霉变质的食物,要立即停止食用,不要把肚子吃坏了。监子里买了消炎药,由管事的保管,有要用药的,必须严格按说明使用。还有就是春节放假,我们干部都要回家,不会天天到监子里来,所以大家一切都要服从监内管事的安排,有事及时向值班民警反映,不要闹事,不要打架。希望大家过一个愉快的春节。"就在押人高X与武警发生口角的事,他教育道:"你们都是在押人员,没有违反法律就不可能把你们关进来。在这里,你们除了法律规定的权利外,要的只有服从。武警与管教干部一样,他们说的就要执行,这是监规规定的。服从看管,要在实际行动中体现出来。大家都应该清楚,你们在这里是没有自由的。只有认罪服法。同时还可以检举其他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争取立功,早日走上社会。"

   有关系或有钱的确实能早日走上社会。一年来,我目睹了许多进进出出的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减刑或刑满出去后又重新进来的,有的甚至还在缓刑的考验期。看守所是从老所搬迁过来的,原来每个监室关二十五六个人,新所扩大了,不仅增加了十几间监室,还安装了全套的监控设备,虽然每监只关十七八个了,但它如同一头胃口无限扩张的野兽,总是不见它餍足,关押的人员日渐增加。关于管教,新入监人员必须接受入监教育,熟背监规,写思想汇报。思想汇报纯粹是自欺欺人的东西,不会写的可以代写,只要签名就可以了。监规分"六做到"和"六不准"。其中明文规定的"不准称王称霸,拉帮结伙",而恰恰相反的是,称兄道弟,论资或论钱财排辈这种类聚现象却是习以为常的。

   一个关押两百多人的看守所只有十来个看守,看守必然要从监室里遴选可资利用的犯人来治理犯人。"从盘古开天辟地起,有监狱就有牢头狱霸。有牢头狱霸就有不公平。"这是我向管教投诉反映问题时得到的最明确的回答。每个监室都有一个或几个被管教垂青的犯人被用来延伸监管。沿袭着封建专制模式的任命制,被钦点的牢头狱霸在监室内行使绝对权力。同时在讨好看守方面也形成了残酷的竞争,无论家庭背景,还是红包监票或烟酒,在一个秘密或半公开的状态中激烈地半推半就。畏缩和霸道,谦卑和狂谩经常在同一个人身上同时呈现。

   牢头的特权就是保管所有的帐目和食品,并随其所好进行分配。即使你上最多的钱,牢头点鸡鸭鱼肉吃了,但若看你不顺的话,你半点油腥也让沾不上。牢头和几个关系铁的吃点菜,统称上等人;打手称中间人,谁不听牢头吩咐,打手就会上前教训,其好处就是能从食物中分得一少部分。另外,打手们还得卖力地协助牢头创收,即想方设法地逼使新口子上钱。逼其上钱的花样很多,比如让他多做事或背监规和行为规范,稍有出错就打。因为熟背监规和行为规范是看守的管教规定的。下头人吃漂漂。所谓漂漂就是海带、腌菜或黄芽白熬一大锅没油少盐的汤,早餐是一小勺榨菜。

   "认真学习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深挖犯罪思想根源,努力改造世界观。"这是监规"六做到"的第三条。把党的政策置于国家法律之前是一种无耻的谵妄。不论哪个,只要稍微有点是非感,能分辨黑白的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除星期天和有生产任务的时候,每天上下午都有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大家必须端端正正地盘腿坐在铺板上,学习监规和行为规范,也只有监规和行为规范可以学习,要么就呆坐着,一动不动的跟木头一样。管教赋予一整套关于学习的坐姿,并非是为了学习的最终效果,而仅是规范一具听话和服从调配的肉体。如果说封建君主仅是用铁链束缚他的奴隶,现代的专制僭主则计高一筹,用灌输所谓某"党的政策"的方式锻造一条思想的锁链,并通过垄断性的舆论工具和监狱紧紧攫住锁链的终端。人们根本看不见这种东西是用什么做成的,也就慢慢地成为了自愿的奴隶。

   中国的司法就是这样的,从刑事拘留的那一天起,就不管有罪无罪,冤枉与否,一概都做犯人对待。看守所不断地消化着犯人,同时也不断的制造着形形色色的犯人。总之,进过监子的人比没进过监子的人更有可能重新犯事受到打击。累犯可以说是看守所一件最出色的产品。在某种程度上,累犯比看守们更能代表监狱而为其代言。每到一定时期,监狱就把这些代言人放回社会,把他们散布在人群中,让他们感染和号召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由军警、看守和犯人共同组建的黑色兵团之中。监狱的日益社会化,金钱成为确定饮食起居与囚禁日期的一个量化标准,自由也就相应沦为了一桩可资交易并奇货可居的商品。

   社会也在日益监狱化,想想也令人不寒而栗,偷扒抢窃、寻衅滋事、逞强斗狠、坑蒙拐骗的队伍在不断扩大,不断手法高明,推陈出新。他们行走在监狱与社会之间,就象行走在菜园与厨房之间。他们时刻伺机作案,令人防不胜防。社团和帮派是转型期社会中利益纠集的据点,在监子内就简化为大哥与小弟。跟谁混与站队是相通的,一些未成年的少年犯通常能发自内心地向老大(累犯)学习逃避惩罚的方式方法,以及表达愿意效忠和跟随的意愿。原先他们走入社会还只是瞎打乱抢,一进来就找到了组织并积极地向组织靠拢。

   由于需要依靠高额的罚款来维持司法系统的润滑和运转,庞大的监狱根本无法降低犯罪率。古人云,"法令滋章,盗贼多有。"监狱是执行法律,教育人们尊重法律的机构。但是它的全部运作却都无不是滥用公共权力的形式和样板。管教们和其他司法人员一样,无论怎样把自己装扮出一副文明,和善或彬彬有礼的面容,他们所施展的管理却是专横跋扈的。于是,一方面是犯人们怀着冤屈而桀骜不驯,并把管教等同于当局,等同于社会大众,甚或等同于敌人或刽子手,以至诅咒当局、社会的话语在监室内不绝余缕;另一方面是管教们的愚钝、低效、冷漠及惟利是图。总的来说,缺乏人性的监狱体制最应该为累犯和其他犯罪承担责任。这些都是它刻意制造出来的,也是它强加给社会和犯人们的恶劣生存状态所决定的。

   2007.6.5

(2010/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