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汨罗天空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
·易尧:解码屈原
·中国文学该为何而有?
·苟活的中国作家和文学
·说真话、政治僵尸及其他
·扫黄,专制权力的扭曲表达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城管暴力,非法权力溃烂发臭的表现

   非法的权力才需要“城管秘笈”

   易尧

   近日,一本注明着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出版,北京城管局的培训教材《城管执法操作实务》被网友披露出来,被称之为“城管秘笈”。其内容不但充斥着暴力,而且还教导如何使暴力不外现。如:“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短快捷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用上……”。该书的第四章的题目是 “城管执法过程中的分寸把握”,其中写明城管执法在受到暴力侵害之际怎样阻止暴力:不要轻易放过相对人,几名城管一起行动,一次性控制住相对人身体,招招见效,不给相对人喘息的机会,等等。在“反暴力抗法的局部动作”一节中,教导城管“以暴制暴”时怎样不落下把柄:“不要在公众面前控制相对人的暴力执法行为.如果无法避开围观者,就以较为缓和的方式进行。”“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段快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用上。”教材不仅有动作指导,还有心理指导:“整个活动过程要做到心态平稳,毫无杂念,不可慌乱,不要考虑会不会把相对人弄伤了,要达到忘我的状态。”其言之堂皇而又阴险毒辣的叙述足以让每一个普通百姓毛骨悚然。

    配备有钢铁头盔、防刺背心、防割手套和反光背心的城管 众所周知,城管面对的是普通公民群体中为生存而求食的底层群众,是那些作为弱势的“引车卖浆者流”的街头摊贩。尽管城管对这个群体的大打出手的暴行恶状屡屡见诸报端,在国人心目中印象已是极其的恶劣,但于政府而言,它却是支可以炫耀并被喻为最具战斗力的队伍。去年,湖北的魏文华因拍照城管暴力而被城管人员围殴致死后,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在北京就“天门城管打人致死事件”发表声明指出,“粗暴执法、粗暴管理”是对法治精神的践踏,打骂管理对象是一种践踏人权的违法行为,必须旗帜鲜明坚决反对(2008.1.21《检察日报》)。说的是掷地有声,义正词严还一本正经。可笑的是,《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的曝光揭下了这层伪善的画皮,让人赫然发现,政府权力原来如此狰狞,城管暴力竟是一种有计划有预谋的操作,并以执法的名义将一种杀人“不见血”的行径制度化,俨然就是赤裸裸的与民为敌。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随着《城管执法操作实务》引起多方关注,4月26日的广州街头应运而生“小贩对付城管十大绝招”,包括如何联合对抗、送红包搞好关系、被打时“尽量以刘翔一般的速度逃避”,等等。也就是在同一天下午,深圳城管练士滔在收缴摊贩货物的拉扯中,被摊贩老帅前后各捅一刀,生命垂危。可见暴力跟病菌一样,是可以相互传染的。

   我们知道,城管悍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城市的街头巷尾以打、砸、抢、甚至杀戮的方式行使自己的特权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但这并不妨碍它凌驾于法律之上恣意妄为,成为祸害百姓和侵犯人权的黑色兵团。据说城管成立之初,其任务还是非常简单的,即为树立政府领导眼中的城市形象,应付上级检查评比而采取强硬手段驱赶街头的乞丐、流浪汉,乃至路边无证摊贩和擦鞋者,勒令街边小店关门。上个世纪末,由于宏观调控和大规模的开发区建设,国有资产被廉价变卖,成片的郊区农田被廉价圈走,大批工人由此失业,大量的农民也失去了赖以维生的土地。为了赚取果腹的钱粮,他们摆或地摊、或擦皮鞋、或蹬个三轮载客,自力更生。而政府不仅不能为他们提供任何就业的机会,连他们如此狭小的生存空间也要使唤城管去剥夺,任飞涨的物价、疾病、教育变成一道道催命的锁链,缠绕在这些底层百姓的脖子上。中国宪法有板有眼地写着“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但城管的存在,却打碎着那些含辛茹苦谋生者的饭碗,抢走他们的钱粮。

   政府权力热衷于城管队伍的扩张,根本原因在于城管是一个特别能敛财的工具。执法原本是落实法律。而在现实生活中,执法就是收钱。城管收钱,“罚”字当先。如果罚不到钱,强扣物品和暴力打击就是城管执法的主要形式。作为一般化的象征手段,权力是使人服从具有约束力的决定的能力,有时也称之为一种“政治”义务。这里,服从被设想为对实现集团的目标是十分重要的;不服从则应受到消极情势制裁的惩罚。因此,不管是政府的还是民间的,所有的组织都存在权力和对具有约束力的决定的强制性服从。而暴力则是组织内部权力的消极情势制裁的“极限”,典型的情况是,当那些多少带有秘密性的非法组织如果面临曝光或解体时,往往倾向于依靠暴力或暴力恐吓来阻止这一危险的发生。哈里•M•约翰逊在论述“暴力”时指出,不拥有集团权威的个人使用暴力的情况尽管相当平常,但很有限,且不具有代表性,因为动员集团武力需要某种程度的合作意愿以及技术和物资资源。而一些条件好的城市,城管大都已经全副武装。如广州城管的配置:防暴头盔、防暴盾牌、防刺背心、钢化护腕、军靴、强光手电、防割防火手套等。上海浦东的城管也配备钢铁头盔、防刺背心、防割手套和反光背心。郑州城管除了把自己浑身上下包裹起来,还配备网枪和电警棍。为了敛财,他们把权力滥用到极至,毫无廉耻。比如深圳城管曾经砸掉为灾区进行募捐的场所时宣称着:我就是土匪。

   民生多艰,城管暴力完全是专制权力神经末梢的痉挛和毒瘤。暴力执法的效应是,受伤害的人梦想着报仇雪恨,而受压迫的人则梦想自己站到了压迫者的位置上。那些被剥夺和被践踏的人为了活下去,“疯狂的愤怒”和铤而走险终将激发出来,把每个人的梦想都变成了噩梦。同时,利用城管暴力来治理城市,对付底层民众,显示政府权力已达到了其组织内部消极情势制裁的“极限”。社会学研究表明,只有那些非法组织黔驴技穷而面临解散的危险时,才往往倾向于依靠暴力或暴力威胁来获得服从,专断性的独裁组织很少具有合法性。合法性是普遍的,权威性是相对特定的,所以政府权力的合法性,对于民主宪政国家而言,其来源就是人民大众通过选票授予的。而专制政府因其权力依仗的是枪杆子的威胁和杀戮,在其统治范围内是完全非法的。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民族精神在官方暴力的循环中不断萎缩和沦落,至于《城管执法操作实务》当中毫不掩饰地诲暴,这不仅意味着暴力已成为整个社会肌体溃烂和发臭的根源,更凸显出其所依仗的权力来源的非法性。

   09-4-29

   ──《观察》

(2010/03/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