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汨罗天空
[主页]->[百家争鸣]->[汨罗天空]->[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汨罗天空
·易尧:中国教育,一个制造器具和奴才的工场
·易尧:吃人,暴政下的幽暗传统
·易尧:篡改历史,一幕自愚自乐的丑剧
·
·易尧:由连战的北大演讲想起一些狗与人及其事
·易尧:宋楚瑜还乡,半通不通
·易尧:旗帜鲜明地反对专制和独裁
·易尧:中国警察,你什么时候做一个好人?
·易尧:溅血的笑容
·易尧:远离暴动
·易尧:“群体性事件”的实质是暴动
·易尧:反恐,反独夫之恐
·易尧:恐怖主义,杀向平民的战争
·易尧:朝核六方会谈:和平不是筹码,与邪恶轴心无须讨价还价
·易尧:从1984到2005——老大哥在看着你
·易尧:矿难,帝国大厦崩塌的前声
·易尧:遍及“和谐社会”的雷管和炸药
·易尧:“刺字”:普遍败坏的人权记录
·易尧:“两脚羊”-- 中国人的国耻
·易尧:太石民主,一次非暴力的典范
·易尧:有话说李敖
·易尧:求真的楷模-- 悼念刘宾雁先生
·易尧:吐出狼奶,让娘回家
·易尧: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到中央一号文件--人祸的渊源
·易尧:埋葬毛泽东
·
·易晓斌:制止暴行,维护人道
·易晓斌 :声援郭飞熊,谴责黑恶的先进性
·易晓斌:扼杀《冰点》,党奴共狼奶一色
·易晓斌:小民无计鬻儿女,专制依旧趁东风
·易晓斌:每人都有一个父亲
·易晓斌:狱中杂感
·易晓斌:听牢歌,哀民生
·易晓斌:中国言论:确实荒唐,但不自由
·易晓斌:我依然向你们致敬——回应余志坚的问候信
·易晓斌:封网愚民,枉费心机
·易晓斌:专制巨孽,日暮途穷
·易晓斌:千年的自由千年梦
·易晓斌:民主不举,穷人休想增收
·易晓斌:民无以为家,国以何为庆?
·易晓斌:公审公判,一场泯灭人性的狂欢
·易晓斌:加强执政能力须先解决最坏者当政
·易晓斌:“扫黄”不能欺人太甚
·
·易尧:没有爱,国家最大也是一座监狱
·易尧:从专制困兽到自由的捍卫者——叶利钦先生永垂不朽
·易尧:法官之死与无产阶级专政
·易尧:诗人枉向汨罗去,不及刘伶老醉乡
·易尧:独伴炎虞镇陵谷,汨罗江边两诗坟
·易尧:从太湖水到济南雨——言论自由不可阻挡
·易尧:虚美熏心,实祸蔽塞——祸国殃民的敏感词查禁
·易尧:刑讯逼供何时休(旧文重贴)
·易尧:一个属于狗的职务
·
·易尧:没有出版自由,就别谈什么“基本文化权益”
·
·执行书(图片)
·扣押物品清单
·煽动颠覆案判决书(图片)
·湘高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刑事裁定书(图)
·监视居住决定书
·
·(转)赫塔-米勒(组诗):我怕故我写
·2009年10月29日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转贴)
·(转发)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 (转贴)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 (转贴)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余志坚
·
·易尧:看守所,一个专政体制的黑洞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管教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桂花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劳动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绝食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关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神医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专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尧:权力的细枝末节:监视

   文章摘要: 看守所就是这种威胁的集中展现,每个监房的墙壁上都装有摄像头和麦克风,连接到总值班室。监房里的灯光是彻夜不灭的。这样,每间监房就像一个个独立的舞台,里面的每个人都是茕茕孑立、各具特色的,并历历在目。在总监控室,值班人员可以随时观看或一眼辨认关押其中的任何一个人。

   作者 : 易尧,發表時間:6/14/2007

   8月底,管教在会上做教育报告时说:"在对待生产劳动上,有些人仍有抵触情绪,散布消极言论。所里已有领导听到,有人放言生产不能太积极。说什么越积极,任务就会越重。希望这样的人不要自作聪明,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但你们现在是犯罪嫌疑人,是被采取强制措施的人,你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们都是清清楚楚的,许多事是由不得你们的。你们完不成任务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懒。希望大家不要偷懒,不要休息,争取白天晚上加班加点把进度赶上去。所里规定的任务是每一个在押人员每天必须完成十盒。任务如果不能完成,所里是会采取一定的措施的,这就包括停放电视、停电风扇、关放风门,不准会见和点菜。你们看,现在已是大热天了,不能按时完成任务,这日子就大家都不好过了。"

   会后,管教特别把我喊出去,在教育室里问我,你是不是说了看守所在搞敲诈勒索?我说是的。他笑了笑,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财政拨付的钱根本就不够日常的开支。如果不想办法在监子里搞一些,干部值班的加班费都发不了。他历数了一些干部的苦衷,然后严肃地对我说,这是坐牢,东西可以乱吃,但话最好不要乱说。有人反映,你尽散布些反动言论,共产党是坏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坏。里面都是五毛六盗的人,影响不好。我说我这怎么也是反动言论呢?我跟检察院、法院的人也一直是这样说的呀。我对他总是透过他人的小报告来显示自己一切尽在掌握的管教方式表示了不满。说这几日电视报道了,美国底特律市的密歇根东区联邦法院法官裁决,布什政府窃听普通民众的国际电话和监控国际互联网通讯的行为违反美国法律和宪法,要求政府立刻停止违法行为。法官认为国家安全局未经法庭许可便擅自对美国民众的国际通讯实施窃听和监控,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和第四修正案中关于保护言论自由和隐私的规定。法官在判决中写道:"宪法的制定者们从来没有赋予总统这种权力,尤其是他的举动明显地违反了《权力法案》中的条文。"

   我故意流露出我的羡慕和向往,我说我们国家的宪法也规定了公民的住宅权、隐私权不受侵犯。但我上网的电信网络端口却被装了仪器监控,连我的房门、抽屉、皮箱都被橇烂。我的磁盘、日记统统被搜走。而我仅仅只是发表一些个人性的言论,顶多就是我口说我心,无所顾忌罢了。相比这些,究竟是谁发动呢?管教仍是笑了笑,颇为不屑地说,你以为美国法院的裁决就能左右政府的行为呀?告诉你,在任何国家,都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美国那么发达,那么自由,你等着瞧,它的电话监听是肯定不会放弃的。你要晓得,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为了国家利益,是可以不择手段的。监听你,橇你的门这算得了什么!好可笑的国家利益。但我没有继续去争辩什么,毕竟是身在囚笼,就算争赢了也于事无补。

   监子内一些初中还没毕业就出来偷扒抢窃的小伙子也跟管教一样,说批评共产党就是卖国。每当我以美国的法律做对比时,他们就攻击我为"汉奸",以展示他们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所以我经常想起了奥威尔的《1984》。这是一个由"党"和"老大哥"主宰一切的社会:在"胜利大厦""每层楼的拐弯处,你可以感觉电梯门对面墙上那张贴上的巨大人像正注视着你。那画像设计巧妙,你一走动,它的一双眼睛就会瞪着你,画像下面印着一行字:'老大哥在看着你!'"比老大哥更令人恐惧的是这个时代的儿童,他们已被系统地训练成无法驾驭的小野人,而他们对于党方,绝无造反的趋势。奥威尔写道:"他们崇拜党以及一切和党有关的事物,歌诵、游行、旗帜、远足、假枪操练、呼喊口号、崇拜'老大哥'——这一切对于他们,都是光荣的玩意。他们的狰狞凶猛的目光,完全盯在国家敌人、外国人、叛徒、破坏分子和思想犯的身上。"

   奥威尔敏锐看到,现代专制靠的是伪善和逃避;统治者就是要毁掉人们对自由的渴望,因此才用真理部、双重思想、新语言等其他方法来阻止人们认知真相和掌握自身的命运。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它的主要手段就是对社会的一切人和事的言行及动态进行全方位的监控。福柯研究发现,"为了行使这种权力,必须使它具备一种持久的、洞察一切的、无所不在的监视手段。这种手段能使一切隐而不现的事物变得昭然若揭。它必须像一种无面孔的目光,把整个社会机体变成一个感知领域;有上干只眼睛分布在各处,流动的注意力总是保持着警觉,有一个庞大的等级网络。"所以,在一再标榜优越和自由的共产统治国家,权力无限延伸,学校、工厂和医院对于个人的监督和官僚机构关于个人档案日益增多,以及治安和其它监管工作的职业化,使个人的人身权益和各种私密领域日愈受到社会机构强有力的威胁。

   看守所就是这种威胁的集中展现,每个监房的墙壁上都装有摄像头和麦克风,连接到总值班室。监房里的灯光是彻夜不灭的。这样,每间监房就像一个个独立的舞台,里面的每个人都是茕茕孑立、各具特色的,并历历在目。在总监控室,值班人员可以随时观看或一眼辨认关押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它好象消灭了黑暗,但充分的光线和值班人员的注视比黑暗更能有效地捕捉这些被囚禁者。现代性的监控即使是边泌在设想全景敞视建筑时也未曾料及。它无孔不入,更完整更彻底地在被囚禁者身上造成了一种有意识的和持续的可见状态,从而确保了权力自动地发挥作用。

   2007.6.11

(2010/03/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