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一)     


   市场经济源于一个悖论: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在无意中造成社会利益的最大化。一般理论认为,这一悖论在经济行为中适用,在社会生活的其它领域则不适用。在中国,传统的评价体系更是将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视为洪水猛兽,从法律,道德方面严格的加以规范,加以限制。毛泽东将其推到极致。 
   
   开放的门户与互联网的迅速普及使东西方的交流成为一种现实。中国人在欣赏了西方灯红酒绿的奢华生活之后,也在不知不觉中转变着自己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以及重新审视传统价值观,人生观的真实意义。而这一转变无可避免的反映在了文学作品上。这一时期的文学作品其显著特征就是:肆无忌惮的彰显个性,彻底的颠覆着传统的法律,道德及文学写作中的种种清规戒律,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张扬与口语化,平面化的述说技巧已成新宠。一些人惊呼:乱象丛生,一些人欢呼:文化繁荣。但是,观点争论不管多么的激烈,多么你死我活,都不能否认一个现实:各个阶层的喜怒哀乐在文学上得以释放,得以展现。 

   
   市场经济中的个人利益最大化造成了社会财富总量的增长。而文学中的个性张扬也必然会冲击专制下固化的思维方式,释放人性,使社会整体的自由度扩大。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作为统治者的本意是巩固自己的政权。最初他们严厉的防范随着金钱一起流入的西方文化。八十年代初对风靡一时的港台歌曲磁带的收缴,八三年“严打”中对青年男女家庭舞会的严查,严判,都证实了他们对西方文化的恐惧。在那段时期,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还是被禁锢在牢笼中。“理性人”选择压抑与节制自己正常的情感与欲望。人们刚刚看到了一点曙光,以为唾手可得,然而,一只无比强悍的大手又将其扼杀在了萌芽之中。人的天性是自由的,压抑的情感总要爆发,压抑的过程不过是蓄积能量的过程,压抑的越久其爆发的能量就越大。随着金钱流入速度与数量的加快,加大,随着开放城市不断增加,同时也随着统治者内部悄悄涌动着“变革”思维的影响,中国社会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再一次迎来了一个短暂的文化繁荣,人们的诉求与欲望又一次得到释放。很不幸的是:这一短暂的繁荣又在“六四”的血腥中消失了。中国文学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在封建专制的夹缝中苟活,走到今天,一直伴随着血雨腥风。这是一种悲凉,也是写作者的一种责任,不管你是否意识到这种责任,在你笔尖流动着的真实,就是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无声”的抗议。这以后,中国的文学作品(除政治书刊需严格审查外)在九十年代中期走上了一条上升通道。古典,浪漫,现实主义文学作品与后现代文学作品并驾齐驱,呼唤理性,抒发个人情感,赞美自然,评说社会底层的艰辛及反对传统,摒弃终极价值,“零写作”,打破精英与平民之界限的作品如雨后春笋涌现。放眼望去,不知所措。然而,也正是这种不知所措让我悟出一个真谛:自由是属于社会整体——也唯有社会整体的自由才有一个可以预知的,美好的未来。于是: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是一个传统的悖论。在经济活动以外的任何领域也同样可以适用,只是需要稍加改动,在经济活动以外的领域中把“个人利益最大化”改变为“个人自由的最大化”再加上一个提示:你可以自由的去做所有事,只是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像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不能超越法律的界限,个人自由的最大化也同样不能超越法律的界限。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的法律由于他的本质是维护统治者的利益。为此,不可以这一法律的规定为自由的底线。 
   

(二) 


   
   公民社会也有一些与当今中国文学相似的特征。那就是:1,个性化或平民化。文学上的个性化,平民化反映在作品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适合的方式,诉说心中的一切,可以高雅,可以粗俗,可以堕落。公民社会也同样,可以在相同爱好与兴趣的基础上自愿的组合到一起,愉悦人生,实现梦想。略有不同的是:公民社会的个性化是通过集体这种形式表现的,所以,颇有争议。我的理解是:个性化不是个体。个性化强调的是,自由,自愿与区别——我可以自由,自愿的加入,不和我的心意,我也可以自由,自愿的离开。区别是指:区别不同的兴趣爱好,区别自己以外的思维方式或意志。2,非国家性与非强制性。文学作品的非国家性在这里是特指:当今中国文学作品的流行趋势或称区别与以往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公民社会的非国家性也是强调一个现实。非强制性强调的是:自由,自愿的原则。3也可以适用市场经济学中的悖论。,文学上适用这个悖论,如(一)所诉。公民社会同样适用这个悖论是因为公民社会要以个人自由为基础。没有自由人的自由意志,公民社会的存在与建设就是纸上谈兵,营造了一个一厢情愿的空中楼阁。 
   
   有了这么多共同点,是否意味着两者的联系是必然的?这有两个视角。一个视角是纵向的。比如,我们说公民社会与文化的联系在三百年前是否必然,至少在中国,结论一定是否定的。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文化人那时忙着考取功名没兴趣关注“蛮夷小岛”的胡言乱语。(也许,孤弱寡闻,只是我不知而已)另一个视角是横向的。比如,我们说公民社会的与当今中国文学联系是否必然,下这个结论就要谨慎的多。有否定的,也有肯定的,并且肯定的声音还在现实中找到了有利的佐证。比如:我们通过文学作品知道了公民社会的理念,定义,组织形式,特点,争议以及对民主社会的确立所起到的关键性,基础性作用。我们也尝试着在自由,自愿的基础上组建家庭教会,互助组织等诸如此类的社会团体。在这个意义上,公民社会的发展与文化的繁荣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结束语: 


   
   独立中文笔会是特定人群在自由,自愿基础上组建的特定社团。不奴属于国家,不奴属于作协,只以言论自由为目的。她的存在是中国文学之幸事,她的发展与成熟昭示着中国的未来。自由言论仅仅是个开始,走出这一步,未来就是坦途。坚定地为自己写,写出真实——无数个真实绘出的必将是一个繁花似锦的盛世! 
   
   2010,3,6.
(2010/03/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