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京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京生文集]->[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刘京生文集
·刘京生资料
·刘京生 小档案
一段抹不去的记忆
·1.初识民主墙
·2.《探索》创刊号
·3.《探索》第二期
·4.《探索》第三期
·5.天津之行
·6.跟踪
·7.撕下伪装
·8.炮局胡同
·9.K字楼
·10.周旋
·11.政治的恐怖
·12.提起公诉
·13.法提路上
·14.法院提审
·15.回眸一望
·16.宣判
·17.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18.后记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1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2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3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4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6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7
·“北京华夏公维中心”始末8
文集
·狱中家书:致妻儿
·致国际笔会及各国分会的朋友们(2004年11月28日)
·致朋友们的感谢信(2005年1月5日)
·致赵紫阳亲属的公开信
·被迫关闭的“公民维权网”
·胡石根筹组中国自由民主党时的政治主张
·京生工作室成立通告
·我对九二五出租车行业罢工的思考
·纳税人没“买”来知情权
·第一次“改造”
·与老鼠相恋的幸运日子
·为营救杨天水先生进行募捐的紧急呼吁!
·胡石根,你还能活着出来吗?
·软禁何时休
·一喜一忧
·李金平又失踪
·京生工作室首日志
·紫阳祭日如临大敌
·平安夜里不平安
·手下留情
·逼我说话
·出狱谋生记
·漫漫求索路
·评山西省长的“检讨”
·08年“奥运”给百姓带来什么?
·钉上历史的耻辱拄
·纪念西单民主墙三十周年——我与马克思的诀别
·公民社会的有益尝试——公民自助组织
·公民社会成熟的前置条件——平民化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后现代文学之悖论——无意中的繁花似锦(“文学与公民社会”主题征文)
·高房价可否被“遏制”
·自由——不是真理是天赋
·自由的思考(一)——无政府主义之辩
·街头化运动的现实性可能性与瓶颈制约
·自由的思考(三)——交换的道德
·自由的思考(四)——法律的原罪
·自由的思考(五)——权力与权利
·自由的思考(六)——上帝证明了什么
·美国独立战争的启示
·自由的思考(七)——社会主义的梦想
·北京凯莱酒店拆除引发的思索
·自由的思考(八)——天赋人权
·整合的困境(一)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立宪与革命之争——与邵建的商榷

   来源:民主中国
    邵建先生关于立宪与革命的系列文章开篇就“意念”了一个“误导性表象”,似乎人家只知“立宪派只要宪政不要民主”。(我第一次看到还有说这话的人)并且以他以前文章的题目质问“没有民主,何来宪政”?可在谈论民主与宪政关系时却又得出“立宪即民主”的荒唐结论。
   质疑“没有民主,何来宪政”这段话从逻辑上看,民主是因,宪政是果。这是邵键的表述,这个表述也就排除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因果可以互换的可能。可在谈两者关系时邵键又否定了以上表述,得出了“宪政即民主”的结论——两者互为因果,浑然一体。请问:立宪就是宪政吗?再请问:现中国没有立宪吗?
   接下来邵建谈了一段历史:郑观应等人就把西方国家分为三种类型:君主之国、民主之国和君民共主之国。郑观应虽也谈及立宪事,但更多谈及的是:以商立国。认为,工商业的发展与崛起是振兴之本。郑观应不仅影响了康有为,梁启超,也影响了孙中山,毛泽东。也就是说:不管是立宪派或革命派都可以在郑观应那里找到“路径依赖”。受其影响梁启超于光绪二十六年发表了《立宪法议》一文,文中认为,当今世界有三种政体,“一曰君主专制政体,二曰君主立宪政体,三曰民主立宪政体。(在邵建看来:君主立宪与民主立宪政体没有区别,只要是立宪就是民主的)。邵键还对梁启超下了这样的结论“梁启超大幅度偏向革命”。实际上梁启超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中庸的。梁启超这样说到:“立宪、革命两者,其所遵之手段虽异,要其反对于现政府则一而已”,“相扶掖为用,不相妨碍为界”。按现在的话说:民主是目的,温和与暴力是手段。观点不同是殊途同归,要相互扶植,不要相互拆台。这恰恰是梁启超的民主素质:宽容的体现。而康有为则是极端的在维护君主制,在这个前提下进行所谓的“立宪”。而这时的立宪,不要说他没有成功,就是成功了,是否就是民主还是个疑问。康有为的确是一个孔子的忠实信徒:在既定秩序下君臣父子各司其职。
    

   邵建的立宪“路径”在下一段展开。谈及康有为根据《公羊学》而制订了一条“民主路线图”,其先后次序是:“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分别寓意:君主制,君主立宪制,民主制。这一次序不能打乱,否则天下大乱。从这段表述中,我看到了这条“路径”的轨道,伸向到了哪里?邵建文章的表述是:一条中国路径,伸向到了战国时期的《公羊学》。这就是康有为理论的“依赖”。既然如此,不妨让我们简述一下《公羊学》。
    
   《公羊学》一部经学,解释春秋。一般观点认为,公羊学派自孔子弟子夏传经后开始形成的,其战国初至汉初的传承系统是:子夏→公羊高→公羊地→公羊敢→公羊寿→胡毋子都(生)故成为公羊学派。几经风雨,这一学说在清朝中后期由常州学派重振。其代表人物有,庄存与、孔广森、刘逢禄、龚自珍,魏源、康有为等。龚自珍与魏源借经学论政事,成为弄潮儿。康有为,梁启超就是利用这一学说中的“三世”,“托古改制”等学说作为维新变法的理论依据。
    
   除了这一“路径”,立宪派还有一条路径就是西学。西学的传播郑观应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从政治,经济方方面面加以论述,著名的《盛世危言》是代表作。康有为,梁启超受其影响,也热衷于西学的研究与推广。与郑观应不同的是: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政治理论与实践上。
    
   这就是邵建说的立宪派的两条路径,一条来自中国传统儒学,一条来自现代西方。邵建认为:康有为将两条路径合二为一“交互阐释”,中西结合,堪称经典之论。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首先,《公羊学》是经学。论“春秋”时,文笔粗糙简陋,重点放在了“微言大义”上,其大义的本质是对既定秩序的肯定。而儒学的“中庸”也不过是教化人“退一步海阔天空”。皇帝善待子民,实质是善待奴隶。而奴隶要爱君,爱的五体投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森严,不能颠倒,颠倒了就大不敬。再加上云里雾里的“三世”,“托古改制”的迷信说辞,更无法理解这一“路径依赖”怎么能靠得住。
   其次,对西学的理解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看到的只是一种形式,全然忽略了这一形式产生的根本: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参政议政,不是自由的全部,一个平等的人首先应当得到尊重。中西方文化的最大差异就在这点上。在这个问题上中西方文化是对立的,不是所有的对立都可以统一,可以融合。而邵建一厢情愿的融合已被无情的现实击碎,空留一份悲凉。
    
   寻找“路径依赖”不是邵建的目的。目的是褒立宪贬革命。我以为,立宪与革命都是手段,没有绝对的善恶。民主与专制是对立的,这一对立不可调和。需要说明的是:这里说的“不可调和的对立”是制度上的对立,作为统治者,只要放弃专制,是可以调和的。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立宪的尝试不是不可行而是如何行的问题。我以为:后现代的精英要比一百年前的精英们智慧的多,不必学康有为之流的不伦不类“路径依赖”,更不必要让历史倒退一百年。
    
   当然:历史证明了中国的皇权绝不会拱手相让。六君子的百日维新也只留下血腥与悲壮。英国也一样,查理一世的武装镇压,查理二世的复辟,都伴随着血腥。没有拿嘴说出来的民主。美国的独立战争,打出的是一个最自由的国家。
   书可以误读,历史可以误解。也不足为奇,人就是不同,不同中生,不同中长,不同中寻求相同。
    
   刘京生2010,3,12
(2010/03/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