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李咏胜文集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之四九六:

   
    liyongsheng说得更直白一点,律师制度是保护弱势人群的,也就是所有平民百姓的。李庄案之所以特别恶劣,是它打破了弱势人群依赖的最后一道法律底线和屏障。刘晓波案虽然也恶劣,但它摧残的仅仅是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权,而不像李庄案伤的是所有平民百姓的筋骨。
   
   之四九七:
   
   lujingfu 回 liyongsheng 这分明是把因果律混为一谈只见,相反律师制度在中国没有起到保护弱势人群的作用,并不能证明它就是坏的或不好的。
   
   之四九八:
   
    Yanxiaodao RT @l5d: 这是在骗自己,普通大众什么时候依靠律师保守到了权益?RT @liyongsheng: 说得更直白一点,律师制度是保护弱势人群的,也就是所有平民百姓的。李庄案之所以特别恶劣,是它打破了弱势人群依赖的最后一道法律底线和屏障。mozhixu
   
   之四九九:
   
   yeganheshang RT @lihlii: 笑蜀在空调办公室坐太久了。李庄案我看铁定和“普罗”毫无瓜葛。绝无后患。 @liyongsheng >@xiaoshu1 重庆无关普罗的判断太可笑。 @aiww qyt_V RT @liyongsheng: RT @peachgui: RT @aiww: 对我来说,李庄被判是比刘晓波被判要更为严重的事件,它影响每一个人的生存处境。
   
   之五00:
   
   liyongsheng记得前天与草原部落酋长贺雄飞通话,曾经谈到他当年推出的那几匹黑马,可如今他们大多都变节了,成了权贵阶级的坐骑,不禁使人生出诸多文人无常德的感慨。
   
   之五0一:
   
   @yujie89: @liyongsheng 你说的是那个黑马部落的贺雄飞啊,他其实也没有多少良知,只是当时他发现自由主义也能卖钱罢了。而他后来犯罪被判刑了。
   
   之五0二:
   
   @yujie89: @liyongsheng 贺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冷血的商人罢了 。 liyongsheng 有点,但不完全。至少也算一个有点良知的文化掮客。但个客观地说,他毕竟当时还是编辑出版了许多对时代有影响的好书,为社会作出了一定的贡献,不能因少废多。
   
   之五0三:
   
    liyongsheng 今天当我看到73的哈维尔迎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大使馆门前向中国政府递交抗议信时,真是景敬与卑微之情共生。而此时中国作家群体在哪儿呢?他们大多都萎缩在暖气袭人的洋房里,正在构思着什么伟大作品。他们的心和脑与豢养他们的主子一样对刘晓波这个人没有感觉。
   
   
   之五0四:
   
    liyongsheng 民粹主义的愤青可恨,自由主义的愤青可悲。看来胡适当年的告诫至今换值得记取——民主自由的社会不是热情建设起来的。
   
   之五0五:
   
   
    liyongsheng: RT @cuiweiping: 秦晖的看法:现在还搞因言治罪那一套,真是太可悲了。我不是宪章的签名者,但我懂得“不赞成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的道理,我坚决反对对刘晓波搞文字狱。
   
   之五0六:
   
    liyongsheng 我们盼望它在最关键的时候达成一个伟大的妥协[email protected] 伊朗是一个伊斯兰共和制的国家,虽然明确拒绝西方民主体制,但与集权政体不同的是它是一个多党制的国家,有着较为发达的选举制度。
   
   之五0七:
   
    liyongsheng 今天的世界,虽然黑暗会相互壮胆,但光明也会互相传染。因此只有我们每一个人将自己内心的灯芯晾干,那么只要外面出现火星一点,天也就亮了。
   
   之五0二:
   
    liyongsheng 自由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益的,尤其对执政者来说,自由就是有害无益的。因此民主自由社会的普世价值就是限制执政者的自由,保护被统治者的自由。反之,执政者一旦自由了,百姓就遭殃了。
   
   之五0八:
   
    @liyongsheng 细看08县长第18批签名,有一个值得重视之处是,他们大多是由学生、公司职员和市民构成。这即是说,县长已经开始在社会各方面有了回应。至于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精英分子看来是很难让他们不犬儒了。
   
   之五0九:
   
   @liyongsheng 够损的讽语,精炼。RT @zhangliang: 够犀利 哈哈 RT @yeahsky: 一个影评人朋友问我在干嘛,我说在写《三枪》的评论,结果对方很不客气地跟我说“吃了大便还非要再嚼两口,真有你的” 对 liyongsheng 的回复
   
   之五一0:
   
   aiww RT @liyongsheng:它也是一个人人以自己为敌,逐渐把自己消灭,最后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的故事。变为RT @l5d: RT @aiww: 极权统治是一个关于他人死亡的故事,这个他人碰巧就是你。
   
   之五0三:
   
   liyongsheng : 我支持你们所支持的,反对你们所反对的,但我要世俗化你们所神圣化话的,也要常识化你们所妖魔化的。
   
   之五0四:
   
    liyongsheng 这叫:均贫富,等贵贱,打富济贫。RT @WorkTimer: RT: @arthur369: 我老妈评论:人们沉迷于偷菜游戏是由于 中国人都有一种对“共产”的狂热爱好——也就是把别人的财富搞成自己的。
   
   之五0五:
   
   liyongsheng 只因为我们的祖先已经作了几千年的奴隶,习惯成癖了。而要我们不再做奴隶的话,一时还很难改变。 @wlh832: 为什么我们做什么要由撒旦决定?@youthfilm 为什么我们生下来要被决定什么网站可以看,什么电视可以看,什么报纸可以看,什么杂志可以看,什么广播可以听?为什么???
   
   之五0六:
   
   liyongsheng 谷歌真的走也罢,别了也哥哥。只是以后的路,只能是打铁全靠本身硬了。犹如墨西哥人的故事,就值得我们回味。数十年前他们宽慰自己说,墨西哥离上帝很远,离美国很近,意思是以为背靠美国就成为亚美国了。殊不知现在回头一看,原来自己的穷骨头还是比不上人家美国的富脑壳。
   
   之五0七:
   
   liyongsheng 但你所说的是权力的暴虐,而不是激进的问题。实际上,激进也分为理性和非理性两种。或许你主张和赞同的那种激进,就是由于权力的暴虐激发出来的激进。RT @noooo0000:如果激进是"疯狂",那么,中国人缺的就是这种“疯狂”!如果中国人继续"不疯狂"下去,剪断海底电缆一点都不疯狂.
   
   之五0八:
   
   liyongsheng 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关键,往往就在一瞬间。而那种因为此就有彼的臆断,难免会落入历史决定论的窠臼里去。RT @winkho:喝茶回来,阳光依旧亮丽。 最近我反复和他们分析,为什么墙撑不到11年。
   
   之五0九:
   
   liyongsheng 谷歌冲天一怒走人,离开这个自毁古代文明的国家。而我们怎么办?我们没有中国,只有党国,而这个党国自己又早就离开了。那么今后我们未必只有这样安慰自己说,哪里有民主自由,哪里就是我的国家?
   
   之五一0:
   
    liyongsheng RT @zhangming1: 笑蜀提倡围观,很好。但若实现之,得当局配合。多数网民,只喜欢围观女人乳房大腿,当局不许,逼得他们围观当局
   
   之五一一:
   
   liyongsheng 你的悲哀来源于自己并不理解这个世界是被男人异化了的世界,女人无论这样强化自己的女性优势,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融入其中,找寻到自己所在的位置。RT @jameshyolong: 女人可以通过魔力挺啊,胸罩前扣啊,胸垫啊体现自己的第二性征。可是男人哎……悲哀啊
   
   之五一二:
   
   liyongsheng RT昨日在新浪 微博见到经典评论,出处忘了:为啥海地地震,塌的是总统府;我们地震,倒的是学校?
   
   之五一三:
   
   liyongsheng 重庆的打黑唱红之所以能够一路高歌猛进下去,一方面是由于他迎合了重庆人内心挤压着的那种仇富抑商情结,进而在几天无意识中为极左势力提供了强大的社会基础。另一方是由于所有的国人没有睁开眼睛像围观谷歌的溃败这样围观过它,正视过它,防御过它,进而才是拥有了吞没李庄如小菜一碟的力量。
   
   之五一四:
   
   liyongsheng 人类的悲剧英雄往往具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那就是它就像一朵被揉碎的花蕾,你无论拾起任何一片花瓣,都能闻到醉人心脾的馨香。
   
   之五一五:
   
   liyongsheng : 一个公共舆论场早已经在中国着陆,实际上是一个可以让亿万人同时围观,让亿万人同时参与,让亿万人默默做出判断和选择的空间,即一个可以让良知默默地、和平地、渐进地起作用的空间。每次 鼠标点击都是一个响亮的鼓点,这鼓点正从四面八方传来,汇成我们时代最壮观的交响。
   
   之五一六:
   liyongsheng 网络整风:这个创见好,可谓一语破敌!RT @peachgui: RT @ndzk http://img.ly/mDI 《南都周刊》本期封面:网络整风
   
   之五一七:
   
   liyongsheng RT @xiaoshu1: 言论的无力与无助,良知的无力与无助,似乎是普遍现象。世界上的道理本来简单,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条。道理早已经说尽,不是不明白,而是特殊利益太大,道理的阳光难以阻遏特殊利益的诱惑。
   
   之五一八:
   
   liyongsheng 真自由主义就是一种很内在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它不标榜自己是什么,也不要求别人认同自己什么。RT @wangjinbo: 只要他不反对,你尽管用就是了。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他从不说自己是自由主义者。
   
   之五一九:
   
   liyongsheng 谷歌走了,就像娘要改嫁一样管不了。只是这以后的日子,黑暗不像鲁迅时代那么温柔,可以任你捣蛋。它也不像毛匪说的那么是个纸老虎,一打就倒。而是它由于黑暗,所以会更黑暗;由于无耻,所以会更无耻;由于凶残,所以会更凶残.....那么,倘若面对此黑暗的恶性循环,又该怎么办?
   
   之五二0:
   
   liyongsheng RT @aiww: 一个不怎么要脸的民族总是在考验人类的宽容度RT @cnmlgb:RT @ggQ 谷歌声明原文-华尔街日报 http://ff.im/-efDzp
   
   之五二一:
   
   liyongsheng 谷歌走了的感觉真好!害得本来不是刁民的刘晓波进去了,谭作人进去了,黄琦进去了,郭泉进去了,前两天连蛀书虫赵功达也进去了。由此看来,都是这家伙惹的祸。相信谷歌走后,刁民们会痛改前非,齐心协力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物庄园而努力奋斗。
   
   之五二二:
   
   liyongsheng 好玩,非法献花,献花非法!下一步,为了杜绝强奸案的发生,本天朝将把所有的强奸作案工具收归国库。 @nustbobo: @specially007: @zokio: 清华科技园区保安表示,向GOOGLE献花,必须事先向有关部门申请,获得审批后方可进行,否则属于非法献花。
   
   之五二三:
   
   liyongsheng 应该别忘记她的伟大之处是;她的反抗是对体制的彻底反抗,而这与张志新、李九莲等人的体制内反抗是无法比高论长的。zhongyan 林昭是被中共害死的,年仅36岁。但她挣扎了,反抗了。她的短暂一生比那些安度晚年的同代妇女伟大千万倍。后者只是地上的散沙,而林昭则是历史天空中耀亮的巨星。
   
   之五二四:
   
    liyongsheng 不知他自己是否也回到了中国文化人的逍遥之路? @mynamexu: 刘小枫既没有靠近上帝,也没有贴近他的人民,他被莫名的力量悬置在半空中了。 @mizhiqiang: “与刘小枫通了电话,他此前不知道刘被判的事情,他要在网上“看看再说”。这位高深的哲人莫非生活在外太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