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李咏胜文集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之四六一:
   

    liyongsheng李庄案让我看到了中国法制黑暗到了什么程度,公检法这三家不仅仅穿一条裤子,还操纵舆论愚弄百姓,真是做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打压专家意见。最令人可气的是重庆的百姓觉醒意识竟然如此淡薄,争相去做强权的帮凶,看来我们这代人在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中国人自由的时候了。@williamlong:
   
   之四六二:
   
    liyongsheng 相反,我看腾彪是清醒的。中国没有一件事不是靠政治运动进行的。而危害深远的是那种暴民心态及其思维模式,至今还在以不同方式出现。@mozhixu 滕彪你这个就扯远了,文革的含义就是政治运动 RT @tengbiao: 嗯哪。但文革思维和心理模式没有随着毛死而结束 。
   
   之四六三:
   
    liyongsheng RT @maplered: RT @aiww: 同样是对宪法和司法程序的践踏,判了刘晓波就像是判了你爹似的,判了李庄怎么就没声了呢?
   
   之四六四:
   
   liyongsheng 应该说,以中国人现在的觉悟和心态,再孕育出一个文革更不足为奇。 @tengbiao 无论是公检法状态还是政党状态,都是被文革孕育的。严打、迫害法轮功、阅兵、打黑、ccav、公审、私刑…谁说文革结束了? @faintcrow 以中国的公检法状态,孕育出文革不足为奇。
   
   之四六五:
   
    liyongsheng 问题恰好相反,摩罗卖身变节,顶多不过是染红了权贵的花冠而已。而孔庆东投身毛粹,充当舆论干将将作孽无穷。@wumaohua:孔庆东的丑陋都还在意料中,最不理解的是摩罗,竟然投靠得这样快,歌颂大国崛起、大骂西方、美国,在书屋杂志上的文章令人恶心。真是:易涨易跌山溪水,易反易复小人心。
   
   之四六六:
   
    liyongsheng 共产国际创建者之一罗莎•卢森堡曾说:“自由,不是给政府的拥护者以自由,不是给一个党(哪怕这个党人数众多)的党员以自由,自由始终是持不同政见者的自由。”
   
   之四六七:
   
    liyongsheng RT @tengbiao: 想想中国刑事案件的证人出庭率不到1%,再想想公检法三家的关系,多恐怖 @xiaoshu1 证人证物皆不见,仅凭证言即可入罪,太恐怖。而且并不冲击统治地位,单纯刑事即可如此极端,那还有什么不可极端 @air23cn: 李庄的被判证明连遮羞布都不复存在
   
   之四六八:
   
   liyongsheng 应该说多数中国作家的写作,都是聪明到极致化的写作,因而在他们笔下世界都与自己纯文学的写作无关,与自己内在的情绪起伏无关。自然我们在阅读它时,也与自己无关。RT @huyong: 长平:很多中国作家只想看到与世无争的“纯文学”,拒绝理解面对强权的抗争式写作对于文学的理想主义的意义。
   
   之四六九:
   
    liyongsheng @aiww: @lanwuyou:口徑懸殊,商務部和北京檢察院做愛,一定很失落。 @aiww :数字啊数字 >@5_Mao 商务部:…过去近30年来,..4000人,携走资金500多亿美元。而据北京市检察机关…自90年代中期以来,就有近2万贪官外逃,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
   
   之四七0:
   
    liyongsheng y一个文字游戏;重庆黑打黑打的就是黑。
   
   之四七一:
   
   liyongsheng 读了你的短文,短而有力。只是由此想到今日重庆已是左势汹汹,红祸滚滚,但却未见你们中有几多人奋起,只有你这样的孤胆女侠出来作为代表,不免为之叹息。因为在我看来,摩罗、孔庆东不过是左势的理论据点,而重庆才是左势的根据地呢。
   
   之四七二:
   
   liyongsheng 有谁知汉语中最具有欺骗性的词儿是什么?那就是真诚。 @zhuyiredwill: @mynamexu 摩罗至少是真诚的,带着尖锐和敏感,是有爱的,比藏着目的的写作要干净很多。自由主义者就容不得摩罗说点其他声音了,比真理部对你们的大作反应还强烈围剿还全面,这就是民主控,此言不虚。
   
   之四七三:
   
    liyongsheng 我对此见持怀疑态度。未必我们闭眼不看,它就入不了市场么?RT @ranyunfei: 物质的显性伤害马上没有买,书籍便不如此,反而造势,李兄研究过这个差别么?
   
   之四七四:
   
    liyongsheng 我不勉为你的所持,只是我觉得依你之见,当我们看到有人在制造三聚氰胺时,应该不理他,否则就会别为他的非法产品造势。唯有这样才能让他的产品没有市场。RT @ranyunfei: 不造任何势,是我的决定。李兄你怎么选择那是你的事。RT @liyongsheng:
   
   之四七五:
   
   liyongsheng 这既不是自信与否的问题,也不是抬高谁的问题,而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和正视的问题。因为它掀起的不是一种简单的民族主义情绪,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极权主义逆流。@ranyunfei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闾丘露薇、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陈永苗(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2010/03/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