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李劼文集
·
·希特勒和他的行为艺术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
·从莫扎特歌剧《查蒂》的另类排演看美国左疯美学
·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崇高与悲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1)
·崇高和怜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2)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古典歌剧论3)
·普契尼,歌剧史上最后一位大家(古典歌剧4)
·
·自由需要运动吗?--评袁红兵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纲要》
·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反共,还是反专制?
·邓小平物欲型开放的瓶颈危机
·京奥感叹:英国人的八分钟
·盛世危言:人文黑暗的灾难性后果
·《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可以看得见的胡温政改
·“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告别帝王权术,重启中国民主政治―--海外民运的人文透视
·孔子的过气和李零的京腔
·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义工:埃及巨变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
·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
·零英哩处和海明威–美国再读之一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一)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二)
·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三)
·筱文滨的流逝
·
·生命在苦难中开花--回忆施蛰存先生
·康正果和他的正果之作
·回忆刘晓波
·转发读者来信:小评康正果议李劼
·ZT卜雨评《枭雄与士林》
·
·《中国八十年代文学历史备忘》已正式出版
·长篇小说《上海往事》在台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今年两会最出彩的镜头,无疑当推湖北省长李鸿忠,采访期间公然羞辱京报女记者。正当李省长洋洋自得大谈湖北大好形势之际,女记者刘杰,很不识相地问他“怎么看待邓玉娇?”李省长顿时失色,勃然大怒,又是恫吓要找人家社长报复该记者,又是伸手横夺女记手中的录音笔。暴力语言还要外加肢体动作,仿佛生怕人家不害怕。斯情斯景,与邓贵大推倒邓玉娇,如出一辙。再迟钝的人,见了这样的火爆场面,都会恍然大悟:邓贵大的不可一世,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这一幕的精彩在于,两会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新闻。被围得铁桶一般的两会,虽然沉闷,但倒也算是滴水不漏。哪曾想,湖北省长李鸿忠,会一怒之下捅破那层纸:权力,不允许监督!邓贵大一伙敢对邓玉娇公然性侵,是因为他们把天底下所有女孩子都当作女奴看待。而李鸿忠大庭广众之下,胆敢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女记者在他眼里就像阿必大(童养媳)。两相对照,真相毕露,国人如今所置身的原来是个奴隶社会。这个社会里只有两种人,奴隶主和奴隶。当奴隶主在开会的时候,奴隶只有笑脸相迎的份,就像那群春风满面地服务于两会的礼仪小姐;只有阿谀奉承的份,有如那位倪萍代表所说的:从来不投反对票和弃权票。一百年前的那个说法:天下是我们的天下,社会是我们的社会,如今终于完美无缺地实现了。
   

   想从省长大人嘴里为邓玉娇讨说法的女记者,显然没有邓玉娇的硬朗,竟然被人家给弄哭了。不过,眼泪也有眼泪的力量。被侮辱被损害者的眼泪,会激起众人的愤怒,会引起汹涌的舆论。网络时代的好处就在于,别想封住民众的嘴巴。邓贵大式的省长大人,实在是既失态,又失策。愚蠢啊,愚蠢。这要是放在一个民主国家,该省长的乌纱帽恐怕难保。就算放在一个铁桶国家,省长大人也一不小心已然授人以柄。哪天让人家看不顺眼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削职借口。至于在权力斗争的旋涡里,省长大人也打了张铳牌。这张臭牌什么时候发作,就看省长大人在权斗中的运气如何了。被省长大人激怒的民众,愤慨之余可能会暗暗好笑:怎么有如此草包的省长,比《沙家滨》里的胡传奎还不如!
   
   当然,这与其说是草包,不如说是骄横。当权力没有了舆论的监督,就会产生夸张。一股虚火,由此而生,并且就此而升。这些年,民间的诸多突发事件,几乎全都是官府的这股虚火引起的。如今的国情,不知道算不算是布满干柴;可以肯定的却是,官府的这股虚火,有可能成为导致忽喇喇大厦倾的导火索。权力加上金钱,看上去极其稳固,但且不说其它,仅骄横的虚火,便可成溃堤之针缝。就此而言,倪萍代表的大言不惭,看上去是在略表忠心,实际上却颇有祸害党国之嫌疑。因为要医治官家的虚火,惟有让天底下所有人众,畅所欲言。没有弃权,没有反对,这还叫一个国家么?
   
   比起倪代表的幸福模样,女记者刘杰的不幸在于,没有被幸福的荣幸。但该记者的有幸又在于,生在一个网络时代。省长大人那里没有的公正,网络上有。省长大人那里没有的正义,网络上有。省长大人那里没有的自由,网络上有。在网络上的公正、正义和自由背后,还有数以千百万计的沉默的大多数。这是幸福的倪代表所看不到的。倪代表有倪代表的幸福,但也有倪代表的盲点。女记者刘杰,应该为此感到欣慰。须知,在当今中国,不想做英雄的人,也难免会碰上被英雄的机会。女记者刘杰的受辱,反过来,也可以解读成被英雄的机遇。这样的机遇,有如巨大的奖励。一个记者的信誉,一个记者的过硬资历,就是这么获得的。前提当然是,公正尚存,正义尚存,自由尚存。而所有这一切的存在前提,又在于网络尚存。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似乎可以改成:起来,邓玉娇那样的姑娘,起来,刘杰那样的女记者。一旦千百万个邓玉娇和刘杰站立起来,那么奴隶社会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以此权作献给中国妇女的三八节赠言。
   
   二0一0年三月十日于哈德逊河畔。
(2010/03/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