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谷歌就这么走了?]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谷歌就这么走了?

   谷歌就这么走了?

   
   【大纪元3月23日报导】(大纪元记者莎莉编译报导)3月22日中午12时,谷歌高级副总裁兼谷歌法务长David Drummond,在谷歌官方博客声明,公告停止在中国的搜索结果审查。Google.cn域名并转向其香港站点google.com.hk。
   声明说:今天早晨我们停止对Google.cn搜索服务——谷歌搜索、谷歌新闻和谷歌图像的过滤。访问Google.cn将被导至 Google.com.hk,在此网站提供未经过滤的简体中文搜索结果,专门为中国大陆用户设计,并通过在香港的服务器提供。
   

   目前民众上网进入Google在中国大陆的搜索网页Google.cn后,已被引导至香港的Google.com.hk。Google在其网页上说:“欢迎来到‘Google搜索中国’的新家”。
   
   声明说,该公司计划将研发工作留在中国,并在当地维持销售业务。Drummond在声明中说:“我们打算继续在中国的研发工作,也将维持那里的销售,当然销售团队的规模显然会根据大陆用户能够访问Google.com.hk情况而定。”
   
   最后,Drummond特别强调所有这些决定都是由美国的管理人员做出和执行的,中方员工不对谷歌离开中国大陆承担责任。
   
   本报记者通过Google.cn搜索“法轮功”“六四”“达赖喇嘛”等中共的敏感词汇,显示的文章同Google.com的搜索结果相似。
   
   今天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还引述知情人士称,谷歌公司有望于本周宣布它在中国的下一步行动。这位知情人士说,谷歌的计划最早可能会在周一公布。未想发展如此迅速。
   
   据大陆媒体报导,22日上午开始,谷歌中国位于北京五道口清华园的总部门口,一批手持“长枪短炮”的国内外记者执著地守候在谷歌中国总部的 LOGO旁边,大家都在等待着——一个决定谷歌在华业务最终命运的消息,是否会从这栋大楼传出,以及消息传出后,这栋大楼内员工的第一反应。
   
   谷歌在一月份宣布,因受到据它追查源自中国的网络攻击,它将不再审查其搜索结果。英国《金融时报》3月15日报导说,谷歌与中国的谈判已陷入僵局,“谷歌‘99.9%’将关闭中国搜索引擎”。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上周也表示,谷歌将“很快”作出决定。近日,中共官体掀起一系列反谷歌“大合唱”,指责谷歌威胁要求退出中国是出于政治动机。
   
   中方喉舌近日反谷歌“大合唱”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近几个月,世界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的谷歌公司一直就它能否在不经过滤的情况下继续在中国运营搜索引擎的问题同中国官员进行谈判。
   
   最近几天,中共的反应似乎趋于激烈,官方媒体开始进行舆论攻势。在刚刚过去的周末,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发表一篇评论文章,用近乎冷战字眼对谷歌发动了猛烈的抨击。新华社的文章称“谷歌来华的真正目的似乎并非‘拓展商务’,而是充当了藉助互联网输出思想、进行文化渗透、价值观渗透的工具”,谷歌“处心积虑地将美国的价值观和评判标准强加于中国”;谷歌试图“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建立美国的“思想霸权”“文化霸权”;谷歌退出中国“是美国政客们和一些政府机构‘跳上台面’,‘共同演出了一场闹剧’”。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于近日加入反谷歌“大合唱”。这篇题为〈世界不欢迎白宫的谷歌〉的社评说,谷歌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向外推行美国政治意愿及价值观最方便的工具”。
   
   法新社评论说,很显然,新华社这篇文章字里行间都清楚透露出北京政府对谷歌做法的恼怒之情。
   
   英文版的中国日报对谷歌批评中国政府监控和过滤互联网内容进行了反击,宣称“中国人民正享受着5000年历史中前所未有的自由”。
   
   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还广泛报导了一封中国广告代理商的联署信,声称如果谷歌中国撤出,他们将要求获得赔偿。
   
   不过,《纽约时报》日前报导说,这封所谓中国广告代理商寄给谷歌的信件疑为伪造,是一条假新闻。
   
   据《纽约时报》报导,被中国官方媒体所称的“不陪谷歌玩了”的27家广告代理商之一的深圳赢客网络公司否认曾经签署过此封信件。
   
   深圳赢客网络的谷歌广告部销售代表冯明明(音)说:“我已经同公司高层及其他相关领导核查过此事,均证实,我们从未签署和发送过任何此类信件。”
   
   此外,彭博新闻中提到的22家公司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对信件的真实性进行确认。但这条据信的假新闻至今仍然在中央电视台网站、人民网和新华网等中国官方网站上广泛传播。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谷中争端”给很多在华外资企业的心理蒙上了一层阴影。报导援引中国美国商会新近一项调查显示,随着旨在将外国科技企业排挤出中国市场带来刺痛,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感觉在中国不受欢迎。
   
   一些外资企业说,他们与中国的关系正在变味,因为更加强硬的政府政策和日渐加剧的国内竞争令中国这个全球最重要市场之一对跨国企业的态度不再那么友好。
(2010/03/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