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家庭教会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前言
   

   2009年10月中旬,因“60年大庆”而被软禁的民运人士高洪明和胡石根,刚刚被解除人身自由的限制,就来到基督徒徐永海家里,商定尽快恢复圣爱团契,聚会时间定在每周六,地点就在徐永海家里。尽管此前有四川成都秋雨之福、近期有山西临汾、北京守望、上海万邦等家庭教会面临着逼迫、打压的严峻形势,大家认为应该而且可以聚会学习圣经,坚持为受逼迫的家庭教会和弟兄姐妹祷告,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宗教自由权利。
   
   第一次聚会:10月17日。关键词:圣爱团契
   
   上午九点,高洪明、胡石根、贾建英来到徐永海家。徐永海提议,先学圣经新约《约翰一书》,每周一章。学习方式是每人轮流念一节经文;念完一章后,由徐永海弟兄对经文进行串讲;然后大家讨论,谈体会,讲见证。
   
   应大家请求,徐永海弟兄对“圣爱团契”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圣爱团契”是在1989年之后北京最早出现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之一。起初是1989年10月,在刘凤刚家开始聚会,以后又相继在武人刚家、勾庆惠家、王美茹家、徐永海家举行聚会。参加者相对固定,基本上都是民运人士、教会人士和维权人士。很多人都坐过牢或受过当局的拘押、传唤、打击。
   
   例如,刘焕文1982年信主,1989年民运中参加“工自联”并任纠察队总指挥,六四后被捕,为此入狱两年。
   
   刘凤刚1987年信主,六四后率先在自己家举办家庭教会,开家庭教会先河,为此两度入狱,第一次是劳教两年,第二次是判刑三年。
   
   徐永海1989年信主,为纪念六四和萧山教案、鞍山教案两度入狱,一次劳教两年,一次判刑两年。
   
   武人刚1990年信主,接着在自己家中举办家庭教会,1992年遭到取缔,不久就克服困难恢复起来。在声援、探望“劳盟”成员肖碧光时遭到公安机关传唤。
   
   华惠棋1990年信主,多次为被捕的的兄弟姐妹呼吁遭到公安机关传唤。为上访维权被判刑半年,其母被判刑两年。
   
   勾庆惠1982年信主,后成为神学教师。丈夫肖碧光关心中国民主与人权,参与组建“中国劳动者权益保障同盟”于1994年被捕,勾庆惠在坚持为教会工作的同时,毫不畏惧地为丈夫奔走呼吁,多次受到公安机关传唤。
   
   高峰1992年信主,1994年因纪念六四而被行政拘留一个月,在狱中度过了自己的26岁生日。后为教会维权被劳教两年。现已出国。
   
   2000年前,在圣爱团契受洗的还有:王军鹰(王万星之妻,王万星因纪念六四被关进精神病院十多年,夫妇二人现在德国的“中国人权”工作)1996年受洗;储海兰(刘念春之妻,刘念春是1979年西单民主墙的老民运人士)1997年受洗;金艳明(刘京生之妻,刘京生1979年与魏京生因创办《探索》杂志被捕,1991年与胡石根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国自由工会被判15年徒刑)1998年受洗;任畹町(1979年西单民主墙老民运人士,因组建中国人权大同盟被判刑10年,1989年参与民运又被判刑8年)1998年受洗。
   
   2001年8月,圣爱团契的四位弟兄:高玉祥(因参与胡石根自民党和自由工会入狱两年)、杨靖(1979年与徐文立等创办民间刊物《四五论坛》被判刑8年)、韩罡(因参与1989年民运被判刑10年)、钱玉民(因1989年参加“工自联”而被捕)一同由著名牧师袁相忱先生在北京永定河受洗。
   
   参加过圣爱团契聚会活动的还有,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中国民主党第二任轮值主席何德普,七九民主墙时期老民运人士沙玉光、王志新等。
   
   听完徐永海弟兄的介绍,大家才知道圣爱团契不仅是一个拥有光荣历史的家庭教会,而且是荟萃众多良心人士的家庭教会。尽管圣爱团契在北京是一个很小的家庭教会,但确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家庭教会,大家为能在这个家庭教会中分享圣经和主的恩典感到十分的荣幸。
   
   20年间,参加圣爱团契活动的成员一般都维持在10人左右。两次因主要成员被捕坐牢而被迫暂停团契活动。第一次是在1995-1997年,因3人坐牢而被迫暂停;第二次是在2003-2009年,因2人坐牢、2人出国而中断。在此期间,其余成员转入其它教会活动。现在仍有很多成员在这些教会为主做工。可以说,圣爱团契在这中间起到了播种机的作用。
   
   第二次聚会:10月24日。关键词:祷告•中国
   
   与会者有徐永海、胡石根、高洪明、贾建英、杨靖、王玲等。大家学习了《约翰一书》第二章。徐永海弟兄对经文做了串讲。
   
   在讨论中,杨靖弟兄建议多做祷告。他说,我们完全靠主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前进。经过商议,决定设立一个“祷告•中国”的专栏,为弟兄姐妹及其亲友做祷告。像贾建英,丈夫何德普因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与2002年被判有期徒刑8年。入狱前,何德普从1998年起就经常参加我们圣爱团契的家庭聚会。在这4年当中的每一次聚会中,他都跟着大家一起认真地唱赞美诗、朗读经文并投入热烈的讨论。想起这些往事,我们就特别思念狱中的何德普。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就要出狱了。我们现在要为他尽快顺利出狱祷告。
   
   贾建英姊妹谈到,何德普捕前被异地监视居住3个月,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关押在哪里,判刑时当局却把这3个月羁押时间不算刑期。她准备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
   
   第三次聚会:10月31日。关键词:见证;领袖。
   
   与会者有徐永海、高洪明等,其他人因甲流请假在家祷告。高洪明在作见证时谈到民主运动和家庭教会都需要领袖,现在的问题是,有名人而无领袖,不能适应民运和教会的发展。徐永海为之深有同感。 高洪明说,领袖都是精神领袖,不是管理型人才。管理型人才是专门人才,可以招聘和培训。领袖的气质是天生的,或者说是由主来拣选的。领袖的权威来自于早期经历和人格魅力,是在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那被主拣选的人,要记住主的恩典,不要辜负主的美意。大家也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领袖的权威,确保我们内部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第四次聚会:11月7日。关键词:义和行义。
   
   到会者有徐永海、胡石根、杨靖、王玲、董继勤等人。学习《约翰一书》第三章。徐永海弟兄串讲,归纳出四个要点:1.我们都是神的儿女。2.神的儿女要行义。不行义的就不属神。3.我们应当彼此相爱。主为我们舍命,我们当为弟兄舍命。4.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
   
   讨论中,王玲姊妹问如何理解义和行义。胡石根弟兄说,义有两个方面:一是公平公道的义,即正义、公义、道义的义;二是相亲相爱的义,即仁义、情义、侠义的义。前者是合乎天道的义,后者是合乎人道的义。一个基督徒,光是懂得义,或者只是心里想着义,是远远不够的。要活出基督的生命来,就要在全部的日常生活中坚持行义。坚持行义,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坚持正义。正义的事不但要坚持,而且要大胆地、坚决地去做;不正义的事坚决不做,还要坚决反对。心里反对还不够,要发出反对的声音,要做出正义的事来反对不义的事。二是施行仁义。仁者爱人。彼此相爱,是要爱兄弟姐妹,爱一切人,包括爱仇敌。推广到爱一切动物植物,爱惜和保护神创造的宇宙万物。施行仁义,就是施行博爱。
   
   徐永海弟兄说,不爱弟兄的,就是弟兄在受苦受难时不敢出声支援、不愿舍命去救的。所以行义,要表现在言语中,更要落实在行为上。行出来的才是义,没有行出来的不过是同情一类的情感或想法而已。普通人、正常人都有恻隐之心。基督徒不能停留在这个水平上。
   
   杨靖弟兄补充说,让那些受到逼迫的兄弟姐妹感到孤立无援,是不义的。我们要为这些兄弟姐妹祷告。
   
   王玲还与主内肢体探讨了维权方面的问题。
   
   第五次聚会:11月14日。关键词:坚持信仰;理性维权。
   
   到会的有徐永海、高洪明、胡石根、贾建英、杨靖、王玲、董继勤等人。学习《约翰一书》第四章。徐永海弟兄串讲。胡石根弟兄作《家庭教会的信仰坚持与理性维权》主题发言。
   
   他说,家庭教会近来一段时期受到了来自当局和有关部门持续强化的逼迫、打压和干扰。中国家庭教会的这种遭遇,不仅受到主内兄弟姐妹十指连心的声援和支持,也受到海内外各界人士的深切同情和高度关注。当局下一步将怎样处置家庭教会?家庭教会下一步将怎样应对逼迫?就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很明显,这一系列打压家庭教会的案件发生不是孤立的。就家庭教会而言,从四川成都的秋雨之福教会、山西临汾的浮山教会到北京的守望教会、方舟教会,要么被暴力野蛮拆毁教会自建的厂房和教堂,要么被诡计逼迫从租住的室内聚会场所驱赶到户外。其中,有关部门采取了强盗、骗子、流氓和无赖的各种卑鄙伎俩,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采取鬼子偷偷进村的突然袭击手段,用棍棒把和平祷告的基督徒打得头破血流,用推土机把浮山教会的厂房和教堂推成一片瓦砾,是十足的强盗行径!刚刚答应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并承诺给予相应赔偿,转而又翻脸不认帐,绑架、关押教会同工,暴露出骗子加强盗的本来面目!暗中逼迫房东毁约退租,致使教会失去室内礼拜场所;关闭公园大门,不让信徒进入礼拜会;架起高音喇叭,干扰礼拜正常进行;拘禁牧师、堵截信徒,企图使礼拜聚会失去组织者、讲道者和参加者而无法举行;等等,更让世人看到了流氓和无赖的丑恶表演!
   
   就整个社会而言,家庭教会受到打压又是当局强化专政机器、打击不同声音、维护集权统治的一系列动作的重要一环。抓捕刘晓波,打击《08宪章》签名运动;审判谢长发和郭泉,打击民运人士;逮捕许志永,恐吓维权律师;解聘范亚峰,威胁自由学者;用假信徒来驱赶真牧师,用官方教会取代家庭教会……所有这一切, 都说明中国正与和谐、法治的目标南辕北辙!高唱和谐时与和谐不着调,大谈法治时就与法治更离谱了。总的说来,近期的中国不是向现代文明前进了而是倒退了。
   
   在这种情况下,家庭教会的信仰坚持和理性维权,就具有紧迫的现实意义和长远的历史意义。
   
   胡石根弟兄就家庭教会遭受逼迫的案件,讨论了三个重要问题︰
   
   一、家庭教会遭到逼迫的原因以及由此带来的问题
   
   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家庭教会?家庭教会的信徒最初多来自家庭成员,最初的聚会地点也多是在家庭。但是,近30年家庭教会的发展表明︰家庭教会是一种依托家庭而又不局限于家庭的、形式上灵活多样的、主要与官方教会有外在区别的自由教会。一般来说,官方教会是官办的,家庭教会是民办的;官方教会的神职人员是官方指定的;家庭教会的神职人员是信徒自行选定的;官方教会的聚会场所是官方免费提供的,家庭教会的聚会场所是信徒自家提供或自费租用、自费购置、自费建造的,尽管经费中有信徒的奉献和社会的捐赠,但都属于教会自我筹集而非国家财政提供。这里强调二者的区别,不是说明家庭教会和官方教会是根本对立的,而是指出两点︰一是官方教会的问题是依附官方而失去了自身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并因此丧失了自由性,二是直接对家庭教会形成逼迫压力的是来自官方而非他方。这样看,家庭教会遭受逼迫的原因就很清楚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