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姜维平文集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来源:纵览中国
    打开报章,总能看到一些奇怪的新闻,今天,重庆新华网报道说,3月21日下午,重庆市九龙坡区与大渡口区发生大面积山火,过火面积300多亩。截至记者发稿时,虽未接到人员伤亡的报告,但突发事件已相当严峻。大约下午14:50左右,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西站村罗家湾突发山火。由于天气晴朗,加上山风助虐,火势很快蔓延到大渡口跳磴镇新合村境内,闹得人心惶惶。这似乎又是一个不祥之兆,但出身于京城官宦之家的纨绔子弟薄熙来,既没悟性,也没有敢为天下先,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正如去年重庆发生山洪时一样,他怕死,根本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第一线。当地媒体报道说, 火灾发生后,九龙坡区和大渡口区两地政府立即组织公安民警、民兵、村民志愿者数千人扑救。同时,重庆市政府副秘书长丁先军、王泰来率市林业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赶赴现场组织协调当地驻军、市消队总队、市武警总队官兵千余人扑救。今日凌晨,市森林防火指挥部向华龙网记者表示,火灾发生后,重庆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薄熙来等领导相继做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迅速行动,周密考虑,组织力量扑救。 还说,截至21日22:30分,现场明火已被扑灭。消防官兵及武警战士仍驻守现场,清理余火,防止火势死灰复燃。这就是说,薄熙来的所谓“高度重视”,不过是在文件上画个圈,打打电话,或开个会议,装装样子而已,连市长黄奇帆都没有亲临现场。而来自重庆公安消防总队的消息称,山火发生后,消防部门调集主城区13个消防总队的共280余名消防队员和23台消防车,赶赴现场进行扑救。看来,薄熙来不动身并非因为工作忙,而是他自以为命要比这些官兵重要得多。
   与此同时,恰恰今天又是世界水日,重庆市水利局昨日通报,重庆市属于中度缺水地区,重庆西部12个区县属于重度缺水地区,他们认为:“未来10年重庆都还要喊渴”。 重庆新华网说, 今年3月22日是第十八届“世界水日”,主题是“关注水质、抓住机遇、应对挑战”。3月22日-28日是第二十三届“中国水周”。主题为“严格水资源管理,保障可持续发展”。  重庆市地处长江三峡库区腹地,坐拥三江,过境水资源丰富。该市水利局通报称,重庆市工程性缺水依然十分突出,人均多年平均水资源量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3/4,人均蓄引提水能力和人均旱涝保收面积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3,居西部城市倒数第一;目前尚有700余万农村居民饮水不安全,整个重庆市10余个县城、近400个乡镇仍面临缺水干旱的威胁;有近400个城镇防洪不达标。 该市水利局新闻发言人卢峰说,按照重庆市现有水利工程供水能力计算,未来10年,全市水资源短缺状况将持续加重。
   由此可见,重庆的山火与旱灾一起展现在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面前,但他的应对方式,却与老百姓的利益水火不相容,重庆新华网近日不仅刊登了人物特写,而且还加上了现场照片,题目却是不合时宜:《重庆的建设不好做,但做好了会很美》,文章形象地描写说:“金色的油菜花、起伏的山峦、蜿蜒的溪水……3月20日上午,全国十大美术院校的校长齐聚四川美院虎溪新校区,就中国当代美术教育,美术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等课题进行交流。市委书记薄熙来,市委宣传部长何事忠,副市长谢小军出席论坛。”显然,这个活动在前,火灾在后,但旱情早已存在,而“论坛”也并非一日。也就是说,火灾留迹和干旱期间,这些校长们还在山城旅居。
   据称,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十大美院“掌门人”首次聚会。“明媚的春光下,金黄的菜花旁,露天草坪上,艺术家们一边赏花、一边漫谈。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薄熙来与“艺术大师”畅所欲言,坦诚交流。“

   看来,山火既将燃烧,土地已经干裂,巨形何首乌突现,人心正在浮动,这些连中国历代封建帝王,都恐惧不已,引以自责的自然天相,一点也没有影响薄熙来的诗情画意,他竟自吹自擂地说,“这次全国十大美术院校的负责人一块来到山城,共话发展,也是推动重庆文化发展,提升山城文化品位的宝贵机会。”薄熙来对嘉宾的到来表示欢迎。他说,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30年,经济上高歌猛进,已令世界瞩目;而经济越发展,对文化发展、繁荣的呼唤就会越强烈。艺术创作对现实生活有重大影响,生活需要艺术,时代需要艺术人才。新华网的文章拍马屁说, 薄熙来的话,引起了艺术家的共鸣。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当今社会对艺术类,特别是设计类人才的需求非常大,“中国就是一个世界加工厂,美术因此成了一门强势学科,中国的美术事业大有可为。” 我想,这位昏昏然的院长把“世界工厂”和“美术强势学科”连在一起,把艺术和金钱连在一起,强调它们的因果关系和需求的重要性,令人匪夷所思,这且不论,先看看这些犬儒画家们是如何捧薄熙来臭脚的。
   报道说,许江还对“五个重庆”建设提出建议:“重庆是山水之城,有磅礴的气势,在世界上也很有特点。如何发挥优势,形成其它城市所没有的山水胜景,这一点非常重要。” 这时的薄熙来,早把百姓疾苦和干旱缺水忘到脑后了,他心里美滋滋的。他雅兴不小地回应道,赞成许院长的意见,并说,城市建设需要仔细研究土木建筑的布局,要让人看着舒服,能体现出自然之美。重庆山势起伏,虽说建楼有些困难,但它层峦叠嶂,是立体的,有层次感,很美、很丰满,搞好了比大平面上建的城市要耐看。关键是要统筹考虑,整体规划,分步实施,使其有个整体的艺术感觉和自然环境。我们提出“五个重庆”建设,其中有个“森林城市”的概念,就是希望达到这样的效果。相信10年后重庆会令人耳目一新,有个满目青山的好环境。重庆的建设不好做,但做好了会很美。在此民生困苦的关键之时,薄熙来全然不提上文涉及的迫在眉睫的未来十年干旱的严重问题,对潜伏已久的山火隐患也毫无警觉,他和其它领导都忙于迎来送往,谈诗论画,对当地百姓有可能面临粮荒和死亡的威胁全然不顾。而这些靠拍马屁爬上去的美术家,对水荒等自然灾害也同样冷漠,他们大都是趋炎附势之徒,满足于吃一点统治阶级宴席上的残汤剩饭,溜须拍马已是他们的看家本领。果然,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在发言中,对重庆城市建设规划理念的变化表示十分赞赏。他说,近20年,知识界、文化界对中国城市化进程有一些批评意见,主要集中在千城一面上,“尤其是新城建设,都是多立方盒子,都是高楼,都是大马路,没有特色。”他建议,有山有江的重庆,应跟其他沿海城市、平原城市拉开距离,因势造城,形成自己的特色。这其实和爱搞花架子的薄熙来的观点如出一辙, 只能博得主子的欢心,不过有一个人提了一个所谓的建设性意见,报道说,“我给薄书记提个建议!”西安美术学院院长说:“法国的城市之所以令人向往,关键是他们非常重视文化内涵,像巴黎等城市,其文化形象实际上代表了国家形象。法国有一条规定,重要建筑、大的规划,美术学院的院长不签字就不能通过。”既便如此平庸,自私的观点,重庆新华网也不敢写出这个人的名子,只是称他院长,大概是应其所求吧!这个院长忘了,假如他们和巴黎的院长同样有权,发展商不往他口袋里塞钱,他能签字吗?再说你说了算,象薄熙来这样当官的人怎么受贿?文章又说,薄熙来对此表示赞许,但没说授权給他们,他只是说,城市建设要有艺术感觉。一个建筑,只有使用功能,没有艺术感觉,很难给人们留下长久的记忆。一个城市的建设,不光建设者要努力,艺术工作者也要做出贡献。城市的建设者要把城市当作自己的作品,就好比面对一块美玉,要一刀一刀地精雕细刻,经过多少年的努力,最后形成一个完美的作品,交给全体市民来欣赏。
   但我做为一个大连人,亲眼目睹过这个政治骗子以建筑艺术为名,把大连的天然环境和众多名胜古迹破坏得面目全非的过程!大连美丽的弧形海湾已永成梦想和忆念,老虎滩在哭涕,黑石礁在沉沦,又比如,大连唯一的具有47年历史的苏军烈士纪念塔,动迁之后,实际上已名存实亡。而棺材般的白色建筑物取代了它,薄熙来酷爱的所谓“槐花灯”,则象招魂幡一样在人民广场两排挺立,多年来大规模动迁和城建工程的巨额利润,装进了薄熙来大批金州死党,以至谷开来及亲友们的口袋,所谓北京昂道律师事物所『前身是开来律师所』则是铁证,现在,他又在糟蹋和掠夺重庆,他说,今后10年,重庆主城区将扩张一倍,达到1000平方公里,这对任何一个大城市来说,都将是难得的历史机遇。薄熙来有意省略了“赚钱”两个字,应是“赚钱的机遇”,果然,他接着说,机不可失,我们一定要请四面八方有真才实学的建筑师、规划师、艺术家,共同参与规划设计我们的新重庆。中国沿海的很多城市在过去几十年高速发展中已经很漂亮了,也基本定型了,而重庆正面临改造的机会。他不好意思提到大连,因为近年来他的治市理念和形象工程,已被我刊发在香港《多维月刊》上的连载文章《薄熙来传》彻底戳穿,这些常去香港吃喝玩乐的院长们不会耳目塞听。只是参与设计的诱惑挡住了他们的火眼金睛。
   我看,与会的“十大美院掌门人”应当提醒薄熙来,不论是重庆的经济形势,百姓疾苦,人文环境,还是他本人的仕途,处境,都到了最危险的关键时候,而忽然出现的巨形何首乌,自燃山火和由来已久的干旱缺水,都是大自然的报应和警示,如果他不顺应民意,身先士卒,立即赶到火灾和旱田第一线,带领群众解决问题,只有死路一条。然而,从小习惯于宫廷尔虞我诈的薄熙来,没有这个悟性,良心和诚意,新华社的报道说,“不知不觉中,论坛已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意犹未尽,罗中立院长邀请艺术家们共进午餐,大家谈笑风生,和薄书记一道继续探讨美术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 ”。
   可见,薄熙来和十大所谓美院掌门人只对美味佳肴更感兴趣,早把老百姓的温饱丟到爪哇岛去了,他们不知道重庆还有一大半农民吃不饱或吃不好,还有数百万类似王娅的孩子上学困难,数十万三峡移民流离失所,不用说别的,这些掌门人用脚丫子蘸墨画一副小品卖了赚的钱,都比王娅父亲一年辛苦劳作的血汗钱还多!只要薄熙来这样的坏人当政,社会的不公平和两级分化就无改变的希望!而最富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以油画《父亲》一举成名的油画大师罗中立,如今只会邀请权贵和同道吃饭了,已经全然忘记了“父亲”脸上的皱纹至今不仅没有减少,而且愈加深刻,还和重庆土地干裂的口子对接在一块,中国没救了!他再也画不出《父亲》那样震憾心灵的力作了,因为类似薄熙来的贪官,已经用“掌门人”挡不住的诱饵,把他的创作灵感噴发的深井彻底地腐蚀掩埋了。纵览中国画坛,已无几个人还能象中国画院副院长卢禹舜那样有良心和良知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