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姜维平文集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今年3月6日,众人瞩目的两会在北京召开,在全国人大会议上,重庆代表团举行了开放日,这时,大病初愈的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引起了记者的关注和追捧,他也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又做了精采的表演,可惜他的骗术一点也不高明,不但未能解套,反倒再次弄巧成拙,自打耳光。

谷开来给了他什么帮助?

   据中新社北京3月6日报道说,薄熙来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称,妻子的法律的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他很大帮助。这说明他的亲属参与了重庆政坛的重大决策,已违背了中纪委的有关规定,此时薄熙来乱了方寸,不打自招。

   薄熙来说:“我的夫人谷开来是中国第一批律师。不仅法律知识,国际文化的知识也很丰富。她的知识,特别是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我很大帮助。”

   薄熙来还借机表达对妻子的感谢:“为了我,她做出了巨大牺牲。十几年前律师事务所办得正红火的时候急流勇退,专心做学问,我是很感动的。”

   以前,我发表了许多揭露薄熙来丑闻的文章,想必小肚鸡肠的他早有耳闻,但他对远在加拿大的本人无计可施,只有靠封网和撒谎,来为自己遮丑,这次,他的两面派表演不过是最新的更为恶劣的一例,现在,我们可以用事实说话,看看他所谓的“急流勇退”是否属实?

   固然,谷开来是中国改革司法制度后出现的首批律师之一,但考取了新闻研究生琐士学位的薄熙来,故意省略了“之一”二字,因为他深知,如果没有她的特殊家庭背景,没有薄熙来的市长大权,象谷开来这样的刚毕业的小律师,早就饿死了,笔者以《薄熙来传》为题在香港《多维月刊》连载的长篇报告文学,已有大量具体事例和情节佐证我的判断,在此只简单例举一二。

   薄熙来说,十几年前,当律师事务所办的红红火火的时候,谷开来就“急流勇退“了,真是这样吗?不假!他说的律师事务所的确红火,但那是因为市长的光环照的!再说,他断言是十多年,请问是十几年?是十一年还是十九年?很善于演讲的薄熙来故意用了一个模糊的概念,欺骗舆论,好吧,我们就从互联网上点击该所的名子看看,果然,有力的事实再次戳穿了他的谎言。

   网上显示,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汇园公寓K座9门318室,邮编:100101,电话:64992318,注册日期:5/1/1995,行政区号:110105,注册资金0(万元)职工人数:22人,律师事务所经营范围:法律咨询,诉讼,代理。这与我九十年代中期掌握的情况一致,这房产是谷开来名下的,没有变化,也就是说,有一半财产属于薄熙来。

   而且,它申明: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是由著名大律师开来女士创办(原名“北京市开来律师事务所”),是一家借鉴英美律师事务所的操作方法,结合中国实际情况而建立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主要处理国内和中外经济、文化往来中涉及到的各种法律业务。客户分布在美、英、加、日、韩、新、港、台和欧洲少数国家及国内部分省市。主任:赵东平,律师,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还说,昂道律师事务所总部设在北京,已在辽宁省大连市和河南省郑州市分别设立分所。我们已经知道,薄熙来当过大连市长,这家律师所是伴随着他的权力升迁而发展起来的。

   该所表示,昂道律师事务所的人员由执业律师、顾问、行政人员及助理人员组成,现有专职律师28名,文秘行政人员10名。我们知道,一个拥有38名人员的律师事务所,在北京已不是一个小的团队和公司!我们不禁要问:这是怎么回事呢?是互联网的注册信息出了毛病,还是薄熙来的记性出了失忆?

   在读过这些吹捧昂道所业务服务方式的宂长文字之后,我终于又一次找到了她的名子:律师人数:11人,律所团队:任华威,吴强,王春利,高岩,赵东平,黄显勇,李吉伟,段小刚,杨春雷,段小刚,开来。也就是说,它心虚地把薄熙来的太太排在最后压阵,并有意隐去了其姓“谷”字。

   也许,有人会说,是不是以上信息过时了,她最近撤股了?我尊重事实,又找到了这家律师事务所的群众来信和的招聘广告。

   在“咨询记录列表“里,有内容和日期:1、再致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的署名公开举报信,

   接待人:开来,时间2009-10-16,2,您好,谷律师,求你救我。。。。。。接待人:开来,时间是2009-08-18,也就是说,去年谷开来还在做律师生意,这难道是“急流勇退”了吗?

   再看招聘内容:秘书:北京市,有效,2009-08-08,2009-09-07。翻译:北京市,有效2009-07-30 ,2009-08-29,出纳,北京市,有效,2009-07-09,2009-08-08 秘书,北京市,有效,2009-04-19,2009-05-19。这些数据已足以表明,她的律师事务所不仅没有关门,而且招兵买马,生意还在大发展呢!

   谷开来做出牺牲了吗?

   谷开来和薄熙来,是一对在政治和经济上相互勾结,暗渡陈仓,名利双收的贪腐夫妇,是中国特色官场政治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整整观察了他们二十多年,并付出了揭露他们,五年坐牢的沉重代价,我要说,在目前的中南海高官中,他们夫妇是贪婪加伪善的典型,如能彻底揭穿其真实面目,并绳之以法,则将有力地推动中国的民主法制和廉政建设。

   拿谷开来说吧,她1978年至198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和国际政治系;1988年做专职律师;1993年参加东京国际法学会,因其发言出众而极获好评,遂破例被选为大会共同主席。我不否认她的能力和才华,但从1995年薄熙来当市长之后,他依靠他的权力和背景,大肆敛财,开始走上了一条变相受贿,官商勾结的贪腐道路,并一发而不可收拾,彻底葬送了自已的青春年华。至今,我还保留着她在大连中山区百丽大厦六楼办的律师事务所的门牌照片,和一些有关她的雇员对该所业务内幕的谈话记录。总之,那不叫律师做生意,那叫“以权谋私”和“敲诈勒索”,不论哪一个律师,有一个当市长的先生,都能在当地成为著名律师,都能发财致富,只不过她尤甚而已。请问这是“牺牲”吗?我看“牺牲”的是民脂民膏!

   后来,我在香港《前哨》和《开放》杂志首先披露了她的丑闻,揭了他们的伤疤,她便以大连的舆论阵地炒作她打的所谓国际官司,企图混淆是非,但是谁看过她在法庭上为马俊仁辩护了?哪个法庭审理和判决了这个案件?赵瑜接到判决书了吗?我只是拜读了薄熙来操控下的《东北之窗》杂志刊登的吹捧她的长文!还有她出版的关于在美国纽约打官司,使大连绿酸甲厂胜诉的一本书,其真实性,多年来一直广受质疑,大连日报一位记者说,她不收一分钱,那么多律师到纽约集合,出庭,开销不小啊,哪来的钱啊?究竟是如何打的呢?文章说,1997年2月,开来律师事务所成功地组织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反诉,为中国避免了140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但大连律师界的权威人士说,如果她先生不是市长薄熙来,她到哪里去揽这样的大生意?我们想揽还揽不到呢!再说,我们没钱去美国调查,她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吧!

   网上的吹捧材料还说,开来不姓“开”。她的父亲姓谷,是位1929年就参加革命的老干部。为什么叫开来?她的母亲说,开来生长在一个革命家庭。我们希望她继承父辈的事业,但是,更要开创自己的未来。他父亲补充说:“父荣子不贵,父贫子不寒,宠辱不惊,这是做人的基本功,这也是我们对开来的一贯要求。”

   我想,非常可惜,她没走父辈指出的清廉的革命的道路,而是奔钱而去,不择手段,比如,担任了大连上百家企业的常年法律顾问,每家律师费不底于一百万元,而这些企业是靠薄熙来的权势生存和发展的!她还特别酷爱“八”{发}字:大连的住处是西岗区598号{我就发},楼层是28楼{两口子都发},她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号码是010-64992318。{要发}只有薄熙来的车号不带“八”,是辽B00051{我第一},因为这对贪腐的夫妇深知,没有第一的权利,就没有第一桶金!就没有源源不断的最多的律师费!

   谷开来曾对记者说,她的父母在“文革”中相继被关押,四个姐姐都上山下乡,她因“出身不好”,从小辍学,十五六岁就到纺织厂当了女工。“文革”结束后,连小学毕业文凭都没有拿到,却鬼使神差地在1978年考上北大法律系,上大学的第二年,父母才双双平反。。。。。。我想,象她这样遭受过政治迫害的人,理应反对薄熙来恂私枉法,然而,她和薄熙来一样,好了伤疤忘了疼,反倒给他出点子,用当年“四人帮”整他们的残酷办法,再整肃他不喜欢的人,把他们通通投入监狱。

   最有趣的是,谷开来自我吹嘘,联合国海牙国际法庭大法官王铁涯教授评价学生时代的开来时这样说:“她对国际法学和法律文化有着极浓厚的兴趣,立志未来的职业选择,不在财富的积累。而在精神建树,推动民族进步,推进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文化了解。”但现在,谷开来怎么样了呢?她恰恰积累了过多的财富,而薄熙来则因镇压法轮功而被西班牙国际法庭审判有罪,先生如此丧失理性,如此践踏人权,作恶多端,她做为太太,熟读《国际法》,难道没有一点责任吗?

   被薄熙来操控的媒体说,谷开来在北大的七年中,除钻研法学外,还师从美术学院傅天仇教授研究环境艺术专业,为日后的工作打下深厚广博的文化基础。但我看到,她在大连只是以种草植树和美化环境为借口,大搞形象工程,和金州一些企业老板相勾结,互利互惠,发了大财!

   唯一正确的表述是:大学毕业后,谷开来随丈夫调动工作来到大连。她和几位律师朋友在大连开发区创立了当地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开元律师事务所”,办公地址是金丰宾馆,对面是金马大厦,它是管委会的所在地,而薄熙来曾经是该区管委会党委副书记。真是夫唱妇随,相得益彰。

明退暗不退

   薄熙来在人代会的公开场合,公然当众撒谎,说谷开来“激流勇退”了,但我从网上还惊奇地得到了两份年审报告,一份是“北京2002年律师年审公告”,这次,在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名单中,明明地写着她的尊姓大名:

   电话:64992318

   地址:朝阳区亚运村汇园公寓K座9门318室

   邮编:100101

   高岩,韩海鸥,黄显勇 开来 李鸿玲 李哲 柳玉滨 王健勇 王蔚 郑军 彭金玉 祁向洲,李冬白 赵东平 李吉伟 王强 段小刚 王登瑞。

   另一份是“北京2006年律师年审公告”,内容如下:

   所名: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

   电话:64992318

   传真:64992405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汇园公寓K9-318

   邮编:100101

   主任:赵东平

   专职:赵东平,王春利,邓建国,邢凤华,李吉伟,曹楠,李田华,段小刚,李富民,黄显勇,开来杨春雷。只不过,这次她的尊姓大名不知为何,竟后退到了倒数第二,难道这就是薄熙来所讲的“激流勇退”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