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平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平作品选编]->[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读陈破空《中南海厚黑学》]
胡平作品选编
·中国共产党向何处去
·一条宝贵的教益
·自由无价
·海外民运的当务之急
·抗击新一轮镇压狂潮
·九七——香港
·在互相矛盾的命题之间
·为同胞的人权而战
·江泽民何去何从
·反右运动四十年
·从《天怒》看人怨
·展现民意 重建自信——推动基层人民代表选举
·回归之後
·不平则鸣
·国企改革与反腐败
·从十五大看民主化走向
·给江泽民上民主课
·自由主义的一代宗师
·“一国两制”能适用於台湾吗?
·中共民主派的挑战
·是“分享艰难”吗?
·评中共向外资开放文化市场计划
·自由化新浪潮
·印尼政局的警示
·柯林顿访华之我见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社会稳定与个人权利
·尊重人权还是蔑视人权
·对民主党事件的几点看法
(二)评论
·对政治表达与政治活动的宪法限制
·评李泽厚、刘再复对话录
·读李志绥医生回忆录
·确立基本价值选择——在耶鲁大学的讲演
·回首天安门——对当前争论的几点评论
·时局与策略散论
·回应封从德
·再论重建非暴力抗争的信心——答郑义、曹长青
·路是人走出来的——论争取自由的方式及其相互关系
·自由之後
·“六四”七年谈
·比赛革命的革命——对文化革命的政治心理学分析
·用良心裁判权力,还是用权力裁判良心?
·中国经济改革中的社会公正问题
·论统独问题
·犬儒病——当代中国的精神危机
·评克林顿中国行
(三)附录
·王丹、胡平对话录
·刘刚—胡平对话录
·致江泽民先生公开信
胡平作品(一)
·柏林墙的随想
·先知死于胜利之后
·中国的经济改革向何处去
·评"新保守主义"
·我国经济改革的哲学探讨
·对代表与选民关系的几点建议
·竞选宣言
·论成功
·社会主义大悲剧
·我的一些政见
·中国民运反思
·八六年学潮说明了什么
·对一九八六年学潮的一点反思
胡平作品(二)
·在理想与现实之间
·论体育精神
·试论霍布斯的政治学说
·苏格拉底之死散论
·黑格尔现实与理性同一论批判
·最好的可能与最可能的好
·民主墙:十年后的反思
·对三十年代[民治与独裁]论战的再讨论
·大陆的改革前景和思想出路
·私有制与民主
·胡平与朱高正对谈民主运动
·妙哉李鹏之言
·我们相信民主吗
·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民联]
胡平作品(三)
·我为什么写《论言论自由》
·中国统一之我见
·自由,对中国前途的展望
·犀利文章 非凡胆识---读王若望文章有感
·也谈[再造中华民魂]
·也谈[猫论]
·以对话代替对抗
·有[一党民主]吗
·中共必须作出民主的承诺
·中国留学生公开信事件释疑
·推进中国民主化的关键一步棋
胡平作品(四)
·乒乓球、篮球和美国总统大选
·法网恢恢
·现代公家私牢
·一场拙劣的骗局
·关于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几个问题(系列文章之一)
·洛阳火灾与责任问题
·胡平:观小布什就任总统有感──兼论所谓“裙带风”
·胡平:评天安门自焚事件(系列文章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读陈破空《中南海厚黑学》

   来源:RFA
    2009年年底,香港开放出版社推出陈破空先生新著《中南海厚黑学》。顾名思义,这本书就是用《厚黑学》提供的思路分析批判中共统治集团。
   《厚黑学》堪称近代中国一部奇书,作者是四川人李宗吾,出版于民国初年,当时就引起一番轰动。49年后,《厚黑学》和一大批被中共视为“反动”的书籍一道遭到严格查禁,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一般人对这本书及其作者都茫然无知。大约从69年70年起,革命狂潮开始消退,民间的私下谈论逐渐松动活泛,某些原先被视为禁忌的话题开始流传。那时我在成都,从老一辈亲友那里听说了《厚黑学》,虽不曾一睹全豹,但是对它的基本意思倒也知道了个大概。90年代后,《厚黑学》在大陆卷土重来,到了本世纪竟再度成为畅销书。我高中同学(同级不同班)张峡,其父张默生教授是李宗吾知交,写有《厚黑教主传》,收入多种版本的《厚黑学》,可惜在1979年右派改正后不久就去世,否则面对《厚黑学》再度风行的今日,他老人家真不知该有几多感慨。
   《厚黑学》的中心思想,说来就一句话。作者说,以他对中国历史的研究发现,古人成功的秘诀,不过是脸厚心黑罢了。于是厚黑二字,就成了人们分析批判中国历史上枭雄霸主的一把解剖刀。但正如陈破空所言:“逝于1943年的李宗吾先生,万万不会想到,集厚黑学之大成者,更有后来人,那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集团。”
   在《中南海厚黑学》这本书里,作者历数中共党史,从井冈山说到49年,一直说到今天;历数中共领导人物,从毛泽东说到邓小平,一直说到江泽民胡锦涛。作者分析了中共领导人的个性与心理、谋略与手段,揭示了权力斗争与巧取豪夺的施政黑幕,得出结论: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得益于其无与伦比的厚黑经。中共的统治法宝,无非谎言加暴力;谎言就是厚,暴力就是黑。

   读毕《中南海厚黑学》,令人感慨万端。不错,用厚黑二字概括中国历史,是有点简单化。可是,当我们阅读中国的历史,不能不发现其中有那么多无耻的欺骗和血腥的残忍。应该说,西方历史也有过厚黑的时代。所以,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会愤愤地说:“大人物都是大坏蛋。”但是,随着宪政与民主的确立,厚黑终于成为过去。布什总统讲得好:“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
   中国也必须实现宪政民主。首先,我们必须确立宪政民主的理念。我们必须把宪政民主作为衡量政权合法性的标准。我们必须坚持,一个政权,除非它是建立在宪政民主之上,否则就是不合法的,无论它看上去有多么强大,也无论它在某些领域有多么成功。《厚黑学》说,中国历史上的英雄豪杰都是靠着厚黑二字而成功的。这就要求我们绝不要一味地崇拜成功,绝不要一味地崇拜权力。正如卡尔。波普所说,权力崇拜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是牢狱和奴役时代的一种遗迹。崇拜权力产生于恐惧。这反映了人类最下贱的一种习性──因为怕你所以敬你服你。我们要敢于藐视那些罪恶的成功,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我们决不能让强权的成功成为我们的裁判。我们要拒绝用权力来裁判良心,坚持用良心去裁判权力。这决不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我们坚持用良心裁判权力,那么,我们就总有一天会控制权力,驯服权力,把权力装进笼子里。
(2010/03/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