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郭知熠文集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作者:郭知熠

   
   
   看到这个题目,也许有些读者会感到奇怪:郭知熠先生居然还发现了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心理学发现之一, 被称为心理学的第三思潮。这个理论的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是马斯洛的心理需要的层次理论。马斯洛的理论一直受到社会的热捧,心理学界的或非心理学界的,在今天也没有丝毫减弱的趋势。
   
   那么,难道马斯洛的这个著名的理论还会有错误吗?难道马斯洛的这个理论还会有任何有意义的修正吗?因此,对于郭知熠的断言,读者诸君的怀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既然郭知熠先生断言他发现了马斯洛理论错误的地方,找到了马斯洛理论的不完美的地方,而且,郭先生还说他对马斯洛的理论进行了修正,我们为什么不进来看一个究竟呢?我们为什么不来瞧一瞧这个郭知熠到底在玩什么新花样呢?
   
   我们先来看看马斯洛著名的心理需要的层次理论:
   
   马斯洛将人的心理需要分为五个层次,这些层次是从低级到高级排列的, 它们分别是: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以及自我实现的需要。
   
   所谓生理的需要,它是我们的最低的一种需要。譬如吃饭,穿衣等等。这些需要如果不能得到基本上的满足,我们就无法生存。
   
   安全的需要是一种较生理上的需要要高级一点的需要,它是指我们对于安全感的需求。譬如劳动的安全,职业的安全,以及退休保障等等。
   
   社交的需要又被称为归属与爱的需要。这种需要体现在我们需要得到来自家庭,朋友,小团体以及社会的关怀,温暖等等。这种需要也是我们对于友情,亲情,爱情等等的需要。
   
   尊重的需要可以有内部尊重与外部尊重两种。内部尊重是一个人的自尊,它是指一个人希望自己有实力,独立自主处理不同的情境。而外部尊重是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地位,有一定的威信,而能够影响其他的人。
   
   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这里的最高等级的需要。它是指实现个人的理想,抱负,发挥个人的能力以至于达到最大的程度。自我实现的人在努力地发掘自己的潜力,使得自己成为自己所希望的人。
   
   在马斯洛看来,人类价值体系存在两类不同的需要,一类是沿生物谱系上升方向逐渐变弱的本能或冲动,称为低级需要和生理需要。一类是随生物进化而逐渐显现的潜能或需要,称为高级需要。
   
   人都潜藏着这五种不同层次的需要,但在不同的时期表现出来的各种需要的迫切程度是不同的。人的最迫切的需要才是激励人行动的主要原因和动力。人的需要是从外部得来的满足逐渐向内在得到的满足转化。
   
   在高层次的需要充分出现之前,低层次的需要必须得到适当的满足。
   
   低层次的需要基本得到满足以后,它的激励作用就会降低,其优势地位将不再保持下去,高层次的需要会取代它成为推动行为的主要原因。有的需要一经满足,便不能成为激发人们行为的起因,于是被其他需要取而代之。
   
   这五种需要不可能完全满足,愈到上层,满足的百分比愈少。
   
   任何一种需要并不因为下一个高层次需要的发展而告消失,各层次的需要相互依赖与重叠,高层次的需要发展后,低层次的需要仍然存在,只是对行为影响的比重减轻而已。
   
   高层次的需要比低层次的需要具有更大的价值。热情是由高层次的需要激发。人的最高需要即自我实现就是以最有效和最完整的方式表现他自己的潜力,惟此才能使人得到高峰体验。
   
   人的五种基本需要在一般人身上往往是无意识的。对于个体来说,无意识的动机比有意识的动机更重要。对于有丰富经验的人,通过适当的技巧,可以把无意识的需要转变为有意识的需要。
   
   马斯洛还认为:在人自我实现的创造性过程中,产生出一种所谓的“高峰体验”的情感,这个时候是人处于最激荡人心的时刻,是人的存在的最高、最完美、最和谐的状态,这时的人具有一种欣喜若狂、如醉如痴、销魂的感觉。 
   
   以上就是马斯洛关于人的心理需要层次理论的主要内容。后来,也许是马斯洛发现这五种需要无法覆盖所有的情形, 他又在尊重需要以及自我实现需要之间添加了两个需要:即认知的需要以及审美的需要。粗略地说,认知的需要是得到知识以及探索知识的需要,而审美的需要是我们对事物美的感受的需要。
   
   那么,马斯洛的这五种心理需要就变成了七种不同的心理需要, 我们把它们从低级向高级罗列如下: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认知的需要,审美的需要以及自我实现的需要。
   
   但是,笔者发现,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人的心理需要不属于这七种需要的任何一种, 它没有被马斯洛所罗列出来。 这个需要就是郭知熠所定义的“神圣感的需要”。
   
   所谓神圣感的需要,是指我们内心的一种被融入某种无限大无限广,或者无限伟大的事物的需要,是指我们内心的对某种伟大事物之追求的欲望。中国人总喜欢谈论所谓的“天人合一”的境界,这里的“天人合一”有一点点这个意思。
   
   但最明显的关于神圣感的需要的例子是人们对于神的追求。郭知熠不太明白为什么马斯洛没有讨论“神圣感的需要”,因为这个需要在我看来应该是非常明显的。否则,我们如何能够解释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宗教?我们如何能够解释世界上有这么多的教徒?我们如何能够解释这些教徒们对于神的不懈的追求?
   
   但非常显然,这个神圣感的需要不属于马斯洛所讨论的这些需要的范畴,它是一种非常不同的需要,它是非世俗的。
   
   还有一种需要也不属于马斯洛所讨论过的,这种需要就是虚荣的需要。这种虚荣的需要与一般的荣誉感不太一样,它不是一种实在的需要。我们举一个例子。在美国的中国人喜欢买大和贵的房子,买大房子确实可以满足我们的一些实在的需要。譬如可以使我们有更大的生存空间,可以使得我们把房子装扮的非常漂亮等等,但买大房子也可能是为了满足我们的虚荣心,为了让其他人来羡慕我们。
   
   再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当郭知熠在讨论爱情时提到过:一个男人喜欢一个漂亮的女人。为什么他喜欢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丑陋的女人?当然,他可能是为了欣赏美,是为了满足审美的需要,这个需要是实在的需要。但他也可能是为了虚荣,美丽的女人成了他向世人炫耀的资本。
   
   其实,人的虚荣心是无孔不入的。因此,人的虚荣的需要也是一个无孔不入的需要。我们为虚荣所累,我们为虚荣所苦。可以这么说,人类如果没有虚荣心,人类就不能成其为人类。
   
   至此,我们可以引进郭知熠的心理需要的结构。我们的心理需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所谓世俗的需要,一类是所谓的非世俗的需要。
   
   非世俗的需要包含有神圣感的需要。至于是否非世俗的需要还包含其它的需要,说实话,郭知熠现在还没有考虑好,不能在这里给出一个答案。如果哪位读者有兴趣,欢迎就这个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我个人倾向于除了神圣感的需要外,还有其它的非世俗的需要。
   
   世俗的需要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实在的需要,一类是虚荣的需要。虚荣的需要我们已经在前面讨论过。至于实在的需要,请注意这里是实在的需要,而非实际的需要。实在的需要包括了马斯洛所引进的所有的需要,它们按照马斯洛的需要层次排列着: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社交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认知的需要,审美的需要以及自我实现的需要。
   
   非常有意思的是,郭知熠的这个心理需要的结构成了笔者爱情渗透理论的全部基础。如下的这段话引自郭知熠先生的《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
   
   “按照笔者的考察,主体的人生需要向他的爱情虚拟框架有三种形式的渗透。它们分别是实在的渗透,虚荣的渗透和神圣感的渗透。我们可以看出,实在和虚荣的渗透是属于自然的或者社会的,而神圣感的渗透却似乎既不是自然的,也不是社会的。神圣感的渗透是超出于自然和社会的第三种力量。
   
   实在和虚荣的渗透解释了爱情的世俗本性,而神圣感的渗透却解释了爱情的神圣本性。当主体神圣感的需要向其爱情虚拟框架渗透的时候,爱情就在主体的眼中变成神圣的了。”
   
   综上所述,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是有错误的,是片面的,而笔者所引进的郭知熠的心理需要的结构弥补了这一缺陷。这个结构将马斯洛的心理需要层次变成人们实在需要的内容。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可以将马斯洛的心理需要层次理论看作郭知熠心理需要的结构的一种特殊情形。
   
   望读者诸君能够细细地体会郭知熠先生在这个领域的工作, 不要急于批评和咒骂。
   
   
   写于2010年03月02日
(2010/03/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