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郭知熠文集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作者:郭知熠
   
    有关心我的朋友看了我的一些文章后,“质问”郭知熠为什么花很多的精力讨论爱情和性欲。这两个话题似乎与严肃的话题不甚相关。而且讨论这两个话题也似乎与郭知熠的志向相去甚远。
   
    当然,讨论任何话题在这个时代都是天经地义的。尤其是关于爱情和性欲这个领域。随着性的进一步开放,国人对性的兴趣大增,讨论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至于爱情,也是如此。人们对于爱情的困惑,在今天的热点讨论中处处可见。郭知熠似乎也不能免俗。
   
    不过,笔者对于爱情和性欲的讨论的理由不仅仅如此。笔者对它们充满兴趣的真正理由也不在此。这个理由只是附加的,而不是本质的。
   
    什么是笔者对于爱情和性欲感兴趣的真正理由呢?
   
    爱情也好,性欲也好,这是人类的两个永恒主题。不管世代如何变迁,这两个主题都会反应到人类的生活中。性欲代表着人类快乐的最高峰,而爱情代表着人类幸福的最高峰。而人类就是有这个毛病,它对这两个高峰永远不愿意放弃。
   
    以前的严肃哲学和科学似乎不包含爱情和性欲这两个部分。我们在哲学家的著作中找不到太多的关于爱情和性欲的思考。但笔者认为,这并不代表着爱情和性欲不具备哲学价值。恰恰相反,爱情和性欲和人生这个课题一样,是更应该被广泛讨论的。它们是比其它的很多东西都更具严肃性的课题。
   
    笔者不认为那些各个时代的哲学家会认为爱情和性欲是不重要的。笔者倒是觉得,这些哲学家不能把握爱情的实质,他们对这个课题本身感到困惑,他们不知道如何把关于爱情的讨论与哲学的思维联系起来,他们的尝试是失败的。我们也知道一些著名的哲学家对于这个领域的思考,但毫无疑问,他们的思考是不成熟的,也是不成功的。于是,人们就认为爱情是无法进行哲学思考的,可是,这是一个流行的错误观念。
   
    爱情是可以思考的,爱情的本质也是可以弄清楚的。郭知熠坚信这一点。笔者会继续讨论爱情和性欲这个领域。笔者也相信,对于这个领域的任何贡献都是有意义的,因为爱情和性欲对于人类的根本重要性。在这个领域的任何思考,任何突破,都应该欢迎,都应该受到重视。所以,郭知熠是把爱情和性欲当作严肃的东西来讨论的,而不是将它们作为纯娱乐来讨论的。
   
    另一方面,笔者以为,中国将要有一场思想上的变革。这个变革是对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思想的反动。毫无疑问,关于爱情和性欲的思想也会在这个变革中。其实,这一点“五四运动”已经给了我们一个证明。在“五四”运动中,爱情和性欲的成分是很浓重的。甚至于在文艺复兴时期,爱情和性欲的觉醒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爱情和性欲是首先觉醒的。
   
    中国人的思想受限制的时间太长了,中国人的思想僵死的时间太长了。中国人的思想需要变革。传统需要抛弃。矫枉需要过正。性欲和爱情是一个很正常的导火线。
   
    只是在笔者看来,“五四”运动本质上是以失败告终的。中国的知识分子在“五四”的时候是想解放思想的,可是,这个努力最后被证明是失败了。笔者相信,邓小平开创的改革开放必将带来中国思想界的最后繁荣。而且,中国思想界的繁荣也将以性和爱为先导。
   
    这个中国思想界的繁荣将是几千年来所罕见的。这是郭知熠的预言。
   
   
    写于2006年1月21日
(2010/03/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